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3章 分离

第十三章 分离

魏花魏木他们几个点头之际,魏红还在神色复杂地盯着我。她盯了一会,挨到我身边,盯着我的脸说道:“大伙都说你变得很美了,我还不信呢,没有想到居然是真的。”魏红盯着我问道:“魏枝,你怎么光洗红尘垢就变化这么大?是不是仙使给了你什么好东西?”

我对上眼巴巴望来的几个人,摇了摇头,弯着眼睛笑道:“没呢,他才没给我好东西呢。”倒是限制一大堆的。

几人却是不信,魏红又道:“魏枝,你现在真是变了,自个有了好处,就不想别人也得到。”

她瞪着我的脸,过了一会又叫道:“听说你连母亲弟弟也不认了,有没有这回事?”这时她语气严厉起来。

我奇怪地看着她,道:“你怎么啦?干嘛好象很生气的样子?”

魏红的脸都板起来了,她提高声音严厉地说道:“魏枝,你刚入仙门,还什么都不是就不要生你养你的亲人了,你这样难道不是很过份?”

魏红的话,引得四周的人都向我看来。

我扁了扁嘴,懒得理会魏红了,转过身便走。

魏红连忙跟上,她在我后面大叫道:“魏枝,一个人不能只看前面不看后面,你现在虽然入了仙门,可谁知道你能走多远?你这样不要六亲,会有报应的!”

魏红的嚷叫声,引得越多的人向我看来围来。

我突然有点生气了。

于是我停下脚步,瞪着魏红不高兴地说道:“你这么紧张干嘛?我早就说了,那些黄金一两都没在我身上了,我全还给仙使了。还有,那天你母亲和我母亲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们别想再把我骗回去,让我嫁给什么年纪大的丑男人或者喜欢虐打老婆的瘫子了,哼!”

这一下,四周围观的人朝着魏红指指点点了。

我看到她涨红着脸,看我的表情越发愤怒,不由掉头就跑。

被魏红这样一扰,我再没心情玩耍了,便跑回青碧山。

哪知,我刚来到青碧山下,便遇到了一大波人,我站在道旁,看着魏三小姐魏四小姐等人浩浩荡荡地迎面走来。

魏四小姐最先看到了我。

当下她眉头一挑,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后,轿车向我驶来。

驶到我面前,魏四小姐低头看着我,说道:“听说你得了那个姓炎的一些好处,这才面目变化这么大?”

她上下打量着我,嘲笑道:“可惜鸭子就是鸭子,就算换了一身毛,这看人时畏畏缩缩的样子,还就是一只鸭子。”

她说得兴起,语气越发得意,“我告诉你小鸭子,你的后台已经走了,以后啊,你就别得意了!”

什么后台走了?

我诧异地抬头看着魏四小姐,不解地问道:“你说谁走了?”

魏四小姐下巴抬得高高的,怜悯地看着我,却是不答。倒是后面走出一个同门的少年,他冲着我说道:“炎越处事不当,令得仙尊动怒,仙尊已收回了炎越的使令,让他回了上界,现在派来教导我们的,是巫木仙使。”

什么?

我不相信!

我呆了一会,听到他们笑声更大了,当下再也顾不得了,脚一提便向山上跑去。

在我跑远时,我还听到魏四小姐提高的声音,“魏枝,你母亲告你一朝得势便不敬长辈不认六亲,那案子已提交到陛下面前了!”

魏四小姐的声音一落,好几个哄笑声便传了来。

不一会,我气喘吁吁地爬上了青碧山,我一抬头,便看到那熟悉的郁郁葱葱,可是,入目的也就只有郁郁葱葱的树木,偌大的仙宫,它不见了。

仙宫不见了!

我呆呆地朝着仙宫所在的位置走去。

来到仙宫原来的地方,我抱着双臂靠着一棵樟树坐下,一阵阵山风从我背后吹来,浑然是说不出的寒冷。

“骗子!”

我恨恨地哽咽起来,“骗子!大骗子!说好了要照顾我的,说好了让我侍寝的……大骗子!”

也不知怎么,从在这后山深潭处遇到仙使后,我就对仙使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依赖,我喜欢呆在有他的地方,喜欢偶尔回头时,看到那尊贵逼人的身影,那种依赖感,甚至盖过了要侍寝的恐惧。

我最不喜欢这样了,明明这么短就要分开,为什么还要给我希望?让我以为我还会在他的保护下,可以过上很长很长的日子?

“大骗子!”

