美男夫君求抱走

069 少卿发怒

069 少卿发怒

苍耳见他对自己态度这般冷.心底一阵失落.然而脸上却毫无表情.

“龙少卿.我今日來找你.是有要事跟你商量.”

“哦.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他原本听到她一开门就问儿子.还以为团子出事了.

正想开口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见她又不着急的样子.也就沒再问.

苍耳拉过椅子.坐了下來.看到龙少卿喝的茶.颜色绿油油的.好像还不错的样子.她舔了舔唇.砸吧两下嘴.

“岐山芽茶.尝尝.”见她动作举止可爱.他忍不住轻笑.亲手为她倒了杯绿油油的清茶.递到她眼前.

苍耳被看穿了心思.捂嘴假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喝了口茶.润了润喉咙.她才将自己來的原因.娓娓道來.

“我今天來.是想跟你谈论一下关于团子的抚养问題.”说完.她看了眼龙少卿的表情.

但见他并沒什么情绪.她又继续道:“这样吧.以后团子在你那里生活半年.在我这里生活半年.这样一來.对你我也都公平.对团子也不错.让他既得到了母爱又得到了父爱.你觉得如何.”

龙少卿眉毛一扬.眼角抖了抖.她专程跑过來.就是为了跟他说这个.

呵.她关心的恐怕是自己会抢走团子吧.所以才出此下策.为了断掉他抢走团子的后路.

“团子就跟着你生活.我沒时间照顾他.也沒你细心.至于你所说的抚养费.我一直记着的.”

她说的每句话.他都记着的.落风县分别.她说过.來年春.等他十里红妆迎娶她.然而.这些话.却如同天边的云.随风消散了.

可他.却仍然记着.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龙少卿见她说完了话.却坐在椅子上迟迟不走.

苍耳听他口气.像是有些要赶她走的意思.心底微微的恼.不过一想到团子.这些微恼都不算什么了.

“说完了.儿子呢.你叫他出來见我.”

龙少卿这才认真起來.重重的搁下茶杯.严肃的看向苍耳.

“你说什么.”他提高声音.惊得守候在外面的梧凉.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正准备进來.只听苍耳更高的声音响起.

“团子沒在你这里.”

不好.难道他偷偷跑出去.遇到什么危险了.

她眉头皱成疙瘩.双手交叠在一起.急得都快要哭出來了.

“究竟怎么了.慢慢说.”龙少卿见她情绪激动.于是耐心的安抚着.将她按到椅子上.并轻抚着她的背.为她顺气.

苍耳这才将事情始末.跟他说了一遍.

“梧凉.”他大吼一声.早就守候在屋外的梧凉.听到龙少卿的喊声.立马就奔了进去.

“阁主.发生何事了.”

“你快带人下去.寻找小少爷的下落.”

苍耳抓着梧凉的手臂.将团子今日穿了什么衣服.以及配饰等都详细说了一遍.并说出了出走的时间.

“夫人放心.属下定会找回小少爷.”

梧凉走后.苍耳还是不放心.拿着银月剑就要出去.

“你干嘛.”龙少卿将她拉住.

“找我儿子啊.”

“你在这儿安心等着就行.一切都有我呢.别担心.”说完.龙少卿唤來红裳.叫她好好看着苍耳.自己便戴上金色面具出去了.

团子被青衣绑在密室内.小脸被打得肿了起來.

团团.小团团.肉丸子一身白毛早已被烤焦.此时已经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浑身抽搐.

都怪它.都怪它.是它出招让团团出來找爹爹.若不是它.团团就不会出來.就不会遇到坏人.不会被抓起來.

“丸子.别自责了.我沒有怪你.我们是好朋友啊.永远都是好朋友.最好的好朋友.”

呜呜……

团子越是这么说.它越内疚.

“丸子.别哭.不准哭.娘亲说过.要坚强.”

呜呜……母老虎.肉丸子微微睁开眼.迷迷糊糊间.像是看到了母老虎的笑脸.它现在好想见到母老虎.她平时虽然凶了点.可是却从來不会对它这么凶狠.

呜呜……它的毛.它的白毛都被烤焦了.小团团也被打了.他们该怎么办.母老虎什么时候來救他们呢.

吱嘎……

随着一声厚重的吱嘎声.石门被人推开.青衣手持带刺的鞭子走进來.

“怎么小家伙.还不肯交出解药.”

哼.团子将头往旁一撇.

想要解药.不给.就不给.

肉丸子也闭上眼.看都不愿多看一眼青衣.坏人.都是大坏人.

想要它的唾液解毒.想得美.就是死.它都不会给的.

“不给解药.是吧.那好.我看你能撑得了多久.”

啪.青衣阴狠的说完.扬手便是一鞭子打到团子身上.原本鞭子上就带了倒钩刺.加上他那一鞭借用了几分内力.可以说一鞭下去.直接打得他皮开肉绽.

“啊.”团子大叫一声.眼中泪花闪烁.却仍是忍着沒往下落.

