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73 魔君现世

073 魔君现世

漫天大雪纷飞.棉絮般大小的雪团.纷纷扬扬往下坠落.坍塌的胡杨.傲挺着枯枝.迎接凛冽的风雪.向天宣誓.它不服输.橘色的夕阳.映照天边.渲染得整个天际一片亮堂.

白茫茫的雪地上.被照得金光闪耀.像是铺了一层金粉.

风起.扬起一片白雪.四周雪花溅起.风停.一群黄衣人持剑而立.出现在茫茫白雪中.

锦墨领着七星使者.以及墨星阁一群弟子.正昂首阔步地朝这群人走來.

只听一声悠扬的笛声响起.墨星阁众弟子.全都如痴如醉的望着天边.像是丢了魂般.

锦墨暗叫不好.这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清魂笛音.凡是功阶不高.抵不住的.只要一听到这笛音.就会陷进美好的幻境.再也走不出.最终.死在幻境中.

“布阵.”他大喝一声.七星使者立即排成阵型.

“哈哈.哈哈……”突然天边传來一阵酥麻的笑声.这声音听得人骨头都要软了.就连七星都纷纷放下手中的剑.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

锦墨连连发力.可仍是抵不住那魅惑的笑声.他脸上开始泛起可疑的红晕.内力正在一点一点的散去.

好厉害的媚、术.连他都招架不住.

四大护法.红裳跟梧凉陪在龙少卿身边.雪衣已经被派去了黑礁岭.只有他.是墨星阁唯一能够挑大梁的人.可如今.连他也招架不住了.

七星使者中的四星.哇一声.吐了口血.在他倒地之前.附在锦墨耳边悄声问道:“锦护法.阁主什么时候能赶回來.”

锦墨还沒來得及回答.只听咚一声.四星倒在了地上.

“四星.”他大叫一声.一掌推出.打到发出笑声的方向.

就在此时.从天空飞來一顶黄纱帐.轿子四周轻纱帷幔笼罩.里面的人若隐若现.尽管如此.仍是看得出.是一位绝色倾城的美人.

“叫你们主事的出來.”轿子稳稳落下.从里面传出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

这声音不比刚才的酥麻魅惑.而是如清泉一般.让人心中清清凉凉.仿佛在炎热的夏季.饮下一杯泉水.

“我就是墨星阁主事的.有话快说.有屁就放.要打就打.真当我们墨星阁是怕事的不成.”他一跃跳到轿子面前.轻扬了下袖袍.立即刮得四周风起.

“呵呵.跳梁小丑.”女子不屑的嗤笑一声.

锦墨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被她那句跳梁小丑气得.他双拳紧握.捏的咯吱咯吱作响.

居然敢说他是跳梁小丑.好歹他也是墨星阁四大护法之一.走出去.哪个不是退让三步.为他开路.

“你.找死.”死字刚落.他掌势还沒推出.便被一股强劲的气玄打飞出去.

砰一声响起.他便被砸飞到地上.埋入雪堆中.

良久.从轿子内传出一声轻蔑的笑声:“呵呵.不自量力.”

“叫龙少卿出來.否则我今日必血洗墨星阁.”

“哈哈.好大的口气.”

这一声音响起.原本倒得七零八落的七星使者.立即满血复活.弹了起來.是梧护法.他们墨星阁最有能耐.最神秘的的军师护法回來了.

锦墨从雪堆中爬出來.略有尴尬.以往的骄傲妖魅不复存在.

梧凉淡淡的看了眼锦墨.冲他稍一颔首.便将目光锁定在黄纱帐的轿子上.

“不知黄莲门來侵犯我墨星阁.是何用意.还请门主出來.说上一番.”

良久.从纱帐中走出一位清冷绝色的女子.她一身黄色纱衣.将曼妙的曲线.恰到好处的呈现出來.

她一头墨色长发.散在背后.烈烈飞扬.纤细的腰间配有七彩玲珑.随着步伐.清脆作响.

“神算子.别來无恙啊.”

“呵呵.尚好.尚好.”梧凉抱拳.扬了扬.哈哈一笑.

哼.黄衣女子冷哼一声.抬起尖细的下巴.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模样.

梧凉倒也不恼.继续陪着笑:“小黄黄.看在你我故交的情面上.你看是不是……”

黄衣女子压根就不给他面子.玉手一扬.掀起一股烈风.刮得四周雪花飞扬.

“姜梧凉.少给我提故交.当年若不是你忘恩负义.背叛了我师姐.她会含恨而死.今日.新帐旧账一起算.我定要取你狗命.”

梧凉脸色白了白.笑容忽地收起.他最恨别人提起当年那件事了.所以一直回避.然而今日竟被黄莲当众提起.这无疑是在揭他的伤疤.就算是依依的师妹.那也不行.

他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依依.只是.故人已去.再愧疚也无济于事.

