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81 遇到同行

081 遇到同行

夜安城.到了晚上.并不如它名字那般.是让人感到安静的夜晚.相反.夜安城到了晚上.是十分喧嚣繁华的.

华灯初上.灯光闪烁中.看到的是一片纸醉金迷.

苍耳单手抚摸着下巴.抬头望着眼前的醉风楼三个字.眼中精光闪烁.像是看到了一堆闪闪发光的金元宝.

“你娘又想到了生财之道.”王不四也跟随苍耳的视线看过去.当他看到是什么地后.又看了身旁小小的人儿.

只见团子仰着头.意有所思的看着醉风楼.

“娘亲.娘亲.”团子唤了几声.也不见苍有所反应.他叹口气.便坐到一旁的小石墩上.

看这样子.娘亲是找到了家的感觉.

“团子.叫娘亲干嘛.”半晌才听到苍说话.不过她仍是沒有回头.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醉风楼.

她一直想着把红春院扩大.如今看到规模庞大.气势恢宏的醉风楼.她立刻就有了奋斗目标.首先朝着醉风楼前进.

“小西子.小四.我们进去.”

西风岩与王不四对视一眼.然后默默的跟着走了进去.不过脚下步伐.却如龟速.慢慢地磨蹭.

“别心不甘情不愿的.都跟上了.”

于是.在苍耳威逼利诱之下.所有人都跟着进了醉风楼.就连红裳.也不得不跟着进去.虽然她平日里.总是故作妩媚妖娆.然而堂而皇之的进这种地方.还真是头一次.

当然.除去曾经进的红春院.那时.是跟着阁主.而且因为红春院是苍耳的.所有就沒把它当青楼在看.

可是这醉风楼就不一样了.那可是实实在在的青楼.还是夜安城最繁华鼎盛的一处风月场所.

“带银子了吗.带了多少银子.”蓦地.她回过头來.看着西风岩跟王不四.

两人面面相觑.随即纷纷摇头.是她让跟着进來的.他们为什么要带银子.

“不带银子.你们也敢逛窑子.”苍耳沒好气的瞪了两人几眼.颇显不满的摇了摇头.

王不四瞪大眼.张大嘴.半天发不出声.

“你.是你叫我们來的.为什么要由我们來出银子.”西风岩很是不解的看向苍耳.

苍耳翻了翻眼球.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发愣的两人.

“你这话问的就很沒水准了.你们是男人.我是女人.我们來的是什么地方.是青楼.是女人堆.谁要享受女人.是你们.团子这么小.当然不可能有那方面的需求.我跟红裳是女人.当然也不可能.”

她说完后.四周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静得能够清晰的听见四周吸气出气声.

当然.一般这种时候.苍耳直接选择无视.

只见她展开手.欣赏了下自己粉嫩晶亮的指甲.接着道:“所以.银子自然是由你们出.如果你们觉得.一人要一个.太贵了.不划算.那就点一个姑娘.你们两个一起用.一个用上半夜.一个用下半夜.或者一个用上半身.一个用下半身.你们平时关系那么铁.当然不会介意这些.”

说到这里.顿了顿.她又接着说:“俗话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所以.一件衣服.兄弟之间换着穿.再正常不过.”

此番话一出口.就连红裳都无法再淡定下去了.只见她嘴角猛地抽搐.就差口吐泡沫了.

王不四跟西风岩两人.已经彼此搀扶.相互对视.好半天才稳住.沒有栽到地上.长见识了.今日真真实实.那算是长见识了.

“好吧.我们出钱.可我们不要姑娘.”

两人异口同声.说出彼此心中所想.

谁知.苍耳接下來的话.更是让他们直呼.天亡我也.

“哦.懂了.你们两个是要坦诚相见.不穿衣服.然后彼此慰藉.”

“我要杀了你.”王不四可沒有西风岩那么淡定了.他大声嚷着.饿狼扑食一般的朝苍耳扑过去.

西风岩眼睁睁的看着王不四扑过去.拦都沒拦一下.因为.他也想那么做.扑过去.给她一刀.

太不像话了.居然敢这么诽谤他.她哪只眼看到他对王不四那家伙有意思了.真是.真是不可饶恕.

红裳看到王不四朝苍耳扑了过去.放在腰间的手.动了动.正犹豫着.是不是要过去帮忙.西风岩眼尖的走了过來.一手按住她放在腰间的手.

“沒事.他们闹着玩的.”

红裳瞥了眼自己的手.见西风岩的手还搭在她的手上.柳眉微微皱了皱.

“呃.不好意思.失礼了.”西风岩讪讪的笑笑.然后移开手.不再去看红裳.

“沒事.”她淡淡的回了句.

刚才那一刹.她的心竟漏跳半拍.若是平日.她可以肆意的妩媚.游走在各种男人之间.可偏偏.在西风岩面前.紧紧只有轻微的一个触碰.却让她慌了神.

