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71 感情升温

071 感情升温

突然周围安静了下來.房间里静得连一呼一吸都清晰可闻.

苍耳一手抚摸着团子.心疼的看着他被打得红肿的脸.眼中饱含泪水.

“团子.娘亲对不起你.”

龙少卿看得心中不忍.上前两步.从身后将她环抱住.

“不怪你.是我沒有保护好你们娘俩.”

关于这件事.他也很自责.虽然罪魁祸首已经除了.但事情已造成.除了自责.也不可能再挽回.

苍耳摇了摇头.起身抹把泪:“我自责的不是沒把他保护好.而是把他保护得太好了.”

龙少卿诧异的看着她.随即便了然一笑.

苍耳也被他的笑容感染了.破涕而笑.

“他虽然是生在青楼.可从他出生.我就一直把他捧在心尖上疼.生怕他受到丁点伤害.本以为有我的保护.他的童年就算沒有爹爹.缺失父爱.也一定会过得很幸福.甚至比别的小孩更幸福.”说着.说着.她已经泣不成声.

“对不起.是我的错.”龙少卿歉疚的低下头.对于苍耳.他一直都心存内疚.

当年若不是因为他解毒.而要了她的身体.也不会发生后來那么多事.她也不会未婚生子.一个女子带着孩子.该是多么的不容易.该忍受多大的屈辱.该承受多大的压力.

“阿苍.对不起.”他眸中银色已经褪去.墨色的双眸中满含愧疚.

苍耳伸手在他肩膀轻拍了下.她不怪他.当年之事.已经过去了.现在不是追究谁对谁错的问題.当初他也是无奈.

若是真的要追究.只能说.一切都是天意.天意如此.

“团子.也该历练历练了.”她看着躺在**的小人儿.语气中满是坚定.

曾经的她.从不舍得儿子吃一点苦.所以也不专门教他习武.只想看着他快乐.只想留住他天真的笑容.

然而发生了这件事后.让她突然间幡然醒悟.正是因为她的爱.她的保护.害了团子.

“平日里.我总是给他灌输世间最美好的一切.我把这个丑陋肮脏的世界.描绘得太过美好.因为他只是个孩子.只是一个五岁不到的孩子.我怎么忍心让他的世界.充满了邪恶.充满了尔虞我诈.充满了算计.”

龙少卿淡淡的看着她.眼中满是赞赏.从她身上.他看到了一种最无私的爱.那种爱叫作母爱.是不求回报.真心付出的爱.

看着她对团子的在乎.对团子的宠爱.他心中酸酸的.涩涩的.微微的疼.多少年了.他仍然会记起.困在寒冰谭的日子.

从那之后.他身上的血.不再有温度.如同苍茫雪域寒冰谭中的冰水一样.让人感到寒冷.冷得骨头都疼.

苍耳又坐到团子身边.轻柔的抚摸着他精致的眉眼.

“宝贝.等你醒了.就要开始习武.要变得强大.懂吗.因为这个世界.太残酷.太冷血了.只有强者.才能够生存下去.才有机会生存下去.娘亲从前为你描绘的那些美好世界.是不存在的.至少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充满了杀戮的世界.是一个强者生存.弱者死的世界.

她也终于想通.无论躲到哪里.都不可能会有真正的盛世太平.只有变强.强者为尊.弱者死.

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

“少卿.”

“啊.”

思绪猛地被拉回.他惊讶的抬头看向苍耳.

“团子现在还只是橙玄阶段.体内仅有一点玄气.然而却无真正的武功招式.”

“放心.交给我吧.相信我.也相信我们的儿子.”

“嗯.我相信你们.”她一直都知道团子极有天赋.只是练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她自己为了变强.为了保护红春院.每日不间断的练功.一直持续了五年.这其中的辛酸.她自然知道.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她最有体会.

正是因为如此.她不想让团子吃苦.不想让他受罪.所以.她一直沒有正式教团子武功.只是平日里她们练习的时候.他好奇图新鲜.跟着学了点招式.

至于他体内的玄气.是怎么來的.连她也不清楚.问了团子.他只是茫然的摇头.平日也沒见他打坐练功.只是陪着肉丸子四处玩耍.

久而久之.她也就不再好奇追问.兴许只是人的一种天赋.

“团子体内的玄气.已达到了橙玄巅峰.”

“什么.”苍耳诧异的看向龙少卿.又转过头去看团子.这一看不得了.只见他体内的一团橙色玄气.正蠢蠢欲动.似有膨胀肿大的迹象.

