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35章 我们要看魏枝

第三十五章 我们要看魏枝

于群情激沸中,我听到扬静微带慌乱的声音传了来,“不好!早知道青公主这场宴会不在城堡中举行,根本就没有人注意谁来谁没来,小姐不出现就好了。”

场面已渐渐不可控制,青公主终于站了出来。

她咬着唇,忍着愤怒和厌恶,朝着前方尖声说道:“大家安静!”

四周安静下来。

青公主这时已恢复了雍容,她行了一个优雅的宫庭礼,曼声说道:“各位尊贵的客人,你们实在是太心急了。”顿了顿,青公主嫣然笑道:“我今天把择偶宴早早安排,本就是想给大家一个惊喜。”

说到这里,她声音一提,朝着身后的护卫们说道:“行了,既然大伙都等不急了,你们就去把魏枝小姐请上台吧。”

几个护卫应了一声是,转身走出鲜花广场。

而随着他们走动,四周围堵着的众人纷纷让路,一双双目光迫不及待地随着他们脚步移动。

而这些护卫,确实在朝我的方向走来。

我呆了呆,忍不住转头看向林炎越,颤声说道:“主人,我该怎么办?”一时慌乱,我又叫他主人了。

林炎越还没有开口,一侧的扬秀已沉声说道:“侯爵阁下,现在众人很激动,我们不能强硬拒绝。”他建议道:“让魏枝上去,再根椐情况来处理。”

扬静也在一侧说道:“对,事情不可控了侯爵大人再上去,现在侯爵大人在众人心目中地位极高,只要你露出真容说几句话,小姐会无碍的。”

他们说来说去,意思都是不想林炎越阻拦。

林炎越也没有阻拦,他只是看了我一会后,淡淡笑道:“迟早会有这么一次的,魏枝,你就随他们上去吧。”

林炎越对我来说,便是大山一样的坚实存在,他让我上去我便上去。

我心放松下来。

而这时,几个护卫已在数千人的注目中,走到了我们前面。

他们似是不知道林炎越就在一侧一样,径自朝着我行了一礼,说道:“魏枝小姐,众人都想请你过去一趟,你意下如何?”

这人叫出我的名字时,四下安静得风声都听不到了。

在几千双紧迫盯来的目光中,我开口说道:“好的。”

四下还是非常非常安静。

在众护卫地簇拥中,我慢慢向鲜花广场走去。

我依然戴着面纱,依然目不斜视。

不一会功夫,我便站在了广场上。

青公主迎了上来,她朝着我优雅地弯了弯腰,雍容笑道:“魏枝小姐,请坐在这块石头上。”

我看了看那块墨石,慢慢坐了上去。

青公主又优雅说道:“魏枝小姐,请允许本公主为你揭下面纱。”

青公主说完这句话后,伸出修饰得精致的手,朝我伸来。

说实在的,这妖境的雌性们,因为稀少而珍贵,因为珍贵而骄纵,特别是长得美貌有地位的雌性,可以说是被雄性们捧在手心长大的,一妻多夫在这个地方也不少见。

正因为如此,她们的手段,也比我在魏国遇到的女人要直接粗暴得多,眼前这个青公主,可是强行送过我碎玉膏的人,此刻看到她的手伸过来,我有点不安。

忍着不舒服,我清声说道:“不必了,我自己揭就是。”说到这里,我向后仰了仰,一面避开青公主的手,一面自己拿下了纱帽。

在我把纱帽取下那一刻,四周变得非常安静,隐隐中,似乎连空气都热了几分。

不过这些我没有在意,我只是警惕地看着青公主。

青公主与我四目相对时,目光也是一滞,转眼她似乎更厌恶了,不过她迅速地挤出一个笑容,说道:“魏枝小姐不愧是天妖城第一美人。”说完这句话后,青公主退了下去。

她退到了蓝苏两女身侧,此刻,三个女人都在盯着我,她们的脸色都非常难看。

我看了她们一眼,轻轻抿了抿唇。

在我抿唇那一刻,四周传出一阵急促的呼气声。

听到这声音,我有点诧异,于是我转过头,目光在人群中搜向林炎越,不一会功夫,我便看到他了,当下我睁大双眼,期待地望着他。

一个人坐在这块石头上,四周众人的目光那么奇怪,我手脚都僵着,我好想回到林炎越身边。

就在这时,我的身后青公主轻笑起来,她说道:“诸位想看魏枝,现在也看到了吧?你看咱们的魏枝小姐给吓得,不如把她还给林侯爵吧?”

