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26章 投宿难

娶夫纳侍

旅程仿佛变得好漫长,祝雪迎坐卧不安地在马车内乱动。邵紫茹笑着道:“睡会儿吧,一觉醒来咱们就到万马郡了。”祝雪迎听话地在娘亲怀里数羊,数到二百多就迷瞪着了。

祝雪迎这一觉睡得熟呀,直到入了万马郡,才被车外的喧嚣吵醒。祝雪迎一个骨碌爬起来,掀开车帘往外看,已经开市的庙会果然热闹非凡。宽阔的街道上,乘香车宝马或徒步而行的人流、车流,充塞于途。晓雪家租来的马车只能顺着人流小心翼翼的行驶。街道两旁早已摆满了各色的小摊点,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

这边书籍古玩、字画文具独秀于林;那边绝活表演、京剧等传统剧目演出,形式多样,异彩纷呈;相声、歌曲演唱、舞龙、舞狮、高跷等表演也悉数登场,供人观赏。

甜香诱人的糖葫芦、风格各异的风筝和风车等颇具特色的商品风采再现,来自南方北方的能人巧匠也在一横一纵两条大街上摆开擂台展露手艺。

平日里店铺中很难买到的玩具,如抖起来嗡嗡作响的单双空竹,迎风挥舞就嘎嘎击鼓的大小风车,抽在地上滴溜乱转的陀螺,以及五尺长的大糖葫芦,各种生肖玩物,在这里都可以找到。

正当祝雪迎恨不能把脑袋都伸出窗外时,马车停了,憨厚的车把式不好意思地道:“邵老板,前边人太多,马车过不去,您只能步行过去了。”

邵紫茹率先跳下马车,比商定的价钱,又多数了二十文钱给车夫,笑道:“辛苦大姐了,这多的钱买碗热汤暖暖肚子吧,回去还要麻烦大姐了。”

车把式笑道:“谢谢邵老板了,我这几日在生辉车马行打个尖,后日午时三刻,还在此处恭候邵老板。”

邵紫茹笑着点点头,扶着夫君下了马车。谷化风下来后,冲着晓雪张开了双臂,将晓雪抱下马车,并顺手帮晓雪理了理有点皱的衣服。今日祝雪迎梳了两只小盘髻,后脑处留下没盘上去的,被编了两条小辫子搭在胸前。盘髻上也用白色和桃色相间的兔毛扎了一圈,衬着她粉嘟嘟的小脸,和毛登登的大眼睛,显得既活泼又可爱。

祝雪迎穿的是一身深桃红色喜庆唐装,上面是厚实的小棉袄,下穿同色小棉裤,袖口和裤脚都用白底枚红色花纹的棉布,镶上二指宽的边。桃红色的棉袄外边是和袖口裤脚一样花色的斜襟小马甲,衣襟边同样是桃红色的镶边和可爱的盘扣。马甲是高领设计,领边和肩部都镶了一圈毛茸茸的白色兔毛,马甲的左下角还绣了一只可爱的Q版唐装娃娃(这是回到家晓雪央爹爹给绣的。)

整个人就像年画中走出的娃娃一样,马上吸引了周围逛庙会人的目光,一个妻主陪伴的夫郎小声对妻主说道:“看,多漂亮的女娃,明日我们去梨园庙拜拜,求菩萨送我们一个这样的女儿吧。”

另一个老妪啧啧夸赞:“呦,多俊的娃娃呀,这对小夫妻可真有福气,看着就是有福的……”

邵紫茹将行李分给夫君和小风,颇为自豪地把女儿抗在肩上,美其名曰,怕急着宝贝女儿。就这样,梨园庙会里出现这样一道亮丽的风景:高大结实的妻主(这世界的女子一般长得比较高大,一米七以上的比比皆是,男子如果太高就很难嫁出去喽。)肩上扛着可爱俊俏的小女儿,空出的一只手,挽着温柔沉静的夫郎,夫郎的另一只手紧紧地牵着,已经颇有小帅哥风采的半大小男孩。这幸福的一家四口,总是不自觉地让人把视线在她们身上停留几秒。

“娘亲,我们现在去哪儿?”坐在母亲肩头的晓雪,开始有点不习惯,慢慢觉得这视野还不错。

“先去找间客栈安顿下来,这庙会有三天呢,不急着逛,先把肚皮填饱再说吧。”祝雪迎用没有抓着蛋糕盒子的小手,摸了摸肚子,果然有点饿了。

她们一行人连问了几家中档的客栈客人都爆满,有的客栈十几天前客房就被预定一空。走了半个多时辰,才问到一家高档的客栈还有客房。

这是一家一楼是饭馆,二楼三楼是客房的综合式客栈,出入的都是锦衣华服,一身贵气的有钱人。这样的客房一间一晚上要十两银子,是普通农家一年的开销呢。

邵紫茹看着夫郎一脸的倦意和小风悄悄揉着酸累的腿,正准备一咬牙定下两间,突然,肩上的晓雪在她耳边悄悄说几句话。

邵紫茹走都前台,笑着对掌柜的道:“麻烦掌柜的跟你们东家通报一声,就说铭岩‘邵记面点铺’的邵紫茹,有笔生意要跟她谈谈。”

说起铭岩的邵记,很少有不知道的,她们家独创的用油炒菜的烹饪方法,让全国的人都受益呢。还有据说官家上个月推出的新调味品“醋”也是出自邵记呢。掌柜的一听,也不敢怠慢,马上把她让到一间雅致的包间里,茶水伺候着:“哦——邵老板呀,您请坐,我马上去通报我们东家。”

掌柜的匆匆忙忙走出雅间,迎面遇到了她们祥福客栈的少东家——江蕙。祥福客栈的背后老板是八大商号之一的江家,江家年轻一代,只得江蕙一个女子,理所当然成为继承人。这江蕙别看只十五岁,但是这头脑和眼界并不比现任江家的家主逊色,官家刚刚推出醋这种调料的时候,江家手下的所有酒店和客栈马上就跟官家签了订单,这提议就是江蕙提出来的。

“马掌柜,不在前台坐着,匆匆忙忙做什么去呀?”江蕙身边一个凤眼女子笑道。

“少东家,今日店里来了一位客人,先问了客房的价格,又说要见东家,要跟咱们做笔生意。她自称是铭岩邵记的老板。”马掌柜的一五一十的汇报。

江蕙听了,心中一喜:“铭岩邵记?她人在哪里?”

马掌柜道:“在夏荷厢里,好生招待着呢。”

她身旁的凤眼女子眼底精光一闪,笑道:“妹子,你说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怎么老被你撞上,这邵记的老板找你谈生意,嘿!那是给你们送钱来喽!谁不知道这官家的醋,这一个多月以来,卖得多火呀,银子像流水一样涌进来。”

江蕙看了她一眼,抱歉地赔罪道:“梅姐,今日不巧,妹妹有事不能陪你了,咱们改日再聚吧,今日你在福祥消费的算小妹请你的,请自便。”

困了,更完呼猪头去,嘿嘿,打劫推荐票、收藏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