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86 幻梦林

086 幻梦林

终于等到了后半夜.等來了红裳的飞鸽传书.

苍耳一把捉住白色的鸽子.快速取下它腿上的布条.麻利的摊开來.一字一句的看完.生怕错过.一丁点的消息.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苍耳沒有说话.只是眼中泪水.再也包不住.一颗一颗如豆子般往下滚落.

他沒死.沒死就好.可是红裳传來的消息.虽然沒死.也好不到哪儿去.

“西风.你听说过.幻梦林沒有.”

幻梦林.西风岩皱着眉.想了片刻.突然王不四惊呼出声.

“啊.我知道.”

“快说.怎么回事.”苍耳一把按住王不四.将他按到椅子上.两眼紧紧地盯着他.

王不四被她看得心头毛毛的.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你别这么按着我呀.我又不会跑了.”

苍耳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举动.歉意的冲他笑了下.便拉过椅子.紧挨着王不四坐着.想要听得更清楚些.生怕错听每一个细节.

王不四喘口气.拿起茶壶.又倒了杯茶.猛地喝了口.这才娓娓道來.

当年之事.其实是这样的.

幻梦林.在很古老的时候.原本只是行军作战之时.用來迷惑住敌方的一个上古阵法.

有一位叫梦林的女将军.跟敌军的奇幻统帅.两人在常年日久的持续作战中.彼此暗生情愫.

奇幻爱上了梦林.但是他以为梦林并不喜欢他.毕竟他是一国的统帅.怎可爱上敌军的将军.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也对不起死去的众将士.对不起死去的兄弟们.对不起皇上.对不起百姓.

总之.他当初认为对不起的人.数落起來.多了去了.唯独沒有算上梦林.因为她是敌军将军.

喜欢归喜欢.可是不代表.他就会出卖自己的国家.背叛自己的国土.

而梦林呢.她其实也爱上了奇幻.不过见奇幻对她.好像并沒有感情可言.她在犹豫迟疑中.决定要不要继续打下去.或者说.干脆缴械投降算了.

然后嫁给奇幻.两人从此退辞去朝廷的职位.纵情江湖.游山玩水.

女人嘛.在感情方面.总是比男人想得多.也总是比男人.更注重感情一些.

就这样.由于梦林的松懈.奇幻的各种对不起.那一仗.毫无疑问.奇幻赢了.他带领的军队.大获全胜.将梦林所带领的将士们.杀得片甲不留.

梦林因为死有不甘.所以灵魂缠绕着整片林子.围绕了七天七夜.都不退去.那套阵法.原本是梦林用來对付奇幻军队的阵法.可最终因为她不忍心.不忍心伤害奇幻.

正因为她的不忍心.造就了全军覆沒.连她也是死得悲惨至极.

当奇幻带领着大军.准备班师回朝时.那夜下起了红雨.天降红雨.必有奇冤.然而.经过各种调查.并沒有什么被冤枉的人.

后來奇幻吩咐自己的一个将领.让他带着众将士回朝廷.他随后跟上.

那位将领听令.便带着众将士.准备回朝廷.哪知道.就在此时.阴风阵阵.传來了梦林的大笑声.最后那套山谷阵法.便起了作用.

奇幻.最终沒能离开那片林子.以及他带的所有将士们.也全都死于那片林子.之后.那个上古身法形成的林子.便被命名为幻梦林.

而听说.但凡是将死之人.若是有什么未能了却的心愿.便去幻梦林.跪上三天三夜.然后祈求梦林仙子.

她便会现身.然后将你带入林子.那片梦幻林.会为你制造一场梦.一场繁华旖旎的梦.一场现实中沒能实现.最终在梦幻林中实现的梦.

不过代价却是.永生永世.不得超生.梦实现后.便是飞灰湮灭.

因为梦幻林的维持.需要靠各种幻梦.以及各种灵魂的供养.

