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24章 她是我的未婚妻

第二十四章 她是我的未婚妻

黑发贵族话一说完,便搂着我的腰朝他的坐骑走去。

我瞪大眼看着他,提高声音叫道:“喂!事情不是这样的……”我只来得及说出这几个字,就在众人转头看向我们时,黑发贵族突然在我腰背上重重一按,这一按之下,我身子一软,不但声音哑在了咽喉里,整个人也不受控制地向他怀中软去。

我做出这个标准的投怀送抱的动作后,黑发贵族朝着四周风度翩翩的一笑,只听他用一种无奈的语气说道:“她这个一向如此,这冒充傀儡雌性,假装失忆的游戏都与我玩了好几回了。”

黑发贵族这话一出,四周嗡嗡声四起,议论声中,有人在善意的笑道:“难怪了。”“原来是这样。”

这时,黑发贵族双手横抱起我,一边提步一边向众人说道:“各位请让一让。”随着他的话音一落,挡在前方的人纷纷退避,不一会,黑发贵族便把我抱到了他的坐骑旁。

我整个人被他紧紧抱着,脸被他捂在紧实的胸膛上,我张着嘴,明明想说话,却发不出半个声音,明明想挣扎,却身子虚软,只能这般无力地依靠着他。

这时,扬中结结巴巴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可是,可是上将军,我们侯爵知道了……”不等他说完,翻身跳上巨虎的黑发贵族已打断他的话头,只听得他含着笑说道:“你不必为难,我会亲自登门向你家侯爵解释清楚。”

扬中还在叫道:“可是,可是……”他还在那里可是着,我身下的巨虎已开始跑动,我听得那越来越远的声音和喧哗,感觉到路人投注在身上的目光,不由咬着牙挣扎起来。

我用了吃奶的力气挣扎,却一点效果也没有。可坚持不懈向来是我不多的优点之一。就在我不停的扭啊扭,挣啊挣时,突然黑发青年在我臀上一拍,哑着声音说道:“你再扭下去,后果自负!”

我身子一僵。

就在这时,他好象在我哪里碰了一下,我终于能开口说话了。

于是我张了张嘴,很不高兴地说道:“你不能这样!”

黑发贵族的声音从我头顶上传来,他声音有点冷,“我为什么不能这样?”

我呆了呆,马上回道:“你别骗人了,我与你可没有什么干系!我只与林炎越有干系。”为了说服他,我很认真地说道:“林炎越很厉害的,你这样把我带走,他会很生气。”我强调道:“他会非常非常生气!我也非常非常生气!”

黑发贵族沉默了,在巨虎轻绵的脚步声中,他过了一会才说道:“魏枝,我是真的想娶你。”他用下巴地在我的头发上蹭了蹭,低沉说道:“自上次见过你后,我便一直无法忘怀,魏枝,我想让你在我身边,想娶你为妻。”顿了顿,他又说道:“你这么好,林炎越也不过是把你当个傀儡一样的玩物,你选择我的话,就是我的正妻,是欧氏一族的少主夫人。”转眼,他又用一种盅惑的语气说道:“魏枝,做为一个雌性,能够嫁给一个真心想娶你,还会发誓对你好的丈夫,难道不是幸福的事吗?”

他的声音非常低沉,语气非常诚挚,那双紧紧抱着我腰的大手,也非常的强而有力,不用抬头,我也能感觉到他那誓在必得的决心。

就在我拼命的琢磨着怎么回复,怎么劝得他放手时,身前身后一阵蹄声传来,转眼间,几个人同时唤道:“欧亚,果然是你?”“见过上将军!”“整个天妖城都轰动了,说是你抢了林炎越的雌性,难道是真的?”

在这一阵混乱中,欧亚再次把我搂了搂,他声音清楚有力地说道:“也不是抢,这个雌性本来就是我的,我与她在无妄之森走散了,是林炎越带走了她,也是自从那一次失去后,我才知道我对她情意已深!”他说出这句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话后,让**的巨虎停下,转向其中一人说道:“离克,你带路吧,我现在就去求见陛下,让他亲口赐婚!”

赐婚?

他说请皇帝赐婚?

这怎么能行?

我虽然一时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感觉到事态非常严重,可我还是拼命地挣扎起来。哪知,我这里刚一挣动,欧亚按在我腰背上的手便是一沉,再一次,我的背心一酸,我又软软地倒在欧亚怀里,张着嘴发不出声音来了。

事实上,感觉到事态严重的不止我一个,四周在短暂的平静后,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传来,“欧亚,你是不是疯了?”