西风岩倒是沒有红裳的那些不自在.他的目光一直随着苍耳在移动.见她跟王不四打打闹闹.心中竟有些微微的酸涩.

如果一直都能够维持这样的关系.其实也蛮不错的.就这样.陪伴在她身旁.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他不会说出自己心中隐藏的那份情感.只是默默守护在她身边.像朋友一样的相处.像恋人一样的去守护.

“王不四.你别得寸进尺.”苍耳被王不四步步紧逼.眼看着他那双咸猪手.就要伸到她面前.

西风岩适时的站出來.一手抓住王不四的手腕.

“好了.我们來可是有正事要做的.”

这句话.成功的将打闹的两人拉回现实中.彼此对看一眼.谁也沒有再去捉弄对方的意思.

“醉风楼不仅是一间普通的青楼.还是江湖上闻名的打探消息的一个基地.你來这里.是想打探他的消息吧.”西风岩一句话.说破了苍耳心中所想.

她也不遮掩.索性点头承认了.

沒错.她來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打探公子辰的消息.除此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该上哪去找公子辰.

“这样啊.那我们进去吧.”王不四整理了下自己稍显凌乱的衣衫.

苍耳回头看了眼正跟肉丸子玩得起兴的团子.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走上前去.牵起了他的手.

“团子.走.”

她原本是想叫红裳跟二花带着团子回客栈的.但是一想到.团子自小便是在红春院长大.对于这种风月场所.可谓说早已免疫.所以.也沒什么好回避的.

“苍姐.要不然.我们就在夜安城多呆几日.等下娟姐.”

二花不提还好.这一说.她猛地拍了下脑门.瞧她这记性.竟然把这事给忘了.差点忘了春娟要來找他们这一茬.歉意的看向二花.

“花儿.你瞧我这记性.好好.一切由你來安排.跟她说.叫她不急.我们都在夜安城等她.”

“唉.好嘞.”二花笑着应了声.

三个女人.一个风流妖魅男.一个白面道士.一个五岁大的孩童.这一怪异的组合.就这样浩浩荡荡.无所回避的走近了醉风楼.

青楼老鸨大老远的就看见了为首的西风岩.笑得花枝乱颤.扭着粗腰朝他们走过來.然而当她看到后面三个女人.一个小孩时.当即脸上的笑容就有些挂不住了.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她当老鸨十几年.这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的场面.

“几位客官.我.我们这里是醉风楼.”说话的同时.中年老鸨还伸手指了指大门的方向.意思再明显不过.好好看清楚.沒看清楚的话.到门口再看看.

苍耳笑着拨开挡在前面的王不四跟西风岩.大大方方的走到中年老鸨面前.什么话也沒说.白嫩的玉手伸到她面前.

“你好.我是苍耳.”

中年老鸨被她的举动弄得一愣一愣的.这是什么意思.

倒是王不四.在一旁偷偷笑了笑.

“我们老板在跟你问好.”

“问好.”很显然.中年老鸨被越弄越糊涂了.

有这样的问好方式.不过疑惑归疑惑.她也笑着伸出了手.

苍耳笑着握住她的手.抖了抖.随即放开.轻揽着老鸨.背向几人朝着人少的地方走去.

团子见状摇了摇头.看來又得等很久了.一时半会娘亲是说不完的.

“小鬼头.叹什么气.”王不四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

“沒事.四叔叔.我们找个地方坐着等吧.娘亲一时半会说不完的.”

二花也赶紧接话:“团子说的沒错.苍姐难得遇到同行.会有说不完的话.我们找个地方.边吃边等吧.”

几人点点头.由王不四去订包厢.除了沒点姑娘.其他该有的应有尽有.

这边.苍耳拉着老鸨.走到了人少的后院.才停住脚.

“姑娘.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老鸨已经有几分不耐了.但是碍于苍耳他们人多势众.并且有着西风岩跟王不四这等高手.即便再不耐烦.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

“我叫苍耳.叫我苍苍就行.你呢.如何称呼.”

“我啊.早忘了闺名是什么了.她们都叫我婶娘.你也叫我婶娘吧.”

苍耳也不在意.问名字就是为了方便称呼.管她叫什么呢.闺名不闺名的都不重要.有个称呼就行.

“婶娘是吧.那我就直说了.”于是她缓缓的讲诉了自己的身份.当然穿越重生这些自然是沒有明说.只是说了她在落风县的事.更是将红春院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婶娘听完后.吃惊的半天合不拢嘴.她沒有想到眼前这么年轻的一个姑娘.竟然跟自己一样.会是青楼老鸨.

不仅如此.据这位姑娘所说的那些事情.真可谓是新奇.如果按照苍耳所讲诉的那样做.那么她的醉风楼可谓是日进斗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