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27章 不是真孕

第二十七章 不是真孕

在欧亚一家闹得沸沸扬扬,连紫月的世家也给惊动了的时候,皇帝显得不耐烦了。他瞪了欧亚一眼,不耐烦地说道:“欧亚,你还是把你家里的事摆平再来找朕要圣旨吧。”

皇帝说完这话后,右手一挥,示意护卫从欧亚手中拿回圣旨。

欧亚眼睁睁地看着圣旨被夺回去,脸色难看至极。

皇帝也懒得理会欧亚了,他转向林炎越,慈祥地挥了挥手,唤道:“孩子,过来让你皇帝伯伯看看。”

林炎越本来闲闲散散地靠在柱子旁,听到皇帝这么一说,他提步走近。

林炎越越走越近。

也不知怎地,皇帝看着白衣临风,墨发在阳光上散发着金光的他,那只慈爱的手,似被什么锢制住一样,怎么也伸不出去了。

手在半空僵了僵,皇帝清醒过来,他哈哈一笑,说道:“真是我妖境的少年天才,朕这般看着你,竟似看到那冲天剑光一样。”

皇帝这么一说,几个老臣也附合着笑了起来,不知不觉中,几人已回到了殿中。

瞟了一眼兀自在殿外争持着的欧亚一家,皇帝收回目光,向林炎越说道:“林炎越,朕还真是小看了你啊,真没有想到,我妖境还有你这样的天才!孩子,你通过了武辩之术,可以向朕提一个要求的,说吧,你想要什么?”顿了顿,他又笑眯眯地补充道:“你现在的侯爵爵位只是虚的,要不,朕给炎越你安排一个军职,让你成为掌有实权手下的无敌侯爵?”这无敌侯爵四字从皇帝口中吐出,却是带有封号的意思了。

很明显,皇帝非常看好林炎越,也在等着林炎越接受他的赏赐,一时之间,众臣都安静下来了。早就被欧亚一家连推带搡,离得远远的我,这时站在殿门的角落处,眼巴巴看着林炎越——

真不愧是我的主人,好厉害,皇帝都喜欢他呢……

在皇帝的殷殷期待中,林炎越抬起了头。

他看了皇帝和众臣一眼,头一转,在殿中寻找起来。

不一会,他便看到了站在角落,咬着手指头的我。

他朝我挥了挥手。

我连忙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林炎越一手搂着我的腰,转头对着皇帝说道:“陛下,林炎越唯一的要求,便是带回我的女人。”他微微低头,右手按在胸前,“还请陛下成全!”

皇帝脸上的笑容一僵。

过了一会,他长叹一声,道:“你这孩子……罢了罢了,还是等你父亲到了天蛮地,朕再找他好好说说吧。”言罢,他挥了挥手,“走走走,带你这祸水女人快点走,朕现在看到她就烦!”

林炎越微微低头,右手再次在胸前一按,无声地行了一礼后,便搂着我大步朝殿外走去。

我们刚刚出殿门,隐隐中,我听到皇帝带着厌恶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这个叫魏枝的雌性,误了朕的天才!”

他的声音有点模糊,也不知林炎越有没有听清?我抬起头朝林炎越看去,见到他表情淡漠,便又低下了头。

我们来到殿门口处时,紫世家的人也来了,他们正扯着欧亚朝殿内走去。因人太多太混乱,在擦肩而过时,欧亚只是猛然回头,他朝着林炎越重重盯了一眼,寒着脸入了殿。

林炎越一把我带出皇宫,便翻身上了天马。

他驱着天马,朝着天妖城西边的密林中飞去。

我被他紧紧地锁在胸前,这般天马在密林上空飞过,北风带着寒意吹来,四面风声呼啸,兽叫声声,那个搂着我的人,却一直一言不发。

我缩了缩身子,突然有点胆怯,低头看着那横在我腰间的手,我小小声地解释道:“我没有愿意跟他走,是他使了法,我说不了话也动不了。”

我身后的冰山,似乎融化了些,过了一会,林炎越淡淡的声音传来,“欧亚都跟你说了什么?”

我从眼睫毛下悄悄看了他一眼,嚅嚅说道:“他说他几个月前见过我一面后,便一直念着我,还说一定要娶我。”

林炎越淡淡的“恩”了一声,又问道:“他掀起你的衣服看过你身子没有?”