另外二人也在叫道:“欧亚,你可是妖境四大青年贵族之一,是新一代的魁首人物,你的一言一行不止代表你个人,还代表军方,代表你的世家!你确定要这么草率地决定你的妻子人选?”“欧亚,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还有一人更在叫道:“欧亚,把你怀中的女人放出来,让我们看看她是何方神圣,居然勾得你没了理智!”

欧亚显然不想解释,他沉冷的声音传来,“离克,我想求见陛下,还请你带路!”

也许是那个离克显得很为难,转眼欧亚又沉声说道:“离克,兄弟一场,我平素没有求过你吧?这一次,我求你帮兄弟一把!”

欧亚的这番话,不可谓不严重,一时之间,我的四周出现了短暂的安静。过了一会,一个清雅的男子声音传来,“大家伙别劝了,欧亚一向行事稳重,既然他这么看重那个雌性,那就随他的意吧。”转眼,那声音又说道:“欧亚,你既然坚持要求见我父皇,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他。只是赐婚的命令一下,便再难翻转,希望你以后永远不要反悔。”

欧亚轻笑起来。

笑声中,他不再压制于我,扶着我,让我背靠着他面对众人而坐后,欧亚低头在我头顶上轻轻吻了吻,沙哑而坚定地说道:“你们不会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触动……我永远也不会后悔!”

这时众人也看清楚了我的面容。

对上一个个沉沉盯来的目光,我拼命瞪大了眼,我不能说话,我只能通过这种近乎愤怒的表情告诉他们,我是不愿意的。

哪知,就在我直瞪得眼皮发涨时,一个青年贵族开口了,他说道:“是长得蛮动人的,看这双眼水灵灵的,好象会说话一样。”另一个青年也道:“外表倒是温驯可人,咱们妖境的雌性中,生得这么美的个个张扬骄纵,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般柔美天真型的。光看外表,欧亚还是有点眼光。”

这些人简直是胡说八道!那人既然说了我的眼睛会说话,那你怎么不知道我在恼怒着?还有这个,居然对欧亚的决定表示赞同起来,简直是岂有此理!

我瞪了这么久得到这样一个结果,心里实在不痛快,当下我怏怏地把眼皮一垂,头一低,干脆低着头自个寻思起对策来。

在我低头时,众贵族却好象看到什么好笑的事一样,再次笑出声来。

在这种近乎和谐快乐的气氛中,欧亚紧紧搂着我,与众人转过方向,直直朝着皇宫的方向驶去。

不一会,那座耸立在阳光下的黄金巨城出现在视野中了。

这般对着阳光,那满目黄金的光芒实在刺眼得很,我连忙转过头眯起了眼。

让眼睛舒服些后,我再抬头打量着四周,这一抬头,我看到了前方的道路尽头那座天君雕像。

这一座雕像,让我感到很新鲜,我睁大眼看了又看。

它就位于皇宫外墙处的巨大城门之上,它的材料很普通,也不是悬空而立。雕像中的那个俊美得让人窒息的男子,身着一袭白裳,披着一头散发侧身而立。夜风吹起他的长袍和飘带,仿佛能随风而逝。

他的左手,紧紧按在腰间的剑鞘上,右手虚握着一个水晶球,水晶球在他手掌中不停的旋转,每换过一面,都是无尽的虚空,以及虚空下无穷无尽的蛮荒大地。

奇怪的是,明明那个雕像姿态飘逸闲适,明明它只是垂眸凝视着水晶球,可我就是觉得,它的眼中藏着无尽的寂寞和孤单,仿佛他这样一站一凝视,便可以是千年万年,永无止境,永不停息,也仿佛他一直在等侯着那个不可能出现的人,用千年万年的沉默,来成就相思……

明明寥阔的意境居然被我看得险些流泪,我也不好意思了,就在我垂下眼皮忍住眼眶中的泪意时,黑发贵族的声音从我头顶上传来,“天君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位一出生,便被封为天君的帝子,据说他出生那一日,虚空出现了一条巨大的,把虚空一分为二的裂缝。那裂缝中,有无数星辰撞击而来,在险些进入我们这片虚空时,又在裂缝的边缘处燃烧殆尽,同时还有很多人听到那裂缝中有远古的巨兽发出阵阵嘶吼。而那一日,三界上下,万万生灵中,娩出的虽然不下于百万,可成功出世的却只有天君一人。对于天君,很多人卜过卦,卦象上都显示他有大来历大因果。再加上他是这二百年来,天上地下最出众的英才,所以在强者为尊的妖境,可以说是处处都是他的雕像。”

顿了顿,他好奇地问道:“这座雕像也是有名的问心之像,传说中重利的可以从那水晶球中看到商机,重欲的也可以从那晶球中看到各色美人,重口腹之欲的可以见到三界之中最出名的饮食,重权利的可以感觉到权杖之威。魏枝,你刚才那么激动,你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