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02章 庸医的危害

第一百零二章 庸医的危害

苍蕴听得动静当即是抓了秦芳直接就走了。

可他这一走,把厅堂内的三人都弄了个懵:三爷和七爷都是一脸错愕的惊诧,而侯子娇却是一双眼盯着厅堂前的空地是两眼发直。

对于剑盟的苍公子,她并不算陌生,因为师傅口中可没少提及这人的名头,所以在看到银月剑时,她就已经明白站在她面前的那个人是谁。

可是说不陌生,那才是她与苍公子的第一次见面,而对方不但出言训斥于她,还差点就让她衣不蔽体的难堪非常。

因此这一路,她是心中忿忿与畏惧交杂着,毕竟骄傲的她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的不给脸,但她偏偏还对抗无能……然而,苍蕴带人离开的迅猛与腾空,虽然来得突然,却恰恰让她看到那白衣锦袍与空中迎风而展的模样,便不由的想起了师娘对苍公子的描绘之语,当即轻声喃语:“银月剑,雪中莲,画中谪仙倾心颜……”

“小姐?”一旁七爷听得自家小姐如此言语,当即惊愕转身轻唤,侯子娇立时尴尬的向外跑:“啊,走,我们快去我祖父那里……”

三人当下一路快步前往族长院落,侯子娇更是仗着自己有轻功便先人一步奔进院中,当即就看到院中空无一人,只有主屋内传来隐约哭声,她立时冲着主屋而奔。

她进屋后刚喊了一声祖父,就看到祖父斜躺在屋内罗汉塌上,一旁跪着的浣娘抽噎的瞧望着祖父,而苍蕴则站在离榻一尺之距瞧望,可是那位不对盘的郡主竟然蹲在榻前伸手捉着祖父的手,拿着一支匕首扎向他!

“住手!放开我祖父!”侯子娇见状一面惊骇大喊一面抬手甩出常备飞镖射向秦芳,此时镖已飞出,一旁的苍蕴横身一步抬手一抓将镖拦下,而此时从内堂里则跑出了拿着一个小瓷瓶的侯子楚,与此同时,秦芳手中的匕首也快速的扎在了老者的手指尖上,当即三个指头都冒了血出来!

“郡主,你……”侯子楚本是眼盯向自家妹子准备呵斥她不得乱来,但子娇惊恐的表情又让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祖父,结果自然是看到了祖父指尖被秦芳动手扎破的场面,一时也懵了:“你这是……”

“侯公子不要激动,你祖父此刻已经休克,我给他指尖放血,是为了避免血液高压引起中风前兆的一种手段。”秦芳一面瞧看着老者的脸色一面言语:“免得,他老人家醒来后,会因为伤及脑部,而出现瘫痪。”

“什么?”侯子楚大约没听人说过这样的话语,一时有些懵,而秦芳却看向了他:“你不是说他有药吗?拿来了吗?”

“哦,拿来了,这是保济丸。”侯子楚说着赶紧地拿着药递过去,就要取药给老者服下,秦芳却是问听这药名瞪了眼:“等下!这就是你说的你祖父的药?”

“对啊,几天前祖父就有些不适,请了御医来瞧,说是吃坏了肚子伤了胃给开的这药啊!”侯子楚说着也倒出了药来就要往祖父口中送,秦芳一把抓了他的手:“胡闹,这是什么御医啊!你祖父根本就不是吃坏了肚子伤到胃了好不好!他这是老年性阑尾炎!”

“啥?”秦芳的言语把屋里的人大大小小都听了个懵,她却是立刻看向苍蕴:“你本事高,赶紧帮我回府拿我所有的工具来,找不到的话就问姬流云,他知道!”

“你叫我去?”苍蕴大约也没料到这女人竟然一转头就使唤上自己,下意识的惊诧而问,不料秦芳却已经瞪着眼轻呵:“不你去谁去啊,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还磨叽什么赶紧啊!”

人命关天四字一出,苍蕴看了一眼床榻上的老者,二话不说的转身就出了屋,人如阵风似的就没了,不过秦芳的耳中却有一丝苍蕴的蚊蚋残音:“男女大防,松了手吧!”

秦芳下意识的眼扫自己的手,才意识到自己还抓着侯子楚的手,便是急忙放开,人却不免腹诽:和我说大防?也不知道是谁毫无此念的搂着我来着……

“郡主。”此时侯子楚根本顾不上理会这一松手,只着急的看着秦芳:“你刚说什么人命关天,莫非我祖父他……”

“侯公子,先前我进来看到老人家晕倒就问了一句这位夫人他的情况,她说老爷子已经卧床五六天天,有些呕吐,发热,还常言右下腹痛,而且就在昏倒前,更是按住肚子喊痛,我便有个大致的判断。”秦芳只能略言一二,她总不能说,自己在给老人家扎针减压的同时,也已开启了右臂自动血项检测动能,发现对方白细胞数据很高,已经体内有重的炎症,而她结合对方现在的种种状态,已经可以判断对方根本就是化脓性阑尾炎。

“你说的那个什么胃炎,难道不是胃伤到了吗?”侯子楚蹙眉疑惑,毕竟那可是御医的诊治。

“我说的不是胃,而是阑尾。”秦芳当下直身在自己的身上比划:“这是胃,阑尾在这个部位。”

“对的,老爷就是那里痛!”此时一旁焦急的浣娘点头言语:“还说按着痛,不按也痛,这两天是一天比一天的痛了。”

“肯定会越来越痛的。”秦芳想都没想就阴着脸接了话:“本来只是一个轻微的炎症,医生却错误判断了病灶之处,药不对症,岂能医治?而炎症的不治与拖延,导致现在内里已经出现化脓,成为了化脓性急性阑尾炎,而患者年纪也不轻,若是不赶紧手术治疗,只怕命在旦夕啊……”

“喂,你胡说什么啊!”此时侯子娇瞪着眼的两下冲到跟前:“我祖父身体好的很,怎么可能危在旦夕,还有,你不过一个郡主,又不是什么医官,竟然批驳御医不是,说他药不对症,你未免也太信口雌黄了吧?”

“我没有胡说。”秦芳直视着侯子娇:“虽然我不是医官,可是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我能胡说八道吗?再说了公主都是我为她开颅脑治疗的,难道还不能为你医治家人了?”

“可是御医……”

“御医他就不会出错了吗?他也是人,也有判断出错的时候,这老年性阑尾炎症状初期有所隐匿被人误会,也是常有的,可问题是他都右下腹痛了,还能认定是伤了胃,这位御医的水准还真是不敢恭维!”秦芳毫不客气的直言里有着她的不悦,因为作为一位军医,她是完全不能接受如此水准的医治结果,很显然那位御医是个标准的庸医。

“呃……”面对秦芳的言语和态度,侯子娇一时接不上话,而侯子楚则是看着她:“那现在我祖父要如何医治?”

“只有手术切除阑尾。”秦芳实话实说,毕竟现在的医疗环境,她是不可能指望做腹腔镜的。

“手术切除?”侯子楚面色发白:“那是什么意思?”

秦芳看了看面前的几人伸手在自己的右腹部上比划了一下:“就是划开这里,切除内里的病灶。”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