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25章 易筋洗髓

第二十五章 易筋洗髓

自从拜师以后,祝雪迎的悲惨日子就开始了。

首先每天要在师父不知道从哪搜集来的草药熬成的药水中,浸泡两个时辰,如果药水温度不够还要用木柴加温。祝雪迎感觉自己就像煲汤的鸭子,不停的文火熬炖。

这破草药不但气味重,而且能感觉到这药力在往骨头里钻,让祝雪迎从皮疼到骨头里。

这还不算,被泡得浑身发红的祝雪迎,接下来还要接受师父非人的折磨:前胸后背被她不停的拍打,好像要把骨头都给拍碎似的,然后盘坐在晓雪身后,双手贴住晓雪的后背,一冷一热两股气流在晓雪的体内游走,碰撞,似乎要把她的筋脉撕碎似的。一天下来,就折腾掉祝雪迎的半条小命。

祝雪迎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活罪,第二天就要放弃。胡晓蝶好不容易收到这个徒弟,怎么可能允许她放弃。所以,无论晓雪如何抗争、躲滑,都逃不出她师父的五指山。

无奈之下,祝雪迎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非要谷化风陪她泡药水澡。不过人家小风可就淡定多了,虽然头一次也疼得满头汗,脸通红(不知是疼痛所致,还是第一次跟晓雪一起泡澡害羞所致),但从不叫苦。祝雪迎有人陪着受刑,好像浑身不适被分担了似的,渐渐也不觉得难受了,到后来反而觉得浑身那个舒坦哪,身体百骸无不畅通轻松。

一个月以后,药水澡的酷刑结束的时候,祝雪迎居然还意犹未尽。这时候师父每两天喂她服下一颗芳香的药丸,继续运气在她体内游走。祝雪迎渐渐感觉到体内产生一股暖流,随着师父的气流游走全身,最终回归丹田。

就这样,祝雪迎的丹田之气,越来越充沛,行走跳跃也越来越轻松。以前去巴彦克拉山采集野菜山果,走半个时辰就气喘如牛,浑身无力。现在,在山里跑上一天面不改色心不跳。祝雪迎暗自庆幸:这罪没白受,还是有这么点作用滴。

丹药服了个把月,胡晓蝶开始教授祝雪迎基本步法和简单的功夫。于是乎,祝雪迎上午上学堂,下午和晚上都被师父逼着学武功。祝雪迎本来打算吊儿郎当,学个半半醋,能自保就行。可是她名满天下的师父,哪里容她浑水摸鱼,再加上胡晓蝶看出她有学武的天赋,就更不容她偷懒,对她的要求越来越严格,颇有不学完她的功夫誓不罢休之势。祝雪迎后悔哪,悔不该当初被她哄到手,上了贼船,想下来就难了。没奈何下,只有认命,端正态度,每天争取用最短的时间完成师父交给的任务,好挤出时间倒腾好吃的和其他新鲜的玩意儿。

这胡晓蝶的嘴巴的确是刁,每天除了折腾徒弟之外,就是享受美食。现在狄爹爹和小风的手艺已经满足不了她的口腹之欲,她非晓雪亲手做的饭菜不吃。如果晓雪使性子不给她做,她就在下午的练习中留很多功课给晓雪,明打明的打击报复。

所以祝雪迎那个命苦呀,除了接受她非人的训练,还要每天折腾新花样给她吃,吃满意了就少受罪,吃不满意就多受罪。胡晓蝶的功夫不是盖的,在晓雪不知不觉中她的功力已经超过很多成名高手了。

转眼间,西北风把冬天送来,年的味道也越来越浓。这世界的“年”节,是从腊八开始,一直到上元节(正月十五)结束的。所以过了腊八,就能感受到年的味道了。

腊月十八,是祝雪迎的生日,也是百里以外万马郡最有名的“梨园三日庙会”,顾名思义,这庙会要持续三天,第二天是正会,也是最热闹的时候。

这万马郡可以说在华焱东南部数一数二的大城池,是九王的封底,听来往的商队说,那是个极其繁华的地方,不输于京都,听的祝雪迎那个向往呀。

在晓雪生日的前一天,全家决定到万马郡逛庙会帮祝雪迎庆生。腊月十八寅时,祝雪迎一家已经坐在头天就租好的马车上。车外天色依然是黎明前的黑暗,马车前挂着两盏气死风灯,只能照到一小块地方。马车跑得不快,官道相对比较平坦,马车内铺着厚厚的棉絮,晓雪并没有感到有多颠簸。

铭岩镇到万马郡坐马车大约要三个时辰左右,为了能在中午时到达,全家人特地起了个大早。祝雪迎这会儿正盖着被子,舒服地靠在娘亲的怀里打盹,她的手里捧着昨天就做好的蛋糕,虽然没有奶油,没有果酱,光是松软香甜的鸡蛋糕,也让胡晓蝶和爹娘她们惊喜不已。有了胡晓蝶这个老饕在,能留下这个蛋糕多不容易,昨天硬是做了五个,才侥幸留下这一个,消灭其他的蛋糕除了胡晓蝶的功劳外,小豆子和那群雇工也功不可没。

祝雪迎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看手中的蛋糕盒子,庆幸师父没来,要不然不够她一个人吃的。她支起身子,看了眼窗外依旧是无尽的黑。车厢里闭目养神的娘亲被她的动作惊醒,笑着问道:“晓雪,再睡会吧,到万马郡早着呢。”

“娘,万马郡的梨园庙会热闹吗?”祝雪迎又躺会娘亲的怀抱,好奇的问。

“热闹,虽然被称作庙会,却是集祭祀、娱乐和买卖为一体的大型的集会。十里八村的人都纷纷赶来,也有更远的,头几日就出发了。”邵紫茹曾经去过那庙会卖馒头,生意自是很兴隆。

“庙会上,有卖很多新奇玩意儿的吗?”祝雪迎盘算着能不能在庙会上淘到自己感兴趣的。

“有……许多商人瞅准了这次商机,从很远的地方运来货物在会上兜售,听说达伦的奇珍异果、药材宝石;覃闾的皮毛牲畜、雪莲山珍;还有海外的一些叫不出名字的玩意儿呢。包我们晓雪看够玩够。再睡会,好有精神逛庙会呀。”邵紫茹给女儿紧了紧被子,又看看靠在自己肩膀上休息的夫君,和躺在他怀里小憩的风儿,一种无言的幸福酝酿在车厢内。

祝雪迎听话地闭上眼睛,却没有入睡,她琢磨着:“既然天南海北的物品都齐聚在万马郡,说不定会有我想要的东西呢。唉!虽说调味道已经从以前的只有盐和姜,到现在有辣椒,有醋,可是还远远不够,如果能从这次庙会中淘到一样两样好的食材和调味品,就不枉此行了。”祝雪迎越想越兴奋,恨不能插上翅膀,一下子就飞到万马郡的“梨园庙会”似的。

这章写得比较纠结,亲们将就着看吧,可别咋偶鸡蛋哦,嘿嘿,闪走,今日还有一章。

谢谢一把小锁和熙染的打赏哦,熙染的名字好好听哦,介意我在文中使用吗?呵呵。╭(╯3╰)╮么么所有支持姽婳的的书友们。弱弱滴问句:看文前能点下推荐么?嘿嘿,《娶夫纳侍》的推荐好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