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98章 暴戾女子

第九十八章 暴戾女子

眼见危险突至,秦芳本能地向后并向一侧躲闪,不料闪过了这危险的一刺,脚下踩踏之处却是猛然一空,当她身子往下一个顿挫时,竟有绳索套住了她的脚踝将她倒吊而起!

说时迟那时快,秦芳立时一个弯腰的屈身向上,右手如剪的夹过绳索,她人便是直接掉了下来,她只来得及一个团身相护,人便摔在地上,但借着滚势倒也逃开躲到了巨石之后。

“呦,身手不错嘛!”就在秦芳刚刚站起来时,前方小道上跳下来一个穿着劲装的女子,她长的眉清目秀,却是一脸的不快之色,而她不仅身上弓与箭囊,手里还抓着一把一尺来长的青峰剑:“不过你敢擅闯我候家族地,便是找死!”

这女人话音落下,人便冲着秦芳飞身刺来,秦芳见状一面闪躲一面言语:“且慢动手!”

“怎么?想求我饶你一命吗?”女子虽然闻声停手,却是眼里杀气腾腾。

“姑娘,做人说话可得讲道理啊!我在此道前喊了数声都无人应答,又找不到拜请之法,而心中有急这才不得不前,这擅闯两个字可不恰当!”

“我管它恰不恰当,能引动机关便是你已踏进族地,那就是死!”女子说着便是再舞剑来刺,秦芳虽然不是武功好手,但好歹搏击散打与持械格斗的可都是军队的必修科目,闪躲一把青峰剑,倒也不难。

当下你刺我闪,你追我跑的交手近二十招,秦芳完全就是不还手的闪躲流,十足十的不想和对方真的打斗,可是她越是让,对方却越发的狠戾,不但剑是刺的越来越快,目标点是越来越刁钻,更是连内力都用上了。

因为好几次,剑还尚有半尺之距,却是内里催生的剑气直刺秦芳,害得她衣裳接连的破了几个口,要不是秦芳见识过苍蕴那剑气的厉害,属于早早就躲开的,只怕伤的就不是衣服了。

“姑娘,你别太过份了!”眼看这么下去,这人压根没见好就收的意思,秦芳不得不出言提醒:“我一再想让,不过是想大家解了误会,你怎么能出手如此狠辣不问缘由呢?”

“缘由?我管你缘由几何!”女子说着手中青峰便是直冲秦芳双眼刺来,秦芳见她根本不讲道理,当下身子一斜,便是右臂强出,立时那青峰剑从秦芳的右臂上割过,破皮之下切割上钢体,不但发出了刺耳的摩擦之音,竟还闪出了小小的火花。

武人对战,金石之声自是常听的,可那不过是碰撞而已,女子本见青峰割臂以为要断秦芳一只胳膊脸上已有一丝得意,哪想到竟是刺耳之言响起,立时有些微讶,而更没料到的是,秦芳不但胳膊没断,竟是反手徒手抓上了她的青峰剑。

“我劝姑娘住手!”秦芳一脸怒色的瞪着女子,发出最后的警告。

女子却是见她单敢徒手捉剑,便是再把剑往前一推,想要削割掉她的指头。

秦芳眼见这女子完全就是个不讲道理的杀戮流,一下火气窜上来,便是强行将剑一抓一夹,只听得“邦”的一声,那青锋剑便被秦芳生生掰成了两截。

“你!”女子微淡的讶色立时升级:“你竟敢毁我青峰?”

“为什么不敢?”秦芳说着一把将半截剑头掷于地上:“你这姑娘蛮不讲理,我好心想让求个小事化了,你却招招狠辣,我叫你停手,你却意欲削割我的指头,哼,似你这样心中毫无生命之念的女人,真不知道你如何配拿君子之剑,且还是让我帮你断了杀戮之道,免得你天怒人怨!”

“你!看我不射杀了你,让你做我家花泥!”女子当下是一把取下身上曲弓,反手便抽箭矢,秦芳一看不妙,立刻闪躲,却不想那女子竟是一手抽出三支箭矢来搭在了弓弦之上,秦芳才是一眨眼的功夫,箭矢便朝着她飞来不说,竟还是左中右各一支!

两人之距,不过五六米,那一瞬间,秦芳意识到自己根本无处可躲,几乎是本能的朝着地上一滚,这才将将躲过,可箭矢也是被内里推送了的,当秦芳刚一站起来,就发现自己的裙袍竟被箭矢带的气浪割破了一半。

不过,她根本来不及抱怨,因为那女子见三箭未中,竟又抽出了五支箭矢来,而此刻两人之距也只是扩大到八米而已。

“嗖”五箭齐发,秦芳只是依稀感觉到箭矢如一个斜线的排列,叫她根本无处躲藏,而就在心道坏了之时,一道银光却是在她眼前闪过,只听得一阵“噼啪”之音,竟是五箭纷纷落地不说,每支箭矢都被一剖为二,而那银光却是绕着秦芳的身子转了几圈,随即“噌”的一下扎在了秦芳面前半米开外的泥土之中不说,还兀自嗡嗡作响!

秦芳一时有点懵,毕竟前一秒她还以为自己要完蛋呢,可现在她不但没完蛋,对方的脸色却从杀气腾腾陡然变得惨白,倒让她有点错愕。

“银,银月?”女子声音颤抖着才言一句,林地里竟然响起了有些震耳之音:“侯族宏公,剑盟苍蕴前来拜会!”

伴随着这震耳之音,遥遥的有些飞鸟扑腾的声音,随即一道白影落在秦芳身前与她相错半步,倒是正好伸手抓回了那把银月宝剑。

“苍蕴?你怎么来了?”看到面前这位的背影,秦芳几乎是本能的脱口而出,苍蕴回头看她一眼,俊美的脸上却是一丝清淡的不悦:“我要不来,堂堂郡主岂不是要横死在这林地之处,给候家花海当肥料了?”

秦芳闻言一时有些悻悻,还不等他言语,却是前方呼啦啦的有些声响,随即竟是十几二十个人纷纷持械窜出,而与此同时,有一人高声言语:“侯门迎客!”

“喏!”十几二十号人是异口同声,霎那间倒是气势很足,秦芳当即朝前张望,便见一个二十出头的锦衣男子带着两位同样衣着不俗的老者,从那山道的队列中快步迎出。

“苍公子荣登侯家族地,子楚特来恭迎!”

这男人声音温雅见儒,刚一站定便是冲着苍蕴行了个大礼,一旁的女子愣了一下,竟是两步退去了这男子身后,这时男子才直起身来,倒是个玉面英俊的男子,此刻他脸上有着一抹暖阳般的笑容,配着他那直眉凤眼,看起来倒是让人有种亲近感。

“宏公难道此刻不在族地?”看着面前站立的男子,苍蕴的眉微微一蹙:“还是他已知道自己的孙女惹了事,便想躲起来了吗?”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