青公主这话一出,在场响起了一阵阵笑声,这些嘲笑我的,自然都是些雌性。

我陡然想起扬静说过的话,她说,我在任何时候,都不要保持仪态,要顾及颜面……

想到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挺直腰背,缓缓在墨石上坐直,便是那风吹乱了我的额发,吹起来我精美特制的衣裙,我也一动不动。

然后我抬起了头,也不敢对上众人的目光,我只是静静地眺望着远方,尽量按照老师们所说的那样,尊贵,漠然……

四周的低语声吸气声更响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贵族推开人群,缓步朝我走来。

这个贵族一头灿烂的金发全部梳在后面,露出他那张俊朗立体的五官,他身材高大,贴身的特制的贵族服装,令得他有一种说不出的高贵。

转眼间,金发贵族跨过了花墙,来到了我身边。

他从出现,一双眼便紧紧地盯着我,比起这些妖境的雌性,我毕竟有点气虚,在他的盯迫下,我竟然不敢移眼。

是了,扬静说过,如果我不敢移眼的时候,不妨眼眸上挑,嘴角上扬三十度。她说,我做出那个样子时,显得特别矜贵,特别让雌性们想揍一顿。

于是,我迎向金发贵族,眼眸上挑,唇角上扬了三十度。

而几乎是我这个动作一出,人群中陡然响起了几十个口哨声,好一些人在外围叫道:“刚才还怯生生的,这一转眼便如此雍容傲慢了,生动,太生动了!”

这时,金发贵族已大步走到我面前,来到我身前二步许时他微微躬身,右手在胸前一按,金发贵族抬起头双眼锐利地盯着我,说道:“魏枝,我叫离约,是你所在的这个国度的大皇子,皇帝之位的第一继承人。”

自我介绍过后,他缓缓站直,一边瞬也不瞬地盯着我,他一边慢慢宽衣解带起来。

这人,竟然在宽衣解带……

嗖的一下,我无法自抑的从耳垂开始慢慢烧红。幸好,在我脸颊越来越红时,我还记着扬静的话。于是,我继续眼眸上扬,唇角上扬三十度……因为太过紧张,我都没有注意到四周隐隐传来的低笑声和口哨声,以及大皇子那双金色眼眸中不由自主露出的笑意。

转眼间,又是一个长相俊秀,身材高挑的贵族越过人群走了过来,他一边走,一边对金发贵族笑道:“大哥不要怪我违背诺言,实是这个魏枝太让人心动了。”转眼间,他越过花城,也走到了我面前。

而在后面,又有一个年轻贵族站了起来,他含着笑,一边优雅地紧了紧领扣,一边大步走来。

还有贵族在站出……

我瞪大双眼,看着一个又一个长相俊朗,气势不凡的贵族向我走来,看到他们一站在我面前,便开始脱衣服,再也无法自抑的,我羞得连锁骨处都在泛红。

我努力地眼眸上挑,努力地唇角上扬三十度,努力地让自己脸不要那么烫……

人群中,扬静看了看那把广场围了一个圈的十几个贵族,转头朝着林炎越不安地说道:“侯爵,便这样由着他们吗?”

林炎越瞟了扬静一眼,慢条斯理地端起了一盅酒,他轻抿了抿,没有吭声。

这时,四周口哨声成片,有人在低笑道:“快看,她眼中都出水了。”“笨蛋,那是要哭了。”“脸竟然红成那样。”“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雌性脸红,真好看。”

“错了,好看的是她明明都要哭了,还摆出那么一副雍容傲慢的姿态,真让人恨不得立马掳回家。”

听着那些笑声说话声,扬静紧张地说道:“侯爵,小姐肯定想你能前去解围。”

这一次,她的声音一落,扬秀在一侧说道:“扬静!你失了分寸了!这样的宴会上,不管是侯爵强行阻拦还是强行带走小姐,都是非常失礼的。反正也只是让这些人围着小姐跳一跳舞,算不得什么。”转眼扬秀又说道:“天妖城这样的宴会这样的场合很多,小姐避过了这一次还有下一次,只要不真地让人占了便宜,其它又有什么打紧的?”说到这里,扬秀看了林炎越一眼。

林炎越还在慢条斯理地喝着酒,他的脸上戴着面具,让扬静两人看不出他的表情,只是隐隐感觉到,他的动作太过优雅缓慢,仿佛在强行克制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