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83 忧伤节奏

083 忧伤节奏

那晚上.苍耳穿了一件红色纱裙.上身套了件淡蓝色狐裘.一头墨色长发.简单的挽了个发髻.脸颊两边.松散的垂下來一缕长发.随着风.轻轻荡漾.

西风岩走在苍耳左边.看着素颜的她.看着华灯下美得让人心颤的她.那一刻.他真相.将她抱入怀中.哪怕只是一瞬间.然而.他终究是沒那个勇气.

王不四走在苍耳后面.看着她纤纤背影.看着被光拉长的身影.他有些顽皮的走了上去.使得自己的影子与苍耳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二花看到了王不四的举动.眸子淡了淡.然后低着头.什么也沒说.

此刻.团子走了过來.牵着苍耳的手.

“哇.你看.那一家人.真是让人羡慕.”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纷纷侧过头來往这边看.

苍耳走在中间.西风岩在她左边.团子在右边.你比说.这样的一幕.还真的像是一家三口.

苍耳只是微微点头笑了笑.并未解释什么.

只是.这样的一句话.就像是一枚石头.投入湖中.不仅激起了水花.还溅湿了旁人的心房.

红裳心中有些吃味.王不四沉默了.什么也沒说.二花也沉默了.

西风岩心中有些荡漾.但是他知道.这只是一个无知的笑话.

因为他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

在夜安城的逛了许久.苍耳看到团子连打了几个哈欠.人也有些焉焉的了.便一把将他抱在怀里.宠溺的在他鼻子上刮了下.

“怎么.困了吗.”

“嗯.娘亲.我想睡觉觉了.”团子稚嫩的童音.像是一瓢清泉.浇灌在苍耳心坎.滋润得她通体舒畅.

“那好.我们回去睡觉觉了.”说着.抱起团子就往回走.

突然想到什么.走了一半.苍耳又回过头來.看着西风岩欲几人.笑了笑说.

“团子困了.我要带他回去睡觉.你们还想玩的话.就再玩会吧.注意安全.我们先走了.”这次.便真的走了.走得潇洒毫不留恋.

王不四愣愣的看了半天.有些不知所谓.

“她.她怎么说走.就走.我们也沒说不走啊.”

兴许这个过程.只有西风岩最懂了.别看苍耳面上大大咧咧.好像很神经大条.其实她把一切都看得最仔细了.

她看出來了红裳对西风岩那若有若无的感情.看出來了二花对王不四的暗恋.所以.她适时的离开.留给他们足够的空间与时间.

想到此.他摇头无奈的笑笑.真不知该说她什么好.看起來好像沒心沒肺.总是抠门的样子.其实.她总是能够为别人着想.

只是.这样的善解人意.却让他.呵呵.有些哭笑不得.

“你们还要继续玩.还是现在回去.”王不四看了眼西风岩.征求答案.

“如此良辰夜晚.岂有不玩道理.”他故作轻松的说着.还张开手臂.伸了个懒腰.

其实说不在意.那是假的.说不失望.那更是假的.只是那又能怎样.他一直都很清楚.他与苍耳之间的鸿沟.

他们之间所跨越的.不是身高年龄的问題.也不是身份地位的悬殊.他们之间隔着的是.他爱她.她不爱他的距离.

这样的距离.比任何的门楣之差都还要严峻.比任何的年龄之别.都还要让人心伤.

既然是苍耳故意给他们创造的机会.那他岂有不遵从之理.所以.他会依着她.会照着她所设想的那样去做.为的.只求她能够安心.

“西风啊.你说苍老师今天怎么了.说走救走了.我们平时不都是一起的吗.她怎么就一个人就回去了呢.让我们几个人去玩.唉.沒了她.还怎么好玩.”王不四絮絮叨叨.嘀嘀咕咕说了半天.

西风岩一直沒说话.其他人更是沉默不语.

殊不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发自肺腑.随心的几句话.听在二花耳中.心中五味陈杂.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你们玩吧.我也回去了.”二花脸色不大好.说完匆匆就走了.

王不四又愣了一回.呆呆的看着微带着怒气.微带着失落走远的二花.那一刻.他也说不上來.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

“不去追吗.”西风岩促狭的笑着.看向他.

王不四一听.抬了抬脚.就要追过去.然而.刚迈出一步.突然间醒悟过來.他为什么要过去追.是她自己要走的.关他什么事.

“哼.我为什么要去追啊.是她自己要走的.”他大声的说了出來.

原本二花还在慢慢的走.脚步也沒那么急速.其实就是想在心底有些期盼.期盼着王不四能够追上來.然而.不但沒等到王不四.反倒听见了更让她心碎的话.

是啊.她还期待什么.他又怎么可能会追上來呢.

他的心中.从來就沒有她.他一直都喜欢苍姐.想想也对.苍姐人漂亮.又聪明.又能干.

二花捂着脸.边哭边跑.一路上头也不回的跑回了客栈.

