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01章 小人与君子之别

第一百零一章 小人与君子之别

候家虽为南诏国四大世家之一,却是最特立独行的,因为它的自保思想,而从不涉政,只经商,因此在四大家族里,可以说是最末之位。

但是,恰恰也是如此,候家的上代族长为了保证家门久远,就一门心思的想着如何能为候家赚取更多的钱,因此,可谓是绞尽脑汁的想办法。

而商者,赚的就是物品倒卖的利润,像北地之物在南地卖的其贵,而南地之物在北地更是高价难求,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可没办法啊,谁让路途艰难,物品又易损毁呢?所以好不容易从他处而来的货物,自然是价格其高还供不应求。

候家做生意,清楚这个没办法的现实,多年来赚钱也是不易,但上代族长却不甘心,他一次次的把他国之地的食物花种等全部带到南昭来,自行培植。

有的养不活,有的养活了,却是品相,口味奇差,这曾让候家不少人反对,觉得费心费力是又没结果,但是这位却也是个不死心的主儿,最终还是让他成功的培植出了一些奇花,及一些药材来,于是他把这些东西以高价卖出,获利极大,候家尝到了甜头,便就此走上了猎奇培植的路子,以自身培植再冒充野生或他国运送来的名头,赚个盆满钵满。

所以,这是候家的生财之道,而山顶更是候家用来培植那些他国之物的地盘,因而才会如此的小心警惕,少有让外人入族地以及踏足上顶之事。

而郡主寻来说着上山寻药引子也就罢了,一转头画出来的图却和他们去年才试种下的胡菜一模一样,这立刻就让他们两个意识到不对,但苍蕴是什么人?天下第一剑客,又是剑盟之主,他们根本招惹不起,所以他们即便已知对方撒谎,却也不好点破,这才不得不赶紧的拉着少爷出来提醒,免得这位成日里拨弄算筹的少爷,一时把胡菜真给了出去,那不是等于漏了族中生财之道吗?

侯子楚听了三爷的提醒,眉再度紧蹙,眼眯的更加厉害。

“你的意思是,他们是为了拿定把柄,好分羹?”侯子楚说着摇摇头:“可是剑盟势大,财力雄厚,他何以分羹我们这点?”

三爷一摊手:“这我不知道,也是我想不通之处,但总归还是得小心为上不是,毕竟,人心难测啊!”

侯子楚抿了下唇:“三爷可有什么好建议?”

“自是这胡菜不拿出来,随便找个相仿的什么应付一下,她说不是后,咱们表示爱莫能助也就是了……”

“可是,郡主所求乃是作为药引子啊!这治病救人的,又怎能耽误?”侯子楚立刻摇头,那三爷当即翻了个白眼:“我的少爷啊,咱们候家不掺政事,也不惹江湖,只是闷头做生意罢了,公主安危自有太医院的操心与我们何干?你只想着救公主需要,若是让人从咱们山顶上发现有胡菜,岂不是要候家生财之秘大泄?若您真的怕公主有事,不妨这般,就说我族地未能找到此物,但去北地行商的跑单却瞧着这东西言语,说是北地胡菜,而后隔上一天咱们寻一株给她不就完了嘛!”

侯子楚闻言摇头拒绝:“不成的。苍公子和郡主能找上咱们这里来,还是点明了山顶,只怕是心知肚明的,若是我们有说没有,惹恼了苍公子,那只怕……”

“少爷,这一条上您就别担心了,咱们许诺隔日帮他们找来胡菜便是,他们就没有借口自是发难不成的。更何况,到底族长和苍公子有些交情,如今族长又卧病在床的,他若此时强行上山,那可就行事有失,自然也不会这个时候强人所难的,不是?”

三爷言语头头是道,即便侯子楚尚有些犹豫,但架不住他老拿家族说事,终究还是无奈点头:“罢了,就按你的意思来吧,不过,在这么做之前,我得先去祖父那里一趟,告知他老人家,他允诺了才成,毕竟剑盟咱们招惹不起。”

三爷眨眨眼,点头赞同:“行,那我先去叫人拦着,您则去族长那里请示一二吧!”

“成,那这……”侯子楚说着扭头看向厅堂。

“少爷径直去族长那里吧,那边我就说你有事,先离开一下,反正我们两个老的陪着,还有小姐在,也不算怠慢。”

侯子楚闻言点点头:“好吧,我去去就来,三爷您就先照看着,哦,约束下子娇,她今天已经冒失闯祸,幸得别人不追究才得压下,千万不能让她再乱来。”

“我知道,你就放心吧。”三爷说完让开了路,当下侯子楚便是速速往祖父那边院落而去,三爷则是招了两个人,把话耳语嘱咐后,就回了厅堂之中。

“诶,三爷,怎么就你一个,我哥呢?”一直坐在厅堂里,听着七爷和苍公子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正觉无聊的侯子娇一看到只有三爷一个进来,立刻起身问话。

“哦,适才那事要少爷亲自处理一下,他只好先过去了,但很快就会回来的。”三爷说着朝着苍蕴一个欠身:“候家招待不周,失礼之处还请苍公子见谅,多多包涵啊!”

苍蕴闻言冲他一个轻笑,却不言语,而是端起了茶轻悠悠的吹了一口:“候家三爷,我忽然想请教一下,这小人与君子之差,是在何处?”

苍蕴之问,立时让厅内的人都是一脸莫名,毕竟谁到人家做客,会问这种二不跨五的问题?然而这话一问出来,侯三的脸上就有了一抹惊愕之色,但又随即悻悻一笑:“苍公子,老夫只是个商人,会拨弄的不过算筹而,可不是读了圣贤书的大儒,您这一问,怕是问错人了吧?”

苍蕴一笑转头看向了侯子娇:“候家小姐身为名师之徒,应当可答吧?”

侯子娇闻言眨眨眼悻悻一笑的看向七爷,显然她属于肚子里没墨水的那种。

七爷见状刚要答话,苍蕴却转头看向了秦芳:“郡主饱读诗书,总答的了吧?”

秦芳打量了他一眼,便是开口:“小人之心,以恶度恶,君子之心,以善向善。”

这话一落下,三爷的脸皮就有些阴阴的黑气,然而他刚要开口,苍蕴却陡然的脸色一变,起身说到:“不好,宏爷院中有人惊呼!”说着一伸手抓了秦芳就带着她迅速出厅:“我们过去看看!”而话音落下,人已经带着秦芳奔了出去不说,更是一甩手就把秦芳给打横抱起,在秦芳的惊诧里,一个蹬步纵跃是轻轻松松的就上了房顶,继而两个纵跃后,她就被苍蕴给直接抱进了一个院落里,而耳中可闻的是屋内正有人惊慌的叫着:“老爷,您醒醒,您醒醒啊!”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