苍耳越听心中越凉.难道说.公子辰.是去了幻梦林.去铸就.所谓的异常绮梦.那结果呢.结果就是.他最终永世不得超生.最终飞灰湮灭.

不.不要.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是因为她吗.还是因为.凤岚.

可是凤岚.是千百年前的.她是苍耳.她不是凤岚啊.

“其实.当初奇幻.让那位将领带走众将士.他自己则是要留下陪伴梦林.”王不四说到这里时.微微的低叹了一声.

他很少感慨.很少为情所感慨.更是不会为别人的情所感慨.

然而.每当听到幻梦林的故事.他都忍不住会感慨一下.

奇幻跟梦林.他们注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唯有死才能够在一起.

“那如果.紧了幻梦林.怎么才能够救出來呢.”

“救出來.”王不四像是听到天方夜谭一般.嗤笑了一声.

进入幻梦林.就沒有救出來的这种说法.其实说救不出來.倒也不是完全的.只是.这个代价不是任何人能够承受的.

所以.一般情况下.沒有人会去救.

那便是.自己也进去.并不受阵法所蛊惑.随时保持清醒.然后摧毁这个阵法.

“沒办法吗.那子辰.他难道就……”苍耳说着.说着便说不下去了.声音也越來越小.

她不敢面对.也不敢去想.公子辰飞灰湮灭这个事实.

“你也别太担心.像公子辰这种强大的人.兴许是进去摧毁幻梦林的.也说不定.”王不四见她脸色不太好.赶紧安慰她.

其实.公子辰是否强大到足以摧毁幻梦林.那还说不准.毕竟.像那样一种古怪的阵法.不是凡人之躯所能够承受的.

“大家都回去歇着吧.明早我们就起程.赶去幻梦林.”苍耳起身就准备走.二花一把拉住了她.

“苍姐.娟姐明日可能就到了.我们不等一等吗.”

“哦.那好.等等娟儿吧.”此时的苍耳.脑子中有些呐呐的.神情也有些呆滞.

她也说不上來为什么.总之.好像整个人都有些不对劲.好像.感觉身体内的灵魂.有些蠢蠢欲动.似要飞出体外一样.

西风岩看出了不对劲.赶紧上前拉住她.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沒事吧.”

苍耳猛地摇摇头.一手扶住了椅子.

“沒.沒事.可能是太累了.我去休息下.你们也早点休息.别太累了.”

西风岩还想问些什么.苍耳已经摇晃着上楼去了.

见她走路都有些不稳.赶紧给二花递了个颜色.见状.二花连忙追上去.

“苍姐.等等.我今晚跟你们一块睡.”

苍耳回头看了看二花.微微颔首.今晚的她.是有些不对劲.其实她自己也察觉到了.只是却无法去控制这种感觉.

她总觉得.好似体内的灵魂.在被人抽取一样.随时.都有可能飞出体外.而这种感觉.是不受控制的.

到底怎么了.难道真的只是最近沒休息好.也不应该啊.算了.不想了.先去睡一下.天亮兴许就好了.

二花见她神情呆滞.目光涣散.总是心不在焉的.人也是软软的.像是沒有力气一般.不禁为她捏了把汗.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苍姐.你该不会生病了吧.”说着.她抬手去摸苍耳的额头.发现并不烫.也沒得风寒啊.

“我沒事.就是太累了.”苍耳拿下她的手.无奈的笑笑.

这一夜.几人都沒休息好.首先.苍耳一夜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梦非梦.现实非现实.甚至有时候.还发现自己是在现代.正走在大学的校园中.

难道说.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是她做了一场关于穿越.关于重生的梦.可是为什么这场梦.会那么的真实.

不管是每一处痛.每一个人微笑.每一个人的动作表情.都是那么的真实.真实的存在于脑海.一点也不模糊.

相反.倒是现代的那些事情.过去了那么久.反而变得有些模糊了.

而二花呢.因为时刻担忧着苍耳.所以一夜也都是浅眠.睡一会儿.便醒了.睁开眼.看到苍耳正蹙着眉头.闭着眼.于是她也闭着眼.又睡一会.时不时的.还为团子盖下被子.

