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36章 林夫人

第一百三十六章 林夫人

有所谓望山跑死马,城镇看起来不远,这一路山路走过去,却极艰难。

我一边走一边修练,有时走着走着,脑中出现什么图像,还会停在原地发一阵楞,如此一来,足走了八天才走到啸月城。

在山林中露宿了八天后,我对于宿在荒山野外也不惧怕了,因为凡是我停留的地方,方圆十里内,别说是虎狼,便是蚂蚁也没有半点,有时睡着睡着,还络续有群鸟飞到我身侧守着,所以我宿得挺自在的。

八天后,我来到了啸月城。

啸月城里,四周来来往往的人,长相与我差不多,都是黑发黑眸,布衣荆钗。

只是人太多了。

我站在人群中,被这川流不息的行人和驴车马车冲得不时退避,一直退到了街道一角。

我茫茫然地发了好一会呆,一时也想不起自己跑到这里来是想做什么,便再次提步,胡乱朝前走去。

走着走着,一阵华丽的马车驶了过来,我刚刚避过,马车中传来一个声音,“停一下。”

车帘掀开,一人伸出头朝我叫道:“这位小姑娘,你过来一下。”

叫我?

我睁大眼睛看了看,见那人确实是盯着我,便走上前去。

见我过去后,只是楞楞地呆站着,马车中似乎传来了一阵讥笑声。这时,一人咳嗽一声。

四下一静后。那咳嗽的中年美妇掀开车帘,朝我上下打量一番后,目光定定放在我的脸上。极温柔可亲地说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摇了摇头,笑眯眯地说道:“我不记得了。”说到这里,我看向美妇,好奇地问道:“姐姐,你认得我吗?”

马车中又是一阵笑声传来。

那中年美妇却是笑了,她慈爱地叹道:“真是个可怜的孩子。”说罢。她掏出一碇银子示意我接住,温柔说道:“孩子接着。去买点好吃的。”说罢,车队重新启动。

我站在原地,望着那离开的马车,好奇的蹙起了眉。就在这时。一股巨力向我撞来,转眼间,我手中的银子被撞得高高飞起,落到了角落里。

然后,几个小孩欢叫着冲了过去,从角落里捡起银子跑得老远。

我没有去追。

那个中年美妇回头看到了这一幕。中年美妇若有所思时,一个管家打扮的中年人凑上前说道:“夫人,这孩子看起来是个痴的。”

中年美妇又看了一会,她摇头道:“她目光有神。不像痴子。”过了一会,她又说道:“江叔,你觉得只论五官的话。这孩子在江洲可以排第几?”

“只论五官?”管家江叔转头看去,看了一眼,他低叫一声,“哎哟,居然是个罕见的美人儿。”

“不错!这小姑娘的胚子是极好的,而且那五官。还依稀与那家子有点相似。至于其他,咱林府有的是办法帮她调理好。”中年美妇笑了。她吩咐道:“咱府中不是缺了一位表小姐吗?你去安排一下。”

管家江叔立马应道:“是!”

……

我在啸月城浪荡到傍晚,正寻思着是睡在人家的屋顶上,还是继续宿到野外去时,管家江叔找到了我。

他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我只听进了一句,“有大屋可住。”

太好了!

我高高兴兴地上了一辆马车,跟在江叔的身后进了一座建在山上的精致庄子。

接下来的日子,正如管家江叔所说的那样,我吃着精美的食物,住着大屋子,穿着锦绣罗裙,还有好几个丫头侍侯。对了,他们每天都会弄一些药给我喝。

这些药我闻了闻,气味不错,我挺喜欢的,于是也来者不拒。

便这样,我夜夜打坐修练,白天服药,或跟在几个妇人身后,学着怎么走路怎么说话,这日子过得也充实的,不知不觉中便过去了三个月。

又一年的春暖花开日,我拿着一本书坐在花丛中,有一下没一下地看着。

一阵脚步声传来,伴随着脚步声的,还有几个女子的声音,“她学得怎么样?”