我刷地一下脸孔通红,连忙说道:“没有。”见他还是冷心冷脸,我不由委屈起来,便气哼哼地叫道:“又不是我想跟他走的,那个什么欧亚我都不认识呢!都怪你,我明明一直在叫你救我,你却直到现在才来!”

我想着那时的无助,越想越恼越想越恨,于是抓起他的手,重重地咬了上去!

我这里才咬上,林炎越便沉声说道:“松开!”

我在这鬼地方,都只认得他一个人,他还对我一点也不好,这会才脱险,他还这么冷淡地对着我……我越想越委屈,便哽咽含糊地说道:“不松!”

也许是听出了我声音中的泪意,林炎越一僵,他不再开口的任我咬着。

我咬着咬着,感觉到牙下的皮肤连个血口都没有,不由有点沮丧,便慢慢松了开。

无精打采地低着头,我抽泣道:“我要回家……林炎越,你带我回家。”

林炎越没有回话。

便这样,他策着天马,在白云之下丛林之上慢慢飞翔着,我抽泣了一阵,沮丧了一阵,又缩在他怀里睡了一小会,慢慢也平静下来了。

我睁开眼,看着夜雾中的丛林,以及夜空上的群星,轻轻说道:“林炎越,我们回城堡吧。”

就在我以为他依然不会回应时,林炎越清而温和的声音传来,“好。”他策转天马,朝着天妖城驶去。

这时,我的精神已然大好,四下欣赏了一会,我想到白天的事,不由格格一笑,乐道:“今天可真是运气好,要不是恰好那个叫紫月地怀了孕,只怕我与欧亚的婚约陛下不会撤消了。”

就在我格格笑得欢快时,林炎越的声音传来,“不是运气好。”夜空中,他的声音静而淡,“是我找到紫月,告诉她我有办法让她看起来像个有孕之人。”顿了顿,林炎越轻轻说道:“那个雌性很有心机,你以后记得离她远一点。”

我连忙应了一声好。

我们来到城堡时,正是夜静人深,天上一轮圆圆的月亮挂在我们头顶,月光下,城堡树影深深,说不出的幽深巨大。

我轻轻摇了摇林炎越的衣袖,低声说道:“再盘旋一会,我不想这么快下去。”

林炎越没有吭声,不过我们**的天马倒是速度慢了下来。

我双手相叠,一边看着月光下它折射在天马上的各种阴影,一边低低说道:“林炎越,我想家了……可我怎么回忆,也记不起我的家是什么模样。你知道它是什么样的吗?”

我的身后一片寂静,要不是束缚在腰间的手臂还是那么强而有力,我简直以为他已消失在空气中。

安静了一会,我又说道:“今天你能来,我很高兴。”

这一次,林炎越开口了,他的声音淡漠清冷,因实是太好听,直如冰玉相击,“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人,今天是我照顾不周,让你被欧亚带了去。”他沉默了一会,突然又道:“魏枝,你很会惹麻烦。”

是吗?我瑟缩了一下,抿着唇小小声地说道:“又不是我愿意的……”

林炎越似乎没有听到我的抗议,他继续说道:“我不喜欢他搂着你那得意样,也不喜欢他再打你的主意,以后,你给我当心点。”

我:“……”

这时,林炎越清喝一声,天马开始盘旋着落入城堡,而随着我们落地,城堡中灯火大作,一直等侯着的仆人们潮水般地涌来。

我本已累极,几乎是一沾上床铺便呼呼大睡,倒是林炎越,在我入睡前他还在召集仆人和附庸世家的人。

接下来的日子,我充份的明白了林炎越那句“魏枝,你很会惹麻烦”是什么意思,原来他拿着一根树枝,便辗压了皇宫禁卫上万人的事迹,竟会在天妖城造成那么大的轰动。第一天,所有与林世家有过交际的贵族世家都派人来交好了,第二天,军队派人来了,第三天,几位皇子连袂前来,第四天,林世家的一些旁支和亲戚也过来了……

一时之间,整个城堡变得热闹非凡,简直可以称得上人山人海宾客如云。

可能是烦不胜烦,从第二天起,林炎越便失去了踪影。他的失踪,丝毫不影响这些人的热情,更可怕的是,伴随着林炎越的一战成名的,还有我这个让林炎越冲冠一怒的“祸水”也扬了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