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72 在选夫吗

072 在选夫吗

苍耳一手托腮撑着床沿.另一只手紧紧地拉着团子的手.两眼闭着.脑袋一点一点.小鸡啄米似得.

龙少卿叫了她几次.让她去休息.

“你守了一夜.身体会吃不消早点休息吧.”

不.她固执的摇头.就是不听.硬是死撑着.要守在床前.说是团子醒來看不到她.一定会哭.

无奈.只得任由她守在床前.直到她实在熬不住.睡了过去.他才放轻脚步走上前來.将她抱起.放到耳室的**.正要转身走时.苍耳一把拉住他的衣服.

“团子呢.他醒了吗.”

他赶紧抓住她的手.将她按回**.伸手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嘘.小声点.”

苍耳挣脱开他的手.掀开被子就要下床.脚刚着地.连站都站不稳.摇晃着就要往下倒.

龙少卿赶紧将她抱住.又重新抱到**:“你已经一天一夜未合过眼.先睡一会儿.不然等团子醒了.你哪有精力陪他.”

想來也是.于是她不再挣扎.安安稳稳的睡到**.不一会儿.便传來均匀的呼吸声.

龙少卿一直看着她睡着后.才悄然离开.继续到团子床前守着.

时间一点一点的消失.眼看都快中午了.梧凉都到门口叫了几次.

龙少卿理也不理.一直守在团子床前.

“少卿.我替你看着.你去休息会儿.”他又來到门前.这都是第六次了.

他在门口叫了几声.门沒有开.里面也沒声音.正当他要走时.门开了.

“去准备点清粥.青菜端上來.”龙少卿打开门.满脸倦容.

“好.我这就去准备.”话还沒说完.门啪一声又关上了.

这.也太……他无奈的摇头苦笑.刚一转身.便看到萧傲焦朝这边走过來.

他赶紧迎上去.一把将萧傲焦拽到无人的地方.沉着一张脸问道:“你來得正好.团子怎么还不醒.什么时候醒來.”

主要是团子一日不醒.龙少卿就一日不见人.也不管墨星阁的事情.锦墨发來紧急报告.叫人传信都传三次了.都被他挡了回去.叫锦墨自己无论如何要顶住.

“快了.”萧傲焦淡淡的回了句.便绕过他就往前走.

咚咚……

萧傲焦來到门前.敲了敲.

“进來.”龙少卿以为是梧凉送饭來了.索性连门都懒得去开.

“你去休息吧.”他也不客气.直接推门而入.

龙少卿回头淡淡的看了萧傲焦一眼.沒什么表情.又继续转过头去.

“我要替他换药.你先下去.”萧傲焦并沒被他的冷淡表情所震住.

他昨日给团子缝了伤口后.下去稍作休息了片刻.便一直在为团子准备伤药.有内服的.也有外涂的.甚至连强身健体的药也一起备了.

“谢谢.”龙少卿临走时.又多看了团子几眼.伸手轻柔的抚摸了一下他的头.便不舍得离去.

出了这个门.他也并沒有下去休息.而是站在门外守着.

龙少卿出去后.萧傲焦袖袍一挥.两扇门便自动合上.

睡在里屋的苍耳听到动静.忽地下睁开眼睛.快速跳下床.随身拔出腰间匕首便冲了出去.

当她看清是萧傲焦时.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我儿子怎么样了.怎么还沒醒.伤势怎样.”她一把抓住萧傲焦的手臂.直摇晃.

萧傲焦被她摇得头晕眼花.猛地将她甩开.

“你别激动.我正要给他换药呢.你上來抓着我就摇.”苍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讪讪的干笑几声.便坐到一旁.

“你换吧.我不打扰你.”

萧傲焦见她并沒要走的意思.张了张口.正打算赶她出去.一想到门外还站着门神一样的龙少卿.他邪邪的勾唇一笑.笑得有几分诡异.

苍耳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梧凉给团子脱衣服.替他换药.当看到团子白嫩的身体上.被人打得满身伤口.她眼睛又开始泛红.

“别担心.都是皮外伤.并无内伤.”

他这话一说.苍耳可不乐意了.不满的哼了声.朝他背影怒了努嘴.

“又不是你儿子.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

受点外伤.都已经够她心疼了.要是他再受了内伤.那她还不伤心死.

“我怎么就站着说话不腰疼了.他也是我儿子.”

龙少卿双拳环抱.立挺挺的站在门外.当他听到屋内传出苍耳的声音时.正要开门进去.却听到了萧傲焦的声音.于是他又缩回手.继续站在门外.想听听.他们两个还要说些什么.

苍耳是不知道龙少卿就在门外.可萧傲焦却是清楚得很.因此当他说到那句“他也是我儿子”时.故意说的很大声.为的就是要屋外的人听到.

“喂.难道你不知道干爹是什么意思.”苍耳见萧傲焦手法熟练的给团子上药.也就放轻松多了.

这时.她才仔细观察起眼前的这个蓝袍男子.这么一看.长得的确有几分姿色.

“嗯.不错.不错.”她一手搓着下巴.围绕在萧傲焦周围.转了几圈.像打量牲口一般的打量他.

“苍姑娘.这是在选夫吗.”

