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56章 论武池

第一百五十六章 论武池

这情形不对!

我僵硬地坐了个笔直。

这时我头脑相当清醒,我明白了,前天晚上的事不是幻觉,我真的中了招了,而且那个人还在我体内留了后手,像现在,我明明有深厚的修为,可那个人一个念头,我手脚便可被缚,灵力便已被制。

就在我如此想来时,窗户被打了开来,接着,一物凭空蒙上我的双眼,堵上了我的嘴。

……又来了!

我气得不行,用传音入秘怒道:“你到底是谁?”

那人不答,而我三不两下,已被他剥了个精光。

接下来,又是一整夜的**,从我体内的一波波炎火和勃勃生机,源源不断地滋养着这人强大而阴寒受创的内息,每到最后,他又扣紧我,朝着我的体内猛射元精,射完后立马喷回凤凰炎覆在其上,看样子是铁了心要让我怀孕。

如此,我被他翻来覆去地弄了一整晚,第二天发现自己又干干净净毫无异状时,我简直气得快炸了。

连续两次失手,我恼到了极点,虽然不好意思叫帮手,可我绞尽脑汁,终是设下了好几个陷阱。

可让我失望的是,自那晚后,那人却再不出现了。

他为什么就不出现了呢?

我满腔怒火击到空处,整个人都不好了。可我的焦躁,放在孔秀等人的眼中,是一点也不显目。

因为所有的人都焦躁。

魔族人焦躁,是因为他们受血月的影响,这尤其是后半夜时,那一轮挂在天空上的血月出现后,那是整个魔帝城都陷于狂欢当中。

孔秀等人焦躁。是每多了解一点魔族的实力,便多一份不安。

所以,我的焦躁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显得正常极了。

又是一个白日来临。

算一算,到现在为止,我们入魔界已有半个月了。

一大早,一个老臣便来到我面前。说道:“阁下。和谈之事,你得上点心。”

我难道不上心?

我看着老臣。

那老臣迎上我的目光,严肃地说道:“这次我们本就是不告而来。这种情况下,魔帝便是发雷霆之怒也是应当。现在他既没有动怒,也没有苛待我们,在这种情况下。老夫以为,凤凰阁下应当主动表达诚意。多往魔宫或魔帝出现的地方走走。总之,阁下应当主动找上门与他们谈起这事,而不是整日的守在闺房中,像个凡间的闺秀一样。”

老臣又道:“一连数日。阁下都拒绝了魔界太子的邀请,这样不好。”

我看着老臣。

老臣坚定地回看我。

过了一会,我轻叹一声。说道:“我试试吧。”

老臣立马向我深深一揖。

于是,这一天下午。我想了想后,便带着孔秀和朋争两人出了门。

血月节的躁动已接近尾音了,可街道上,依然到处都是跳着舞,或手牵着手乐着的少年男女。

不一会功夫,我来到了那一天炎小魔带我见过的论武池。

望着那巨大宏伟的建筑,听着里面传来的阵阵狂呼声,我朝两人说道:“走,我们去看看。”

论武池外,并没有人把守,我们很快便入了内。

这一入内,我马上僵了脚步。

因为对面那高高的主台上,端坐着一对璧人,那男子银发红袍,可不正是炎越魔帝?

我的目光,转向那紧紧挨着炎越魔帝,笑得一脸灿烂的魔后。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魔后。

她的面容,只算得上秀丽,可她有一双大大的圆滚滚的杏眼,一笑起来双眼便眯成一线,显得异常可爱,对了,她还有两个酒涡,身段虽然娇小,却由里到外都充斥着一种甜蜜可爱。

比起我来,她既不雍容也不华贵,更说不出多么美貌,甚至,她的身材也普通得很,远远不能与我相比。

可她那么甜蜜可爱。

就在我呆呆看去时,魔后不知说了句什么话,炎越魔帝低下头挨着她的脸,一脸宠溺地倾听起来。

陡然的,我呼吸不过来了。我胸口堵得满满的,需要张着嘴大口大口吸气,才没有那种窒息般的痛楚。

我追了他两世,从来不曾见过他这般毫不在意他人看法的温柔,从来不曾见过他的这种宠溺眼神。

原来,这才是他的真爱么?他喜欢的就是这样甜蜜可爱的女子,所以,不管我性格是清冷还是纯稚,或者是现在的张扬,也不管我的面目是前世的普通,还是现在的绝美,他不喜欢,就永远也不会喜欢?

只因为,他内心喜欢的,就是这样甜蜜可爱的女子么?

