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82 夜安城来历

082 夜安城来历

苍耳淡淡的看着婶娘.唇角微微上翘.见她眼中闪烁的精光.不动声色的尽收眼底.

“考虑得怎么样.”苍耳话将使婶娘打了个激灵.

这时.她才认真的打量起眼前的这位女孩.

“你的意思是.想要入股.”虽然她不是很懂苍耳口中所谓的入股什么意思.但是大致也知道.就是抽取一定分红的意思.

思索了半天.最终她还是点了点头.因为不管怎样说.她好像也并不吃亏.相反.如果真的赚好.那么对她來说.未尝不是件好事.

“好的.我答应你.”婶娘爽快的答应了.

“爽快.苍耳最喜欢婶娘这样的性格.”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真是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话说到一半.苍耳止住了笑.神色严谨的看着婶娘.

被她这么一看.弄得心底毛毛的.婶娘嘴角抖了抖.不自在的开口问道:“怎么了.苍耳还有什么条件.尽可提出來.”

“我个人沒什么要提的了.能够抽取二八分.我已经很满足了.不过.我想给个建议.醉风楼不准逼迫良家女子接客.也不准拐卖良家女子.做些逼良为娼的事.”苍耳这话完全不是说说而已.她神色很严肃.认真地看着婶娘.

虽然说的是建议.可是个人都看得出來.见她这表情.若是婶娘不答应.或者.嘴上答应了.背着她却又去拐卖良家女子.那么可想而知.以苍耳的性格.必然会将醉风楼一锅端了.

而婶娘.不仅得不到一分钱的好处.相反还有可能因此丢了性命.

“瞧苍苍这都是说的什么话.你当我婶娘是什么人.”婶娘笑着说道.别说苍耳提醒她.就是苍耳不说.她也不会这么做.

“那是苍耳唐突了.婶娘别忘心里去.”苍耳有些歉意的笑着.抬头看向婶娘时.眸子亮晶晶的.

王不四已经在房内等了半天.却仍不见苍耳回來.不禁有些焦急.

“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怎么还不回來.”

西风岩无所谓的摇着扇子.双腿并拢.微微靠在太师椅上.好不悠闲.

“把心放肚里.”是啊.若是真会有什么危险.他也不会这么悠闲的坐在这里喝着桂花酿.

刚走到阁楼.苍耳便听到了西风岩的声音.促狭的笑着推门进去.

“怎么.一会儿不见.就想我了.你们这些人.就是离不得我.一刻钟也离不开啊.”

“娘亲.团子很想你.”

“鬼东西.娘亲只是去跟婶娘谈点事.有什么好想的.”

此时婶娘也笑着走进來.看到屋里一群人.微微惊讶了下.最初她还沒注意那么多.此时一看.发现整个屋中.除了眼前的小孩.跟两一个姑娘.她能够看得出功阶.其他的都人.她一概看不出.

当然了.以婶娘此时的功阶.自然是看不出王不四跟西风岩的.红上的更是看不出.至于苍耳嘛.因为前不久才进阶.刚好也是在紫玄一品.所以以婶娘蓝玄五品的功阶.定是看不出苍耳的功阶的.

不过诧异也仅仅只是瞬间.像他们这样的一群人.既然敢主动找上她的醉风楼.那肯定是有些能耐.才敢找上來.

“今日我做东.还望几位不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有免费吃食.四爷从不会嫌弃.嘿嘿.若是再配备几个姑娘.那就……”

他话还沒说完.便遭到苍耳狠狠一记白眼.外加二花的无影脚.

婶娘哈哈笑了几声.也沒放在心上.就当是一场玩笑.

一顿饭下來.还算是挺愉快的.婶娘倒是个爽快的人.不矫揉造作.尤其是与苍耳.两人相谈甚欢.恨不得手拉手.肩并肩.聊他个天昏地暗.

吃晚饭.婶娘便不能再陪苍耳他们了.大致说了下夜安城的一些特色.便叫他们自便.

“既然來都來了.那我们就去逛逛吧.小四.小西子.你们呢.是要留在醉风楼.还是跟我们一起出去.”苍耳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西风岩跟王不四.

王不四脸皮早就练得城墙般厚重.任她什么眼神.鄙视鄙夷.深沉.冗长.他一概无视.就当沒看见.可西风岩却受不住啊.

因此.对此事.他不动声色往前迈了一步.距离王不四远远地.以免受到他的影响.把自己也染黑了.

“去啊.苍苍去哪儿.我当然是跟着.我不是你的努力嘛.”

苍耳挑挑眉.沒有再说话.拉着团子就往前走.

夜安城.并不是说它的名字中带了个安.所以很安静.

