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63章 炼制

第一百六十三章 炼制

我这次闭关,只用了三个月不到便达到了目的。

不过达到目的后,我并没有收回寻找魔医的命令。

因为我不打算把封藏术的事说出去,那么,我这陡然的身体好转,也就需要一个理由了。

出了关的第三天,魔后派人来了,说是邀请我与众女眷到皇宫玩。

我拒绝了。

然而我这一拒绝,似乎是激怒了什么人,接下来,我几乎每天都收到了魔帝城的女魔族的邀请,而随着我一次次拒绝,她们的话也就越来越难听。

这些我都顾不得了。

我自精力恢复后,便开始频频的闭关,因为我想把周天防魔大阵刻在符箓上,这样任何一个修士都可以拿着符箓去布置城池大阵。

把一个可以罩住整个城池洲野的大阵,刻在一个小小的符箓上,这无疑是一次崭新的尝试。因为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符箓,我也就没有借鉴的地方。

我可能在这方面确实天才过人,用了不到二个月,我便把其中的关窍想透了。

知道了做法后,我开始没日没夜的雕刻,因天界的城池有一百多个,如果加上人间界的,需要的更多。我想,我至少也得雕刻二百个周天防魔大阵符。

我每闭关十天半月,制成一个周天防魔大阵后,便出来喘两口气,然后又继续闭关。

我以前一直散漫,对修练说不上多用心,这次频频闭关,引得孔秀等人都有点担忧,实是不知道我在忙些什么。

而当我忙碌了整整半年后。质子府里,一直隐而不见的楚工云宝等人频频出现,每次我出关,接到的请贴更是数不胜数,有好多次,更是我前脚刚一出关,后脚便有魔卫宣我入宫去见魔帝。

我每次都拒绝了。态度有点强硬。当然。我这也是一种尝试,在魔界这片土地生存,我得试探出魔帝对我的容忍程度。

也许是我炼制周天防魔大阵用了太多精血。我每次出关,都是脸色苍白,虚弱得很,所以我每次以身体不适的理由推拒魔帝陛下。倒也一再获得成功。

因对外面的试探烦不胜烦,我索性跟孔秀等人打了一个招呼后。便闭起长关来。

我在这里没日没夜的闭关,却不知道,整个魔都都是嘲讽声一片。因为所有的魔族都知道,魔界的魔息。是天界的修士们无法接收的,所以按照正常修士的做法,别说是闭关。便是平素都是能不动武便不动武,毕竟无法从空气中补充灵力。我自身的灵力,每用掉一点,便会少一点。

我这长关一闭,便是整整三年,这三年中,我终于炼制了二百枚周天防魔大阵符,然后,也终于把自己体内的凤凰炎,消耗了个十之七八。连事关修士命脉的精血,我也耗去了上千滴。

三年后,当我走出关门时,陡然见到外面的阳光,都是一阵头晕眼花。

看到我终于出了关,质子府一阵兵荒马乱,不一会功夫,孔秀朋争等妖修,以及楚工云宝等魔卫,都一窝蜂涌了来。

这些人跑来后,一眼看到我,都是瞪大了眼。

孔秀第一个跑到我面前,他白着脸低声说道:“阁下,你怎么把自己搞成了这副模样?”

我摇了摇头,冲他微笑道:“我没事。”

转过头,我对上神色复杂的云宝等人,深施一礼,客气地说道:“多谢诸位掂记。”

楚工还没有说话,云宝第一次跟我开了口,他说道:“陛下让阁下一出关便去见他。”顿了顿,云宝抿着唇说道:“阁下看来忘记了,这里是魔界,你消耗的灵力是得不到补充的。不过这些也不算什么,见了陛下后,说不定他看到你可怜,会允许阁下到那种可以吸收天界灵力的地方呆一呆。”

我微笑起来,朝着他认真地说道:“多谢云统领关心。”

云宝马上冷笑起来,他大声说道:“别自作多情了,谁会关心你?”丢下这句话,他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我只好朝楚工笑了笑,“魏枝刚刚出关,身体还有不适,请容许我略事调整后再去见过魔帝陛下。”

我说调整,那是真的调整,我调出体内不多的灵力,把自己从里到外的梳洗一遍后,虽然还是脸色白得吓人,身上也瘦得可以,可终是恢复了精神,看起来气势犹在。

把精神调好后,我又换上了那袭黑色的裳裙。

我发现,我现在是真的喜欢这种颜色了,它庄重肃穆,能够很好的把我保护起来,而且,我再把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后,便有了一种神圣不可侵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傲然。

