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70 团子受伤

070 团子受伤

“走.出去看看.”她手一伸.青衣立即上前将她扶起.跟搀扶贵妃一般的搀着她.

龙少卿一身墨色长袍.在空中烈烈飞扬.银色头发狂乱地飞舞着.闪着寒冷的银光.更让人畏惧的是他那双眼睛.银色的眸子.毫无焦点.但凡看了他眸子的人.都禁不住哆嗦着下跪.

“天火焚烧.”他袖袍一扬.薄唇轻启.冷冷的吐出四个字.

瞬间.紫雁城中东南方向燃起了烈烈大火.据说那场大火焚烧了七天七夜.沙水不灭.凡是被那火苗碰触到.必然会被烧得连灰尘都不留.

龙少卿燃气心头怒火.一把烧掉了紫雁城的小半个城池.差点连皇宫都烧到.

那火烧了多久.梧凉就叹息了多久.他的担心.最终还是应验了.这一旦被激怒.以后便很难再控制.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先说龙少卿烧了青莲门的党羽后.便回到了客栈.而团子.经过了一番清洗.身上的伤更加触目的显示出來.

苍耳在客栈内等候消息.一等再等.都等不到.正在跟红裳对峙时.看到了肉丸子的身影.

她一把抓住肉丸子.却发现.它居然会说人话了.

“你说什么.有坏人抓了团子.还把他打晕了.”

“呜呜.那人好坏.把团团打得稀巴烂.把丸子的毛都烧焦了呢.”

苍耳沒耐心听它啰嗦.焦急的问了团子的下落.这才知道团子早就被救回來了.

“夫人.您不能进去.”梧凉看到苍耳浑身煞气的冲了过來.立即上前将她拦住.

“让开.我要见我儿子.”

“夫人.大夫……”他话还沒说完.苍耳一把推开他.便冲了进去.

“儿子.儿……”

当看到团子的那一幕.她眼前一黑.直直的往下倒去.就在此时.一道银光闪过.苍耳稳稳的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噗……

“儿子.”她一口气沒上來.气血攻心.吐口血.彻底晕了过去.

龙少卿抱着苍耳将她放到一旁的耳室.然后小心的一步一步艰难的朝团子走去.看到他伤口深得可见白骨.他心口一窒.一阵钝痛.

这种疼.是连着血脉的疼.那是他儿子.是他龙少卿在这个世上.唯一有着血脉相承的人.

“梧凉.”

“阁主.属下在.”梧凉小心的进來.看都不敢多看龙少卿一眼.

“去把玉面狐狸请來.”

梧凉一愣.突然反应过來.萧傲焦不仅是玉雪山庄的少爷.还是一位能绣骨画皮.使白骨生肉.使死人复生的江湖名医.

“好.我这就去.”

一炷香的时间.便听到了屋外的脚步声.龙少卿微微侧身.便看到梧凉领着萧傲焦从走廊尽头朝这边走來.

“儿子.都怪爹爹.沒能好好保护你.”他轻柔的抚摸着团子还有些微肿的脸.心疼不已.自责不已.

苍耳动了动眼皮.倏地一下睁开.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耳室.不及多想.她一把掀开被子.扔到一旁.光着脚便冲了出來.

“儿子呢.怎么样了.”

龙少卿怕她再次受惊.赶紧上前挡住她.不让她看到团子的现状.

“儿子沒事.正睡着呢.”

苍耳红着眼睛.眼中满是怨恨的瞪着龙少卿.忽地一把将他推开.

“你让开.要是团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玩命.”

她哽咽着声音.红着眼睛.來到团子跟前.看到他晾在外面白骨森森的手臂.一颗心像是落入了冰窖.

“宝贝.我的宝贝.”她抬手轻轻的抚摸着团子.从精致的眉眼.到肉嘟嘟的脸蛋.摸着摸着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龙少卿看得心尖都在疼.看着他的骨肉被人打成这样.看着他爱的女人.伤心成这样.他除了自责.还是自责.

虽然青莲门已经被他灭了.然而却解不了他心中的恨.却无法抚平他儿子心中的恐惧.无法抚平他女人心中的伤.

思绪间.梧凉已经带着萧傲焦來到了门外.

“阁主.玉面狐狸带來了.”

龙少卿转身淡淡的看了眼萧傲焦.朝他微微颔首.算是回了礼.

“你们先出去吧.”萧傲焦说着.从背包里拿出工具.

关于团子的事情.以及团子的伤势.一路上梧凉已经跟他大致说了一遍.在听梧凉讲诉的过程中.他已经听得心惊肉跳.然而亲眼见了团子的伤势.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原本一个活蹦乱跳.还会耍点小心计的男孩.如今却了无生息的躺在**.

“团子.干爹一定会把你救活.至于以后.若是谁敢再伤你半根毫毛.干爹定要他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萧傲焦一边拿出行医器具.在给团子脱衣服的同时.嘴上还不停的絮叨着.因为只有如此.才可以分散他的注意.不被他的伤势所影响.

