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6 -3657李书记的诚意

3656 3657李书记的诚意(求月票)

3656章李书记的诚意(上)

陈太忠还真是有点苦恼,中午才确定手头空出几个亿,却就接到了李强的电话,李书记跟他聊两句之后,就问一句,“太忠,既然你手里宽松一些了,能不能借给市里一个亿?”

这样的话,搁在俩月前,李书记绝对张不开嘴,但是现在李陈联手对付陈正奎,已经是很明朗的格局了,而且李书记已经出了两次手,他觉得现在提这个要求,不算很过分。

陈太忠也有点没辙,不管怎么说,在他殴打陈市长,并且阻止明信区上电镀厂一事上,李强给了他一定程度的支持。

这两件事他占理,起码部分占理,也不怕官司打到更高的级别去,但这并不意味着李强的支持是可有可无的,恰恰相反,能将事态的发展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这样的支持很珍贵,而且他拥有了自己的政治盟友。

官场里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陈区长非常清楚这一点,自己若是再用以前的态度对待李书记的话,这盟友的关系就有点危险了,态度也不够端正。

所以他只是奇怪地问一句,“什么项目,居然要用到一个亿?”

尼玛,你这叫什么话?李书记听得真有点恼火,你小小的一个北崇区,过亿的项目都好几个了,我堂堂的地级市,就不能有个过亿的项目?什么叫“居然要”?

不过恼火归恼火,该解释的他还是要解释,说不得他叹一口气,“别提了,就是市中心广场的规划,搞到一半没钱了。”

说起市中心广场的规划。这还真是李强的捶心之痛。在他任市长的时候,想搞一个形象工程,同时也是为阳州市民谋点福利。就想着把市中心广场好好地规划一番——阳州市还没有一个相对现代的广场。

这个广场的改建,涉及到了拆迁、回迁、广场公园和街道装饰,需要的资金量达到了两个亿。建成以后能回笼资金一点二亿元,也就是说相当于市政府投资了八千万,这点钱不算多,如果能利用好临街门面的出售和出租,三到四年内,可以收回全部的投资。

然而还是那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李强觉得自己的规划不错。王宁沪却认为,这纯粹是花架子,彻底的形象工程。有这笔钱。还不如把火车站门口的站前广场修一下。

站前广场也实在是太乱了,体现在城建方面。是地方狭小、私搭乱建的违建多,垃圾遍地污水横流;体现在治保方面,则是违法犯罪现象猖獗,出租车宰客、换假钱、仙人跳和碰瓷的现象,比比皆是。

所以王宁沪认为,就算整顿也该先整顿站前广场,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到最后就是相互支持对方,其实是自行其是——你干你的,我干我的。

站前广场的面积要小一点,而且没有公园这种公益设施,周遭又全是政府的地,征地不存在太多麻烦,更重要的是这里的门面房真的好卖,所以王书记用一年半时间,完成了站前广场的改造。

而李市长就悲催了,广场附近本来就是市中心,相比站前广场,这里的热闹程度或者要略略差一点,但绝对是阳州的黄金地段,开发成本极高,还有这样那样的扯皮事情,干了两年也没全拆完,人累得要吐血,钱也没钱了。

李强还不服气,想咬牙撑下去,但是眼瞅着他就快到点儿了,连市政府的人都没了心气儿,于是自去年年底,这个项目就彻底地停了,成为了一个典型的烂尾工程。

但是谁也没想到,都说李市长要走了,到最后却是李市长成了李书记。

李强的业务能力一般,在官场里的口碑也没有多好,但是他也是要面子的,也是确实想做点事的,出任市党委书记之后,他最想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完善了这个工程。

陈太忠对这个著名的烂尾工程,也略知一二,更知道不少人说,李市长在工程里受益匪浅,如若不是对关系户太过照顾,浪费了大量的民脂民膏,这个工程也许在去年就能完工。

这个说法可信吗?这真是不好说,首先逻辑上是成立的,其次,李强的一些关系户四处插手政府工程,也有太多的例子——陈太忠来北崇之后停掉的那些工程款里,就有不少人跟李强有这样那样的关系。

但是要说李强确实是为了再捞一点,才张嘴借钱,陈区长又觉得有点不像,关于这个广场改造的八卦,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老李会以为我没听说过吗?