我恨恨地骂着大骗子,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朝后山走去,在后山转了一圈后,我又

冲回仙宫曾经停放的山头,假模假样来到仙使的房间处,叩叩几声后,我小声唤道:“仙使,我回来了。”

我低着头,足尖在地上磨着,“我不生你气了,你要我侍寝,我也不在心里偷偷骂你了,你回来好不好?有你在,我才什么也不怕。”

我的声音不大,可四周还是空荡荡的,连个衣袂飘飞的声音也没有。

我抱着膝在原地呆坐了一阵,感觉到莫名的孤寂,不由想道:听说那些天人动不动闭关几年几十年的,我这么怕孤单,果然生来就是凡人。

就在我一动不动地坐着发呆,青碧山脚下,也络绎来了一群知道消息的人时,我所念叨的仙使,已出现在云层深处的某个尽头。

仙使所站的地方,是无尽的虚空,无尽的黑。

仙使站了一会,一个声音从虚空中传来,“对于凤凰,巫族大尊志在必得,此子

手段恶毒,我召回你,是不想巫族大尊杀戮魏国生灵时,天道把那笔帐算到你头上。”

仙使面无表情地回道:“我知。”

那声音又道:“你到了下界不久,知天机的族长总算同意为你算上一卦,据他所算,你这般封去大半修为历劫依然不妥,需封去全部修为,完全化身凡人。”

仙使抬头,略一寻思,他道:“好。”

虚空中那声音继续说道:“历劫之地也给你算好了,三日后,我送你前去。”

仙使说道:“好。”

那声音再道:“那凡女可看住了?”

仙使回道:“她的事,不必劳烦相问。”

虚空中,这下发出一声不满的轻哼,片刻后,仙使转身离去。

临近黄昏的山峰,风四面呼呼而来,吹得树叶簌簌作响,似有人在说话。

我听了一阵,不免有点害怕,便揉搓着双脚站了起来,转身朝山下走去。

我才走出十几步,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便急急地传来,“阿枝。”

我抬头。

明三公子大步跑来,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臂,低声道:“快,从这边跟我下山。”说罢,他扯着我沿着另一条山道朝下走去。

我看着他的脸,见他是真着急,便没有反抗地跟着下了山道。

明三公子一边抓着我的手,一边回头看来。他打量着我,低声说道:“冷吗?”他解下外袍披在我身上,温柔地说道:“这样好点吗?”

我看向他,问道:“你来干什么?”

明三公子看着我,说道:“我听说收你为徒的那个仙使回上界了,魏四小姐准备找你麻烦,就过来了。”顿了顿,他又说道:“你母亲和你弟弟把你告到新来的仙使那儿,又递了状纸到衙门,我怕魏四小姐会借机把事情闹大。”

我还在看着他,见他时不时定定地望着我,目光奇异,似是高兴又似是怜惜欢喜,好奇地问道:“那你呢?你来找我,是想到什么好法子帮我吗?”

明三公子见我问起,便停了脚步。

他轻轻扳过我的肩膀,让我面对他后,明三公子专注地凝视着我,温柔地说道:“阿枝,你嫁给我吧。”他轻声说道:“魏相看重我,我在他面前还说得起话,我可以让他告诫魏四小姐,让她别找你麻烦,至于你母亲和弟弟,你不喜欢他们,那我也不理他们,如果你想扶助他们,我也愿意出钱养两个人。”

他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阿枝,我只想你能嫁给我。”

我抬头看着他,正要说话,山峰顶上一阵说话声传来。

我两人都安静下来,朝着树下一躲,同时抬头看去。

首先传入我耳中的,是我母亲的声音,“不是说刚才上了山吗?怎么人不见了?”

我弟弟道:“许是躲到树林中去了。”

“那大家搜一下。”

听着上面越来越大的声音,明三公子扯着我沿着小道急急离去。

一直来到山脚下,我仿佛还能听到山上的喧哗。

见我一直仰头看着山顶,明三公子扳过我的脸,他把额头抵着我的额头,轻轻蹭了蹭后,他一手搂着我,一手指着不远处说道:“阿枝,马车就在那里,跟我回家吧。”

我推开了他。

抬头看了明三公子,我弯着眼睛说道:“其实我一直想问,那天你二十岁生辰,你做什么要当着大家说那种话?”

为什么要当着大家羞辱我?为什么要当众打我的脸,让我再也抬不起头?我如今的处境,表面上是因为魏四小姐和母亲弟弟,实际上最根本的原因,却还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