刚看到团子白骨森森的伤口时.他拿着银针的手都止不住的打颤.从他十岁开始拿银针救人.这双替人绣骨画皮的手.就从沒有颤抖过.

然而今天.他却止不住的打颤.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若不是医者必须保持一颗平稳的心.他早就暴怒了.

龙少卿揽着苍耳在外等候.盯着那紧闭的门.然而却迟迟不开.几次三番.苍耳都挣扎着想要进去看一看.

这种等候.让她很心焦.很无奈.很难受.

在这个医疗技术不先进不发达的年代.沒有麻药的年代.她难以想象.团子那么深的伤口.该怎么缝上.他该有多痛.

“不.我要进去.我要去陪着儿子.你放开我.让我进去.”她哭着闹着.像个市井村妇.毫无形象可言.

龙少卿一言不发.就只是紧紧地抱着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任她如何动.任她如何挣扎叫喊.他仍是不放.

即便是她恨他.怪他.他都不会放.

因为他不忍心她看见.不忍心看到她受惊吓.不忍心看到她去承担一切困难.

“别担心.有我呢.”他清淡的一句话.像是一颗定心丸.使焦躁不安的苍耳.逐渐的安定下來.

她不能慌张.不能失了分寸.万一影响到萧傲焦.使他手一抖.伤到了团子该怎么办.所以.她一定要挺住.要忍住.

苍耳死死地咬着唇.眼中泪水不停的往下流.却硬是不吭一声.

“乖.别哭.会好的.我们的宝贝一定会好的.”他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膛.轻柔的拍着她的背.安抚她不安的心.

梧凉看着瞬变的龙少卿.顿时无语望苍天.眼前这个银发银眸的男人.还是那个激发心中怒火.焚烧了整个青莲门的邪君吗.

苍耳安定下來后.这才注意到龙少卿的变化.不禁抬起头來.看着他一头的青丝.化作满肩银发.原本乌黑的眸子.此刻也成了银色.

“少卿.你.你这是怎么了.”她伸手.捻起他的一缕银发.惊讶的抬起头.

“沒事.无碍.”他将又将她的头按到胸膛.

梧凉见状.突然灵光一闪.淡笑着走过來.

“少卿这是一种病.”

龙少卿回头.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示意他不准乱讲话.

苍耳一听.吓了一跳.她沒想到龙少卿还有病在身.究竟是什么样的病.会使一个人头发眼睛都成了银色.

“梧凉.少卿他怎么了.什么病.”

龙少卿一把将苍耳拉入怀中.回头冷冷的瞪了眼梧凉.警告他不准乱说话.

“少卿.你放开我.”她固执起來.十头牛都拉不回.

梧凉冲他摇了摇头.表示让他不要担心.

“说吧.怎么回事.少卿.他得了什么病.”

梧凉握拳抵在唇边.假咳一声.抬起头.一脸认真地看着苍耳.

久久.只听他道:“少卿从小得了一种怪病.一旦被某件事激怒.头发眼睛将会变成银色.”

“啊.那怎么.能医治吗.萧傲焦就在这里.他能医治好吗.”苍耳一听.着急的抓住梧凉的手臂直摇晃.

龙少卿见她如此担心自己.心底偷喜.唇角微微**.见苍耳抓着梧凉的手.脸色又阴沉了下去.

“别听他胡说.我沒事.”他不着痕迹的将苍耳拉了过來.抱在怀里.

梧凉直摇头.真是个醋坛子.

亏得.他不喜欢苍耳这种人.否则.哈哈……沒有否则了.

“他这种病.不能动怒.一旦动怒.就会病情复发.严重的.甚至有可能走火入魔.”

走火入魔.那是因为练功导致的.还是什么原因.

“走火入魔.那不是练功导致的吗.”

“这个.也不一定.也有……”他话还沒说完.便听到了开门声.

苍耳跟龙少卿同时回过头去.只见萧傲焦满头汗水.脸色不大好的走出來.

“傲娇.团子怎么样.”她上前正要去拉着萧傲焦的手.问个清楚.然而手还沒触碰到萧傲焦的.便被龙少卿从中隔开.

“谢谢.”他一把握住萧傲焦的手.用力捏住.

“你们进去看团子.我到偏方休息片刻.”萧傲焦摇头失笑.

苍耳冲他点了点头.便放轻脚步.走到屋内.

而团子呼吸均匀的躺在**.手臂上的伤口.被纱布裹着.身上的大大小小的伤口.也都涂抹了外伤药.

“宝贝.都怪娘亲.够怪娘亲沒有好好保护你.”

说着说着.她又是忍不住泪水连连.

“不怪你.怪我这个当爹的.沒有保护好你们母女.”

梧凉站在门外.朝屋内看了两眼.见团子已经沒事了.也不好进去打扰他们.便替他们将门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