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76 王府赴宴

076 王府赴宴

西风岩更是蹙紧眉头.因为他完全并不了解.公子辰是何人.只是在那晚上.亲自见到一位红衣男子抓走苍耳之后.才听王不四说是在红春院住过的公子辰.是一位乐师.

苍耳摇头笑了笑.却并未多做解释.她知道王不四误会了.因为那晚抓走她的并不是公子辰.而是灵仙.

但关于这件事.她也不打算去解释什么.越少人知道.越好.

“先下去休息吧.明早我们就走.”

“苍姐.昨日娟姐來信.说她已经遣散了红春院的姐妹们.已经上路來找我们了.”二花说这话的时候.小心的去看苍耳的表情.

毕竟.苍耳才是红春院的当家人.然而春娟却擅自做主.将红春院的人遣散了.

等了半天.却沒等來想象中的狂风暴雨.于是她又小心的去看苍耳的神态.见她一脸平静.并未任何动怒的迹象.

“苍姐.娟她是有原因的.至于什么原因.她说信上不便明说.等见到了我们.再详细跟你说明.”

苍耳回神笑笑.伸手轻柔的揉了揉二花额间碎发.

半晌.才听她长舒一口气.轻叹道:“我了解娟.她既然这么做.自是有她的苦衷.我沒事.等我们跟她汇合了.再问清楚.”

“那好.那我们接下來是去哪里.我好通知娟.让她到指定地点与我们汇合.”苍耳皱眉深思.其实她也不知道该上哪去找公子辰.灵仙离去时.并沒有告知她公子辰的下落.

甚至.连公子辰生死都未说清楚.她也不知灵仙究竟是在哪个仙洞修炼.又该上哪去找灵仙问问.

不管怎样.她决定.还是去一趟清风崖.关于公子辰的唯一线索.她只知道清风崖.说不定还能碰到灵仙.到时候找他问问不就知道了.

“明日南下.去清风崖.”那里曾经是南雀国地界.而如今在西陵国与古南雀国的交界处.属于西南地带.

刚与二花商量完明日的去向.正准备带着团子去外面转转.却迎來金豪的邀请.说是邀请她今晚赴宴.

“这是邀请函.今晚到安乐王府赴宴.”张宝沒什么好脸色的递上请柬.

他对苍耳沒什么好态度.当然以着苍耳的性格.自然也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我知道了.二花送客.”她不耐烦的挥挥手.赶人的动作很明显.

张宝冷哼一声.佛袖离去.

送走张宝后.二花看了看周围.看还有什么眼线沒.随即小心翼翼的关上门.这才凑近苍耳跟前.谨慎道:“苍姐.那金豪不是什么好东西.哼.他邀请你去赴宴.肯定沒安什么好心.”

语毕.她见苍耳无动于衷.于是又继续加把火候道:“不能去.不如我们连夜出城.离开紫雁城.以免.夜长梦多.”

苍耳半晌沒说话.她倒不担心金豪会耍什么诡计.相反.她倒是想去看看.毕竟关于金豪的身份.她也算是知道了.帝雁国.破落王爷.

皇位争斗中.败下阵來的王爷.蛰伏在落风县十年.为的就是有一朝一日.东山再起.不得不说.他是个很有野心.也很有忍耐力的人.

“礼物备好.今晚安乐王府赴宴.”

“什么.”王不四惊呼出声.要去金豪那里赴宴.

她沒搞错吧.脑子进水了.

“有我们在.他不敢把你怎样.”相对于王不四的一惊一乍.西风岩倒显得稳妥多了.

苍耳笑笑.并未答话.因为即使沒有西风岩在这里.金豪也不会把她怎样.

很快到了晚上.金豪那边派了人过來接苍耳.

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安乐王府前进.

“你來了.”金豪亲在在门口迎接.见到苍耳.立即热情的走上前去.

“废话.是你请我來的.我当然要來.”

金豪哈哈一笑.便领着他们走进王府.

如果他不是帝雁国王爷.如果沒有利益冲突.如果他们相遇在十年之前.那时他只是一个逍遥自在的安乐王爷.而她.依然璀璨如花的走进他的世界.

那么.他定然会舍弃一切.与她携手天涯.相伴到老.只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沒有那么多如果.

他们相遇太晚.爱上她时.他已经不是年轻无知的小王爷.如今的他.已过了而立之年.

年岁大小倒不是问題.问題是.他蛰伏了十年.忍辱偷生十年.如今涅槃归來.他不可能放弃.那个位置.本就该属于他.

“有心事.”苍耳见他神情不对.试探性的问出口.

“沒事.你要离开了.是吗.”

“嗯.”她点点头.是该离开了.

金豪见她点头.眼中滑过一抹失落.久久.才听他低语:“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吗.”

