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74 诡异镯子

074 诡异镯子

锦墨不敢置信的看着梧凉.他一直当做兄弟的人.竟然是个奸细.

“你.你走吧.我不会告诉阁主.”他始终还是不忍心.不忍心伤害多年的兄弟情.

梧凉歉疚的看着锦墨.几番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诚然.他最初接近少卿.是不怀好意.别有用心.

虽然一直以來.他并未做出对少卿不利的事.甚至可以说.多年來.也帮了墨星阁不少.然而.目的不纯.的确是事实.他无话可说.

“我走了.”他朝着锦墨微微颔首.随即转身投入漫天大雪中.

纯白的雪花.飘落至他乌黑的发上.飘落至他落寞的肩上.最后滚落化成冰水.流落至他决绝的背上.

四星看着决绝离开的梧凉.再看眼锦墨.只见他眼中满是哀伤与不舍.他紧紧按着受伤的手臂.跛着脚.來到锦墨跟前.抬眼看了看他的神情.小心的问道:“锦护法.梧护法.他.”

“梧护法他有事离开了.知道吗.今天的事情.你们什么也沒听到.若是传到了阁主耳中.你们都给我小心了.”“请锦护法放心.我们什么也沒听见.”

锦墨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挥挥手道:“那就好.都下去吧.”

“是.”众人抱拳洪亮的应了声.便纷纷朝着墨星阁走去.

紫雁城中.团子醒來后.梧凉便急忙告诉龙少卿.墨星阁所发生的事情.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便派遣梧凉先回去应付着.他随后就到.

然而梧凉回去了已有些时辰.却无任何回应.正犯疑.便接到了锦墨传來的信.叫他及时赶回去.

苍耳已经带着团子回到了客栈与二花汇合.正商量着.准备去找公子辰.无论如何.她都得找到他.

灵仙的话.至今仍然清晰的印在脑海.所谓重生.不过是一命抵一命.若真是如此.她能够活下來.却是用公子辰的命换來的.那她这一生都会有愧于他.

所以.不管如何.她一定要去找到公子辰.就算是寻遍天涯.她也要找到他.

龙少卿听到她说要去找公子辰.并不跟他一起回墨星阁.心中微微失落.他很想带着她一起回去.好时时刻刻保护她们母子.然而苍耳执意如此.非要找到公子辰才肯罢休.他也不好硬逼着她走.

“不管找不找得到他.一定要來墨星阁找我.”他将她拥入怀中.紧紧地抱着.

他贪恋她身上的味道.他不想放开.想要一直抱着她.每一分一秒.直到永远.然而他知道.越是喜欢.越是成全.既然爱.就要给她自由.让她做她想做的事.

“一定会.就算我不想你.可团子会想你啊.”

“那你不想我吗.嗯.想不想.想不想.”他大手捏着她的纤腰.悄悄使坏.

苍耳被他挑逗的痒痒的.咯吱咯吱的笑出声:“呵呵.不.不要.痒.不要挠了.”

“那你说.你想不想我.”他唇角微翘.邪邪一笑.

“不想.鬼才想你.我……”

她红唇一开一合.微微翘起.像是一颗熟透了的樱桃.流着汁液.让人控制不住想咬一口.品尝甜蜜的味道.

于是他砸吧两下舌.伸出红艳艳的舌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苍耳瞪大眼珠子.看着他这一举动.下意识的吞了吞唾沫.诱人.真是太诱人了.

龙少卿见她被自己迷住.邪邪一笑.俯身压了上去.咬住她粉嫩的唇瓣.开始啃咬.吸允.

他伸出舌尖.在她唇畔游走.像是一条灵活的蛇.在湿润的花瓣上滑行.

“唔……”她轻声呻、吟出声.声音中带着一丝妩媚.

他邪邪一笑.声音蛊惑的说道:“张开.”

苍耳眼睛微微闭着.脑中一片空白.像是被人是了魔法.他的声音.清清淡淡.像是风中竹叶.沙沙清脆.带着一丝魅惑.

他说张开.她大脑不听使唤的机械似的微微张开了小嘴.粉色晶莹的小嘴.微微嘟起.张开一条缝.

龙少卿试着往里进.奈何缝隙太小.他根本就无法自由发挥.

“乖.张大点.”

苍耳又张开了一些.迎合他的进入.

就在此时.一颗小小的脑袋挤了进來.

“爹爹.娘亲.你们在干嘛.”

苍耳猛地推开龙少卿.像是被火烫了般.快速跳到另一边.

龙少卿恼怒的瞪了眼团子.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爹爹坏人.亲娘亲.”团子小手叉腰.怒指着龙少卿.小小的脑袋微微仰起.以示抗议.

龙少卿恼怒的瞪着他.这个时候.儿子神马的.最碍事了.

哼.居然敢瞪他.就算是爹爹也不行.想得到娘亲.那就必须过他这一关.

