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19章 理由

第一百一十九章 理由

我慌乱着,不知何时滋生的傲慢又让我恼怒着。

于是我脸一沉,不知不觉中光华尽显,凤威毕露!

我这凤威一露,几个美人不知不觉中都给僵住,偶有一个对上我的眼,顿时双眼翻白摇摇欲坠!

就在几个美人在我的威压下变成了几只鹌鹑时,我衣袖一拂,冷冷喝道:“滚出去!”声音自是在威严中加了魅音!

几个美人被我气势一慑,跌跌倒倒地跑了出去。

等所有人都离去后,我慢慢朝着天君走去。

我一步一步走到天君面前,看着他,我蹲跪在他面前。

仰头看着他一会,见他始终正眼都不曾向我看一眼,我拿起一樽酒,颤抖地倒在他面前的酒爵中。

酒水汩汩的流入中,我小小声地说道:“你是为了我对不对?那些人向天帝施压,你是为了替我挡住那些,与天帝做了妥协对不对?”

我仰着头,渴望的,眼巴巴地瞅着他。

我斟的酒水都流了玉石地板上。

汩汩的酒水流动声中,天君终于转过了头。

他看向了我。

只是一眼,他便收回目光,漫不经心地向后一仰,他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头顶上的星空图,天君开口了,他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私下见你。”

天君的声音很淡漠,没有一丝感情起伏,“三个月后。本君继位时,自会迎请凤凰阁下前来天帝宫!”

说到这里,他闭上双眼。“本君累了,阁下请出吧。”

我的心,慢慢慢慢,沉到了谷底。

怔怔地看着他一会,我沉默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涩声说道:“炎越……”

我咽中干紧窒涩。直过了好一会才找到声音,我求道:“炎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跟我明说好不好?”我哽咽道:“别这样老让我不明不白的。”

也许是我的话让天君动了容,也许是别的什么,天君在沉默了好一会后。他轻轻开口了,他说:“魏枝。”

“诶。”

我连忙抬起头急急向他看去。

天君不在何时已经站起,他拖曳着那长长的衣摆,任由衣襟半敞,露出他那结实紧致的胸膛。

天君走到窗口,他望着外面的云起云落,过了一会,他轻声说道:“你说得对,我早就应该跟你说清楚。”

他望着外面的苍茫。淡淡说道:“魏枝,你在魏国,在妖境时。性格温软,爱笑,胆小,天真纯稚。”

他轻轻的,用一种怀念的语气说到这里后,过了良久良久才继续说道:“……我一直喜欢的是那时的你。”

背对着我的这个男人。以一种疏离的,淡漠的。仿佛想了许久后才想明白的语气娓娓说道:“魏枝,你没有发现吗?自从你激发第二次血脉后,你已完全变了。便如换了一个人般,完全变成了另一个。魏枝,你不再是那个我熟悉的,喜欢的天真的魏枝了。你强大,跋扈,骄傲,狂妄,耀眼,魏枝,你与以前判若两人了!”

在一室凄清中,这个男人静静地对我说道:“而你我都知道,这仅仅只是你变化的开始。魏枝,越到后来,你只会越加狂妄,当你涅槃后,这天下间,再无一人一物可以入你凤目……”

他说到最后时,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竟是觉得他声音陡然一沉,一种难以言说的悲伤和惧怕隐在其中。

不过,这种感觉只是昙花一现,转眼间,天君便还是天君,背对着我的这个男人,依旧冷漠无情。

看来刚才那感觉是错觉了!

我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一动不动地站着,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我有无数的话,无数的想法,可所有的话所有的想法,到了嘴边,却全部哑然。

……他说得对,我这阵子,是变化太多了,是完全变化成另外一个人了!

我抬着头,茫然的,失魂落魄地看着他,呆呆看着他,我抿着干干的唇,声音嘶哑低涩地说道:“可,可我不是故意的啊!”

我慢慢软倒在地,低着头,看着一颗一颗泪珠流到我的手上,我忍不住哭道:“可这些变化,不是我故意的。”

天君沉默了许久,他轻声说道:“是,我知你不是故意的。”

又过了一会,他说道:“可是魏枝,自始至终让我心悦的,一直是以前那个纯稚的你。”

我说不出话来了!

