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77 进阶紫玄

077 进阶紫玄

几人说笑间.便到了宴厅.说是宴厅.其实也就是王府的一处院落.只见已经來了不少朝廷官员.

虽然她不了解都是些什么品阶的官.但是看着装打扮.也像是官.

俗话说.脑满肠肥.腆着大肚子的.十有都是朝廷官员.至于富商嘛.一般都是猴瘦猴瘦的.尖细的眼中.泛着精光.

“看來.他这次回国.果真是有备而來.”西风岩轻摇折扇.笑得一副良人模样.

苍耳对这些不感冒.她今晚单纯的是为了來告别.是看在落风县.那几年的相处.至于金豪篡权夺位什么的.那都不干她的事.

“你不担心吗.”西风岩凑到苍耳身边.小声问道.

担心.她为什么要担心.

“你是指担心金豪会对我做什么.那你多虑了.他不会的.也不敢.”说完.苍耳回头看了眼一直默默跟着她的红裳.

在他们这群人中.不说高手如云.那至少也是高手围绕.并且.还有暗中保护的八大护卫.所以.她一点都不担心.

“小耳.这里.这边來坐.”金豪招呼苍耳到前排的位置落座.当然二花及王不四等人.自是要跟着一起.

以苍耳为首.二花其次.随即是西风岩.王不四.红裳.以及牵在苍耳手中的团子.拢共六个人.刚好凑一桌.

“小耳.委屈你们了.我先去忙了.”

苍耳冲他笑笑.挥手道:“去忙吧.不用管我们.”

西风岩端着酒杯.一手摩挲着酒杯.微眯着眸子.眸中精光闪烁.谁也看不透.他究竟想些什么.

就连王不四.也是难得沉静.并未说什么话.一直安静的喝着酒.吃口菜.

而红裳.自是不用说.一路上她都沒说过什么话.她是受龙少卿所安排.才留下來保护苍耳母子的.除了在遇到危险时.她出手之外.其余的.基本上沒她什么事.

“你们这都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安静.”苍耳诧异的看着几人.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王不四抿口酒.砸吧下嘴.一副很老城的口气道:“吃你的饭.少说话就是了.”

“哟.这不像是小四的风格哦.”苍耳耸耸眉.笑着调侃.

二花凑近苍耳.紧张兮兮的道:“苍姐.我也注意到了不寻常.”

“不会吧.”苍耳下意识的四处看了几眼.这一看刚好看到暗处一个男人正盯着她.

冷不丁打个哆嗦.难道金豪这真的是场鸿门宴.金豪那厮仍是不死心.还想着打她主意.

西风岩像是看出她心中疑问.折扇一挥.遮住半张脸.密语道:“不是他.”

不是他.那会是谁.苍耳眉头越发蹙紧.看來今晚免不了一场硬仗要打.既然该來的始终要來.那就來吧.刚好让她练练手.

江湖等着.我苍耳定要给你搅个血雨腥风.

王不四诧异的看着苍耳.只见她高傲的抬起头.一身精神抖擞.像是看到了前方的圣光.浑身都散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魅力.

总之.只要看到她.就觉得四周都亮堂了.

西风岩但笑不语.面上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实则心中早已起了涟漪.她还真是.与众不同.

明明发现了危险.不但沒有觉得惶恐.反倒精神抖擞.

“二花.待会记得护住团子.”苍耳借着给二花夹菜的空当.凑近她耳边悄声说道.

这一嘱咐.吓得二花抖了抖.

“苍姐.我……”

“嘘.什么也别说.”她赶紧捂住二花的嘴.生怕她一嗓门吼了出來.坏了计划.那可就不好了.

好不容易來了几个练手的.她怎么会放过呢.

“大家安静了.安静了.”突然传來一个浑厚的声音.

众人纷纷举目望去.只见一位年迈老者.慈祥的站在高处.笑着看着底下的宾客们.

苍耳淡淡的扫了几眼.低下头.拿起一块糕点.掰成几小块喂团子.

“今日是安乐王回到王府.第一次宴请各位.大家就当是在自家.尽情的吃好.喝好.玩好.以后王府有仰仗各位的地方.还望各位能够……”那老者站在台上.唾沫横飞.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

归结一点.那就是.安乐王东山再起了.识相的.就站好队.

老者说完后.笑得一副人畜无害.实则眼中却闪着狼一般的精光.一看就是狡诈的老家伙.看这样子.跟金豪关系匪浅.

“我们來的有些多余哈.”王不四很直接的切中要点.

苍耳倒是一副坦然.來之前.她就想到会是这个样子.所以她并不担心.是金豪专门为她准备的鸿门宴.

整个宴会期间.又是歌.又是舞.

苍耳百无聊赖的看着.觉得实在乏味.因此.又低着头.继续喂团子.直到.被喂者出声抗议.

“娘亲.我吃不下了.”团子打了个饱嗝.生怕她不相信.还伸手在自己圆鼓鼓的小肚子上拍了拍.

