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31章 杀离妃

第一百三十一章??杀离妃

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画了半个月的符箓。

这一天傍晚,我第一次打开了厢房门。

不过半个月,仙宫外便是人声鼎沸,这个虚立在半空,暂时的行宫,仿佛成了又一座天君城或天帝城,直是热闹得过份。

我还没有出去,便听到了一阵娇笑声。在天界,能够称为大美人的,定然是无处不美,如今外面传来的娇声笑也是如此,细细听来,如珠玉相击,如冰裂花开,如流水潺潺,实是道尽声乐之靡。

突然间,我推开大门的动作僵了僵。

这半个月,我虽然寸步不出,也不曾向人询问什么,可我知道,炎越必是洁身自好的。因为,他冷清之名天下皆知,要是他有了个什么桃色举动,那定然是人人转告,我便是把自己关得最紧,也能听到。

可现在,静下心来的现在,我光是听着外面这各色美人的低笑嘻闹,仿佛看到了满园春色,一时之间,竟是有了惧意。

不过,凤凰从来不是知难而退的生灵。

就在惧意初生的那一刻,哗的一声,我的法衣无风自动,一个转眼,它变成了一只极其贴合我身段的霓裳,转眼,我的发髺自形调整,松松斜堕一个流仙髻,道出无尽风流。

……自然而然的,我便因为奋战变成了那只光鲜夺目的凤凰。

我推门而出。

随着我漫不经心地跨出一步,亭亭玉立在虚空上时。果然,四下喧闹的,嘻笑着的男男女女都是一阵安静,先是无数个男修向我看来,再接着,那些被男修众星捧月包围着的美人们,也因被忽视而不得不看向我。

在看到我的那一刻,四下很安静。

安静中,我径自提步向前走去。一步一朵流云,转眼间便来到了天帝宫外。漫不经心地转头。我看了一眼那些笑容僵在脸上的美人们。伸手推开了天帝宫的门。

我走入了天帝宫。

就在我的身影消失在殿门的那一刻,外面潮水般的低语声响起,仔细听来,这些声音娇沥动听。都是女子的声音。“她就是凤凰?”“原来这就是凤凰。”“凤凰之美。竟一至于斯。”“姐姐,我想回去了。”“她和陛下果然很配。”“原来她长得这个样子。”

一句一句的夹着百般复杂情绪的低语声中,我朝着炎越所在的寝宫走去。

果不其然。我一推开寝宫的门,便看到了那个高卧在华榻上,神色慵懒,却因在情欲中挣扎而带着几分诱惑和艳色的天帝。

听到推门的声音,男人没好气地喝道:“滚——”

我脚步一顿,停在当地。

这时,男人又冷冷喝道:“朕让你滚,听到没有?”

我没有吭声。

过了一会,男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缓缓坐起。

这一转头看到是我,炎越俊美的脸上闪过一抹惊喜,转眼他恢复了面无表情,重新躺下,他用他那沙哑的声音嘲讽地说道:“想了半个月,终于想通了要报答我了?”

我没有回答。

我缓缓提步,在偌大的宫殿中,我的脚步声虽是轻缓,却有回声。

我慢慢走到他的身侧,看着他一会,我低声说道:“你为什么不碰她们?”

炎越仰着头看着殿顶,动也没动一下。

我见他不愿意回答,便又问道:“你是真的不喜欢我现在的性格吗?”

炎越依然一动不动。

我在他的身旁姿势端雅地坐下,安静了一会后,我开口说道:“我刚才听到她们的笑声时,差点控制不住变回凤凰了。”

男人还是一动不动,理也不理我。

我继续自言自语道:“幸好我自制力不错,要是在这里用凤凰炎烧了她们,你的父皇他们一定以为我残酷嗜杀,饶不了我!”

男人这时动了下。

他单手支头,墨发流泄中,这个被药物折腾得脸泛红潮的男人定定地向我看来。

他看着我一阵,突然伸出手,哑声唤道:“阿枝,过来。”

他伸出手,示意我握上他的手。

我看着他那昔日明澈,如今却染上了红色的眸子,并没在动作。

就在男人的脸色渐渐转冷,手也收回后,我继续说道:“我想搬到这里来住。”

几乎是我的声音一落,男人便僵住了。在他的呼吸声清楚可见的变得急乱后,我恍若未闻地自言自语道:“不过那是不对的,明明是你对不起我,又不愿意向我解释一字片语,我为什么要牵就你?不对,我就算搬过来与你住在一起,我也不会理你,我就是要让你看得到却碰不到,我就是要听着你这般呼吸变乱心烦气躁。”

几乎是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便急急站了起来。

看到我转身,男人再次转头看来。

他看到的,是一步一朵凤凰炎的我。

转眼间,我伸手一推,把天帝宫的大门重重推得洞开。

阳光陡然射入大殿时,外面的修士们,也不约而同地向大殿中看来。

我看着殿外,目光从众美人的身上略过后,缓缓的,优雅的,声音清越地说道:“谁是离妃?”