身为堂堂的市党委书记,在接下来五年的任期里,天天要面对改造到一半丢弃在那里的广场,真的可以无动于衷吗?

李强以前贪了不少,或许是真的,但是眼下将该工程完工的意愿,应该更可信。

然而,年轻的区长虽然分析出了这些,可这并不代表,他会答应借钱给李强,区里借钱给市里,这不是肉包子打狗吗?

于是他干笑一声,“这个项目,我也有所耳闻,市里想借钱的话,我会帮着给博睿公司牵一下线,具体怎么操作,还是李书记您跟他们谈吧。”

“唉,”李强听得就是长叹一声,关于中心广场的八卦,他听到的版本比任何人都多,不过他也只能听一听,实在没办法解释。

李市长的关系户在里面赚钱了吗?确实是赚了,但是大头都让各种更高级别的关系户赚走了——如若不然,他怎么能从上面要下那么多钱来?想得到,必须要有付出,这种利益分配关系,并不是他能左右得了的。

而李强在这个项目里,基本上没落下多少好处,他本来就不是阳州人,仅仅是为官一任,也没想着让自己的亲朋故旧在这里扎根。那么。他想赚也赚不了多少。

然而这个苦衷,他也没办法跟人解释,于是苦笑着发问。“太忠,你觉得以阳州的条件,跟外面谈融资。好谈吗?”

“那就不是我考虑的事情了,”听到这话,陈太忠再也顾不得对方的面子了,断然出口拒绝,“我能帮市里引见私人关系,已经很有诚心了,北崇的钱,自己还不够用呢。”

他帮着阳州引见博睿公司,那是市里跟港资借款。还不上的话要考虑后果,市里跟北崇借钱——哪怕是转借的博睿的钱,到最后还不上。挨板子的是北崇。在这一点上,他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李强默然。良久之后,他才缓缓发话,“太忠,我是想让你帮市里出个点子,跟这些人打交道,是你擅长的。”

这话听起来很诚恳,市长不但恭维了一下小区长,而且阳州也确实没啥吸引人投资的地方,但是小区长不这么看,哥们儿的建议,有可能成为背书,这种事情不能随便沾手。

所以他干笑一声,“这个我也真的不是很擅长,市里领导的智慧,肯定比我这小年轻要强很多,只说引见的话,我可以帮忙……嗯,有人敲门,您先忙着。”

他不管不顾地压了电话,李强却是在那边发起呆来:你小子还真是没大没小,到底你是领导,还是我是领导?听你说话这态度,简直就是跟同级别的干部在沟通。

可再想一想,就连李书记也不得不承认,只从经济角度上讲,陈太忠确实具备跟他平起平坐的资格,如此说话正是有底气的表现,不过——你小子能稍微尊敬领导一点吗?

陈区长才挂了电话,就见到葛区长进门,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是为什么而来的,“货物集散中心……这个有意义吗?”

“长远来看,是很有意义的,”葛宝玲硬着头皮回答,其实她更想谈道路建设,但是区内的道路建设,没有什么直接的回报,价值都体现在间接的社会效益上了,倒是这个货物集散中心,可以适当地收取一些费用。

而马上到来的这十个亿的资金,不但是借款,还是求回报的,所以她只能拿出这个项目来做试探,“在这个交界地,货物运转可以集中配送,这方面,咱们的优势是得天独厚的。”

“我觉得不容易,”陈太忠寻思半天之后,终于是缓缓地摇头,“客运咱肯定不能揽,货运的话,零担车都是点对点的,人家凭什么来咱们这里集中配送?”

“它不愿意配送,咱们可以上路查啊,”葛宝玲冷冷地丢出这么一句来,她虽然是女人,这话说得也是杀气腾腾,“查几天以后再放行,咱也不乱罚款……只要他们觉得自己耽误得起,那也无所谓。”

“这个……不好吧?”陈太忠心里,其实有一点心动了,旁人都能借着职能吃拿卡要,哥们儿这北崇位于三省交界,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也不算啥,不过他总觉得自己这么搞,有点……有点不太合适。

“地北已经在这么搞了,咱阳州人都过去打十几场架了,”葛宝玲却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北崇本来就穷得叮当乱响,现在别人开了坏头,跟个风算多大点事?

