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78 险中逃生

078 险中逃生

那人被西风岩直接用玄气灭杀后.他的同伴.其中一人立即丢盔弃甲.丢了刀拔腿就跑.

当然.这种窝囊者.还是少数.大多数都是很勇敢的.只是这样的勇敢.决定了他命不久矣.

“杀啊.”十來个黑衣人.勇敢的冲了出來.冒着头可断.血可流的精神.前仆后继的朝着西风岩扑过去.

很明显.他就像是一堆闪耀着亮光的火.而那群黑衣人.便是一群扑腾着翅膀的飞蛾.明知是死.仍是要自取灭亡.拦都拦不住.

“西风.让我來.”

西风岩还沒來得及阻止.苍耳已经走上前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周身蓝色玄气围绕.

“小……”心字尚未说出口.只见其中一个黑衣人.单刀直入.凌厉的朝着苍耳劈过來.

就在电光火石间.似乎有什么静止了.那一刻.西风岩很明显的感受到.自己心脏停了跳动.

他不敢想象.若是那一剑刺入她胸口.将会是怎样.鲜红的血.溅满他一身.还是说……

另一边正打得热火朝天的王不四.见到这惊人的一幕.一掌将对方打飞出去.便奔着苍耳冲了过來.

只听砰一声.

就在利剑快要刺入苍耳胸口的刹那.轰的一声响.紧接着四周玄气猛地暴涨.人群中.听到有人吼了句.

“有人进阶了.”而此刻.苍耳双臂张开.像是展翅欲飞的鸟.微仰着头.墨发如丝.散开來.她如雪的肌肤.泛着红润的光.周身紫色玄气萦绕.像是坠入凡间的仙子.

“真美.”不只是谁感叹了一声.

就连雁惊鸿.也不禁多看了几眼.心中某个地方.凸凸的跳了两下.这女人.他要定了.

所以说.但凡处于高位者.有权有势的男人.总是盲目自大的.他们眼中所看到的.都只有两个字.“我的”.

只要他们看中的.不管是人.还是东西.还是畜生.只有俩字:我的.

可悲的是.到死他才知道.原來.自己还是很渺小的.并不是万能的……

金豪在一旁看着苍耳.当看到她被紫光环绕时.他像是看到了世间最圣洁的女子.从而也在他心中萌发了这样一个念头.他无论如何.都要得到她.

所以.帝位他更加要夺得.等他成了帝雁国的皇帝.成了整个凤羽大陆的统治者.那么.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得到的呢.男人.有了权.便有钱.这两样都有了.女人自然是乖乖贴來.

自古江山与美人.都是联系在一起的.密不可分.亲如一家.这两者.不是对等的关系.但却是紧密相连的.

有了江山.自然就有美人.然而也有的是.有了美人.便毁了江山.古今例子.数不胜数.

西风岩不经意的回眸.便看到了两位狼子色心.有雁惊鸿的势在必得.有金豪的非得不可.

他心中闷闷的.很不是滋味.说不上來是怎样的一种情绪.按理说.苍耳与他.最多只是朋友与债主的关系.

别的男人觊觎她.他不应该有这种情绪.何况.明知她是龙少卿的女人.而他.却在不知不觉间.有些把持不住了.

“哇.娘亲进阶了.”团子呆呆的看了好久.才终于回过神來.随即欢呼雀跃的奔到苍耳怀中.蹭啊蹭的.

“恭喜你.进阶了.”西风岩看着她进阶后.红光满面.越发的迷人了.真心的为她感到高兴.

“谢谢.”苍耳委婉的道了谢.便回过神來.笑着一步一步朝黑衣人走去.

既然借他们进了阶.那么接下來.自然是踢了这些垫脚石.

“让我來就是.这些人就无需你亲自动手.”西风岩快一步來到苍耳跟前.挡在了她前面.

既然他愿意动手.那也行.她刚进阶.还得巩固一下.

“留个活口.问清楚目的.”

西风岩点了点头.这一点自是不用说.江湖老规矩.他虽说是皇子.可闯荡江湖多年.这点还是懂的.

一群黑衣人面面相觑.对视一番.然后达成了默契.

“想死.沒那么容易.”西风岩快如闪电.身形如鬼魅般闪到一位黑衣人跟前.一把将他喉咙掐住.另一手快速点了他的穴位.

那人惊恐的看着西风岩.从他精湛的眸中.像是看到了多么恐惧的事情.

“说.背后主谋.”他加大了手上的力度.那人被憋得双脸通红.但仍是咬紧牙关.死不说出口.

西风岩见他死也不愿意说.便转头看了眼王不四.低吼一声:“老四.”

两人鬼混了有些时日.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一定的默契.只需西风岩一个眼神.王不四便心领神会.

“不说.不说是吧.”王不四整起人來.那也不是省油的灯.

他在江湖上.可是什么正人君子.偷盗采花.净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对于毒物这一方面.那也是研究颇深.

若不然.当初苍耳也不会着了他的道.