“什么.选夫.噗……”

此时萧傲焦已经给团子上完了药.拍了拍手.将东西都收了起來.

当他收完东西.再抬起头时.笑得狐狸般狡黠.

“不过.在下至今还是童子身.若是就这么娶了苍姑娘.这个.这个怕是有些亏.”

亏.他还觉得娶了自己亏.

“哼.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什么德行.”

萧傲焦果真拿出镜子.对着照了又照.照完后自信满满的看向苍耳.

“在下刚用铜镜照完.模样俊俏.风流倜傥.年轻有为.仗义潇洒.”

苍耳眼角一阵抽搐.撇着嘴往后退去.讥笑道:“你还真是说得出口.年轻有为.你也照得出來.”

他却不以为意.眉毛抖了抖.邪邪一笑道:“要不这样吧.男人嘛.我就吃点亏.把苍姑娘收为二姨太.你也不用太感动.”

“滚.”她一脚朝着他踹去.

萧傲焦快速闪身.苍耳踹了个空.

站在门外的龙少卿.再也听不下去了.原本乌黑的眸子.又开始转变为银色.

刚端了清粥上來的梧凉.见势不妙.赶紧奔上前.

“少卿.少卿.”他连喊几声.龙少卿理都沒理.

正在这时.屋内传來一声尖叫.

“啊.”苍耳尖叫一声.惊得梧凉端着清粥的手抖了抖.差点沒端稳.

这.天哪.苍耳跟萧傲焦.大白天的.他们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吧.他偷偷瞄了眼龙少卿的反应.见他一头银发狂乱飞舞.

有人要倒霉了.他捂着眼睛.不忍直视血腥的场面.

砰.

紧闭的两扇门.顿时化为粉末.一阵烟雾过后.露出恐慌的四只眼睛.

苍耳惊讶的看向屋外.只见龙少卿站在门口.冷冷的看着屋内.脸上无任何表情.看不出他是生气愤怒.还是怎么.

不过这样子的他.反倒让苍耳有些害怕.好像是.突然间他离她很远.很远.像是远出了天边一般.

梧凉见龙少卿抬起了手.又看了眼萧傲焦.只见他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心底暗叫不好.提醒的话还沒來得及说出口.

唔……只听一声闷哼.萧傲焦已经倒在了地上.

而龙少卿除了轻微的抬了下手.沒有任何的招式动作.甚至连体内的玄气也沒有释放出.

“你.”苍耳不悦的指着龙少卿.随即便蹲下身去.检查萧傲焦的伤势.

“喂.傲娇男.你怎么样.沒死吧.”

“噗.”萧傲焦吐了口血.抬起手背擦了擦.

当他看到苍耳为他担心时.牵了牵嘴角.扯出一抹笑容.

“还沒死.还沒娶你呢.我怎么会死呢.”

真是个不怕死的.还敢说这话.苍耳又恨又无奈.只得将他扶起來.

梧凉小心的看了眼龙少卿的反应.见他沒有再出手的打算.于是赶紧站出來打圆场.

“夫人.萧少爷这里.交给我就行了.”他一把将萧傲焦拖过來.拽着就拖了出去.

苍耳正要阻止呢.还沒说出口.萧傲焦已经被梧凉拖走了.

“这.这都什么人.”话一说完.便感到身后凉嗖嗖的.像是万道冰箭射了过來.

她小心的转过身去.看到龙少卿阴沉着一张脸.一步一步朝她走过來.只得嘿嘿干笑两声.

“团子快醒了.你把屋收拾下.”

刚一说完.便听到**有了动静.团子瞪了蹬腿.哼唧了一声.

苍耳也不管龙少卿.立即就奔到团子床前.

“儿子.儿子.”她欣喜的呼喊出口.

“娘亲.”团子微微睁开眼.看到苍耳的一张笑脸近在眼前.他还以为是在做梦.于是又闭上了眼.

“团子.是我.是娘亲.你怎么样.好点了沒.”

娘亲.真的是娘亲.

迷糊间听到了苍耳的声音.他动了动眼皮.再一睁开.看到苍耳双眼红红的.眼中泪花闪闪.

“娘亲.”他哇一声就哭了出來.真的是娘亲.

“好.沒事了.有娘在呢.不哭.不哭了.”

龙少卿看着眼前感人的一幕.眸中的银色也在一点点退去.只是那头发.却仍是银光闪闪.

“爹爹.爹爹你头发怎么了.”团子埋在苍耳怀中哭了一会儿.这才抬起头.一抬头便看到一头银发的龙少卿.

爹爹的头发怎么会变成银色.难道是因为他吗.他立马就想到是与自己有关.

“爹爹喜欢银色.特地叫梧凉叔叔用染料染的.”龙少卿见团子愧疚的垂着头.欣慰的一笑.伸手抚摸着他的头.便找了个借口.好让他心中不必内疚.

苍耳转过头來.眼中流光闪烁.

这个男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人.他总是设身处地为她们母子着想.把所有的苦.都自己尝.

“过來.來抱抱你儿子.”她招手.让龙少卿也坐到床沿上.

“好.”他淡淡一笑.心间滑过一丝暖流.笑着走到床沿.将她跟团子一并抱在怀中.一手抱着苍耳.一手抱着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