鲜血把他染得红通通的.活像是被刮了皮的一个血人儿.

给解药.它愿意给解药.放了团团.

呜呜.肉丸子抖着身体.想要站起來.然而它又说不出话.也站不起來.青衣更是看不懂它的动作.直接一脚将它踢开.

“坏人.放开丸子.我要杀了你.”团子咬牙.虽然声音仍是糯糯的娃娃音.可是眼中的恨.却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

青衣恶狠狠的咬牙.扬手又是一鞭.这次又多加了一分内力.直接打得他骨头都露了出來.

白森森的骨头.像是被人割开皮肤.刮掉肉.显露出來的一般.

噗.

他仰头吐了一口血.吐得青衣一身都是.

还是不肯求饶.不愿意交出解药.硬.真是够硬的.

就连他一个成年男子.杀人无数.此刻都被震撼到了.握着鞭子的手抖了抖.他不是沒杀过孩子.只是从沒见过一个这么硬气的孩子.

观他模样.也不过五岁大小.可骨子里的硬气.就连他都佩服三分.

不过再怎么佩服.他也不会心软.中毒的那可是他弟弟.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小家伙.赶快交出解药.否则我可真就不留情了.”

原本已经昏迷过去的肉丸子.因为团子吐的血.溅了他一身.有几滴还落到了他嘴里.

被烧得焦黑的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脱落.快速长出新毛.然后.只见原本还肉呼呼一团的身体.竟然长大了一些.

刷的一下站起來.张口朝着青衣喷出一股烈火.

青衣被眼前的突**况弄得措手不及.还不及反应是怎么回事.等他反应过來时.再一抬头.哪里还有团子跟肉丸子的身影.

“该死.那是个什么怪物.竟然还会喷火.”他恼怒的丢了鞭子.跑去向青莲使者报告.

“呜呜.团团.你怎么样了.不要吓我啊.”

已经昏迷过去的团子.哪里还能听得见肉丸子的呼喊.他虽然听不见.但是旁人却听得见啊.

周围的人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一个白色的东西.咬着一个血淋淋的小男孩.一边哭一边说话.

所有人都像是看表演一般.围了上來.有的还拍手叫好.

带着人出來找团子的梧凉.见到这一壮观.原本想绕过去的.然而看到越來越多的人围了上去.不禁有些好奇.派人上前去查探.是怎么回事.

“禀告护法.是一个白色宠物咬着一个小男孩.看不清那小男孩长什么模样.浑身血淋淋的.像是从血水里泡出來的.”梧凉一听.眉头皱了皱.不等手下人将话说完.便踏步走了上去.

这一看不得了.吓得他差点沒站稳跌倒在地.

“让开.”他怒吼一声.吓得周围的看客们.立即作鸟兽散纷纷让出一条路.

有胆大不满的.小声嘟囔了几句.然而一撞上梧凉燃着烈火要杀人的目光.立马闭了嘴.悄悄地缩到人群后.不再多嘴.

“呜呜.梧凉叔叔.”肉丸子看到是梧凉.像是见到救星一般.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寻求救助.

“让我來.”他蹲下身去.小心的将团子抱在怀里.

挤到人群中.一眼便看到团子腰间的那块玉佩.那是龙少卿送给他的.梧凉自然是一眼便认了出來.眼前鲜红的一幕.着实刺痛了他的眼.所以.并沒发现一个奇事.刚才跟他说话的是肉丸子.

他抱着团子.嗖的下便不见了.到了客栈外.却迟迟不敢进去.只得到柜台.另外订了一间房.

龙少卿接到梧凉的消息.立即赶了回來.

“少卿.你先听我说.”

“滚开.”龙少卿一把推开梧凉.冲进房间.当他看到躺在**.一身血淋淋.像是个血人儿的团子.双拳紧握.捏得咯吱咯吱直响.

是谁.究竟是谁.他要他死.要他生不如死.

“梧凉.”

“少卿.”梧凉刚跨进去.便看到龙少卿一头银发.飞扬空中.心口一紧.正迟疑着怎么开口.突然一道寒气射过來.冷得他直哆嗦.

银色.眼睛也成了银色.他的魔性.果然还是被激发了.

早知如此.他就不该通知他.应该救了团子.再叫他回來的.

“一日内.我要看到他活蹦乱跳.”说完.他便化作一道银光散去.

梧凉双腿一软.赶紧扶着柱子.才沒使自己摔下去.在龙少卿出去后.他重重的舒了口气.这才发觉.浑身都湿透了.

青衣正在给青莲使者讲诉肉丸子离奇消失的事件.突然一个手下.冒冒失失的冲进來.

“不好了.不好了.”

“怎么回事.鬼撵了.”青衣上前一脚将那人踢到地上.完后小心的看了眼青莲的表情.

“说.怎么回事.”

“外.外面來了一个银色魔头.”

银色魔头.青莲疑惑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见他哆哆嗦嗦.眼中的畏惧不像是装出來的.

不过.银色魔头是哪号人物.江湖上.好像沒有这个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