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86章 驱离天君城

第八十六章 驱离天君城

青涣的话又多又快,天君的脸却更冷了,就在青涣的声音落下时,他冰冷地说道:“闭嘴!”

好一会,青涣的叹息声才传来,然后,四周归于寂静。

彼时,天君还负着手站这广场中,我明明就站在他身后,却如以往的每一个时刻一样,仿佛与他隔了一个星际。

而花园中,另外几个帝子已经提步朝我们走来。

我看了眼慢步走来,表情各异的帝子们,缓缓收回目光,开始专注地看着远方的天际。

就在这时,天君的声音从我前方传来,“魏枝。”

我慢慢回头,看向他依然笔直如玉的身影,看着他永远冰冷的疏离,垂下双眸,轻而漠然地说道:“天君有何吩咐?”

天君却是沉默了。

我转过眼,看着那几个越来越近的帝子,眨去眼中的伤感后,我喃喃说道:“阁下……我愿意离开天君城了……”

不是愿意,根本不是愿意,离开了天君城,我连遥望这紫华殿都做不到,我连午梦夜回时,心痛如绞时,都无法找到个寄望的地方。可,如果这是他希望的,如果能够帮他摆脱困境,我会愿意。

青涣虽已退去,可他说的话,还字字句句刻在我心里,我在害怕,我害怕自己会在下一刻,不管不顾的向天君扑过去,怕我自己不管不顾地借着青涣等人的压力。逼迫林炎越留我在他身边,我害怕自己明知迎接我的永远都是抛弃,却会为了贪求那几年几月的温存。而什么也顾不得了!

……人怎么能这样,喜欢上了一个人,便把自己低到了尘埃了,便为了能呼吸到有他的空气,都不惜作贱自己?

我不能作践自己,我害怕自己作践自己,所以。我用了全身的力气,向天君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背对着我的天君。这一刻似乎有点僵硬,我直等了好一会,也没有等到他的回答,而这时。众帝子已走了过来。

朝天君看了一会,又朝我看了一会,那自称三哥的帝子嘻嘻哈哈地说道:“好了好了,都这样光秃秃地站着有什么意思。炎越,这是你的地盘,怎么样,带哥几个出去逛逛?”

天君笔直笔直地站在那里,闻言声音毫无起伏地应道:“可以。”

“美人儿也一起去吧,”那帝子看向我。笑眯眯地继续说道:“美人儿风姿多变,一动一静无不赏心悦目,便是父皇身边的。也没有一个这么出众的,带在身边正好养养眼……”

他还在滔滔不绝,天君已开了口,他冰冷地说道:“不用了。”看着前方,天君也不回头,声音更是冷得毫无起伏。“来人,把魏仙子送出天君城。从今以后,没有天君令,永世不许她踏足此城!”

……

饶是这个请求是我自己说出的!饶是我一直在暗暗猜测着他的心,可这个地方,这个有他的地方,我哪里愿意离开?

我原本以为他会拒绝的,我本是在等着他遗忘的,可他不但让我离开,甚至还说出“从今以后,没有天君令,永世不许她踏足此城”的话!

这人,怎么这样冰冷,这么无情!

一时之间,排山倒海的酸涩和绝望向我袭来,一时之间,那潜伏在灵魂深处,对他的恨意又猛然涌出!

深深吸了一口气,在眨去眼底的酸涩后,我对上凝滞的众人,对上朝我大步走来的玄衣骑,弯着唇大大露出一个笑容,哑声说道:“是!魏枝禀遵天君旨意,此生此世,没有天君令,永世不踏足天君城!”

说出这句话后,我微笑地甩开玄衣骑抓来的手,抬着头,如以往在青石广场上征战的每一次一样,微笑的,睥睨的,优雅的大步向前走去。

我走得很快,很快,在走出几百步后,听到天君那冰冷又毫无起伏的声音再次地传来,“让传送阵的人免了魏枝的传送灵石。”

“是。”

其他的话,我已听不到了,也不想听了,我越走越快,直是脚下如风,在路过云宝时,云宝在大呼小叫,我没有回头。

一直这般抬着头微笑着走出了紫华山,我才扶住一根千年古树,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缓慢而安静地拭去唇角的血沫,继续向前走去。

我走得很快,脚步却有点不稳,一路上,不时有人回过头诧异地看向我。现在的魏枝,在天君城大小也算个名人,因此随着我越走越远,路上看我的人也越来越多。

也不知走了多久,我便来到了传送阵的所在,果然,这一次没人拦我了,不但没有拦我,那负责传送的人还立刻上前,把传送阵安上灵石后,很客气地问我,“魏仙子欲往何处?”

欲往何处?

我抬起头来,看着远远的天边,我怔怔地想着,我可以去哪里?这个世间虽大,可我能够去哪里?

妖境,那是不能去的,那里也没有家。

怔忡了许久,我冲那人微笑道:“去凡人界的魏国。”

“是。”

那负责人恭敬地应了一声后,一连打出几个法诀,示意我站到传送阵中去。

我站上了传送阵。

就在他要启动时,我低声说道:“等一下。”

在负责人诧异地望来时,我抬起头,定定的朝着紫华殿的方向看了一会,才轻声说道:“行了,启动吧。”

“是!”

传送阵启动,一道道白光如流水一样从我眼前划过,就在白光如虹时,隐隐中,我似乎听到巫族大尊那煞气腾腾的命令声。“退下!”

