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34章 欢喜事

第一百三十四章 欢喜事

听着布帛撕裂声,我越发挣扎起来。

就在这时,这个双手在我身上游移的男人哑着声音说道:“帮我过了这三个月。度过这三个月后,我给你自由。”

这是什么意思?

突然的,一阵无法言喻的悲伤涌上心头。

在我怔忡中,男人的气息越来越乱,我闭上双眼,任由他滋滋地撕去身上布帛,就在身上大凉的时候,我声音沙哑地问道:“就一个月?”

男人低声回道:“恩。”

我越发闭紧双眼,又问道:“过了这一个月,彼此再不相干?”

男人沉默了一会,回道:“……是。”

这个是字一出,我想笑了,事实上我也轻轻笑了下,强行压下涌出咽喉的,翻涌的难受,我轻声说道:“好!”

也是我愚蠢,他不过是态度**了些,我便以为他终是放不下我的。

是啊,我若是不愚蠢,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准备放弃这个男人时,却又被他轻易迷惑?我若是不愚蠢,怎么当众击杀天妃的事也做得出来?我若是不愚蠢,以我凤凰之能,这天下之大自可逍遥,我却总总在他身边留连不去?

是了,是我愚蠢!

压下喉头翻滚的痛楚,我半睁开凤眼,朝着男人看去。

比我高了半个头的男人正低着头,努力地撕扯着我身上的最后一点遮蔽。平素里。他总是淡漠又威严,不过现在,他却是双颊微红。清澈的眼眸也黑得泛了红,甚至他的薄唇,也因刚才用力的噬咬的缘故,透着种红润。

炎越之俊,本来天下无双,这般动情之后,那神色眸光中。更带上了无尽的难以言说的生动。

我怔怔地看了他一会,突然伸出双手按上了他的手。

也许是我的手太凉。炎越被冰了一下,他一怔后,抬头看向我。

我也在看着他。

四目相对,我冲他嫣然一笑。然后,我哑声说道:“让我自己来。”

炎越定定地看了我一会,手一拂,我被封的灵力多了一丝可以周流。

身上一得了力,我便再次朝他灿烂一笑,这个过于灿烂的笑容,在令得男人痴怔之后,我慢慢退后一步。

我退后,在他一瞬不瞬地的注视中。身上最后的几块布,变成了艳红艳红的纱。

这大殿如此幽深,我的皮肤本又白得晃人。这般剩下的几缕的红纱挂着,呈现在炎越眼中,便是惊心动魄的艳。

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看着我抚过胸前的他,他低哑地说道:“我来帮你。”

说罢,他再次上前。

幽深的大殿中,这个光着身子的男人向我走近时。连空气都是灼热的。我看着他走来,看着他的大手放在我的**上。看着他的大掌透过破烂的薄纱覆在乳上揉捏,我看着他喉结滚动呼吸急乱,我微笑地想道:这入梦林真是好东西,居然能把那么冷清的,高高在上的男人逼得失了态。

就在我想到这里,微微笑着时,男人指间突然用力。

我痛得哼了一声,向他软软的撒娇道:“你抓痛我了。”

男人抬头看了我一眼,慢慢倾身。然后,他的薄唇覆在了我左侧的玉乳上。

红樱被他含到嘴上时,我颤栗起来。

我这一颤栗,他的唇越发用力一吸。

我双脚一软,斜斜地向他倚去,低着头,看着男人专注地一边把玩一侧玉乳,一边舔咬着另一侧,我想道:可能整个天界的人,都不会想到他们的天君也有这样的时候。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男人叨起了红樱轻轻一扯。

我再次轻哼出声。

这时,男人的双手开始向下游移,他的手比常人要冰,这么微凉的手抚过我火热的躯体,所到之处,我每一片肌肤都在颤栗。

他低下头,专注地看着他的大掌抚过我白嫩滑腻的肌肤,在抚到腰间时,他轻轻握了握,然后,又握了握。

用右手握紧我的细腰,炎越的眉眼中,竟露出了一缕怀念。

然后,他的手下移,在那大掌扣上我挺翘的臀部时,男人的呼吸已急乱到了极点。

突然的,他似是不满意这样揉搓了,把我横抱而起后,男人?大步朝着殿中走去。

他所去的方向,是高台上的天帝座。

他抱着我,把我玉体横陈的放在天帝座上,然后覆身,低下头目光灼灼地打量着我。

我仰躺在榻上,墨发披泄一地,凤眼因为情动也有了点迷离。

在他看向我时,我也在向他目不转睛地痴望。

男人的目光上移,在对上我的眼神时,他的眼神迅速的一暗。

他伸出食指,轻轻戮进我的樱唇中,一边用手指拔弄着我的舌头,他一边低哑地唤道:“阿枝……”