王不四跟西风岩也都沒睡好.因为今晚的事情.总让他们有些心不安.

红裳查到了这些事后.第一时间.便是禀报阁主.

至于墨星阁.龙少卿那边.此时也是一片浆糊.因为上次黄莲门的事情.因为梧凉的出走.

龙少卿正在整顿墨星阁的同时.还在应付各种门派的挑衅.这里.接到了红裳发來的消息.眉头皱了又皱.

幻梦林.他当然知道是什么地方.他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苍耳往那里去.看着她进入幻梦林.只为救出公子辰.

不行.他不允许.绝对不允许.

而至于梧凉的事情.锦墨虽然一直瞒着.并警告属下.也不准走漏风声.不能让龙少卿知道了.

可是近來圣灵岛的人.不断的问世.不断的有人到墨星阁來闹事.他隐约察觉出了不对劲.按理说.圣灵岛.这种隐士组织.是不会干涉外界的江湖之事.

何况.他墨星阁.并沒做出什么令江湖人深恶痛绝的事情來.

“锦墨.说.梧凉哪去了.”这是龙少卿第三次追问锦墨了.一般同样的话.他从來不会追问两遍.

可是关于梧凉出走这事.他问了锦墨三遍.然而锦墨仍然是死咬住了.不松口.

“我不相信.他背叛了墨星阁.说吧.什么事.说清楚了.再不说.你可知道.我的忍耐性.”说到这里.他周身突然迸发出金色的光芒.万张金光.刹那芳华.点亮了整个阴暗的内室.

锦墨动了动唇.最终沒能抵得住龙少卿的强大威压.将那日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说完后.他小心的看着龙少卿的表情.生怕他动怒.去找梧凉算账.然而出乎他意料.龙少卿很平静.平静的就像是听说了.今日阳光还不错.

“下去吧.我知道了.记住.这件事.不能再对外说.”

“阁主放心.属下知道分寸.”

锦墨走后.龙少卿站起身來.遥望着天边.其实.就算锦墨不说实话.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要他想查.还沒有查不到的事情.

只是.他在想.他们这么做的目的.

难怪当初龙家会抛弃他.难怪母亲.会将他丢在寒冰谭.恐怕就是以防后患.怕得是将來成魔.祸害民众.

呵呵……

阿苍.看來.他们们的路.真的很艰难.如果这时候.你选择离开.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放手.

因为.他已经无法做到保护她.无法.带给她稳定的生活.

他现在.已经沒路退路.就算是他不去争.就算是他想要退隐江湖.可是.那些人会放过他吗.

他们那些道义人士.怎可放人一个体内有着先天魔气的人.安稳的活在这个世上.那绝对是一种隐患.对他们來说.危害他们地位的隐患.

“传令下去.保护好少主跟夫人.”龙少卿派出了七星使者.并派了三十名影卫.统统都是墨星阁拔尖的高手.为的就只是保护苍耳跟团子的人身安全.

他暂时分不开身.不能亲自到她身边保护她.所以.唯一做的.就是派人保护好她.然后.快速解决掉眼前的障碍事.

第二日.苍耳在浑浑噩噩中醒了过來.脑袋仍然沉甸甸的.虽然是闭着眼睛.睡了一夜.可是那一夜.对她來说.跟沒睡沒什么两样.

不但沒睡.而且还因为一直处于浑噩状态.导致精神不济.

“怎么了.沒睡好.”二花见苍耳两眼乌黑.满面倦容.

“你不也是.怎么回事.”苍耳指了指二花.见她也是顶着一双黑眼圈.

几人中.恐怕就只有团子是睡好了的.其他几人.都是无精打采的.虽然他们是习武之人.可也是凡人.一样的需要吃喝拉撒.需要睡觉休息.

练武只能起到强身健体.起到自我保护的作用.可不代表能够飞升成仙.那存在于修真小说.不存在于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