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32章 处罚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处罚

在我走出一半时,平静了太久的众人暴然喧哗起来。

所有人都看向先帝,以及殿中的炎越。

离妃是先帝指婚的,我杀离妃,是不给先帝面子。相比起来,看向炎越的目光倒不算多,毕竟这件事真算起来,还是他的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只不过血腥直接了点。

先帝先是沉下脸,转眼,他黑着脸喝道:“魏枝阁下真是好威风好杀气!”

他的话音未至,杀气已凌。

我现在的修为是还不错,可比起先帝却还差了不少。在他杀气凌身时,我转过头去。

转过头,我静静地对上先帝那阴沉的眼。

四目相对,先帝的威压转瞬即至,被这威压一激,刷地一下,我变身成了凤凰。

凤凰之美,不管任何时候都是惊心动魄的,我这一变身,四下议论纷纷的也罢,为离妃抱屈的也罢,厌恶我嚣张跋扈的也罢,齐齐哑了声。

这些人突然想道,杀离妃的是一只凤凰,凤威凤威,自古凤凰便高高在上,与天帝一样,她是堂堂妖皇,她的骨子里,便有着不可冒犯的骄傲。真说起来也是离妃倒霉,谁让她插足在凤凰与天帝之间的情爱当中,所以一向骄傲不可一世的凤凰容不下她,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这情况,便如凡人界的帝王,凡人界的帝王哪怕是弃了厌了一个妃子。那妃子也只能守着,如果有一天那妃子胆敢另找他人,便是触犯了帝王之威。

先帝一脸阴沉地盯着我。

我在他的目光中。凤羽高举,周身火焰流转!

不知不觉中,我俩已成对峙之势!

就在这时,炎越从殿中走了出来。

这时的他,已恢复了往昔的玄袍高冠,根本看不出半点被情潮折磨的样子。

缓步踱出后,炎越来到先帝面前。也不知他说了几句什么话,先帝寒着脸威压一收。

然后。炎越朝我走来。

他走得缓慢,步履中,带着赫赫威仪和一种说不出的冷漠。

我迎上他的眼,突然脸孔白了白。

就在众人目不转睛看来时。我突然收了羽毛,变成了魏枝的模样。

然后,也不等炎越走近,更不等他开口,我转过身便颠颠跑了开去,飞出十几步,我已如一抹烟一样,逃之夭夭了。

望着我离去的背影,在场的众人。许久许久还在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炎越手一挥,命令道:“都散了吧。”

众人散去时。炎越召来青涣,交待道:“把离妃葬入皇陵,告诉离氏一族,这件事朕很遗撼,愿把青玉一洲做为补偿!”

“是。”

青涣退下去交待时,先帝和几个老臣走了过来。先帝的脸色还非常难看,一个老臣率先开口道:“陛下。这凤凰越来嚣张了,你还准备放任她吗?”

炎越没有回答。

另一个老臣也开口了,他的语气更加不善,“这凤凰简直是无法无天,她一只鸟妖,还真把自己当成大人物了?堂堂皇妃她都想杀就杀,真是岂有此理!”

炎越面无表情着,依然没有开口。

倒是站在一侧的木老温声说道:“凤凰乃是天生地长之物,她与我们本就不同。世间的规矩约束,对她起不了作用。说起来,要不是她是魏枝时性子良善,只怕这种事早就做出来了。”他转向众人,又道:“再说,陛下已对离氏一族做了补偿,现在不管是映月结界还是灭魔一事,都少不了凤凰,大伙犯不着因为几个妇人之间的事在这里生闷气。”

木老这番话有点道理,众人频频点头。只是一个长老忍不住说道:“这凤凰还没有涅槃呢,便这般嚣张了。真等她浴火归来,岂不是这三界当中,万千星辰里,她想怎样就怎样?”

这话一出,先帝脸色一寒,说道:“她还有用,不可大惩,小罚却不能少。炎越,你送给她的天君城必须收回来!”

另一个长老连忙应道:“不错不错,老夫早就说过,那凤凰是天生地长,不知规矩之物,千万不能纵着。可陛下你就是不信,还把自己辛苦经营了那么久的天君城送给了她。现在她连当众击杀你妃子的事都做得出来,这天君城必须收回!”

“对,收回天君城。”

“那凤凰不能再纵着了!”