这一声唤,太过缠绵,几乎让我以为,今日今刻,是他期待太久的。

我仰着头,目光温柔地看着他,舌头舔上他的手指后,我妩媚笑道:“夫君……”

这“夫君”两字一出,男人便像被击中一样。他先是一僵,然后喘息声大作。

看他的样子,本来想慢慢欣赏着,可这时却显得迫不及待起来。他把我的下半身拖下榻,把我双手举起锁住,身子一沉,下半身与我的完全吻合。

他的硬物重重抵着我,炙热无比。

他抵住我后,双眼还在瞬也不瞬地盯着我,对上我的眼,他透着暗红的眸底里,突然有了丝笑意。

望着我,男人低哑地,温柔地唤道:“阿枝……”

声音没落。他已把我双腿分开,顶了进去。

就在他的灸热完全深入时,我耐不住呻吟起来。

听到我的呻吟声。男人眼中的笑意更明显了,他低下头吻着我,一边伸出舌头,与我的丁香舌相对,他卡在我体内一动不动。

那种灸热和硬挺,深深的被我细处桎梏,感觉着自己能清楚地描写它的形状和火热。我终是情动了。

雪白的肌肤染上红霞,我伸出双臂搂上他。在他耳边喘息着唤道:“夫君。”

这两个字,仿佛是某种开头,几乎是我一吐出,男人便开始在我体内大开大阖起来。他抬起我的左腿。一边用力的冲撞着,一边低着头专注地看着我的眉,我的眼,我雪白的肌肤,我的玉乳细腰。

他的撞击越来越剧,呼吸声也越来越粗,低着头目光灼灼地看了一会,他突然把我身子翻转,双手揉搓着我的翘臀。继续冲撞起来。

我身下的帝王榻,发出格支格支的摇动声,男人一波一波的冲撞。令得我的眼前频频出现白光。

渐渐的,我再也不想掩饰了,于是我发出了一声声轻哼。

男人的双手,还在揉搓着我的玉臀,他把玩了一会,突然说道:“阿枝甚美。”

我没有回话。

这人毕竟没什么经验。剧烈的顶弄了一会后,便倒在我身上开始射。精。

他积聚了多年的精华,这一射便是好一会,就在他在我体内开始疲软时,我身子一直,把男人推到一侧,随手从手擉中拿出一件法衣披上,无事人一样便朝殿外走去。

我走到殿门时,已衣裳俨然,发丝不乱。

就在我伸手扣向殿门时,一只大手猛然从后面伸来,他扣着我的细腰,扯着我抵在了殿中柱子上,转眼间,我亵裤被脱,就在他再次进入时,我听到了男人在我耳边说道:“朕没说你可以走!”说罢,又是一阵翻来覆去的顶弄。

只是这一次与刚才又有了不同。刚才他是旷了多年,有点迫不及待,这一次,在他的灸热进入我的体内时,突然的,我们所在的大殿,飘起了无数的红纱,红纱在风中飘荡,乐音飘渺而来,一朵又一朵的鲜花开始围绕着我和他旋转。

没有想到这人还有这般雅致的时候,我有点想笑。事实上我也笑了,在我的脸被他压着抵在冰凉的柱子上时,我扯唇一笑,想道:这乐音听起来倒是颇为愉悦,仿佛他真是期待太久一样。

再一次发泄一尽后,我推开伏在我身上一动不动的躯体,哑声道:“我可以走了?”

男人抬头看来。

就在他双眼瞬也不瞬地朝我看着时,突然的,膏盲间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绞痛。

这绞痛只是一瞬,我给忍住了,这时,我下巴被抬起,炎越蹙着眉低声问道:“怎么了?”

我想,我好象生病了。

可是,我又不是凡人,无端端的怎么会生病?

按下心中的不安,我朝男人灿烂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见眉不见眼的向他说道:“没事。”

“当真没事?”

“当真没事。”

炎越放松下来。他放任身子压在我身上,一手扣着我的细腰,另一手时不时在我身上抚过,口中里则说道:“这一个月你就宿在这里吧。”

我闭上眼,脸上却含着笑坚定地说道:“不行!”

在炎越抬头看来时,我微笑道:“你有需要把我召来便是,同起同宿就不必了!”

说到这里,又是一波剧痛传来,我含着笑,用力地把男人推开,说道:“解开我的灵力封锁吧。”

炎越一怔,有点不明白以我的修为,明明潜修半天就能解开灵力封锁,为何还在向他要求?

不过,他也没有多问,手一拂便给我解了开来。

我赤着双足从他身边走开,再从手擉里拿出一件法衣穿上,曼步朝外走去。

这一次,直到我拉开殿门,炎越也没有再说话。

欢好了,求粉红票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