我艰难地扣紧手指,忍着胸口传来的绞痛,我转过身便想离去。

就在这时,场中的人发现了我们,有人叫了起来,“咦,这不是凤凰阁下吗?”于是,论武池里外,千数千双目光齐刷刷转了过来。

到了这个地步,我是不能走了。

当下,我回过头去,微笑地看向众人,下颌微点,说道:“久闻魔族的论武池群英聚集,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说出这种场面话后,我转向主台上的魔帝和魔后,微微一礼,说道:“魏枝见过陛下,见过娘娘。”

我笑容无可挑剔,便是对上炎越魔帝投来的目光,表情上也是一派风淡云轻。

我想,做为一个不再记得他的故人,我现在的表现应该相当完美。

主台上,魔后大眼眨着,她甜甜一笑,露出两个酒涡后,惊叹道:“凤凰阁下好生美貌。”

我垂眸,微笑道:“多谢魔后夸奖。”

这时,魔帝开口了,他的声音清冷而没有感情波动,“凤凰阁下武技高超,呆会你们可以向她请教一二。”

他这话,是向着武士们说的,而随着他这句话一落地,众修士齐刷刷地应道:“是。”然后他们转头,朝着我又叫道:“还请凤凰阁下指点一二!”

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只能从命了。朝着他们点了点头后,我便提步朝前走去。这些魔族中人早就听说过我的大名,一个个看我走来,目光火热,在我走近时,有些人还故意挡在前面,直到我离他们只有二三步远了,才慢慢散开。

我含着笑,步履雍容地走到离魔帝魔后最远的一个看台坐下。

在我坐下时,不知魔帝说了句什么话,魔后笑得花枝招展的朝他怀中扑去。而炎越魔帝则温柔地搂着妻子,让她腻在他怀中撒娇。

我想,他现在这么幸福,我应该祝福他。当初对不起他的是我,所以我应该祝福他。虽然,他其实并不稀罕,虽然,他原本对我的喜欢,只不过是被我追逐太久形成的习惯。

就在我脸上含笑,心中胡思乱想之时,一个清冷冷漠的声音突兀地传来,“凤凰阁下以为,我魔族武士如何?”

开口的人,却是炎越魔帝。

我害怕自己会失态,也没有看他,只是微笑地看着论武池中的两个武士,点头说道:“魔族武士悍勇非常。”

这次,我的话落下后,一个高瘦的魔族青年跳入了论武池中,这个青年面目俊美,双眼红得如血,他紧紧地朝着我的胸和腰臀处盯了一眼后,咧着嘴笑嘻嘻地说道:“久闻凤凰阁下武勇无双,不知可以挑战否?”

顿了顿,他又说道:“咱们这挑战,最后立个彩头。凤凰阁下,要是在下侥幸赢了一招半式,你就嫁给我如何?”

这武士的话一落,四下哄笑声大作,好几个魔族青年都叫道:“义武好样的!”“他奶奶的,这句话老子早就想说了!”“陛下应该立一个旨意,咱魔界凡是能击败凤凰阁下的,便可以做她的入幕之宾。”“哈哈哈哈。”

这些话,听到后来已全是羞辱了!

我脸一沉,抬头看向那义武。

我的骨子时,有一种非同寻常的傲气,虽然明知道此时身处魔族当中,这时也怒了。

于是,就在嘻笑声告一段落时,我也不等魔帝开口,便盈盈站起。

一站起,我便凌空跨出一步,而随着这一步跨出,红色的火焰哗的一声笼罩了我全身。而当我落在了义武面前时,我身上的法衣已变成了火红的霓裳,一直压制着我身上凤威的敛息诀也已消除,我眉目张扬墨发后飘,一时之间,凌人之气无可形容!

众魔族虽是早就听过我的名头,可直到这时,才直面体会什么是凤威!

而我的凤威,还是他们的克星!

于是,就在我张扬地站在他面前的那一刻,就在我昂着头,如看蝼蚁一般地看向义武时,一股难以形容的威压,令得众武士齐齐陷入泥沼当中,一时之间,他们的口鼻如被泥沼封住,一个个脸色青紫露出窒息之相。

我甚至没有一个动作,没用一个法诀,就把这些青年俊彦完全克制!

对面的义武,以及四周嘻笑哄闹的武士们,齐刷刷变了脸色,他们再看向我时,那眼神已是又惊又惧。

而本应该早早出手的魔帝,这时终于出手了。

他衣袖随意一甩,淡淡说道:“行了,比武就比武,以后说话注意一点。”

他这么衣袖一甩,一股温和之气扑面而来,转眼间,众武士从溺水中逃离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