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00章 不得不防

第一百章 不得不防

“呃……”闻听侯子楚这一问,秦芳一时有些难以回答,她眨巴眨巴眼下意识的看向了身边的苍蕴,苍蕴还真是懂的起,当即言语:“哦,两年前我有幸在此处山顶与宏公对弈一场,眼入山顶的花花草草,昨日郡主和我聊起所需药引子的外形大小,我听来觉得两年前在山上见过,便随口说与她听,结果她救公主心切,便是今日就跑来了。”

“对啊,对啊,公主乃金枝玉叶,倘若有个三长两短的,陛下怪罪下来,咱们都麻烦,耽误不得,所以,我只好赶紧来了!”秦芳见苍蕴已经帮她解围,自是赶紧应合,那侯子楚闻言了然般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那不知郡主需要的是什么药引子,我这就遣人去摘些来就是。”

秦芳闻言立时言语:“哦,我要的药引子是油菜的籽。”

“油菜?”侯子楚当时就愣住了:“嘶,你说的,那是什么东西?”

秦芳当下忙是比划描绘自己所知的油菜模样,但是对面的几个人都是大眼瞪小眼的迷糊样,而秦芳描述中也忽然意识到,油菜本身就种类很多,外形有差,更何况这还是异时空,要知道就是她成功回到了战国时期,隔着几千年的,物种演变也会有所不同,更何况,这里到底有多大的差距,她也估算不到。

所以眼看大家都不能理解,她最后只好悻悻一笑:“那个,这东西可能大家叫的名字不一样,我呢一句半句也说不清楚,您看,能不能让我上山顶找它出来?”

秦芳话一出来,侯子楚尚未表态,他身后的两个老者便是脸色微变的一个对视,而苍蕴则是看了一眼秦芳:“候家族地之巅,乃候家历代相传书典与宝物珍藏之处,正如候家少爷先前所言,外人鲜少能上山顶,我当年能去,那也是宏公输我一赌,你还是别指望上去了,不如画出其形叫人去找找看吧!”

“这样啊!那,好吧!”秦芳一听人家有这规矩,只好应声,当下侯子楚对着苍蕴一笑:“多谢苍公子谅解。”继而便引着他们一起入了候家首院的厅堂之内。

落座看茶后,候家人备了笔墨纸砚,秦芳立刻执笔而画---这本是她不擅长的,但好在卿欢的琴棋书画术业专攻,她照着已知的形态细细描绘了一共五种常见形态,以免对方找不到类似的而错失,结果倒让一旁瞧看的侯子楚高挑了眉。

“郡主您说的药引子,莫非不是一种?”

“不,就是一种,就是油菜的籽,但是油菜它有很多种。”秦芳说着当即指着自己所绘图分别解释:“这个是白菜型的,这个是芥菜型的,这个是甘蓝型的……”

她的言语惹来一旁吃茶的苍蕴扫眼瞧看,更惹得那两位老者也伸头瞧看,而其中一个老者,看到秦芳所绘的图时,便是挑了一下眉,但却没说什么。

“原来油菜所分种类竟如此多,那的的确确是的比对才好找的。”侯子楚说着伸手招过了一旁的两个人,将画帛一指:“你们两个带着这个上山顶去找一下看,若有,取一簌下来,好给郡主过目。”

“是。”

“等一下!”此时一旁那个先前挑眉的老者开了口:“少爷,咱们山顶草花繁多,且有地广的,只怕找出相似的来,需要的时间有点久,而郡主乃治疗公主的人,只怕久等在此处也不合适,要不,等咱们人找出相似的来,便立刻送去山下如何?免得苍公子与郡主,没得耽误时间。”

老者这言语看似甚为体贴,但言下之意也有些打发人的意思,侯子楚看了他一眼,开了口:“七爷所言有些道理,不知郡主在时间上可方便?”

他这言语自是委婉许多,一点也没撵人的感觉,而秦芳也明白一大片的山顶没目标的去找一个油菜也的确太费时间,当下便言:“多谢侯公子体量,一个药引子我还是等得了,未免浪费时间,你们直接往山顶上的北边去找,那边多的是。”

“北边多的是?”侯子楚立时眼睛眨巴了一下,一旁的两个老者也是脸色略有变化,秦芳当即发现自己一时着急说走了嘴,忙解释到:“哦,那个油菜啊,它耐寒,耐旱的,一般都会长在北方,所以,往北方去找,肯定能找到。”

“原来是这样。”侯子楚闻言点点头,便是同那两人言语嘱咐了两句便叫他们去寻找,继而就叫人准备瓜果点心的好款待两位宾客,而此时两位老者对视一眼,那最初帮侯子娇的老者冲着侯子楚开了口:“少爷,老夫忽然想起个事还未来得及禀报,请您先移步一二。”

他说着起了身便是往外,摆明了这事得立刻就谈,侯子楚虽然觉得这样有些失礼,但眼看三爷都出去了,他也只好同苍蕴和秦芳道了个歉赶紧跟出,厅内,则是七爷同侯子娇招待苍蕴和秦芳了。

“三爷,咱门中来的可是贵客,你这样有些失礼吧!”侯子楚一出厅到了院外廊下,便是冲着老者微微抱怨:“若是祖父知道咱们对苍公子有怠慢之处,只怕要发怒的……”

“少爷,这些老夫还是知道的,只是这事,我必须先和你说啊!”三爷说着小心的往厅堂看了一眼,继而凑到了侯子楚的耳边,低声言语:“少爷可曾记得去年咱们从北武之地,弄了一些胡菜来?”

侯子楚点头:“记得,祖父从北武经商回来,便叫人在山顶试种胡菜,不过,你说起这个是……”

“少爷,刚才那郡主所绘图中,便有一种与那胡菜几乎一模一样。”

“哦?”侯子楚闻言立时挑了眉:“你确定?”

“少爷,您跟在族长身边学的是经商之道,我和你七爷则是守的山顶千百种花草,那胡菜自去年年末种下,到上个月开花,可都是我们盯着的,岂会把它认错?”三爷说着眼里有些担忧的看着侯子楚:“少爷,这胡菜,两年前咱们族地可没有,苍公子何处可见?还有,那胡菜我们就种在山顶北区呢,而那郡主年纪轻轻根本不曾入我族地,却张口便言有,如此言之凿凿,只怕是有备而来啊!”

侯子楚的眼微微一眯:“三爷的意思是……”

“少爷,咱们候家多年经商,除了田粮鱼米,便是族长他老人家周游各国,寻那他国之物种,带回来自行种植再卖出去,如此才能多利,这可是咱们候家从不声张的生财秘密之一,如今有人发现咱们种了他国胡菜,且还寻上门来找样,只怕是来寻事分羹,你可不得不防啊!”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