果然.果然是达到了橙玄巅峰.这孩子.难道真是天生的.还是说背着她偷偷练习了的.

龙少卿像是看出她的疑虑.笑着走过去.拉起她的手.道:“他随我.天赋异禀.”

“呸.不害臊.”苍耳生气的抽回手.直接甩了他一个白眼.

不过.通过种种迹象观察.团子好像真是像他多一点.容貌像他.就连天赋也像他.哼.越想越不舒服.明明是她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來的.结果却沒有一点像她.

不公平.一点都不公平.

“儿子善良像你.”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苍耳更加生气.

“他是我生的.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喂大的.”噗.

“咳咳……噗.你……”龙少卿一口唾沫呛在了喉咙.想笑却又不敢笑.硬是憋出了内伤.

他的儿子.竟然是一把屎一把尿喂大的.

“你笑个屁.”她恼怒的一脚朝他踹去.龙少卿眼疾手快.一把握住她的脚.用力一拖.直接将她拉入怀中.

“放手.你放手.”

两人打闹间.忘了所有的不愉快.

“阿苍.等团子醒了.我们就回墨星阁.可好.”

原本她还一脸笑容.然而听到龙少卿说要回墨星阁.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

见她脸色顿变.龙少卿心中微微失落.

“怎么.你不愿意吗.”

苍耳沒说话.小手搅着衣角.红唇微微嘟起.

并不是她不愿意.而是心中有所不甘.她不想就这样.就住过去了.连一次像样的婚礼都沒有.

龙少卿见她小女人样.唇角一翘.轻笑道:“那你愿意给我一次机会吗.我们开始交往一下.看看合不合适.”

“噗.”她抬头白了他一眼.他还真的以为她要跟他谈恋爱.

孩子都五岁了.她都是活了几世的人.又经历了这么多坎坷磨难.哪还有那份小女生心境.去谈什么恋爱.

像她这样的女人.这样的经历.已经不需要什么甜蜜的恋爱.不需要什么浪漫的誓言.她想要的.只是有一个能够相守一辈子.能够一起并肩行走.共担风雨的人.

“你说这些话.不觉得矫情吗.”

龙少卿皱起眉头.不解的看向她.这不是她说的嘛.要求他跟她谈一场恋爱.现在他按着她的要求做了.她怎么反倒说他矫情了呢.

女人.还真是一种复杂的动物啊.

女人心.还真是.深呐.

“你那晚.是什么意思.”说出这话时.她的脸红了红.

龙少卿听她提起那晚的事情.眉梢微扬.唇角翘了翘.邪邪一笑道:“那晚.技术不好.地点也不好.改日给你一个更美好的夜晚.让你永生难忘……”

“滚开.胡说什么呢.”她脸越发的红了.恼怒地一拳朝他胸膛打去.

龙少卿一把握住她伸过來的小手.放在唇边轻轻地吻了吻.两人打闹间感情略有升温.

苍耳一直守着儿子.却忘了另外一间客栈.还有人等着她回去吃晚饭.

“你说苍苍出去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回來.该不会被扣押了吧.”王不四咬着筷子头.眼睛斜斜的看向西风岩.寻求答案.

西风岩低头默默的吃着饭.看也沒看他一眼.

因此他又瞟向二花.还冲她挤眉弄眼.

“吃你的饭.梧凉过來说了.苍姐今晚不回來了.”王不四一听.啪一下丢掉筷子.恼怒的瞪向二花跟西风岩两人.

“你们两个真过分.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

两人互看一眼.又继续吃饭.

王不四干吼了几声.无人理他.一个人嘀咕嘀咕几句.只得低头默默吃饭.气哄哄的夹了一筷子菜.像是不过瘾.干脆把西风岩眼前的红烧肉拖到自己跟前.

“哼.四爷喜欢吃红烧肉.”

西风岩看也沒看他一眼.直接无视.唇角一翘.冷笑一声.继续闷不吭声的吃饭.

气氛在沉默中度过.吃完饭.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

直到天亮.苍耳也沒有回來.西风岩跟二花倒是不急.然而王不四却有些坐不住了.一个劲的唠叨.一边唠叨.一边时不时的张望.看看苍耳回來了沒有.

“西风.我们去找苍苍吧.”

“你去啊.”西风岩漫不经心的喝了口茶.才抬起头看着王不四.

无奈.他又将目标转向二花:“花妹妹.我们去找苍苍.”

“我不去.苍姐跟龙少卿在一起.我放心的很.”

“你.哼……”王不四气哼哼的背过身去.怒气腾腾的走了出去.然后便传來重重的下楼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