当她來到客栈门前.却是止住了步伐.站在那里.久久都不进去.这个时候.进去怎么说呢.

其实这一刻.她心中是忐忑的.有些紧张.有些害怕.她也不知道害怕什么.只是不敢看到苍姐.

若是说心中.沒有一点点的妒忌.那是假的.可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感性.她并沒有那微弱的妒忌.而冲昏头脑.

她吸了吸鼻涕.深呼吸.整理了自己的情绪.然后才迈步朝着客栈走去.

当她走到苍耳门前时.看到里面的灯已经熄了.顿了顿.她沒有进去打扰.而是放轻了脚步.准备去另一间房.

谁知这个时候.吱嘎一声.门开了.

“怎么沒跟他们一起玩.一个人就回來了.”苍耳探着头.四处张望了几眼.并沒看到王不四跟西风岩几人.难道出事了.

不过怎么看都不像啊.若是出事了.二花不会默默的一个人回來.却不叫她.沒道理啊.

“沒有什么话.需要对我说吗.”苍耳歪着头.看向二花.见她眼神躲躲闪闪.

她轻笑了下.上前拉着二花的手.往前走了两步.怕谈话声.会吵到团子.

二花紧张的看着苍耳.磨蹭了几下.吞吞吐吐.半天也说不住个字.

倒是苍耳直接干脆.单刀直入.轻笑道:“你喜欢老四.”

“我……”二小声的我了下.然而还不等她说完.苍耳便出声打断.

“你先别解释.我知道你的心思.”苍耳先安抚好了二花的心情.才稳稳的道來.

“这段时间的相处.你不知不觉间.便喜欢上了王不四.的确.王不四可能对我有些不一样的情愫.所以.你会觉得有些难堪.这个你放心.我对他.沒有任何的想法.而他对你.最终你的喜欢.能不能修成正果.我不能妄自下定论.但不管怎样.你应该勇敢面对自己的心.”

二花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过心里开阔多了.倒不是因为苍耳说不喜欢王不四.她才感到高兴.只是因为.她隐藏在心中的事.被发现了.所以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

“苍姐.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

“傻丫头.你跟春娟都是我最亲的人.我只想看到你们快乐.看到你们健康幸福.明白吗.”

二花哇的一声哭了出來.随即扑过去抱着苍耳嚎啕大哭.

她觉得自己很混账.很不应该.居然还在心里.小小的妒忌了苍姐.她怎么可以这样.苍姐是她的亲人啊.是最亲最近的人啊.

王不四沒出现的时候.李妈妈去世时候.她们过得最艰难的时候.有人來挑事的时候.都是苍姐一人出去迎战.一人顶着.罩着她们所有的姐妹.

“好了.好了.这么大的人.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她远远地瞥见了王不四几人.正朝着客栈走來.所以赶紧的将二花从怀里拉出來.

夜安城的第一个夜.就在大家各怀心事中过去了.第二天一大早.团子最先起床.一起來就抱着肉丸子在屋里大声嚷嚷.

“团子.给我滚出去.”苍耳扯过被子.蒙住脑袋.一个枕头砸了过去.

团子抱着肉丸.轻巧的避了过去.

他砸吧着嘴.不满的看了眼苍耳.最后无奈的嘀咕几声.便出去了.

沒办法.娘亲哪点都好.就是这点不好.爱睡懒觉.睡懒觉不说.还有起床气.他可惹不起.也不敢惹.

算了.还是去找四叔叔.把他叫起來陪自己玩.

刚一出去.便看到了.迎面走过來的二花.团子欢喜的奔过去.甜甜的叫着.

“花姨.你去哪里.”

二花经过昨晚上一夜的调整.今天起來.好多了.恢复能力.那不是盖的啊.

“走吧.花姨带你去吃早饭.”

“好耶.”团子抱着肉丸子欢喜的蹦跳着走远了.

远远地.便看到起來伸懒腰的西风岩.以及揉着眼睛.睡眼惺忪的王不四.

她拉着团子.径直往楼下走去.只是淡淡的看了看王不四一眼.便又是一副沒事人的样儿.

“花姨.你喜欢四叔叔吗.”

二花诧异的看了眼团子.正想辩解呢.谁知团子根本就不给他机会.一个人絮絮叨叨的嘀咕了半天.

“如果花姨嫁给了四叔叔.那我是叫花姨四婶呢.还是说.花姨嫁给了四叔叔.我要叫四叔叔为四姨父.”越想越纠结.他堵着小嘴.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个所以然.

二花早已已经汗涔涔的.很是无语的看着团子.这小鬼头.脑子里都装些什么.

然而接下來的话更是惊人.可以说.语不惊人死不休.

“花姨.那到底你嫁给四叔叔.还是四叔叔倒插门.嫁到我们红春院.”说完后.他还很认真的看着二花.等待回答.

二花暗抬手抹了把汗.心里头那叫一个虚啊.她以前一直以为团子可爱.现在觉得.也很可爱.

只是.后面的可爱二字.狠狠地加重了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