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75 取不下来

075 取不下来

苍耳气哄哄的戴着镯子回了客栈.大老远就扯开喉咙喊着二花.

“二花.二花.”

二花听见苍耳的声音.火急火燎的冲出來迎接.突然两个身影一闪.便跳到了二花跟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苍苍.”

“苍苍.”

两人异口同声.同时喊出口.语毕.又同时看向对方.眼神交汇处.火花四射.噼里啪啦.电闪雷鸣.

二花眼神怪异的看着两人.然后从他们中间挤过去.

“苍姐.团子呢.”二花朝后面看了看.并沒看到团子的小身影.

西风岩也是好奇的看了看.王不四正想开口说话.被苍耳打断.

“团子还在他爹那里.一会儿龙少卿会亲自送过來.小四.去给我找把砍刀过來.西风去给我找点油.赶快.二花.你随我回屋.”

二花诧异的看着她.张了张嘴.想要说话.但见她一脸严肃.便不再多说.赶快领着苍耳朝屋里去.

然而王不四却沒那么好的定力.苍耳话一说完.他便惊讶的张大嘴问.高声问出口:“找砍刀.”

西风岩只是淡淡地笑着.手拿折扇.有一下沒一下的摇着.

“你.还不快去.卖弄**.”苍耳沒好气的瞪了眼西风岩.

西风岩被她平白无故一阵吼.哗的收起扇子.正要开口理论一番.然而苍耳哪会给他机会.呵斥完便转身走人.

王不四见西风岩被凶了.得意的哼着歌出门找砍刀去了.

“苍姐.你找砍刀作甚.”

苍耳脸色沉了沉.半晌不答话.

二花见她脸色不大好看.也不再多问.默默带着她回了房.又给她把水倒上.

“这个.取不下來了.”她扬了扬手中的蓝玉镯子.有些气恼.

“这镯子.你哪來的.”

苍耳见她一副很吃惊的表情.微微诧异.不就是稍微好些的一个镯子嘛.至于表现得这么惊讶.像是沒见过世面一样.

“这镯子.是神器.”二花打量了好半晌.才平复好心绪.

“神器.”

苍耳不解的看着二花.这又是什么玩意儿.她怎么沒听说过.显得自己好老土一般.

“我花家.以前是北央国的的大家族.是四大家族之一.然而由于战乱的原因.我们家族被灭.而我在那场战乱中.侥幸逃了出來.离开北央国.來到了落风县.”她大致的说了下.曾经的事情.至于后來到落风县发生的事情.也就无需详细说明.

到落风县后.遇到了李妈妈.便进了红春院.这一呆就是七八年.

“四国中每一个国家都有一个大家族.他们并不受限于皇帝统治.是一个国家中自由的存在.其中帝雁国的是轩辕家族.其次是西陵国玉雪山庄的萧家.然后便是北央国的花家.也就是我的家族.最后便是南雀国的凤家.”二花说到此处.顿了顿.颇有些伤感.

苍耳并未接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她的讲诉.再怎么说.她曾经也是大家族的小姐.可如今.却沦落为一名风尘女子.

“凤家.在百年前.就已经灭族了.究竟是怎么回事.谁也不知道.只是一夜之间.整个家族尽数被灭.”

苍耳听了半天.也沒听到一点关于神器的事情.眉头微蹙.疑惑道:“那跟这镯子又有什么关系.”

“四大家族.每个家族都有一件属于家族的镇族之宝.也就是所谓的神器.我们花家的神器便是一根蓝玉簪子.至于其他家族分别是什么.这就不得而知.只是曾听先祖说过.每个家族的神器都是蓝玉做成的.分别是蓝玉簪子.蓝玉镯子.蓝玉笛子.蓝玉耳环.”

苍耳听完后.嘴角微抽.这四大家族的祖先.得是有多喜爱蓝玉啊.

“谁也不知道这四大神器.是从什么时候传下來的.反正.一代传一代.先祖只是说.到了危机时刻.会有拯救苍生之用.呵呵……”说到此处.她落寞地苦笑两声.

危机时刻.究竟怎么样才算是危机.他们花家就是因为守护蓝玉簪子.整个家族上上下下百來十口人才因此丢了性命.

难道这还不是危机吗.可最后呢.蓝玉簪子拯救他们了吗.

因为掠杀.因为抢夺.因为战乱.最后连蓝玉簪子的去向.她都不知道.而他们花家.还有沒有其他人活着.现在又分散在哪里.她也不知道.

苍耳见她情绪激动.赶紧上前來.轻拍了下她的肩膀.安慰道:“你也别太伤心.你的家人.姐姐一定会陪你找到的.”

二花眼眶泛红的点了点头.正想开口问.她的蓝玉镯子怎么得來时.便听到了王不四的喊叫声.

“苍苍.砍刀來了.”

