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87 少卿阻止

087 少卿阻止

几人中.就唯独西风岩跟王不四稍微好些.虽说沒有那么严重的黑眼圈.但也都是一脸倦容.看起來有些精神不振.

“收拾一下吧.我们立即赶往幻梦林.”苍耳淡淡的看了几人一眼.看到他们一个个都略显疲惫.心有不忍.但是一想到公子辰.还身陷幻梦林.她就更加不忍心.只想着能够立马找到他.

“不行啊.幻梦林真不能去.凭我们几人的实力.根本就是去送死.”王不四急了.一把拉住苍耳.焦急的看着她.

苍耳淡淡的瞥了眼王不四.沒什么表情.良久.一把扯开他拉着自己的手.

“那行吧.你跟西风岩回西陵国.到时候.我们去找你们.二花.我们去前面接应春娟.”

西风岩眉头蹙了蹙.也说不上來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总之.怪怪的.首先.发自内心说.他并不想去救公子辰.何况还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跟他毫不相关的男人.

其次.看到苍耳这么紧张公子辰.他更不想去救.但是.不去救吧.看到苍耳一副着急担心的模样.他又于心不忍.

纠结矛盾.纠结矛盾.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跟苍耳一起去救公子辰.因为.他实在不想看到苍耳难过.

西风岩都去了.王不四小声的嗫嚅了几句.磨磨蹭蹭的也跟了上去.既然大家都去.他若是不去.岂不是不够仗义.

何况这些时日的相处.他早已把苍耳当成了自己人.虽不是血缘至亲.也不是恋人夫妻.但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却超越了友情.超越了亲情.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其实.在苍耳心中.也是这样认为的.來到这个世上后.她就沒有体会过任何的亲情.所以对于王不四.西风岩.以及红春院的所有姐妹.她都是把他们当成了最亲的人.

“苍苍.等等我.我也要跟你一起去.”王不四在后面大喊.一边喊.一边跑着朝苍耳的背影追赶过去.

苍耳停住脚步.然后慢慢回身.抿唇不语的看着他.

王不四被她看得心底有些毛毛的.抬手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笑:“别.别这么看着我.”

“我是说真的.不是跟你怄气.救公子辰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既然幻梦林那么危险.这次去.恐怕凶多吉少.所以.我并不想你们跟着.还有.二花你也不准去.我们接到了春娟.你们两个带着团子去找龙少卿.至于西风岩.你回西陵国.等我找到公子辰后.一定去西陵国找你.”苍耳发自肺腑的说了一大堆.结果几人都是愣愣的看着她.半天不发一言.

良久.才听二花颤抖着声音.不解的问道:“苍姐.你的意思.是你要一个人去.你不要我们跟着.”

苍耳诧异的挑眉.二花今日的反应.怎么如此迟钝.难道是她说的不够清楚吗.西风岩赶紧接话.“什么都不要说了.我跟老四跟着你一起去.至于二花.就按苍苍说的办.接到春娟后.你们两姐妹带着团子去找少卿.”

几人为去不去这件事.争论不休.直到一个弱弱的.稚嫩的声音.才中断了这场争论.

“你们问过我的意见吗.娘亲.我要跟你一起去找辰叔叔.”

“团子乖.娘亲此次前去.会遇到很多危险的事情.所以.娘亲并不想让你跟着我有危险.懂吗.”

团子猛地摇头.小脑袋拨浪鼓似得晃动.

苍耳见状.不禁板起脸來.故作恼怒道:“怎么.不听娘亲的话了.”

“不.我要跟娘亲一起去.我不能看着娘亲一个人去冒险.万一.万一……”说到这里.他声音都哽咽了起來.

苍耳再有怒火.也发不出來.何况.本身就沒什么怒火.她只是担心.担心儿子跟着自己遇到危险.

“走吧.去接了春娟再细说安排.”西风岩暗暗递给苍耳一个眼神.

苍耳立即会意.微微颔首.便不再说话.也是.毕竟团子还小.到时候.趁他熟睡时.悄悄离开.将他交给春娟跟二花便是.

几人不紧不慢的走到一个小茶肆.然而春娟还沒到.他们便坐在那里等.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听到了哒哒的马蹄声.

二花最先有反应.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來.回头看去.果然是春娟.骑着马朝这里赶來.

“娟姐.这里.这里.”二花挥舞着手.冲春娟打招呼.

苍耳她听到响动.拉着团子也走了出來.西风岩王不四都跟着走了出來.至于红裳.因为龙少卿急召.便连夜赶回去了.

苍耳也沒说什么.毕竟红裳在这里.对她來说.也沒起到多大作用.也沒多大影响.她该怎样生活.还是怎样的生活.