“好啊.你个闷骚男.我说怎么无缘无故有人找上门來闹事.原來是你在外面惹的一屁股情债.”锦墨拍了拍身上的雪片.气愤的颤着手指向梧凉.

梧凉回头冷冷的瞪了他眼.暗推一掌.又将他打飞到之前的雪坑中.这次头着地.屁、股撅着翘上天.

黄莲见梧凉已动怒.假咳一声.正色道:“我今日來.并非是为了讨还当年之事.你该知道.龙少卿他做了什么事.”

魔君现世.天下必乱.群雄除之.以防后患.

这十六字.是师父临终前告知他的.以及那块除魔令牌.

“梧凉啊.你要记住.你身为天山弟子.你的使命.就是时刻监督魔君的动向.他是天煞星转世.自出生起体内就有先天魔气.若是他一直沒有激发出体内的魔气.倒还好.若是有一天.他被激怒.引出了体内的魔气.”

“那会怎样.”

“魔君现世.天下必乱.群雄除之.以防后患.”

自那天起.他便带着除魔令牌.离开了天山.在人间寻寻觅觅.千万年.世间一直太平.并无任何异象.

直到二十七年前.那夜天降大雪.下了七天七夜.后來天边出现了一条金龙.所有人都说.这是瑞年.天现金龙.必是好兆.

却不料.他怀中的除魔令牌竟然有了反应.

师父交代过.魔君现世.令牌发光.

他寻着金龙出现的方向追了过去.原來是龙家降生了一位少爷.据说.那位少爷出生过程时.房顶上盘旋着一条金龙.久久不去.直到一声婴孩啼哭声响起.那金龙才消失.

难道魔君就是这位孩子.他试着在夜晚趁人不备时.接近那位婴孩.果然.当他越靠近那位男孩.令牌就越发的亮.

如果那婴孩就是魔君.那是不是在他还是个婴孩时期.就将其灭杀.以防后患.正当他要下手时.那婴孩睁着一双圆溜溜.乌黑的大眼.好奇的望着他.

“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他手伸到了婴孩的脖子前.大手抚摸着他娇嫩的肌肤.

咯咯……他咧嘴咯咯的笑出声.笑容纯真的仿若天山的雪.

最终他沒忍心.毕竟那只是一个孩子.若他并不是所谓的魔君.那他岂不是害死无辜.孩子的父母.该有多难过.

若他长大后.真的是魔君.到时他再召集群雄.将其除之.也为时不晚.

黄莲见他陷入沉思.久久不发一言.冷冷勾唇.讥笑道:“姜梧凉.想起你师父的交代了吗.”

“你眉山弟子.竟投靠了红莲圣教这样的地方.若是.眉山君泉下有知.啧、啧、啧……”

“闭嘴.”

黄莲被他激怒.原本俏丽的一张脸.显得格外狰狞.

当初她跟眉山君的故事.可谓是轰动了整个江湖.所有人都知道.眉山弟子.黄莲爱慕他们的师宗眉山道人.

奈何.眉山却一心向道.对男女之事.并无想法.

而她.也因为赌气.离开了眉山.至于后來去了哪里.却无人得知.

“你现如今身为红莲圣教的人.又何來的除魔令.”

他起初就起了疑心.除魔令.总共就只有四块.一块是在天山.一块是在眉山.一块是在圣灵岛.至于另外一块.就连他师父也不知道.据说是失传了.也有说法是万年前邪魔大战时.被毁掉了.

至于最后一块除魔令.究竟是消失了.还是被毁了.已经无从考究.

他都是活了上万年之久的人.可以说是与公子辰同一时期的人.见证了当初的邪魔大战.甚至还参与了.

可是连他也不知道.那块消失的除魔令.

少卿啊.你我之间.早已如兄弟般亲厚.要我怎么下得去手.可一边是师命.一边是兄弟情.

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你叫我该如何.

“你管我如今身处哪里.我黄莲永远都是眉山弟子.眉山老祖留下的任务.我自当竭尽全力完成.”

“呵.竭尽全力.那好.到时再见吧.你现在可以回去复命了.顺便告诉红莲圣教的北辰星.他还沒有资格.要除.也得由天山及圣灵岛的人出面.”

从雪坑里爬出來的锦墨.脸色惨白的看着梧凉.虽然沒有完全听得懂他跟黄莲之间的对话.然而他不傻.他听得出重点.

待黄莲带着众手下离开后.他才抓着梧凉的衣襟.怒声质问:“梧凉.你原來是奸细.一直隐藏在墨星阁.为的就是杀阁主.”

梧凉沒有反驳.愧疚的低下头去.因为锦墨说的.也并不假.他之所以加入墨星阁当护法.为的就是随时监控龙少卿.

只是多年的相处.也见识到了他的为人.并不像外界所传的.十恶不赦.滥杀无辜.相反.他比一般人更有一颗博大的心胸.

只是.始终改变不了.他是魔君的事实.

若是当初令牌发光.不可取信.那么之后的银色眸子.银色头发.便是最好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