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85 要找到他

085 要找到他

苍耳给团子讲诉了练功这个过程.需要经历的一些事情.会遇到哪些瓶颈.以及遇到之后.该如何面对等问題.

正当她讲得兴起的时候.王不四回來了.苍耳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沒想到他还是第一个回來.

“怎么样.调查情况.”她淡淡的看了眼王不四.

“沒有查到.估计不在那里.下面就等西风跟二花的消息了.如果他们那里还是沒有公子辰的消息.那就只剩红裳那里了.”王不四坐下來.为自己倒了杯茶.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但愿她那边有公子辰的消息.若是再沒有.还真不知怎么办了.

“你为什么一直要查到公子辰的消息.他对你很重要吗.”王不四突然沒脑子的问了一句.

苍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沒想到他也会这么问.突然想起.曾经龙少卿也问过这样的话.只是.她当初是怎么回答的來着.好像是说了.很重要.

不知道当初她的回答.是不是伤害到了他.现在想來.心中难免有些歉意内疚.唉.不过现在她也沒那个心思去想那么多.

她只想尽快找到公子辰.然后亲口对他说声谢谢.其实.最主要的还是.灵仙的那句话.所谓重生.不过一命抵一命.

因为她不想这样.不想背负着一条命案活下去.

如果找到了公子辰.并确确实实.确定了他沒事.那么.她也就安心了.不管是做什么.或者去哪里.也都放心了.

而且.跟龙少卿在一起.她也可以心安理得些.不用背负那些所谓的命债.人情债.

可能很多人会说.她这样的做法.并不是真正的正直善良.而是自私.她自私的不想内疚下去.自私的想要过得安心.

好吧.她的确是自私.因为.她从不是什么正义的化身.

王不四见苍耳愣愣的出神.也就沒有打扰她.走到一旁.跟团子玩了起來.

“四叔叔.我也在练功了哦.要不了多久.团子就可以超越四叔叔了.”团子天真的说着.满脸红光.眼睛笑得弯成了月牙.

“真的.那好.等我们团子练成了盖世神功.就來和四叔叔比划比划.”王不四以为团子是说着玩的.也就沒放在心上.

呵.哪知道.真会有那么一天.团子还这就成了武林高手.成天追着王不四切磋武功.可谓是.把他追得满天下逃命.

当然.那些都是后话了.

“咦.怎么西风速度这么慢.还真是龟速啊.”王不四朝着门外张望了几眼.仍然不见西风岩回來.不禁有些着急.

其实.他倒是不怎么着急.主要是替苍耳着急.他看得出.苍耳心中有多盼着西风赶回來.

“不急.慢慢等.也不差一时半会.”苍耳抬手摆了摆.

她心中是很想立马知道公子辰的下落.可是却也知道.寻人.是得有个过程的.得慢慢來.不能急.

“娘亲.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找到辰叔叔呢.”团子不解的看向苍耳.因为在他印象中.娘亲对辰叔叔.也沒有多好.

可为什么.辰叔叔不见了.娘亲却要满天下的找他.难道说.娘亲又喜欢辰叔叔了.不喜欢爹爹了.

苍耳淡淡的看了眼团子.并沒回答他.因为在她看來.团子还小.还不适合知道这些事情.

然而苍耳的沉默.使得团子更加的坚信了心中所想.

哼.娘亲肯定是喜欢辰叔叔了.不再喜欢爹爹了.唉.女人都这样.善变.

“走.四叔叔.我们出去玩.”团子哀叹一声.小脚蹬了蹬.便跳下椅子.走到王不四身边.牵起他的手.也不管他答不答应.牵着他就走.

王不四无奈的回头看着苍耳.见她也是笑得一脸无奈.只好任由团子牵着.直到出了房门.团子才松开他的手.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屋内的苍耳.确定她沒跟出來.

这才小心翼翼的凑到王不四面前.朝他招招手.让他蹲下來一些.附到他耳边.悄声问道:“娘亲是不是移情别恋了.”

“什么.移情别恋.”王不四惊呼出声.吓得团子赶紧扑过去.想要捂住他的嘴.奈何王不四此时已经站了起來.

“哎呀.你咋咋呼呼的叫什么.一点都不稳重.难怪花姨不喜欢你了.”团子故作老城的摊着手.无奈的说着.

王不四更是像听见天方夜谭一般.不屑的哼哧一声.

“哼.谁要她喜欢了.她喜欢我.我还不喜欢她呢.”本來真的只是无心的一句话.恰好被当事人听到.

好巧不巧.二花跟西风岩刚回來.正走在楼梯道.便听到了王不四的后半句“她喜欢我.我还不喜欢她呢”.

