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18章 分手

第一百一十八章 分手

木老离去,我无心呆在天帝宫,站在高处看着那一波又一波急急赶来的臣子,想了想后,向孔秀等人发出一个符信,我率先飞出了天帝宫。

出了天帝宫后,我一时也不想回到灵瀛门,便朝着天帝城外飞去。

天帝城外,殒星飞落,星尘处处,出现在这种地方,任何人都得随时随地打开防御法宝,不然分分秒都会被星际灰吹得血肉无存。

不过,这些都与我无关。

自第二次激发血脉后,我肉身便如最极品的法宝,别说是星尘星风了,便是大能修士的全力一击,也伤不到我分毫。

我想,我真是比以前强大很多了。

这么想着,我脚尖一点,轻飘飘地穿过几颗飞来的流星,落到后面一颗人高的流星上。

站在这流星上,我随着星尘起伏。

就在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魏枝!”

这声音?

我回过头去。

这一回头,我看到了漫天黑暗中,正脚踩虚空,朝我大步走来的天君,就在他走了十几步不到,他身后的虚空里,一颗巨大的火红色星球突然膨涨开来,伴随着膨涨的,还有那一波又一波从星球上剥离的火焰!

星空落焰,在这无边无际的宇宙里,当真美得无法形容!而那个被火焰映红了的白衣男人,也美得让人无法形容。

我直是看痴了去……

天君大步走来。在离我还有二十步的地方,他停下了脚步。

一块又一块的剥离的飞溅的火焰中,天君双眸如星。他便那般清清冷冷地站着,便那般清清冷冷地看着我。

我抬头,对上了他的眸光。

看着他,我直似哑了咽,怔怔相对了好一会,我微微侧过头去,哑着声音问道:“你怎么来了?”

星空中。天君似是笑了笑,他说道:“我看不到你。便一路追过来了。”

我咽中一哑,想问他,你父亲给你娶了正妃的事,你知道吗?我又想问他。在你父亲的安排中,我不过是你一侧妃,你知道么?

可话到了嘴边,我却又问不出口了。

……

一种对现在的我而言,还有点莫名的高傲和矜持,让我问不出口。

于是我侧过头去,看着远处的星云聚散,我脚步一跨,朝着黑暗的远处曼步而去。

走了十几步后。身后衣袂破空声传来,天君出现在我的身侧了。

我们这一漫步,便是三天三夜。

行走在这星空里。看着四周的群星起起落落,时不时踩上一块殒石,任由它带着自己飘游,这种无比危险却又完全放任的感觉,真是让我着迷。

而天君,一直伴在我身侧。不管我踩上哪颗殒石,可卷入哪片星际沸流中。总是能及时听到他的衣袂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厌倦了,便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说道:“这些时日里,我好难见到你……”顿了顿,我轻声说道:“炎越,你都忙什么去了?”

过了好一会,也不曾见到天君回头,我转头向他看去。

天君负着手,正在看着远方爆起的一团宇宙尘埃,看着无数道光线在尘埃中出没后,天君开口了,他声音清冷而漠然,他说:“魏枝。”

轻柔地唤出我的名字后,天君低声说道:“父皇赐妃,是经过我同意的……”

什么?

我脸色瞬时雪白如纸,我不敢置信地转过头,呆呆看了天君一会,我失笑道:“炎越,你在说什么?”过了一会,我又颤声说道:“你的话,我怎么听不明白?”

天君转头。

站在虚空中,他的身形随着殒石起起落落,他的双眸也亮得让人发冷。

这般无声的,寂静地看着我,天君轻声说道:“你明白的。”

说到这里,他转过身去,衣袂飘飞间,他朝着与我相反的方向,一步一步走去,走了十几步后,天君背对着我挥了挥手,说道:“三个月后,本君接任仙帝之位,并举行纳妃大典,凤凰阁下如果愿意,可以前来一观!”

声音还没有落下,那个人,已然离我而去。

我望着他流星般远去的身影,久久久久都一动不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伸手朝自己狠狠甩了一个耳光,笑道:“真是的,居然身陷幻阵,看到幻觉了!”

我直是呆了许久,直到一阵星际沸流涌来,差点把我整个人卷杀进去,我才清醒过来。

这一清醒,我立马朝着天帝城飞去。

不过才离开短短十天,天帝城的气象大变,原本安稳又井然有序的天帝城里,到处都是一派慌乱。

而在我急急朝着前方走去时,有议论声传来,“听说靠近边域的十几个洲,连灵气都发生了变化,很多大能修练着修练着,便走火入魔了!”