“唔.你给我吃了什么.”那人想要伸手去扣喉咙.奈何被点了穴位.

除了眼珠子尚可转动.嘴巴尚能发出声音.鼻孔尚能出气吸气.耳朵尚能闻声.其他肢体部位.一概不能动弹.

“说不说.说了就给你解药.”王不四邪邪的笑着.扬了扬手中的一颗红色药丸.

另外一拨人.看着苍耳这边的情况.愣了愣.尤其是雁惊鸿.这些人居然当他不存在.哼.太目无王法了.

“來人.把他们给我拿下.”苍耳冷冷的瞪向雁惊鸿.居然要拿下她.哼.狂妄.真是太狂妄了.皇帝就了不起.她本來已经将前尘旧事都忘了的.既然今天來都來了.遇都遇见了.那就一并算了吧.

她冷冷勾唇.讥笑道:“拿下我.你确定要拿下我.”

金豪打了个手势.立即一群人涌出.围到苍耳周围.

“雁惊鸿.他们都是我的客人.你想清楚了.这是在谁的地盘.”金豪适时地站出來.走到苍耳身边.充当起保护伞.

“是吗.”雁惊鸿眉毛一扬.随即看了眼四周.只见天空绽放出一抹绚烂的烟花.随即大批禁卫军如潮水一般涌出.

“不好.快走.”西风岩一手拉着团子.一手拉着苍耳.飞身就走.

而那位黑衣人.他则是毫不留情的将其丢给了王不四.临走时.还不忘提醒一声.

“老四.把人犯带上.”

王不四恨恨的怒瞪着西风岩远去的背影.无奈眼前的形势.容不得他唠叨怒骂.一手拽着黑衣人.另一手拉着二花.飞身就走.

“皇上.”禁卫军头领赶过來.刚好看到王不四驾起轻功.飞身离开的那一幕.

“传令下去.封锁城门.”

“是.”那人得令后.便交代下去.将出城的门口.封锁死了.

金豪见到一大批禁卫军将王府围得水泄不通.不禁皱了皱眉.他这轻微的蹙眉.无一遗漏的落在雁惊鸿眼中.

“你不该回來的.既然侥幸活了下去.就不要再出现.”

“呵.不出现.”金豪冷冷勾唇.嘲讽的笑着.

他为何不出现.他偏要出现.不仅如此.他还要拿回属于他的一切.

再观苍耳这边.她被西风岩拉着离开后.皱起眉头看向西风岩.担忧的问道:“金豪那边怎么办.他会不会有危险.”

王不四紧随其后.刚一落地.便听到苍耳的问话.气都还沒喘赢.便立即接住话.

“管他那么多干嘛.要不是他.我们今日至于经历这场生死劫.”他语气中颇显不满.要知道.他一向洁身自好.爱惜生命.

把身体发肤.授之于父母.定要好好珍惜.表现得淋漓尽致.达到了无人超越的境界.

“可不管怎么说.他与我也算是邻里乡亲的.”对于她來说.金豪即使算不得朋友.那至少也是相处了五年的乡里.

他们一起在落风县生活了五年.他是落风县的县长.私底下还是有不少接触.尽管当初他绑架了她.不过.她还是选择了原谅他.

在心底深处.她仍是不想与他为敌.成为仇人.因为在她看來.他们之间并沒什么深仇大恨.

西风岩喟叹一声.久久不言.

他不知道该如何说.金豪于他而言.毫无意义.是生.是死.关他屁事.

但是见苍耳一副担忧的样子.他也不忍心.不忍心看到苍耳心事满腹.

“这样吧.安顿好二花跟团子.我们几人去救金豪.”其实说救.也谈不上.

王不四多老奸巨猾的一人.立即就察觉出了西风岩所打的主意.嘿嘿一笑道:“这样吧.我们几人先去看看局势.若是土豪那货.自己可以应付.那我们就闪人.实在不行.我们再上.但无论如何.不能够搭上我们几人的性命.”

苍耳不假思索.立即点头答应.

三人皆是嘿嘿一笑.看來还真是同了心.

临走时.苍耳回头看了眼一直不说话的红裳.思忖片刻.决定还是让她留下來保护团子.

“红裳.你跟着二花.务必保护好团子.”

只有团子安然无事了.她才可以为所欲为.做任何事.都无后顾之忧.

“还有.把这人看紧了.”她又指了指一旁被点了穴的黑衣人.

红裳微微点头.这点不用苍耳交代.她也知道该怎么办.墨星阁可不是什么人都进得去.跟在龙少卿身边.也不是什么人都当得了护法.

“八大护卫暗中保护就行.不到关键时刻.不准现身.”苍耳又对着暗处的八大护法交代了一番.这才安心的离开.

毕竟.这只是她个人私事.是她要救金豪.而且看这情形.牵涉关系不少.她不想连累到龙少卿.

于是.安顿好了二花跟团子.让红裳留下保护他们.苍耳.王不四.西风岩三人便又折回去.准备救金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