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84 分发任务

084 分发任务

二花带着团子下楼点了一小碟萝卜.一笼小包子.一人一碗稀饭.团子一手拿着小包子.一手端着稀饭.吃一口包子.喝一口稀饭.砸吧着嘴.小脑袋一晃一晃.

“慢点吃.沒人跟你抢.”她抬手.温柔的为他拭去嘴角的菜渣.

团子咕哝了几声.非但沒减速.反而吃得更快了.吸溜吸溜.喝完了碗里的稀饭.吃完饭后.他才抬起头來看向二花.大眼忽闪忽闪的.表情严肃的说道:“怎么不会有人抢.四叔叔就会跟我抢.”

话刚说完.便听到了王不四的声音.

“说我什么呢.大老远的就听到鬼头叫我.”

“说你会抢他的饭.”二花头也沒抬的说着.

其实说出这番话.她也是下了好大的勇气.才使得自己鼓足勇气.不去想昨天的事情.

经过苍耳的一番开导.她是想通了很多.但是她的想通.并不是说就去面对自己的心.去向王不四说出心中的爱意.

而是想通.她要把这丁点微弱的爱.狠狠地甩掉.既然王不四喜欢苍姐.不管苍娟儿接受不接受.那是她的事情.

但是她二花.绝对不能够与苍姐抢动西.虽然王不四并不是什么东西.

王不四当然不知道那么多.并不知道二花喜欢他这件事.至于昨夜的那点小插曲对他來说.也沒什么好计较的.

毕竟他跟二花一起也有些时日了.一起寻找苍耳.一起找到苍耳.这些时日的相处.即便是沒有其他的感情.但至少也算的上是不错的朋友.

“苍苍怎么沒下來.”西风岩这个时候走下楼來.看到下面人都到齐了.唯独缺苍耳沒在.当然.其实红裳也不在.

不过红裳根本就不在他们的范凑之内.基本上有什么事.都沒有把红裳列入其中.

“她你又不是不知道.爱睡懒觉.这不说.还有起床气.就连团子都不敢惹.何况你我.”王不四拿起筷子.插了一个包子.一边晃.一边说.

西风岩沒说话.径直走了下來.坐到座位上.又叫來店小二.要了一笼包子.要了一碟小菜.

嗝.团子吃得小肚子鼓鼓的.满足的打了个饱嗝.这才放下碗筷.而肉丸子.仍旧趴在桌子上.吃着被撕碎的包子.

王不四瞥了眼肉丸子.用手指戳了戳它脑门.

这下团子可不乐意了.虎眼一瞪.小嘴嘟.气呼呼的哼了声.

“你吃撑了沒事干啊.”二花看到王不四连肉丸子都去欺负一下.拿筷子在他手背上打了下.

要知道.这么多年.她们都早已习惯了.肉丸子就等同于她们的家人.因为它常年跟团子呆在一起.所以基本上是属于她们红春院的一员了.吃饭什么的.都是可以上桌子的.

其实王不四.他也知道.不过他有时候.脑子就会这样无缘无故的抽一下.

“今.今天.今天去哪里玩.”西风岩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

“今天哪也不去.有任务在身.”苍耳打着哈欠走下楼來.

团子见着娘亲.撒丫子就奔过去了.一头扎进苍耳怀中.

“娘亲.快來吃早饭.”

几个人说笑间.愉快的吃完了早饭.苍耳抹抹嘴.便拉着团子上楼了.

“团子.身上的伤.可是痊愈了.”

原本团子还满面笑容的.但是经苍耳这么一说.小脸立马耷拉了下去.

“好.痊愈了.”

苍耳心疼的皱了皱眉.强行压下心中的不舍.她蹲下身來.神色严肃的看着团子.目光灼灼.

“听我说.身体的伤痊愈了.你知道该做什么吗.”

团子抬了抬眼皮.小心的看了眼苍耳.小嘴撅着.嘀咕了半天.声音越來越小.

“从今天开始.每日都得练功.知道吗.一日也不能懈怠.若是被我发现.偷懒.别想再跟肉丸子一起玩耍.也别想再吃饭.”

趴在团子怀中的肉丸子.听见苍耳说.不准跟他一起玩.很不满的伸出头來.表示要抗议.

“你.也跟团子一起练功.不然.到时候.你出事了.只会成为团子的累赘.”苍耳狠下心说出这段话.她知道.对于一个孩子.跟宠物來说.话说得是有些过分了.

但是沒办法.她不得不这么做啊.也许这一刻.她的话伤到了他们.或者说.她的话让团子跟肉丸子心有抵触.但是.这也是为了他们好.

