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88章 又见天君

第八十八章 又见天君

就在那些破裂的黑暗缝隙中,魔物杀了个干净,一时之间,缝隙后的魔物再不敢涌出时,死里逃生的众人,才从狂喜震撼中惊醒过来,当下有人颤声道:“快,快把此间之事报告温玉上人。”

“对对对,马上报告,让上人们快点前来封锁通道。”

一阵阵欢笑声中,李向踩着法宝摇摇晃晃地飞到我面前,看着我,这个不满二十的少年人涨红着脸,带着几分敬服几分羞涩地说道:“魏仙子,谢谢你救了我们。”

众修士也乱七八糟飞上来,朝我说道:“谢仙子出手之恩。”“多谢相救。”“今日幸亏遇到了仙子。”

我回头冲这些人点了点头,说道:“不用客气的。”然后,我转过头看向那越扩越大的缝隙,每看到有血色魔物探出头,便继续一个火球扔过去。

众修士重新落到了地面后,李向还在我身侧站着,他小心地朝我看了一会,突然红着脸说道:“魏仙子,你这么美这么好,天君肯定会喜欢上你的。”

他听到了什么?

我一怔之下,手中的动作也慢了一分,转眼扔出手中的火球后,我冲少年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多谢……不过我与天君已是陌生人了

。”

我堪堪说出这句话,一阵衣袂声迅速传来,只见白光连连闪过,转眼间十几个长者出现在地面上。

这时。缝隙中恰好出现了一小片血色魔物,恰好我一个火球扔了过去。

众长者一瞬不瞬地看着那些魔物在我的火球中迅速化为灰烬,一个个露出惊喜交加的表情来。

飞到我身边。一个白头发的老人问道:“孩子,你这是什么火?”

“什么火?”我眨了眨眼,不太明白的样子,“就是普通的火啊。”

老人摇了摇头,他飞到我身边,手一伸扣住我的腕脉,灵气在我体内转了一个圈后。老人惊道:“你有八百年的灵气?”

见我点头,他又说道:“骨龄不过三十许。却有八百余年的灵气,看来小姑娘有过不少奇遇。”说到这里,他转头命令道:“老夫先把这个小姑娘带回去,你们修复好结界后。速速查看其他八大险地。这次要不是恰好有这位小姑娘在此,只怕整个彧地都会覆灭。”

又交待了几句,老人正在带我挪移,突然的,几个长者腰间的长笛同时发出了急啸声,几人低头一看,脸色都是一变。抓着我手的白发老人,也就是温玉上人更是颤声说道:“不好!无魔道灭魔关锁魔关同时启动了最终防御!它们的结界也被撕破了。”

中年人急急说道:“上人,事关重大。得立刻上禀天帝!”

这一次他的声音落下后,又是一个人的腰间长笛传来响声,那人看了一眼。抬头向老人禀道:“上人,天君已经赶来了!”

一听到天君赶来,众人同时松了一口气。温玉上人老人点了点头,说道:“天君既然赶来,此次魔物纵使为祸也不会流出彧地。”他松开了我的手,“小姑娘。事关重大,你跟老夫一道前往吧。”

不过。当老人赶到另外三大险地时,那险地的防御阵已启动了终极防护,在得知险地里的人已全军覆灭后,已无人敢打开防御阵了。

站在险地外面,看着那泛着莹莹白光的最终防御阵,听着防御阵里面魔物们的翻滚咆哮声,老人脸色发白。

一连下了几个命令后,老人回头扔给我一个储物袋,温声说道:“孩子,你的火球对灭魔有奇效,现在当务之急是休息好,尽快恢复灵力准备战斗。这个储物袋里有一些灵石,你拿着修练吧。”

我应了一声,朝着老人行了一礼,转身飞离。

也不知老人下了什么命令,我这一路飞来,凡是见到我的人,个个都低头行礼,到了彧城,也是人人客气,跟着仆人进了彧城的一个厢房,我把房门一关便静坐思量起来。

其实,我的灵力还充足得很,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果再有人问起我的火球怎么会对灭杀魔物有这么好的效果时,我该怎么回答

就在我一边修练一边寻思,时间渐渐流逝时,到得傍晚,一个修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魏仙子,天君来了,温玉上人让你过去一趟。”

我站了起来,静静地回道:“好。”

刚刚来到走廓上,还没有入内,我便听到里面传来温玉上人的声音,“天君有所不知,老夫是亲眼所见,那个小姑娘火球一出,连中阶血魔都是一烧成灰。”

天君还没有开口,青涣已在一侧沉声说道:“有这种事?千古以来,血魔都是难灭难杀之物,天界的种种法器符箓,一遇到他们的天阴浊气便被污蚀,同阶之下,魔物实力反而占优……上人,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你可知她那火球有什么奇异之处?”