“什么听说!那就是事实!不然你以为映月结界为什么会由神人出面来封锁?就是因为映月结界的魔气与咱们天界的灵气一旦混淆,便后果就是令得天界的灵气不能用!”

“现在只有位于中间域的这些地方才是安全的,听说那些边域的修士像疯了似的朝咱们的天君城和天帝城涌来!”

在这些议论声中,我急急来到了酒楼。

看到了迎上来的孔秀等人,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便飞上了厢房。

看到我脸色发白,唇也透着青白,众人相互看了一眼后,孔秀上前一步,关切地问道:“阁下,你怎么了?”

我抬头看向他,过了一会。我向后退出一步,在榻上坐下后,疲倦地问道:“我离开的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

孔秀开口了,“是出大事了。那映月结界的魔气外泄,没有想到后果会那么严重,现在靠近映月结界的几个洲,灵气都不能用了,修士们纷纷内撤。”

我单手扶着头,低声说道:“这个我在路上已经听到了。还有吗?”

这次朋争开口了,他用他那特有的沙哑浑浊的声音说道:“是还有一件事……自大劫已至的消息外泄后。有许多修仙家族站出来,他们说,他们说,正是因为阁下的出世。才导致天下大乱……他们要求天帝允许围杀阁下!”

我慢慢抬起头来。

看了众人一眼后,我低声说道:“说下去!”

“是。”朋争说道:“往时,大伙听了乱世将至的传言时,还都不以为言,可这灵气不能用的事一旦发生,所有人这才知道,原来这乱世将至,是天道要大批量的收割修士性命。现在那些边域洲界都已经乱了,在这个时候。那些家族把阁下推出去,便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

我扶着额,轻声喝道:“继续说下去!”

朋争连忙说道:“不过形势虽然严峻。阁下也大可不必担忧,因为陛下已经严厉地呵斥了那些人,也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我慢慢站了起来。

转头看着朋争等人,我沉默了一会后,低声说道:“我先离开一下,过个两天。我们便启程回返天君城。”

“是。”

与孔秀等人分别后,我朝着天帝宫飞去。

我飞得很快。不一会功夫便出现在天帝宫外面。当我落下时,前几日见到时,还对我毕恭毕敬的骑卫们,一个个脸色不善地瞅着我。

……看来真实发生的情况,比朋争他们说的还要严重。

我站在一座山峰上,看着这些如临大敌,眼带畏惧和憎恶的骑卫们,我徐徐说道:“我要见天君!”

见他们一个个只是冷眼看着我,我声音微提,语气冰冷地轻喝道:“我要见天君!”

终于,在我喝到第三遍时,青涣的声音远远传来,“让她进来!”

“是!”

众人退去,结界打开。

我嗖地飞了过去。

不一会,我便飞到了青涣面前,看着他,我问道:“炎越呢?我要见他!”

青涣深深地看了我一会,朝着里面一指,“凤凰阁下,请!”

我头也不回,一个瞬移便出现在宫殿中。

这个宫殿,高大深广,巨大的黑色柱子的尽头,天君正懒洋洋的躺在榻上。

这真是懒洋洋,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慵懒和放纵。

天君身着一件白色的天衣,天衣很薄,衣襟微敞,围在天君身周的,足有五六个姿容绝艳的仙子。

只是一眼,我便能看出,这里每一个仙子,都是对天君钟情已久,爱他入痴的修士,她们给他捶地捶背,温的温酒,一个个朝他看去时,那种眼神,真是媚得入了骨,痴得入了画!

我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间倾慕天君入痴的美人,并不止我一个!

在我记忆中,天君一直是冷淡的,像剑一样傲然屹立,像冰一样晶莹剔透!

可现在躺在美人榻的天君,这个与我的记忆完全不同,慵懒放纵的贵公子,却又一点都不显得刻意。

他就那么舒服的倚躺在美人怀中,仿佛这样的事,他早就做过千百回。

他就这么以嘴就上美人手中的酒爵,明明轻浮的动作却带上难以言说的尊贵,也仿佛数百数十年来,他就是这样渡过的。

这个男人,站在云端时,笔直如剑,仿佛不沾红尘,可他醉臣美人榻时,放纵随意,自然得仿佛他天生就应该如此,天生就应该过这种日子。、

我的心陡然慌乱到了极点。

昨天又卡文,写了好些都删除了,干脆今天补上更新。下面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