“哈哈.有.当然有.”苍耳被这样伤感的气氛.弄得有些难受.因此故意大笑起來.想要调节下气氛.

“好了.不说了.今晚陪我说会话.可以吗.”

“嗯.”见他一脸神伤.她不忍心说出拒绝的话.

金豪领着苍耳一群人.來到一处偏殿.唤了一位丫鬟过來.稍作安排了下.便与苍耳说了一番话.这才匆匆离去.

“娘亲.我们为什么要來坏叔叔家里.”团子自从上次事件后.变得更加敏感.聪颖.

关于那件事.虽然他口中不提.可却是心中永远的一道阴影.

而苍耳也很严肃认真地告诉他.从此一定要强加修炼.在这个以武为尊的时代.弱肉强食的时代.只有自身变得强大了.才能够不受伤害.才能够保护身边的人不受伤害.

“儿子.叔叔并不坏.不是说.他抓了娘亲.就一定是坏人.世间本就沒有标准的好坏之分.只能说立场不同.”

团子听得懵懵懂懂.半知半解.不过既然是娘亲说的.那就一定是对的.

唉.盲目追随者.“叔叔他抓走娘亲.也是不得已.他也有自己的苦衷.所以.我们不能认为他就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不过.这世间也不乏有各种.与自己立场不一样的人.甚至为了自己利益伤害到你的人.那种时候.你该怎么办呢.你就要有能力.能够保护自己.让自己不被别人伤害.”

她还是不忍心给团子灌输太多关于险恶仇恨的事.在她心中.团子始终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孩子的世界.本就该是纯洁的.是美好的.而不是充满了各种斗争.险恶.各种利益.

虽然她说的委婉.然而团子是多么聪慧的孩子.心智早已超越了五岁孩童.经历了青莲门事件后.他更是看出了世间的险恶.

只是他知道.娘亲沒有跟他明说.转成委婉的道來.是为了他好.是想给他一个美好的童年.让他的世界.不被污染.

既然娘亲如此用苦良心.他又怎么忍心拆穿呢.

“娘亲.团子懂了.团子不会去恨叔叔的.也不会去恨任何人.但是团子会不断壮大自己.好好练功.保护娘亲不受欺负.”

苍耳欣慰的点头.眼中泪花闪闪.

“乖儿子.娘亲再也不会让你受半点伤害.”

二花及王不四他们.在一旁看得鼻头酸酸的.心尖都跟着打颤.

“好了.调整下情绪.待会被人看到了.成何体统.”苍耳放开团子.又看看眼眶红红的二花.

很快.金豪便派來丫鬟领着苍耳他们去赴宴.

“要我说.就皇家的人麻烦.吃个饭.也整这么多事.所以说.还是四爷活得自在.想去哪去哪.想吃什么.便去酒楼.”王不四双手背在身后.嘚瑟的抖着腿.

二花直接给了他一记白眼.哼.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你是羡慕嫉妒恨吧.”

“羡慕嫉妒恨.你说我.”他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尖.随即又恼怒的指向二花.瞪圆了眼珠子.恨恨的吼道:“四爷不稀罕.这些东西.我早就享受的不耐烦了.”

西风岩诧异的看向王不四.从他语中.听出了端倪.

苍耳牵着团子.悠然的一路欣赏王府的景色.虽然大冬天的也沒什么好景色.除了梅花白雪.主要是.她心中早已清楚.王不四的身份.

虽然只是猜测.可经过多方面的观察.她敢笃定.她的猜测是正确的.

也即是.王不四.是南雀国的十四王爷.

只不过.为什么南雀国灭了.他还活着.而他.又为什么.成了天下第一采花贼.一个权倾天下.金贵无比的王爷.如何就成了采花贼.

是在南雀国灭亡之前.还是南雀国灭亡后.

然而二花却不知道王不四的身世.甚至从沒往王爷那方面去想.听到他说.都享受的不耐烦了.不禁哈哈一笑.好半天都笑得回不过气.

“你还沒睡着吧.”

“你.”王不四被她气得面红耳赤.颤着手指向二花.你了半天.最终重重的放下.

哼.不信就算了.他自己心中清楚就行了.不需要别人的了解.再说了.他本就对那些过往云烟不感兴趣.

“好了.好了.别再调侃小四了.”苍耳适时地出來解合.

有了苍耳的调节.两人之间的战争.才算是熄火.

“你呢.西风.你不是西陵国皇子么.怎么整天无所事事的出來瞎溜达.”苍耳看了眼闲庭信步的西风岩.不禁好奇.

西风岩刷的收起了扇子.邪邪笑着看向苍耳.慵懒道:“本皇子怎么沒事做了.我不是你的保镖吗.”

苍耳沒想到竟被他将了一军.半晌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