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99章 子楚子娇

第九十九章 子楚子娇

听到苍蕴如此居高临下般的言语,秦芳惊诧的挑眉:毕竟现在怎么看,都是对方人多势众,他们这边可就两人还是站在人家的地盘前,似乎,某人也太不分场合地点的嚣张了吧?

当然,她也知道苍蕴本事不低,赫赫有名,可是到底他也是个年轻人,而他口中所言宏公,却还是那个暴戾女子的祖父之辈,这中目无尊长的感觉,让秦芳顿时觉得自己这边充满着作死的节奏。

但让他意外的是,对面的侯子楚竟然并未闻言发怒,反倒是脸有歉色而言:“苍公子误会,祖父没有亲来相迎,可并非是相躲之意,乃是他身体抱恙,已卧床多日,尚不知道舍妹的失礼之处。”侯子楚说完伸手一拉身后的女子,声音有着些许的严厉:“子娇,还不速速给苍公子道歉!”

侯子娇闻言看了看侯子楚又看了看苍蕴以及他身后的秦芳,立时不满的言语:“哥,为什么要我道歉?虽然,虽然是,是苍公子来了,可我又没向苍公子动手!是,是那个女人擅闯咱家族地,我只是想给她一点教训而已!”她说完像是找到了理所当然的理由,立刻一改刚才的彷徨胆怯,霎那间又是一副咄咄之态。

眼看着女子如此不讲道理,秦芳气得就要开口解释,岂料她话还没说出来呢,苍蕴倒是一转头看向了她:“你看,我叫你等着我一起走吧,你非要逞能先上来,你说你,武功半点没有也敢这么往前闯,喏,人家都要给你一点教训了!”他话音落下,手中银月宝剑却是蹭的一下出鞘直直朝着那女子飞去。

侯子楚的脸色大变,一面推开身边妹子以身相当一面大声言语:“手下留情!”

剑在子楚的面前顿住,并未刺伤子楚半分,却是她身后侯子娇的衣服哧啦一声作响,就破了半裳,而银月剑倒是转了个圈回到了苍蕴的剑鞘之中。

立时,那女子一声反应迟钝的尖叫,倒是侯子楚反应颇快,伸手解了自己的外袍一个反手就罩在了身后脸色惨白的子娇身上,急急地冲着苍蕴言语:“苍公子素来不行下举,怎的对舍妹如此?”

苍蕴看他一眼,伸手向后抓了秦芳向前一步:“我向来奉行加倍之礼,敬我的,我还于倍数,同样不敬我的,也是还于倍数!”他说着伸手点了点秦芳身上的几处衣服破口,立时侯子楚像被噎住了一般,他转头看向侯子娇:“你出手破人衣物?”

侯子娇一愣,随即摇头:“我没有,那只是交手中剑气所伤而已。”

“那这些呢!”苍蕴说着一指地上:“五支索命追魂箭,虽然只是三层功力,但对于一个根本没有武功和内力的女子来说,这合适吗?若你师傅知道他教你的本事是用在对付一个弱女子身上,你猜他老人家会不会废掉你一身的武功?”

侯子娇立时说不出话来,只急急的看着侯子楚,而侯子楚则是面色有了一丝不悦:“子娇,你真的对人如此出手狠毒?”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时心烦气恼,而她又不叫山门,擅自闯入,我才……”

“我怎么没叫山门!”秦芳闻言立时反驳:“我喊了半天根本没人理我好不好?”

“哦?”侯子楚当即一声高喝:“来人,今日守山门者答我话,这位姑娘到底叫山门否?”

立时,对列之中,有两人屈膝跪地不敢应声,那侯子楚便是脸色一阴的看向侯子娇,而此时跟在侯子楚身后的一个老者开了口:“怎么不说话?偷懒耍滑不在山门,以为不应声就可以了吗?莫不是想自家小姐替你们受过吗?”

老者话音一出,那两人立刻低头言语。

“少爷,是我们失职,我们,刚才离开了山门以至错过听侯,结果等我们发现机关被触动而来时,小姐以为有人擅闯山门这才误会出手,是我们的错,我们领罚!”

“是,我们领罚。”

两人的话语,立时把过错接到了自身,侯子娇顿了一下也是急忙点头言语:“是啊是啊,我就是听到机关被触动才赶过来的,我哪知道,他们两个是,是没在山门听候啊!”

侯子娇说的立时振振有词,然而侯子楚却是瞪了他一眼--身为她的兄长,他自是清楚自家妹妹什么脾性,但此刻明知有假他也不能点破,毕竟下人之错还能一罚解了此时难堪,若他真格的在外人面前训斥自己的妹妹,岂不是让候家更加丢脸?

因此,即便他已经明白是妹妹的错,此时也只能顺坡而下:“你们两个自回族中请罚五十鞭!”

“是!”两人立刻应声告退,那侯子楚看了一眼侯子娇,这才转身上前冲着苍蕴一抱拳:“对不起苍公子,族中懒惫之人,生的误会一场,还请苍公子原谅。”

苍蕴冷笑了一声,刚要言语,身边的秦芳便是扯了他的衣袖一下,对他轻轻地摇了下头。

秦芳不是傻子,怎么一回事她完全看的出来,她也知道苍蕴看的出来,但是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她更要从人家的族地里拿油菜籽,所以她自愿选择息事宁人。

苍蕴看了秦芳一眼,抿了下唇,随即一笑:“罢了,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吧,不过我真心的提醒候家小姐一句,日后动手前最好弄清楚了再说!”苍蕴说完伸手向后一背便是朝前迈步,秦芳自然跟在后面。

“苍公子,这边请!”侯子楚客气相迎,始终保持在苍蕴前方一步之处:“苍公子这次光临候家,实在让候家受宠若惊,只是公子怎么也不曾先传个信来,好叫我们先准备一二,不然岂不是怠慢了苍公子您?”

“候家少爷不必如此客气,其实我来也是临时起意罢了。”

“哦?那不知公子前来候家,是有什么事要候家出力?”

苍蕴闻言一笑停了步子转头看向身后跟着的秦芳:“你来候家什么事啊?”

秦芳一愣,当即言语:“哦,我要给公主治病,需要一种药引子,遍寻四处,只有这山顶上有,所以不得不前来找寻。”

苍蕴闻言点头看向侯子楚,侯子楚便是眨眨眼:“姑娘给公主治病?莫非姑娘你是……卿王府的,惠郡主?”

“在下正是。”秦芳见状自是认了身份,那侯子楚一顿,便是冲着秦芳略行一礼,但秦芳却听到身后有人不屑的轻哼,而她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对自己如此不屑--侯子娇呗!

不过她没发作,她很清楚自己现在是有多么的“臭名昭著”所以她索性当自己没听见,只觉得侯子楚还能和自己这么客气,估计也是看在苍蕴的面子上。

“惠郡主,子楚有一事不明,还望郡主能告知在下。”侯子楚说着看向秦芳:“我候家族地,鲜少有外人进入,即便有客人来,也不过庭院坐坐,上不得山顶,不知郡主是如何得知,这山顶会有你说的那个什么药引子呢?莫非,郡主你曾踏足我家山顶不成?”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