“嘿.你们还不知道夜安城的來历吧.”苍耳他们刚走到一座拱形桥.便看到桥墩下面坐着一位老者.他身边围了不少人.而他正摇头晃脑.抚摸着下巴处的山羊胡.在跟人讲诉夜安城的來历.

听到这里.苍耳也顿住了脚步.站在桥上.等着老者讲下面的.

“夜安城.之所以叫夜安城.那是有故事的.”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随后缓缓的讲诉了一个冗长却悲伤的故事.

说是大概在百年前吧.那时正值春季.柳枝抽芽的季节.因为战乱.将军不得不赶赴沙场.保卫边疆.

他在出战时.跟自己心爱的姑娘分别.说.在柳树下等我.秋天柳叶泛黄时.便是我归來之期.

可是那我姑娘等啊等.一直等到了秋天柳叶泛黄.将军还沒有回來.她仍然每天准时准点的來到柳树下等.等啊等.等到了冬天白雪纷飞.柳叶彻底凋零.将军还是沒有回來.

又是一年春.她依然准时准点來到柳树下等待.一个又一个轮回.将军仍然沒有回來.

就这样.姑娘从二八年华.等到了迟暮之年.等到了白发苍苍.她记忆中的将军.仍然沒有回來.

她一生未嫁.每天都在等待将军的归來.当她再也熬不过时间的漫长.离开人世后.不就这里便出现了一只夜莺.每日到了黄昏.也就是姑娘等将军的那个时间点.便会有只夜莺來到柳树稍.唱着凄厉的歌.

他们都说.那只夜莺.便是姑娘的化身.

于是.这座城池.便被命名为夜安城.以前这里不叫夜安城的.叫泰安城.之所以改名.为的就是纪念那位痴情的姑娘.

苍耳听完后.眼睛微微有些湿润.可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她抬手擦了擦眼角.冷硬的说了句:“傻子.”

老者听到后.抬起了头.看到苍耳.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又继续坐在那里.给每位路过的人讲诉夜安城的來历.

“我们走吧.”西风岩适时的出声.淡淡的看了眼老者.

若是他沒看错的话.刚才那个人.根本就不是老人.他的眼睛出卖了他.以及眼角的纹理.那根本就不是老人该有的眼睛.而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只不过.他为什么要如此做.目的又是什么.不管了.尽量远离他就好.

苍耳倒是沒注意到那么多.她完全被凄凉的故事所感染了.所以并沒察觉到老者的异样.

红裳跟在后面.默不作声.不过从她紧皱的眉头.看得出.她有疑问.

“你也看出來了.”不知何时.西风岩來到了她身旁.

红裳蓦地抬头.正好看到西风岩一脸狐狸的笑容.心口一阵紧缩.猛地跳动几下.脸蛋也禁不住红了红.一直红到耳根处.

“嗯.红裳姑娘.想什么呢.想得面红耳赤.”西风岩不说还好.越说.红裳的耳根越发的红了.

苍耳走了半天.左右瞟了几眼.沒看到西风岩.正想问他事情呢.却沒看到他人.一回头正看到他跟在调戏红裳.

呵.感情这货是打红裳的注意.

“咳咳……”苍耳故意咳嗽一声.

西风岩倒是沒那些不自在.他纯粹是逗红裳玩玩.对她并沒其他心思.然而人家姑娘却不那么认为了.她以为西风岩……

“找我何事.”西风岩听到咳声.赶紧跟了上去.來到苍耳身旁.

“怎么.对我家红裳有意思.”苍耳诡异的笑了笑.看得西风岩毛骨悚然.

他连连后退.想要逃离苍耳的严刑逼供.然而还是沒來得及.

“站住.”她一把揪住西风岩的后衣领.将他拽到自己跟前.

不给西风岩解释的机会.苍耳又继续道:“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哦.喜欢就喜欢.还藏着掖着.”

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选择沉默.因为他看到红裳脸色很不好.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脸色不好了.但是他也不傻.隐约察觉出.是跟自己有关系.

“算了.你们的事.我也不过多追问.红裳是少卿的手下.不是我的人.你想要追求她.还得征得少卿同意.”苍耳左口一个少卿.右口一个少卿.说得西风岩心里凉凉的.

其实.他早就知道.他跟苍耳之间是沒有可能的.所以从一开始.他也沒有往那方面下功夫.

因为从沒得到.所以不存在失去.因为他一直压抑着.从沒放逐自己的心.所以不存在伤心.只是.失望是难免的.

几个人走在热闹喧嚣的街上.说着笑着.看得旁人都纷纷侧目.

夜安城的夜晚.比其他城的晚上.更要热闹喧哗.山水围绕的城池.城中花灯闪烁着明亮得光.

大街上有卖糖人的.有表演皮影.在河畔中央的舞台上.有唱戏的.团子玩得不亦乐乎.抱着肉丸子.这里蹦蹦.那里跳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