温玉上人回道:“小姑娘叫魏枝……”上人后面还在说着,可房里面的众人,却出现了一种奇异的安静。

看了一眼沉思着的青涣,我走上几步,朗声说道:“魏枝见过上人。”

房中,温玉上人的声音来,“小姑娘来了?快快进来。”

“是。”

我应了一声,缓缓向里走去。

不大的房间里,天君坐在客位上,他的身边,坐着青涣和一些依稀面熟的天君城重臣。看到我过来,众人齐刷刷抬头望来。

天君也在向我看来,就在他的目光瞟来的那一瞬,我移开眼,微笑的,沉静地朝着温玉上人行了一礼,恭敬地问道:“上人找我?”

温玉上人朝天君一指,说道:“小姑娘,这位是天君。”

我转过头,僵立了一会,也不看向天君,低头行了一礼,说道:“魏枝见过天君阁下。”

可能是我们的神色有异,温玉上人看了一会后,突然问道:“你们认得?”

出乎我意料的是,回话的居然是天君,他温声说道:“本君与魏枝乃是故人。”在我身子一晃,转眼却想笑出声时,天君又说道:“魏枝的火球术,本君可以解释。”

在众人嗖嗖望去的目光中,在我心头一惊,青涣也是错愕地转头看向天君时,天君端起灵茶轻抿了一口,俊美无畴的脸上,浓浓的睫毛垂下,在眼下留下一线淡淡的弧形影后,他道:“本君在离开下界回返天界时,曾经把一只天雷疾焱打入魏枝的火性根骨中,所以她发出的火球,天生就是魔物最惧之物。”

天君这话一出,一厢房的大能都恍然大悟状,温玉上人更是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只有我,在一惊之下不由转头看向天君,想道:我的火球术之所以奇特,明明是因为我是凤凰的缘故……他,又在替我遮掩了。

到了温玉上人这样的位置,天君一开口,便已猜测到我魏枝就是天君渡情劫的那个对象了,温玉上人打量了一眼后,转向天君说道:“已过去三个时辰了,只怕三大险关的防御阵坚持不了多久了

。”

天君闻言站了起来,他说道:“那就出发吧。”

他大袖一甩,率先走了出去,在众人浩浩荡荡跟上时,天君的声音淡淡的从前方传了来,“魏枝,你且跟在本君身侧。”

我低下头,也没有回答,只是脚步稍快,不一会功夫,便来到了天君身后。

瞟了这个人一眼,我垂下双眸,用神识从传承玉简中寻找更强力的火球术来。

从彧城到三大险关还有点距离,我们一路飞行,众人不时就魔物之事讨论,我则一直想着我的火球术。

终于,飞到一半时,青涣来到了我身后。他看了我一眼,小声唤道:“魏枝……”

我回过头去。

看了这人一眼,我收回目光,用传音入秘冷冷的向他,向天君说道:“阁下,魏枝全力燃烧血脉时,其修为可以暴涨百倍。您明白魏枝的意思么?便是我是凤凰之事被世人揭穿,便是巫族大尊亲临,我魏枝也有一杀之力了。所以,请你不必自作主张地替我遮掩,我已不想再欠阁下任何人情!”

也许是我从来没有这样跟天君说过话,几乎是我的声音一落,天君那笔直如玉的身躯,便暴发出一种冷厉至极的气息!

这一怒,令得他竟是停下了飞翔!

而随着天君一停,众人也是一停,对上大伙看来的目光,青涣做了个手势,刚示意他们自行前往,天君便动了。

他迅速地朝前飞去,只是一个转眼,他便飞到了众人之前。

望着天君远远飞开的身影,青涣似是叹息一声,他来到我身后,过了一会,青涣轻声说道:“魏枝,你离开后不久,有一次我半夜看到天君在朝灵瀛门的方向发怔……”

青涣以缓慢的,沉吟的语气说到这里后,也不再多话,一个闪身,便飞到了天君之侧。

接下来,我只是全力赶路。

当我们来到三大险关中防御阵最弱的锁魔关时,那莹白色的结界已震荡不休,而里面那凄厉可怖的魔吼声已越来越大,越来越可怖了。

天君一落地,便迅速地布置起来,在青涣的招呼声中,我又飞到了天君身侧,准备在打开防御阵后,第一时间向天君布置的雷电阵的节点上发射火球。

送上加更章节,新的一月,求粉红票,求能挂在粉红票总榜前十五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