苍耳见儿子如此保护自己.嘚瑟的挑眉看向龙少卿.柳眉微扬.唇角邪邪上翘.

龙少卿淡淡的瞟了她眼.见她一副嘚瑟的样.摇头失笑.

“团子乖.來看这个.爹爹送给你的礼物.”

一听礼物.他立马屁颠屁颠的奔向龙少卿.

“哇.爹爹最好了.”

哼.沒良心的家伙.一点小礼物.就把他收买了.苍耳不满的哼唧一声.冷冷的撇过头去.却斜着眼睛.偷瞄两父子的动作.

龙少卿眼光扫了扫.闷笑一声.却不理会.就当沒看见她的小动作.继续玩神秘.女人.跟孩子一样.都需要哄.需要宠.

“爹爹.快点拿出來.什么礼物.给了礼物.团子就会乖乖出去.不打扰你们.”

好啊.这个小鬼头.

苍耳气哄哄的冲过來.伸手就准备去揪他的耳朵.但一想到他伤还沒好完.便再也下不去手.只得将高高举起的手.又轻轻放下.改为在他头顶轻柔的抚摸.

团子自然是注意到了娘亲的一切动作.抿着小嘴.偷偷憋笑.

嘿.以后若是娘亲再揪他耳朵.哼.那他就可以装病.装身体痛.

哇.真是太好了.

龙少卿不动声色的将母子俩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无奈的摇头.还真是一对耍宝的母子.不过.有这样一个娘子跟儿子.那还真是他的幸运.

“给.这个.”他神神秘秘了半天.最后从怀中掏出一个蓝玉镯子.

团子欣喜的接了过來.只不过比划了半天.镯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属于他戴的.这明明就是女子戴的镯子.而且大小也不适合他啊.

“哼.”他嘟着嘴.微微不满.

一直在一旁看戏的苍耳.当见到他从怀中掏出镯子的刹那.眼中闪过一缕幽光.

不知为何.她直觉.那镯子就该是送给她的.只是.他不好意思开口.所以才假借团子之手.

哎呀.真是闷骚男.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想送她礼物.尽管开口.尽管敞开胸怀给.她照单全收.

“团子.拿來给娘亲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机关.”她手一伸.一副我是你老娘的神态.

团子心不甘情不愿的将镯子递了过去.大眼翻了翻.丢给她一个白眼.

龙少卿无奈的苦笑.真是一堆活宝母子.娘亲贪财.儿子也当仁不让.怎么好的不遗传.偏偏遗传了她的敛财性格.

苍耳接过团子递來的镯子.拿在手中.细细打量.不错.不错.据她多年抠门敛财的能力所观察.这的确是一个好镯子.

无论是从色泽.还是从做工.都是无可挑剔.而且.这年代.放在凤羽大陆这个时代.那也是文物一件啊.

她举起镯子.对着太阳照了照.晶莹玉润的镯子.泛着淡蓝色的幽光.

“让我试试.这镯子有沒有机关.”她说着.便往自己手腕套去.

团子正想开口反驳.苍耳已经戴到了手腕上.

大小正合适.啧啧啧.还真是量身替她打造的.

龙少卿看到镯子戴到她手腕的刹那.眼中闪过片刻的惊讶.

他原本只是想借着团子的手.将这个蓝玉镯子送给她.却沒想过她真的戴得进去.因为.这不是普通的镯子.

不是一般人.是戴不进去的.因为镯子会认人.只有被蓝玉镯子认可了的人.才可以戴得进去.

否则.就算是戴了上去.也会被烫伤.然后镯子自动脱落.

可她.竟然安然无事.而且镯子一沾她的肌肤.便更加的光亮有灵气.

“哈哈.合适.大小正合适.”苍耳哈哈一笑.扬了扬手中的镯子.向团子炫耀.

她又将手伸到龙少卿跟前抖了抖.眉毛一扬.轻笑道:“谢谢了.”

说着.她就准备将镯子摘掉.然而却出现了奇迹.竟然摘不掉了.无论她使出多大的力气.用怎样的方式.都无法将镯子取下.

因此.她恼怒的瞪向龙少卿.大吼一声:“龙少卿.你对我做了什么.”他无奈的摆摆手.他什么都沒做.只是拿出了镯子而已.是她自己要带的.他也沒强迫她啊.

“你还不承认.你一定对镯子施了什么邪术.快给我解开.我要取下來.”

起初她对这镯子.的确是喜欢.觉得是件宝贝.一定值不少钱.戴一下.也只是为了炫耀下.然而她可不想.戴着一件宝物四处张扬.

可不曾想.这镯子竟然如此诡异.戴上却取不下來了.

她就不信.有取不下來的.等着.她一定取下來.

“你给我等着.大不了.我砸了它.”苍耳怒气冲冲的离开.回头还不忘恶狠狠的警告龙少卿一句.

他无所谓的耸耸肩.因为他坚信.这镯子是认了主.砸不坏.取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