这些长老显然对炎越把天君城送给凤凰一事不满太久,借着这个机会,一个个都叫嚷起来。

炎越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那就收回吧。”

就在众长老满意地点头之时,炎越说道:“不过功过赏罚必须分明,魏枝无端击杀皇妃,张狂任性,记上一错,朕收回原先赏赐给她的天君城。然而,映月结界祸害生灵,污染灵洲无数,魏枝以一已之力控制住映月结界的魔息泛滥,有大功于三界,当赏。朕的建议是,赏青月,长济,扶觙三洲于她……”他所说的青月长济三洲,就是众人脚下的,刚被灰雾笼罩过,才开始好转的三大洲。

炎越的话还没有说完,先帝便是一声冷喝,他道:“不行!”

一句话令得众人都转头看向后,先帝沉着一张脸说道:“魏枝一朝得志便猖狂难驯,不能给她增加势力!”

炎越也有点不高兴了,他缓缓说道:“父亲,魏枝至少解救了十洲之地,赏她三洲,情理当中。要是没有她,这三洲根本就是废地!”

先帝却厉声喝道:“我不管这些!反正就是万万不允!”说到这里,先帝语气缓和了些,他道:“这样吧,你给她一些灵器宝物就是。至于这人才土地就不必赏了。还有,对魏枝的赏赐还必须押后,她刚刚杀了皇妃,不但分毫无伤还有赏赐,这叫越儿你在天下人面前怎么交待?”

炎越看了先帝一眼,说道:“魏枝受赏一事稍后再议吧。”

我一口气逃到了妖境。

躺在妖境国都上空的云层里,我身上的符信响个不停,直过了一会,我才打开接听。

“阁下,大事不好的,陛下下令,把凤凰城改回天君城,撤去你城主之位!”

“陛下,你在哪里?我们过来找你。”这后面一个,则是孔秀的声音。

我听了一会,信手把符信关了,暗暗想道:把天君城收回去?收回去就收回去呗,反正我也不想当那个什么城主!

其实今天的事,也有点出乎我自己的预料。

就在我躺在妖境上空,仰头看着云空时,突然的,一阵波动传来。

再然后,当我寻思了一阵,准备侧身换个舒适位置时,一眼看到了站在不远处,正黑着脸向我看来的炎越!

嗖的一下,我的脸青白交加。

我慢慢坐直,小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炎越踩着虚空,大步向我走来。

不一会功夫,他便来到了我面前。

面无表情地盯了我一会,他说道:“你的威胁起作用了……你前脚走,后脚那些美人便一个个连哭带闹地要求回去。”

我一怔,一时之间,不知道是应该朝他笑一下好呢?还是摆出高傲的姿态,显示我很满意这种情况?

过了一会,我终是嚅嚅地说道:“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过了一会,我徐徐站起,说道:“离妃之事,我可以向她的家族做出补偿。”沉默了一会,我又说道:“杀了你的妃子是我不对,对不起。”

炎越没有说话。

他只是沉默地看着我,看了一会后,他闭上双眼,说道:“行了,这件事已经了结了。”过了一会,他又说道:“你跑到这里也不算是个事,跟朕回去吧。”

我抬头向他看去。

四目相对,我却沉默了。

见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炎越缓缓走近,他来到我身前,低头打量了我半晌后,他轻叹一声,温柔地说道:“魏枝,跟我回去。”

他说了那么多句话,可这句话一入耳,我的眼眶便是一红。

我仰头看着他。

望着他俊美的眉眼,我苦笑的,轻轻地说道:“我早就想杀了她们……”我侧过头,拼命让风吹干眼中的湿意,说道:“我容不下。”

炎越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

他只是解下身上的外袍,轻轻披在我身上后,低声说道:“行了,都过去了,我们回去吧。”说罢,他牵着我的手,朝着上空飞去。

我们回到映月结界时,正遇上了大面积的风暴。穿过风暴,回到又加了几层防御的仙宫后,远远便有好些人朝我们的方向看来。

炎越没有让我回房,而是直接牵着我的手朝他的寝宫飞去。

刚刚来到大殿,炎越便松开了我的手。我跟在他的身后,一脚踏入殿门时,赫然对上灯火通明的大殿中,五个娇艳明媚的大美人,这些大美人,一个个身着华美单薄的仙衣,正满脸春光地朝炎越望来。

陡然对上我,五个美人一僵,炎越也是蹙起了眉。

这时,先帝的声音从一侧传来,在幽深的大殿中,他的声音浑厚而威重,“越儿,你回来了?”

先帝缓步走来,他朝着炎越威严地说道:“越儿,这五位佳人早已仰慕于你,现在你后宫空虚,正好纳她们为妃。”然后,先帝转向了我,在与我四目相对时,他目光微缩,徐徐说道:“魏枝阁下也来了?阁下来得这么快,想来已经知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