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33章 他忍不住了

第一百三十三章 他忍不住了

这五个美人,我是识得的。

听了炎越的话,我还以为所有的美人都被我吓跑了,原来还有五个不怕死的留在这里。

是了,她们显然是听了先帝的劝,以为我被震住了,以为不会再出现离妃之事!

我又转头看向先帝。

这个老家伙,是有备而来啊。

沉默中,我没有回先帝的话。

而在这时,炎越开口了,只听他命令道:“来人。”

几个玄衣骑走了出来。

炎越手一拂,命令道:“把五位仙子请回她们自己的居处。”

炎越这话一出,五位仙子脸色便是一变,在她们求助的目光中,先帝沉下了脸,他喝道:“越儿……”

不等先帝把话说出,炎越也沉下了脸,他缓缓说道:“父亲累了,也下去吧。”

这话一出,简直是不给先帝半点面子。当下先帝脸色大是难看,他重重一哼,衣袖一甩走了出去。

五个美人退去,先帝退去,大殿中恢复了安静。

炎越缓步走到最前面的高榻上坐下。

他显得很疲惫,一坐下便闭上双眼,仰着头一动不动。

我看了他一会,低声说道:“魏枝告退。”

就在我转身时,炎越开口了,他唤道:“魏枝。”

叫住我,仰着头望着殿顶的炎越轻声说道:“过来。”

此刻他的语气十分温柔。

我情不自禁地向他走去。

慢慢走到他身侧。我刚刚坐下,他的手便握住了我的手。

……有时候,可能幸福太遥远。所以光是十指相握,也能让人快乐得要飞起来。

我垂下眸,突然不想说话,也不想琢磨他的心思了。便这般牵着他的手,感觉着他肌肤的温热,享受着时间的静谧。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一阵低细的鼾声传来。

转头一看。却是炎越睡着了,他双眼微闭。一副睡得很香的样子。

这时,我突然记起来了,中了入梦林后,如果得不到满足。便会无时无刻不处于煎熬中,他应该是一直没有正常的入睡过了。

听着他的鼾声,感觉他掌心的温热,突然间,我也有了一种天长地久的错觉。再加上驱离浓雾后,我一直没有得到充份的休息。不知不觉中,头一歪,靠在他腿边睡了过去。

我不知睡了多久。

睁开眼时,我已被他搂着按在胸口。是枕着他心跳入睡的。

炎越依然睡得香甜,我支起头,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后。想道:我有多久不曾这般安静地看着他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人语声,转头看向明亮的殿外,我想了想,轻轻松开炎越的手,终是走了出去。

殿门外只有玄衣骑守着。看到我出来,这些人只是望了一眼。便低下头。

我回到了自己的厢房。

静坐在厢房中,我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理清一下。就在不久前,我还一心一意地想要忘记他,可怎么那沈妃跟我一说,我又与他纠缠不清了?

我还在房中寻思,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鼓躁声,而且随着时间拖延,那鼓躁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响。

听了一会,我蹙起了眉,推开了房门。

这房门一开,我便对上了五个千娇百媚的美人,现在,这些美人都跪在我的房门外,而不远处,是堵在一起看热闹的修士们。

见到我出来,中间那个长相最为娇美,与离妃气韵颇有两分相似的美人膝行两步,哽咽着说道:“魏枝姐姐,我们并不是非要成为帝妃,只是陛下厚恩,家族寄望,再说陛下是天界之主,终是要诞下继承人的。求魏枝姐姐容纳我等!”

“求姐姐别杀我们!”

“姐姐爱慕天帝,我们自是知道,可姐姐又不曾嫁与天帝,为什么非要对我们赶尽杀绝?”

“陛下身为一界之主,终是需要子嗣,求姐姐宽容。”

“……”

我刚刚走出,这五女已经你一句我一句,哭哭啼啼的又是求又是喊的。

我什么时候对她们赶尽杀绝了?

这几人,明明与炎越还没有半点瓜葛,却口口声声一会子嗣,一会求我别杀她们,简单几句话,便把我挤兑成了众矢之的!