好的坏的.都说了.只希望他们能够理解.能够懂她的良苦用心.

“娘亲.我知道了.”蓦地.团子抬起头來.并沒有想象中的难过.而是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苍耳.

他知道娘亲是为他好.也知道娘亲的良苦用心.曾经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他.为了让他可以在童年过得更快乐.更简单.更幸福.所以.才沒有让他那么小就练功.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快要五岁了.

而且.有了之前的那件事.他自己也知道.一个人只有变得强大了.才能够保护自己.保护身边想要保护的人.

“好吧.回屋吧.去跟肉丸子一起练功去吧.午饭叫你.”看着团子抱着肉丸进了屋.门关上的刹那.她心中酸酸的.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一点都不配为人母.不是一个好母亲.说好了.要让儿子童年过得简单幸福.可最终呢.她还是走上了这条路.逼儿子去学武功.

就像前世的自己.高中三年.那么辛苦.为的就是考大学.考大学又为了什么呢.为的是找份好工作.找份好工作又为的是什么呢.为的是能够生活的更好.

人啊.总是不管是在哪个时代.哪个时空.都不想被踩在脚下.不求登峰日.但求平安年.

“吃完了沒.吃完了就都上來一下.”她走到楼道口.看了几人一眼.

王不四原本还想再吃点的.但是听到苍耳的命令后.立马放碗筷.匆匆的奔上楼去.那速度.生怕慢了一刻.

西风岩笑笑.并沒有与他争.与他抢.而是侧了侧身.给王不四让个道.

“看那猴急样.”二花沒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西风岩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笑了笑.什么也沒说.有些话.心里懂就是.不需要说明.

就像他对苍耳的感情.不需要说明.自己心里懂就行.

“红裳呢.她怎么沒在.”王不四赶到楼上的时候.看到只有苍耳一人.不禁往旁边瞧了瞧.

“别看了.她不在.昨晚上.我就安排了她事情.今早就出去了.”苍耳淡淡的说着.

“怎么我们都不知道.还有什么私事.需要单独安排她.”这个时候.二花也干赶了过來.

西风岩永远都是一副.很随意的样子.一手摇着扇子.一手背在身后.很不经意的样子.

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中.起过波兰.又慢慢恢复.

“都别废话了.我从婶娘那里探得消息.公子辰现在是在西南方向.好像.是叫什么寡妇村來着.”

噗.

苍耳一说完.王不四就沒忍住.笑出了声.这么什么怪异的名字.还寡妇村.难道那里都是寡妇吗.

“跟你倒是本家.”王不四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來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一出口.立即遭到了三个人的白眼.

首先.苍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警告他说话小心了.小心闪到舌头.另一个白眼.则是西风岩.再怎么说.他跟龙少卿还是有些交情.最后一个则是二花.她自然是替苍耳白的.

“你们这都什么意思啊.怎么都瞪我.”王不四意识到.自己好像激起了群怒.这可不好了呢.

苍耳也只是瞪了他下.并沒有要打算.跟他干一架的冲动与准备.毕竟.证实要紧.

“那.不过.婶娘说道寡妇村.是最重要的线索之一.她说了.还有其他地方.也出现了辰老师的身影.所以.这些地方.你们都要去找找.不管找得到.找不到.务必回來跟我汇报.”

然后苍耳将收集來的消息.跟他们三个分别说了.因为西风岩沒见过公子辰.所以二花跟他一个队伍.

而王不四.则是单独行动.这些地点.都不远.就在附近.所以一天内赶回來.应该不成问題.

吩咐好了一切.苍耳便进屋去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消息.顺便守护好团子.她可不敢乱跑.如若不然.团子出事了.那她可就亏大了.

找公子辰固然重要.可再重要.都不及她儿子半根毫毛重要.

她坐在一旁.悄悄的观察团子.只见他周身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苍耳嘴角不自主的微微扬了扬.看來.团子果然天赋异禀.

嗯.不错.她的儿子就是不一样.与其他人.有着天差地别.想到这里.满足的笑了笑.

“娘亲.你怎么在.”团子打坐完.一睁开眼.便看到苍耳目光祥和的看着他.

“团子.怎么样.娘亲给你的书籍.可有照着上面练.有沒有什么不懂的.”说话的同时.她伸手揉了揉团子的软软的头发.

团子摇了摇头.因为他根本就沒什么感觉.只觉得体内有一股气流在流动.浑身有一种力量.那股力量蠢蠢欲动.似要破体而出.

他将这些给苍耳说了.听后.苍耳大喜.这是要进阶的趋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