再然后,我的眼前有无数旋涡状的星芒闪过,似是过了天长地久。我眼前一晃间,传送阵停下了。

我到魏国了?

怔怔地抬头,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巨大石殿,我踏了出去。

在我记忆中,魏国的传送阵是放在魏都,时刻有人把守,可这个巨大的。不见边际的石殿中,却空荡荡的没有一人。

在疑惑中。我终于走出了这个巨大的石殿。

这一出石殿,我整个人都惊呆了,我眼前哪里是魏都?这一大片大片黄沙荒漠,一眼望去没有半个人烟。分明已被传送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我呆了一阵后,迅速地转过身,朝着石殿中跑去。

冲到传送阵旁边后,我望着枢纽上那五颗暗淡得宛如寻常石头的极品仙石,不由退后几步,想道:我回不去了。

不过,这种沮丧也只一时,我想,只要传送阵还在。那要离开就不是问题。

我出了石殿飞上天空,这般站在高高的虚空上,看到的是无边无际的黄沙荒漫。

接下来的半个月。我都在飞翔,这个地方看不到边际似的,一路飞来,永远都是黄沙荒漫,不但没有半个人烟,连绿洲也没有一个。

因此。在我飞了一个月,开始感到疲惫时。见到前方陡然出现在浓雾中的一片绿洲,便喜不自胜了。

我落在了绿洲上。

看着这与沙漠边界分明的绿洲,以及笼罩其上的滚滚浓雾,我犹豫了一会后,还是提步入内。

而随着我踏入浓雾中,眼前便是一阵天眩地转,这种眩晕,与踏入传送阵的感觉颇为相似,我心里大惊,下意识想要退出,却发现自己怎么走,眼前出现的还是浓雾,足下踏着的还是那片绿洲,最让人不安的是,我便是把灵力灌聚在眼睛上,竟也只能看到身周十米的景物。

我这一走,便是几天几夜,因这里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入目的景色与我刚见时也一模一样,我竟是无法正确判断过了多少时日。

最初的慌乱过后,我吸了一口气,想道:幸好这地方灵气充足。

这里的灵气,确实是充足,甚至比天君城还要充足,又走了个把月后,被千篇一律的景物弄得疲惫不堪的我,挑了一处水潭,在旁边布置了一个防御阵后,干脆闭起关来。

这一闭关,我马上察觉到了此地的妙处,不但灵气充足得仿佛在向身体里倒灌,而且这里的空气中,有一种玄妙的气息。

我完全沉浸在修练中。

我没有想到的,这一沉迷,时间便如电一般的飞逝,不知不觉中,百数年光阴已然流逝。

不过,这百数年中,我不但把自己所有的天赋技能完全熟练直至精通,还把关于炼器,阵法,符箓的技能也掌握了。

也许是一百年,也许是二百年,就在学无可学时,我从这种玄奥充实的感觉中清醒过来,想道:应该出去了。

也许是修为得到极大提升的缘故,这一次,我很顺利的离开了这个布置了大型迷阵的绿洲,朝着传送阵的方向飞去。

我还在虚空中,便听到传送阵的方向传来一阵争吵声。

有人在那里!

听到有人说话,我是欢喜之至,一个急飞,便落到了石殿前。

在我急急靠近时,传送阵的方向传来一阵争持声,“怎么搞的?好端端地怎么传到了这个鬼地方来了?”“苏师兄知道这个地方?”“当然知道,它是有名的荒芜之地,除了沙漠便是沙漠,没有半点价值。”“我也来过,这地方确实荒凉,咱们还是继续传送吧。”“行,那就继续传送。”

听到他们准备离开,我连忙一个瞬移出现在众人面前。

陡然看到我出现,十几个青年男女都是一怔,见他们瞪着我,我微微一笑,说道:“各位道友,我可以跟你们一道离开吗?”

这时,一个少年叫了起来,“你不是魏枝吗?你是那个天君城里美人榜上排名第三的魏仙子?”

天君城?美人榜?那已是百数年前的事了。我冲着少年点了点头,忍不住说道:“你记忆真好。”

少年瞪大了眼,他看着我一会,摸了摸后脑壳说道:“不过二个月前的事,魏仙子又是大美人,我记不住才叫奇怪呢。”

“二个月前的事?”我呆了呆。

被众青年围拥着的一个美貌女修这时开口了,她嘻嘻笑道:“魏仙子看来传送得糊涂了,青石广场赛刚过,仙子以一挑五的威风我们还历历有目呢,怎么仙子一副好似过了许久的样子?”

我合上张大的嘴,心里已经明白,定然是绿洲上的迷阵就是传说中的,那极其罕见时间幻阵。当下走到传送阵旁边,一边把这处坐标给记在心里,一边笑道:“不知诸位前往哪里?魏枝可否与你们同行?”

那最先开口的少年马上说道:“我们前去的地方叫彧地,现在三界的结界到处都出了问题,我们此番前去,是奉天君之令前去援助前面的师兄师姐,有可能会碰上堕落魔界的魔人,魏仙子确定想去?”

奉上三千五百字,今天依然只有一更,欠大伙的那更我记着,感觉到现在不是灵感最好的时候,不能胡乱码出章节敷衍大伙。

还有,这文我估算了一下,可能只有六十万字。

记得书评区有位读者问,是不是这本书成绩一般,我就不会认真写什么的。不会有那样的事,怎么说呢,这本书是我一直想写的,或者说,我迟早要圆自己这个梦,心心念念想做的事,怎么可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