四周的议论声越来越大,昨天对我还没有什么成见的众人,如今看我的眼神已是十分的厌恶了。

我笑了。

我这一笑,众人齐刷刷止了声。

就在一众安静中,中间那个美人朝左右使了一个眼色,转眼间,她们似是惊吓到了极点,一个个苍白着脸泪水不要命地向下流去。那中间的美人更是颤着声音拼命地向后缩,嘴里叫着,“别,别杀我们,呜,求求你,饶过我们吧……”

我懒得理会她,只是招了招手,朝一个玄衣骑命令道:“把你们陛下叫来,便说,这里有五个美人自称是他的妃子,正对着我又是磕头又是求饶的。”

我这“自称是他的妃子”几字一出,四下的目光便是一怔,议论声也少了些。

那玄衣骑去得快,不一会功夫,便听到一阵铿锵有力的脚步声传来。

却是几十个玄衣骑簇拥着炎越走了过来。

众修士看到天帝过来,连忙退后行礼,转眼间,炎越走到了五女面前。

这几个美人没有想到我竟然不像昨天那样直接动手,而是喊炎越来处理,而堂堂天帝,居然一叫就过来了,一下子齐齐变了脸色。

炎越缓步踱到了五女面前。

他低头看去时。位于中间那个美人连忙泪水盈盈,楚楚可怜地娇唤道:“陛下……”

这一声唤,怎一个千转百回了得?

炎越向她看去。

在看得美人脸泛红潮。越发楚楚动人时,炎越直起了身,他伸手招来青涣,道:“她们想嫁人了,你通知一下,将士们中有愿意娶的,可以到你这里报名。”

一句话说出。四下嗡嗡声大作,不过这一次的嗡嗡声与刚才不同。夹杂了太多的嘲笑声。

要知道,就在刚才,这五女口口声声是,她们是天帝的妃子的。可到了炎越口中。却是她们自己想嫁人了,还准备安排她们的婚事,这不是赤白白地打脸么?

没有想到这五个美人会撒这种谎,一时笑声大作,议论声四起。而这声声嘲笑中,五女这下真是脸色灰败了。

炎越一声令下,青涣便上前来,他带着玄衣骑把五个美人强行拖了下去。

五女一退,众人也开始散去。正大步离去的炎越,这时停下脚步,他回头朝我看了一眼。

我对上他的目光。清楚地看到他眸子底的红潮,不由在心里想道:那入梦林拖得越久人就越难受,他现在一定很难受。

炎越看了我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那五个美人被炎越这一赶,他身边就彻底清净了,只是我有时躺在自己的床榻上时。总仿佛能听到他煎熬时的呼吸急促声。

如此又过了十几天,转眼间。炎越中这入梦林的药,已经有二个月了。

这一个晚上,我在榻上辗转反侧,最后,我一抿唇,还是爬起了榻。

几乎是我刚刚起榻,刚刚推开房门,便看到杵在房门外,一动不动朝我望来的炎越!

见到是他,我惊了下,不由说道:“你怎么来了?”

炎越手一伸,扣住了我的手腕。

他的掌心很热。

紧握着我的手,他拖着我转身就走。

我颠颠倒倒地跟着他走了一阵,跟着他入了帝殿,然后砰的一声,炎越重重关上了殿门。

炎越把殿门一关,面无表情地布下几个防御阵后,转过头,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我,说道:“我忍不下去了!”

他伸出手,慢慢摘下腰间代表身份的玉佩,再扯下玉带,又说道:“魏枝,我要你。”

刷的一下,我脸涨红了。

炎越还在解衣,他动作优雅地解去自己身上的外裳,再脱去内裳,下服,慢条斯理把他完美至极的身体展现在我面前。

这大殿太阴暗了,映衬得我眼前这个眼底透着红潮的男人格外高大而具有侵略感。

把自身衣服剥去后,男人大步向我走来。

看到他一步一步走近,我僵住了,一时之间,只有心跳如鼓。

按道理,我与他早有肌肤之亲,我又一心在他身上,能与他靠近,是我心中所盼。

可我与他之间,又总有着太多不明不白,如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嫌弃我。

所以,看到他这般向我走来,我既不忍退离,也不愿意迎合。

僵硬中,男人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我们的第一次,我几乎是闭着眼睛做的,此刻面对着身无一缕的他,我不但僵着,一双眼睛还不知朝哪里安放的好。

就在我心慌意乱,思潮混杂时,男人走到了我面前。

他一把搂住了我,哑着声唤了一句“魏枝”后,头一低,便吻上了我的唇。

感觉到他急促的呼吸,还在这唇齿间的野兽般的噬咬力道,我颤栗起来。

在他的手摸向我的腰带时,我原本伸出右手想要阻止,可那右手刚一碰上他的手,便被他的左手一把扣住,连同我的左手一道,通通被剪在身后。

这个人把我双手反剪后,显然还不放心,顺手打了一个灵诀,我的灵力便被他封住了。

灵力被封,我心中不喜,便挣扎起来,哪知刚一挣扎,只听得滋的一声,我身上的衣帛,被他撕裂了一大块。

这次的h要不要写下去呢?嘿嘿,如果大伙想看下去的话,投几张粉红票上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