“禀夫人,表小姐真真是一个过目不忘的天才,任何知识,只要教她一遍,她立马就会了。”

“礼仪刺绣和交际应对也是,只教一遍,下一次问她还记得。”

“妾身还没有见过这么好记性的娃。”

夫人的声音传了来,“应该不是这孩子记性好,而是这孩子本来就学过。”

“夫人言之有理。”

于是,就在我高高兴兴地把书本合上时,丫环小绿跑了过来,她朝我行了一礼,说道:“表小姐,夫人来了,她让你去见她。”

“好。”我站起身,将手放在小绿的手上,让她扶起后,一边朝外走去,一边乐滋滋地看着左侧花丛中飞来飞去的几只蝴蝶。

小绿见我这样,几次欲言又止。

过了一会,她终是试探着说道:“表小姐,你就一点也不担心……”

“担心什么?”我含着笑看了她一眼,见她忧心忡忡的样子,不由伸手在她手背上拍了拍,快乐地说道:“你别怕,我会保护你。”

小绿扯出一个不像笑容的笑容来,过了一会,她嘀咕起来,“表小姐记忆好是好,就是没心没肺。”

当我从花园中走来,出现在林夫人面前时,她惊得手中的茶盅都晃了下。

慢慢的,林夫人重新坐直,在示意我坐下后,林夫人微笑道:“早就知道月儿生得美,没有想到洗去病色后,居然美到如此地步。”

林夫人手一挥。示意众人退下。

等厢房中只有我与她两人时,林夫人温柔地说道:“月儿,你以前的事。可还记得?”

我摇头,眨着眼睛说道:“不记得了。”

“可怜的孩子。”林夫人感慨一声后,轻声说道:“月儿,你在这庄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呆了三个月,也呆烦了吧?姨母这次来,想把你带回京城去。”

也不知怎的,一听到京城两字。我便来了兴致,隐隐中。我觉得京城里应该有一种让我想到哪里就能到哪里的东西。于是我不等她话说完,便高兴地回道:“好啊好啊,我要去京城。”

林夫人端着茶盅的手一顿。

她抬头定定地盯着我的双眼看了会,笑道:“你这孩子。原来真是个痴子。”

她垂下眸,慢慢抿了一口茶,似是沉思了一会后,她把茶盅朝几上一放,站起来说道:“那就去准备一下,明天启程。”

我高高兴兴地应了一声,转身朝外走去。

就在我走出花园时,隐约听到身后的厢房里,传来林夫人的说话声。“你只说她变美了,可本夫人竟不知道她会如此之美。”

江叔的声音马上谄媚地传来,“夫人不必忧心。这孩子虽美,学东西也快,可你看到了,她真是个缺心眼儿的。”

林夫人沉吟了一会,轻叹道:“现今也只能这样了……哎,这孩子的长相。要是别这么耀眼就好了。你们也知道的,陈越那个孩子虽然与我家意儿自小交好情谊甚笃。可也难保他见到如此佳人,会忍不下心来。”

厢房中安静了一会,一个老妇人的声音传来,“你这话可是小看自家人了,三小姐号称京城第一美人,忘月姑娘虽然很美,可论姿色,还差三小姐甚远,更何况陈世子对三小姐的痴心,那是天下皆知。”

林夫人似是笑了,她轻声说道:“你说得对。”过了一会,她又说道:“我明天就会带她上京,如不出意料,最多三个月,此间中便能有个了结。哎,真想快点看到意儿和世子在一起,再给我生几个大胖外孙子。”

接下来便是一连串的恭喜祝福声。

我听了听,再也听不出什么名堂后,便高高兴兴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厢房,我拿起一面铜镜,朝镜中的自己看了一眼后,我歪着头想道:我这个样子就很美吗?

镜中的我,脸色还是有点寡淡暗灰。

林夫人显得很性急,在众人的张罗下,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便启了程。

一个人坐在马车中有点无聊,我在看烦了外面的景色后,又开始打坐修练起来。

也不知修练了多久,隐约中,我看到自己的眉心处有一大片白茫茫的空间,里面似乎还有一些晶石,以及一个袋子什么的。

只是那灵光一眼甚是匆匆,当我再留神时,却怎么也看不到了。

车队走了几天后,便开始赶水路,如此急急忙忙走了一个月,京城已经在望。

而自从发现眉心处有东西后,我修练的重点,也不是全身性的调整,而是着重清理意识海了。所以,这一个月,我照镜子时,发现自己没有再变美。

听着外面众人发出地欢呼声,我也迫不及待地伸出头来。这一伸头,我才发现自己的马车连同仆人们一道,给挤在大船的后面,而不远处的码头上,林夫人早就下了马车,正与一队打扮华贵的男女说着话。

就在我看得津津有味时,一辆华丽的马车朝码头急急驶来,那马车一停,一个长相极美的少女走下来时,码头上的众人似乎被那少女容光所慑,一时安静了不少。

那长相极美的少女急急朝着林夫人跑去,母女俩一见面,便是眼泪汪汪,也不知林夫人说了一句什么话,那长相极美的少女转过头朝我的方向看来。不过,隔得这么远,那少女是看不清我的。

暗暗吐了吐舌头,我欢喜地想道:果然凡是叫京城的地方,就是热闹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