我的声音虽然不大,回音却响,一时之间,偌大的地方,只听得一阵阵回声不停传荡,“谁是离妃……谁是离妃……谁是离妃……”

终于,人群中走出一个打扮高华,容颜绝美的仙子。

这仙子一袭白衣,眸如秋水,其中愁意欲说还休,是个让人只看一眼,便能生出无尽怜惜的美人。

仙子在另外两个美人的簇拥下走出,远远朝着我福了福后。她声音娇软地说道:“见过凤凰阁下。”

事实上,以她天帝之妃的地位,完全不必向我行礼,不过我这时凤威大开,自有一种无形威煞,所以这位皇妃自然而然地向我行了礼。

离妃行过礼后,马上感到了不妥,嗖的一下,她脸孔涨得雪白,牙齿也咬上红唇。眼中泪出。一副楚楚可怜被我欺负的模样。同时,四周的嗡嗡声也大作,无数个声音中,同情离妃的不少。可一对上我便不能思考的。更是不少。

我看向离妃。下颌微抬,命令道:“过来!”

在我的凤威下,再一次。离妃如弱柳随风地向我走来了。走着走着,这个女人摆脱了我的威煞,可她已走了一半,骑虎难下之际,她的眼中再次涌出两泡泪水,开始雪白着脸露出被我欺凌却无力反抗的弱者相。

离妃毕竟是皇妃,很多时候,她代表的是天帝面子,如今她这般模样,便有好几个老人站了出来。

这几个老人刚刚站出,一眼看到我的身后,不知何时走出,正慵懒地倚在黑色柱子上的炎越,对上炎越的目光,不知他们想到了什么,便又齐刷刷退了回去。

离妃更显得可怜了,她含着泪水轻轻啜泣着,委屈地说道:“凤凰阁下,你,你想怎样?”

我微抬下颌,只是命令道:“过来。”

离妃只得再次向我走来。

对上她频频向我后面看去的泪眼,我心里想道:这个女人心里稳得很,她根本就不怕我。她都不怕我,却做出这副怕我的样子,哼!

我们之间的距离不长,离妃走得再慢,也站到了我面前。

我低头打量着她。

凤凰便是这样,哪怕什么打扮也没有,什么随从也没有,却天生就有一种高高在上,凌驾众生的傲然,如我现在,只是一眼,离妃双膝便是一软。转眼她清醒后,泪水立马顺着雪白的脸流下,看起来真是可怜极了。

所有人都在看着我。

当然,这时的众人,虽然同情离妃的不少,认为我霸道的也多,可归根究底,他们心里还是当作热闹在看的,无论是谁,都没有觉得会发生什么事。

先帝也在远远看着,他看了一阵后,向左右说道:“看到这只凤凰,才发现天帝之侧,余女都不足立。”

我看着离妃。

对上她泪水盈盈,苍白的,委屈无限的眼,我伸出手去。

我伸出右手,便这么漫不经心地放在离妃的肩上,然后我抬着下巴说道:“我容不下你!”

声音一落,我那掌在众人的尖叫声中啪的落实,只见一道蓝色的火焰闪过,转眼间,离妃睁大双眼倒在了地上。

她已气绝,再无声息!

许是被我的狠辣,被我这种可怕的手段给惊住,一时之间,无数的人都由极度的震惊变成了极度的安静。

四周的修士们,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了。

我抬起头,傲慢地向众美人瞟去。

我目光看到之处,所有的美人通通瑟缩起来。

然后,我转头看向了先帝。

对着先帝的方向,我慢条斯理地行了一个礼,说道:“陛下明知我与炎越的事情还不曾了结,却横插一手,弄来这些个女人。这一点,枝很不高兴!”

先帝的脸一僵。

他显然无法想象,有一天,会有另外一个人对着他说,因为他做的某些事,惹得那个人不高兴……

在先帝和四周众人的哑口无言中,我轻柔的继续说道:“如今,陛下弄来这么多美人,我也很不高兴。”一句话,令得众女齐齐瑟缩成一团时,我目光收回,漫不经心地说道:“在我与炎越的事情有个了结之前,我想,诸位仙子还是洁身自好为是。”话落一落,我衣袖一甩,悠悠然地跨过虚空,朝着我的厢房走去。

……上位者杀人的诸多理由中,有一个理由便是,因为你的存在是对我威严的挑衅,所以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