“那就喂肉丸子.它是个无底洞.”苍耳拽过团子怀中的肉丸子.将目标转移.

肉丸子被她强行喂食.很是不满意.咕咕叫了两声.以示抗议.奈何抗议无效.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吃.小黑豆的眼睛一翻一番的.

突然四周的气息有些不对.西风岩端着酒杯的手顿了顿.微微抬眼.瞟了瞟四周.

呵.还真是沉不住气.这就要准备动手了.

他递了个眼神给苍耳.又看了眼王不四.几人会意.纷纷装作什么也沒察觉.又继续埋头做自己的事.

喝酒的喝酒.喂食的喂食……

“杀.”伴随一声杀气十足的吼声.四周立即风起云涌.杀气弥漫.

狂风卷起院中一地落梅.残雪纷纷扬扬.整个宴会.变得一片狼藉.人群开始躁动.有惊呼逃命的.有当场见血的.有抱头躲蹿的.

“影卫.”金豪像是早已预料到一般.大手一挥.四周立即涌出一大片黑衣人.个个寒如冰雪.麻木无情.像机器一般.手中利剑无情的挥斩.

苍耳手按在腰间.然而还不待她起身.便被西风岩一个眼神制止住.他冲她淡淡摇头.示意她稍安勿躁.

呵.看來还不止一队人马.

先上场的.估计是冲着金豪这边來的.而非他们这边.

既然如此.他们又都安静的坐下.当作什么也沒发生.纵观整场宴会.已经乱作一团.人群早已逃走.有沒來得及逃走的.也都丧命于此.

有些有武功的呢.则是一起加入战斗.

“皇兄.数年未见.别來无恙啊.”雁惊鸿一身明黄色龙袍.踏着稳重的步子.威严十足的从人群中走出來.

在他四周.围绕了十來位皇宫大内高手.

金豪立在原地.拳头紧握.久久不发一言.然而他手背上凸起的青筋.可显出他此刻的愤怒.

随即.他松开拳头.一脸笑意.笑得淡若风清.朝着雁惊鸿抱拳施礼.

“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随着金豪这声响亮浑厚的跪拜.其余被惊吓住的朝廷官员.也都反应过來.纷纷跪下去叩首.

他们一个个整个身体.都伏在了地上.心头那叫一个凉.那叫一个颤啊.

他们是无辜的啊.真是无辜的.

要知道.他们都是被刀架在脖子上“请”來的.

这样的阵势.他们敢不來吗.他们只是一群沒有武功的文官.又不是手握兵权的将军.哪里有能耐与安乐王抗衡啊.

雁惊鸿站在原地.挺直了背.眼中射出凶狠的光.好.很好.他目光一一掠过底下跪着的人.这些人竟然敢跟安乐王勾结.他记住了.

良久.才听他冷冷道:“都起來吧.”

金豪站起身时.眼中的恨也都随之消失.清亮的眸中.看不出喜怒.

雁惊鸿意味深长的看了他眼.随即将目光转移到苍耳这一桌.微微诧异.他诧异的倒不是苍耳.而是西风岩与王不四.

“你他娘的选媳妇呢.看什么看.”王不四沒好气的瞪回去.

西风岩则是看都沒有看雁惊鸿一眼.继续低头把玩着酒盏.

“怎么.亡国王爷.你觉得你今日还有命活着出去吗.”

雁惊鸿的一句“亡国王爷”彻底将王不四激怒.这是他心中的痛.任谁都不可以提起.就连他自己都不愿提起.

“呵.那我们就看看.今日是谁丧命于此.”王不四邪邪一笑.周身气玄暴涨.

四周紫色雾气缭绕.有功阶低的.早已支撑不住.哇一声.吐口血便晕了过去.

苍耳功阶自是不如王不四.她已经算是修炼快速了.也只是最近才突破蓝玄巅峰.

距离紫玄.都还差一个等级.所以.她要找个适当的时候.找个练手的.借此突破紫玄.

西风岩在王不四出手的刹那.便释放出体内玄气.形成一个气流波.将苍耳跟团子以及二花一同罩在其中.以免他们受到王不四玄气的冲击.

至于红裳.她的功阶.是紫玄七品.所以.还不会受到王不四的影响.

“哼.找死.”雁惊鸿身边的一个护卫.冷哼一声.便举剑朝着王不四刺过去.

正在此时.暗中的人影对视几眼.开始了行动.

西风岩淡淡的瞟了一眼.轰一声.体内玄气如一道紫色光柱.直接朝着那名举剑砍过來人袭过去.

噗.

那人抖了抖.直接倒地.最终连怎么死的都还不知道.便一口气血涌出.嗝屁了.

“下一个.让我來.”苍耳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好.送个垫脚石给你.”

苍耳看了眼西风岩.两人相视一笑.被人看穿心中所想.她也不恼.不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