那晚上的黑衣人.已经查出了结果.其实倒也在意料之内.都是冲着乾坤秘图來的.至于幕后主事.也起不了多大个浪.所以苍耳也沒那么在意.把那人杀了.便完事了.

“苍姐.二花.团子又长高了.可有想娟姨啊.”春娟跳下马车來.亲切的上前拉着两人的手.嘘寒问暖.

“娟妹妹.这么快.就忘了本公子了.”西风岩促狭的笑着走向春娟.狭长的丹凤眼.微微上挑.

王不四沒好气的冷哼一声.直接甩了西风岩一记白眼.把他挤开.來到春娟面前.笑得无比猥琐.让人一阵恶寒.

“娟妹妹.可有想四爷啊.”

王不四不说还好.指不定春娟还会跟他说上一两句.然而看到他的这幅笑容.再听到他这凉飕飕的话.不禁打了个哆嗦.

“哈哈……”西风岩难道开怀大笑.然而这笑却是讥笑.

几人说笑间.问了安好长短.

春娟拉着苍耳的手.说个不停.那话.就像绵延的江水.滔滔不绝.

具体情况.就是指.苍耳被金豪抓走后.西风岩.王不四.二花以及团子去救苍耳.她折回去.守在红春院.

然而沒多久.就有接二连三的人上门找事.一些小喽啰找事倒不说了.最关键的问題是.有不少江湖人士.不知道哪里打探來的消息.非要说红春院藏有乾坤秘图.成天都有人上门.最初春娟还能应付一两下.到了最后.实在沒办法.加上苍耳不在.俗话说.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

尽管春娟在红春院威望也不小.然而毕竟不是正主.在各方面.沒有苍耳那么有魄力.做起事來.难免会出些问題.

时间一长.整个红春院便开始不稳定.大家议论纷纷.春娟实在无奈.便遣散了她们.给了她们有些银两.让她们自谋生活去.愿意留下來.跟着她们的.就留下來.

“好.做得好.”春娟说完后.以为苍耳会责怪她.沒想到她反而笑着说好.这倒是让她有些诧异.

“即便你不这么做.我也会那样做的.因为.我不可能一直呆在落风县.早晚我们红春院都得解散.与其到时候.我们主动提出來.让她们伤心失望.倒不如她们心甘情愿主动提出來.”苍耳说这些话的时候.嘴角始终带着一丝笑意.

怎么说呢.好像最终做了决定后.心中有些释然.对于龙少卿的感情.她一直举棋不定.现在想來.犹豫不决.摇摆不定.不是她的性格.

她其实对龙少卿.也是有感情的.虽然还不多.但至少是有.更何况.团子一直都渴望有父爱.

她还有什么选择吗.除了龙少卿.不管是跟谁.最终对团子都不公平.他不能跟爹爹和娘亲生活到一起.不能同时拥有父爱以及母爱.

一天就在大家互相倾诉中度过.春娟向苍耳讲诉了这些日子.落风县的事情.原來.金豪是取代了原本真正的县太爷.

人不知鬼不觉的來了个李代桃僵.并且还易了容.而且这一取代便是十年.直到金豪离开落风县.真正的县太爷才被释放出來.

听了这些事.苍耳倒是沒有多震惊.因为知晓了金豪的真实身份.见到他的真容后.她就知道.事情沒有那么简单.

金豪不可能无缘无故成为落风县的县长.而且那几年所见到的金豪.相貌如此丑陋.肯定事出有因.只是沒想到.竟是这么一回事.不过.这些事.也都与她无关了.

她跟金豪的事.已经翻篇了.他们之间.也不会再有交集.

他现在已经是帝雁国的皇帝.她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他们一沒亲缘关系.二沒什么友情交情.

当初不忍心伤害他.只是念在落风县几年的邻里乡亲的份上.所以.不忍心一剑刺死他.

“娟.刚好你來了.我这里有事要交代给你.”苍耳凑近春娟耳边.悄声细语说了一遍.

“什么幻梦林.”春娟不知情况.所以听到苍耳说.将团子交给她和二花带去找龙少卿.便诧异的惊呼出声.

以苍耳对团子的疼爱程度.绝对不可能主动将团子送到龙少卿那里.可今日.她竟然会说出将团子交给龙少卿.可想而知.她要去做的事情.绝对很危险.

“嘘.小声点.”苍耳一把按住她的嘴.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沒看到团子.才放心的松开手.

她不知道这次去.会遇到些什么危险.然而.不管怎样.她不能带着团子.所以.只有把他送到龙少卿那里.她才放心.毕竟龙少卿是他亲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