我呆呆地看着地面,默默地流着泪,看着自己的眼泪在地上汇成一小滩,我却找不到辩解的话。

我流着泪,一直流着泪,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低哑地说道:“可我,不是故意要变的!”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化,我也不知道这种变化的终点。

哽咽着,我泣不成声地说道:“可我,一直爱着你啊,我一直都爱着你,只爱着你……”

天君背对着我,他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

我这时,慢慢想起了这一阵子以来,他永远的忙碌,我们永远的聚少离多,心中越发慌乱绝望地想道:他说的是真的!他早就厌弃我了!他是真的不喜欢我现在的性格了!

这样一想,慌乱越发潮涌而来,我隔着泪眼看着这个心心念念的人,哽咽着,泣不成声地说道:“这不公平……炎越,这对我不公平!我一直只喜欢你一个,不管你是凡人林炎越,还是天君炎越,我永远只想着你一个。这不公平,这对我不公平!”

在我喃喃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中。天君转身,他向我走来。

在他的白色裳摆停留在我面前,在他倾身时。我刚刚抬头,他却猛然身子一转,大步朝外走去!

我跌跌撞撞地爬起,朝着他扑去,可我刚一扑,他的身形便是一闪,转眼间。这偌大的殿堂,只剩下我独自一人。以及张开的双手!

我低着头,呆呆地看着自己空空的手!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跪在地上,慢慢用双手捂着脸。哽咽起来,“又不是我自己要变的……这不公平!这对我不公平!”

我在这偌大的,空空如也的殿堂中,足足跪坐了三天三夜。

这三天三夜中,我没有流泪,也没有抬头,我只是呆呆地跪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低着头。

这三天三夜中,外面安静至极。连风也没有吹进来一丝,更别提脚步声了。

……原来,他是真的放弃我了!

第四天。耗尽了所有力气的我,慢慢站了起来。

我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殿门一开,耀眼的阳光刺目而来,我伸手挡了挡,眯着眼睛好一会。才提起脚步,朝着外面走去。

……我想。我与以前的魏枝,是真的不同了!

上一次魏枝被弃时,她颠颠倒倒伤心欲绝。

而这一次被抛弃时,远远看到有人把目光投来,我居然还用灵气把自己梳理了一遍,直到自己变回了光鲜亮丽的模样,我才昂着头,如往昔一样,挺直腰背,傲慢的,仿佛自己不可一世的从人前走过。

……这样的行为,以前的魏枝是万万做不来的。可现在的魏枝,便是绝望了,惊痛了,慌乱到了极点了,她也是体面的,讲究的,绝不在人前有半点不妥当的。

……也难怪他说我与以前相比,判若两人了!

我出现在孔秀等人的面前时,他们都吓了一跳,在众人围拥上来,关切着望来时,我抬起了头。

朝他们看了一眼,我低声说道:“我没事。”

过了一会,我居然还笑了笑,还强调道:“我真没事,都散了吧。”

说罢,我推开他们,进入了自己的厢房。

一入房中,我便随手打出几个法诀,把厢房保护好后,我抱着膝缩成了一团。

我的手不受控制地伸到储物袋里,掏出了二个木雕。

这二个木雕,刻着一男一女,男的俊美清冷尊贵,女的憨秀美丽,正是我与林炎越的雕像。

我伸手拿起了自己的雕像。

歪着头望了这雕像一会,我自言自语道:“原来我以前是这样笑的。”闭上双眼,我小小声的,泣不成声地重复道:“我不是故意要变的……我真不是故意变成现在这样的。”

我想,原来这人世间,居然有这么多的迫不得已,原来这人与人之间,要变心是那么容易!

原来,由喜欢到不喜欢,是那么简单一件事!

我把自己关在房里整整一个月。

一个月后,我出了房门。

几乎是一出房门,朋争便冲了过来,他急乱地说道:“阁下,你怎么连符信也封锁了?”

另一个妖修叫道:“阁下,每天都有长老来找你,说是请你前去修补结界!”

还有一个妖修则说道:“阁下,映月结界的事,有一个宿老开口了,他说你去可能会有作用。前几天有两位帝子来找了!”

还有一人叫道:“阁下,魔物杀之不尽,很多人都在闹着让你出手……”

一波又一波地传达声中,我抬起了头。

我目光到处,四下静然,看着这些人,我疲惫地说道:“不用理他们了。”目眺着远方,我哑声又道:“天下人是死是活,结界破是不破,与我何干?走吧,你们随我去一个地方。”说到这里,我打开一个天君以前送给我的,我一直舍不得用的传送符阵,于是,白光一晃,在身后几波人的急叫声中,我带着身边这几百人,嗖地从天帝城里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