我想,红色的火热,我已经无法拥有,白色的皎洁脆弱,我也不屑拥有,那就定下这黑色吧,只希望我这剩下的余生,永远都这般冰冷傲然着,这样虽然不被人靠近,却也不会再有伤害。

我得谨记,我是凤凰,我是天界的凤凰,我有无数的生灵需要守护,所以那些多余的东西,现在不必有,以后也不必有。

我却不知道,现在的我,越来越向前世靠近了。不过对前世的记忆,虽然涅槃时全部记起,可涅槃新生的那一刻,我又已经全部忘记。现在,我对于前世的自己,只有一些极模糊极大约的概念,如我记得自己前一世倾慕的也是炎越。

把自己包装得像个凡间的皇族寡?妇后,我坐上了前世皇宫的车。

三年没来,皇宫似乎冷清了些,咦,似乎原本到处都是的宫女削减了大半。

魔卫领着我来到一处阁楼。

我走出来,仰望着眼前这个精致玲珑的阁楼,想起一事,便随口问道:“对了,你们太子呢?我好象许久没有见到他了。”

那魔卫倒也不隐瞒,他很干脆地回道:“太子早就被陛下派到边域去了。”

我点了点头,也没有在意,“你们的陛下在里面?”

“是,陛下吩咐过,让阁下来了直接去见他。”

我恩了一声,提步入了阁楼。

阁楼非常精美,里面的布置,有种凡人界皇族注重的气派奢华。

我走过金色的地毯,一眼便看到了那个站在栏杆处,正慢慢品着美酒的炎越魔帝。

我走了过去,毕恭毕敬地唤道:“见过陛下。”

炎越魔帝缓缓转头。

看到我,他似是一楞,朝我上下打量一会后,炎越魔帝直接转身就走,“跟我来。”

我跟在他身后。

我们进入了一个传送阵。

传送阵晃荡得有点剧烈,我白着脸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一边忍着翻涌的呕吐欲望,我一边想道:这次真是耗得过了头,居然连个传送阵都承受不了。

我虽然难受,却站得笔直的一动不动,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在这个敌人面前示了弱。

传达阵的白光闪过后,我发现自己到了一处山青水秀的地方。

站在草地上良久,我仰头看着头顶碧蓝碧蓝的天空,半晌才说道:“这是天界?”

炎越魔帝恩了一声,说道:“修练吧。”

我看了他一眼,连忙道了谢。

现在天界需要我,天界和人间界的生灵也需要我,我自是不会在这种紧要时候拒绝他的好意。

我立马盘坐起来,开始一遍一遍的吸收灵力。

这一处的灵力特别丰裕,我一边运功,一边感觉着那活泼的灵力朝自己体内涌来,真是由衷地感到一种轻快。

我这一吸收,便是整整三天,三天后,我睁开眼时,一眼便对上了炎越魔帝那怔怔望向我的目光。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他迅速地移开眼,我也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

我朝着炎越魔帝行了一礼,客气地说道:“多谢陛下。”

炎越魔帝淡淡说道:“你还可以多修练一会。”

我苦笑,心里想道,我现在的情况,没个百八十年根本补不回来,这多一天半天的,又有什么用?

仿佛是知道我的所想,炎越魔帝一下冷了脸,他衣袖一拂,说道:“随便你!”

又是一阵天眩地转的传送。

我吸收了三天灵力,精神了一些,至少是能承受传送了。

我们再出现的地方,还在那处阁楼。

示意我坐下,炎越魔帝过了一会,才淡淡地说道:“一百年的时间很快,凤凰阁下还得爱惜自己的身体才是。”

他这纯粹是普通朋友的口吻。

我连忙道谢,说道:“陛下所说甚是。”

这时,炎越魔帝说道:“走吧。”

又去哪里?

我抬头看着他,一脸不解。

我们这次去的地方,却是弱水洲,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真让我来看弱水洲的情况,我直是楞了一会神。

了解弱水洲的事并不难,很快的,我便知道炎越魔帝所说的都是真的,这里是散魔的主要聚居地之一。而这些散魔,大多数都是活了几千几万年的怪物,他们最大的渴望,便是能够冲出结界,前往天界捕食。

因上次的事故,炎越魔帝一怒之下,竟是禁锢了上百个修为高深的散魔,也算是把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老怪物们慑服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