西风岩暗暗地看了眼二花.见她并沒什么表情.不禁翘了翘唇.还真有耐力.这样了.都可以面不改色.

“走啊.站着干嘛.”二花见西风岩站在原地不动.便大声说了出口.

“是花姨跟西风叔叔.我去看看.”说完.团子便撒丫子跑开了.

王不四心中有些闷闷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刚才那句话.不知道她听见了沒有.但愿.但愿沒听见.

不过转念一想.听见了又怎样.还能把他吃了不成.

“你们动作怎么这么慢.我早就……”王不四说着.说着.声音便弱了下去.

因为他很明显的感受到.气氛有些不对.二花冷冷的从他身边走过.话也沒说一句.西风岩也只是淡淡的瞥了他眼.什么都沒说.

“都中邪了.”王不四一个人嘟嘟囔囔了一句.便也跟着走了进去.

这时候.团子又立马撤回來.跑到王不四身边.诡异的笑了笑.

“四叔叔.花姨生你的气了.”

生气.她为什么要生气.他又沒有惹她.唉.到了现在.某人都还沒意识到.他已经无形中.把人家伤得里焦外嫩.

“怎么样.有他的消息吗.”苍耳见到二花的第一瞬间.便是走上前去.拉着她的手.问长问短.

西风岩摇了摇头.苍耳送了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有些微微的失落.难道说.他真的从这个世上消失了.再也不会出现了.

其实.她一直相信.相信公子辰就在身边.并沒走远.他一直在暗处.默默的看着她.等到她有危险时.会出來救她.

可是.这却只是她自我假想而已.

公子辰.自消失后.就再也沒出现过.

不知道为何.想到那个男人.那个总是一副冷淡表情.眼中带着忧伤的男人.他突兀的出现在她的生命.在她命丧黄泉时.硬是把她救了回來.

他们一直不咸不淡的生活了两年.他寡言少语.总是冷冷的.一个人望着桃树出神.她不知道.在他的心中.究竟埋葬了多少的悲伤.

如今.他突兀的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了.连句招呼都不打.

若干年后.苍耳意识到.其实公子辰的这一走.在她生命中.占据了或多或少的位置.

时光如白驹过隙.世上的人事景物來來往往.换了一批又一批.却始终不再有他.那个总是冷冷清清.笑得云淡风轻的白衣男子.那个会为了救她.宁肯舍弃自己一命的人.

当然.现在.沒找到他之前.沒确定他生死之前.她还是不相信.不相信公子辰就真的离开了.

所以.无论如何.她要找到他.

接下來就是等红裳了.最难熬的是苍耳.她从白天等到黑夜.从月牙刚展露头角.等到星辰遍天下.

可是红裳仍旧沒回來.她说了.今晚或许能够赶回來.然而.苍耳直接自动删除了或许俩字.听成了.今晚能够回來.

“去睡吧.我们在这里等.一旦红裳回來.立马去叫醒你.”西风岩见苍耳满是倦怠的坐在椅子上.双目眺望夜空.像是要把前方看个透亮.

不.她摆摆手.她不走.她要坐在这里等.直到等到红裳回來.等到.关于公子辰的消息.

“唉.那好吧.我们陪你一起等.”西风岩无奈的叹口气.

他不知道公子辰是谁.更不知道.公子辰与苍耳之间的过往.所以.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苍耳会那么执着的想要知道公子辰的下落.

着或多或少.都让他心中有些不是味.

若她是这般执着的对待龙少卿.倒也罢了.可偏偏.却是对待一个他见都沒见过得男人.那个男人.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他对你很重要吗.”不知为何.西风岩却问出了口.

而这次.苍耳依然如上次一般.想也沒想.便点了点头.

上午王不四问的时候.她还清醒着的.可是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在想着.公子辰究竟是去了哪里.为什么说也不说声.为什么直到现在.都还沒出现.

他是不是真的.从这个世上消失了.越想.心中越发难受.越想.她越担心越着急.所以当西风岩问话的时候.她根本就沒听清.下意识的就回答了.是的.很重要.

西风岩听后.心中微微失落.失落的同时.也在为龙少卿感到有些悲凉.原來.他们都很难在苍耳心中占据重要位置.在她心中最重要的.恐怕是那个什么公子辰吧.

一路上.他也听二花讲了不少关于公子辰的事情.只是得知了.他是一个很神秘的人.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更有甚者.他的武功.就连龙少卿.也不是对手.

还有.他的那些传闻.等等.

越听.西风岩对这个人.越发的好奇.他想要知道.究竟是怎样的人.被人传颂都神乎其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