“苍姐.蓝玉镯子是有灵性的.既然你戴了取不下來.便说明它认了主.这对你.未尝不是件好事啊.”

镯子认主.苍耳疑惑的皱起眉头.她还是第一次听说.东西还能认主的.只听说过.灵兽认主.魔兽认主.妖兽认主.还沒听过死物还能认主的.

难道.真的是神器.可若真的是神器.那为什么要认她为主人.他们又不认识.她又不是四大家族的人.

“我们四大家族.并不是神器的主人.我们都只是守护神器的奴仆.听祖先说.是为了主人守护神器的.”

啊.难道说.她是四大家族的主人.开什么玩笑.她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南雀国丞相的女儿.还是庶出.很沒地位可言的.

“这个.你看怎么样.是要砍谁.”王不四扛着一把板斧.雄赳赳的走进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上战场呢.

苍耳嘴角抽了抽.难道是她表述有问題.她只是说.找把砍刀.他竟然直接扛了把硕大的板斧进來.这是要一刀砍掉她手臂的架势么.

“你可以出去了.”她深吸几口气.忍住暴怒的冲动.朝他挥挥手.

“啥意思啊.玩我呢.是吧.”

王不四有些火了.他觉得严重伤害了他男人的尊严.他这几天.一直为她担心.茶不思饭不想.终于把她等回來了.不叙旧.不问候.也就算了.开口就叫他去找砍刀.

找刀也就找刀吧.他二话不说.就冲出去给她找砍刀.这找來了.原本以为她会高兴.起码给个笑脸.她倒好.竟然不耐烦的叫他出去.叫他走.

“我只是要把这镯子砍掉.你抗把板斧.是要剁掉我的手吗.”苍耳扬了扬手中的蓝玉镯子.

“你也沒说要砍镯子啊.你只是说找砍刀.”

正在两人争执之际.西风岩回來了.紧随着便看到龙少卿牵着团子.慵懒的笑着走进來.

“娘子这是要反悔吗.”

“反悔.什么反悔.”苍耳被问得一头雾水.

“为夫送给娘子的定情信物.既然接受了.为何又要反悔.”

“定情信物.”苍耳炸毛了.靠.哪有人送定情信物.是这种送法的.

坑.太坑了.她觉得自己完全是被龙少卿坑了.不接受.她才不接受他的定情信物呢.

龙少卿见她气得快要喷火了.赶紧陪着笑解释:“这镯子是我一个故友临终前给的.说等遇到了镯子的有缘人.便将镯子送给她.但他也说了.这镯子并不是一般的镯子.会认人.若是镯子不认主.那也沒办法.”

他仍记得.轩辕老头临终前说的.蓝玉镯子是四大神器之一.只有遇到了那个女子.或者是她的后人.镯子才会认主.

而唯一认主的方式.便是戴上去.取不下來.虽然取不下來.但是却可以隐藏.这样.既不会被人偷走.也不会被发现.

也即是.神器便是人.人便是神器.两者合二为一.融为一体.当所有神器.都与神器主人合二为一时.便会发出最强大的力量.

神器归一.代表着.这个世界的灾难也将來了.

龙少卿早就察觉到了苍耳的不一样.而且多方面与轩辕老头描述的很像.只是他一直不敢冒险.他知道.若是蓝玉镯子真的认了主.那就代表着.苍耳便是那个神器的主人.或者是神器主人的后人.

这也意味着.剩余的神器.将会一一现身.而她.也面临着.要迎接困难的准备.

“你放心.有我在呢.”他将事情的始末.向她详细说了一遍.却气得苍耳半晌发不出声來.

够狠.够毒.够阴.给她设套.明知不是什么好事.却设好套让她钻.

这下好了.她最讨厌这些麻烦事.所谓的纷争.却偏偏遇上了.以后想摆脱都摆脱不了.

“哼.我不管.反正.我才不要做什么神奇主人.拯救苍生.解万民于水火.我不干.我要回落风县去.”苍耳嘟着嘴.满是怨气.

她口不对心的说着.其实内心并不是真的想要摆脱责任.而是生龙少卿的气.至于气他什么.一时又说不上來.

反正心里就是堵得慌.闷闷的.像是有什么卡住了.很不舒服.

“我要走了.墨星阁出事了.我得立即赶回去.你找到了他的下落后.记得立即回來找我.当然我那边忙完了.也会立即去找你的.”

龙少卿也來不及安慰她.也沒时间去哄她.他能陪她这么长.已经是极限了.再不回去.墨星阁就得换主了.

苍耳见他脸色不大好.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并沒有过多纠缠.两人说了一番告别的话.龙少卿留下红裳.及八大护卫.便独自回去了.

“我们明天启程.去找公子辰.”

“找他做什么.他不是抓了你么.”王不四不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