她不无自豪地发话,“所以他们现在敢扣别人的车,绝对不敢扣阳州的。”

3657章李书记的诚意(下)

“还是……不好,”陈区长想一想之后,又摇一摇头,这次他却不是说什么大局感——陈某人本来就是小集体主义很强的主儿,“地北人扣车,是想弄点罚款,但是以你的意思,是要搞运转中心,人心是杆秤,这名声坏了,别人还认这个中心吗?”

“咱只拖延两天货物,不会罚款,”葛宝玲却是想得很周全,“关键咱这个运转中心根本没有名气,就是借此宣传……炒作一下,有了名气,自然就有了收益。”

这个事儿怎么听……怎么有点邪行,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却是又想不出她说的有哪里不对,真要说的话,他只是很单纯地讨厌这种仗着职能吃拿卡要的行为,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真要这么搞。还需要不少配套的车辆吧?”他随口问一句。

“名声出去了。车辆就有了,”葛宝玲信心满满地回答,然后她又微微一笑。“其实没有您点头,这个项目我是不敢惦记的,搞这个。会面临很多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陈太忠沉吟好一阵,才轻叹一口气,“可惜只是汽运,要是能加上航运,那就值得干一票了。”

“只要中转站做大了,也可以做航运,”葛宝玲倒是真敢惦记。

“咱们的车出去以后,被地北或者海角的卡子拦住怎么办?”陈太忠终于认真地考虑这个可行性,若是在他执政的五年中。北崇有了自己的飞机场,那真的值得骄傲。

“那就做工作,其实出点费用也就过去了。那边只是交警。咱们这边可是政府,”葛宝玲轻描淡写地回答。然后又冷冷一哼,“要是真不识趣的话,它敢拦咱一天,咱拦它十天,大不了拼个头破血流……只要您愿意支持,这些不算什么。”

“有利于北崇的,我都愿意支持,”陈区长很痛快地表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事情哪里有什么不对,然后他恍然大悟,“我好像还没有同意这个投资吧?”

“我觉得这个投资是必要的,”葛宝玲并不为他的态度所左右,而是振振有词地回答,“北崇想要发展,必须要走出去引进来,连货运的出入都保证不了,谈何发展?”

“那行,我再了解一下情况,没问题就拨你两千万,”陈太忠真要做决定,也是非常痛快的,并不瞻前顾后,“一年之内,你把货运中转中心搞出个名堂来,搞不出来……你得给我个交待。”

“我一个人就搞不出来,”葛宝玲不愧敢说话的女干部,她很明确地表示,“我需要您的支持,政府方面的大力支持……地北和海角肯定要找咱北崇麻烦的,您跟那俩省关系好。”

一年之后,地北和海角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呢,陈太忠听得又有点想苦笑,腾行健和郑文彬只是现任的省委书记,几个月之后大会召开,谁知道会是怎样。

“反正这件事情交给你了,”陈区长淡淡地表示,“钱给你了,我只问成败不问经过。”

“没您的支持,我一个人不行,”葛宝玲还真是认定陈区长了。

“资金的支持,就是最大的支持,你还要什么?”陈太忠眼睛一瞪,“宝玲区长,人要知足……回头给我拿个详细的投资方案出来。”

这助手和下面人一样,都是不能惯的,陈区长心里当然清楚,只要自家人占理,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必然会站出来支持,但是这个时候,他却不能许诺,以免培养出某些惰性。

葛宝玲离开后不久,白凤鸣又来了,他是惦记着有这一笔钱,城建工程就可以先实施一部分了,至不济也要跟领导吹一吹风。

“这笔钱是求回报的,”陈太忠无可奈何地表示,“用在城建上,回报率太低,凤鸣你最好还是找两个工业项目,让钱生钱。”

“城建起不来,不能很好地带动起商业,适当的投资还是有必要的,”白区长现在跟陈区长也很惯熟了,不怕说一点自己的看法,“工业项目我倒是又筛选出几个,不过都是些小企业,现在的北崇再上大企业,没有特别合适的项目。”

“再找一找,肯定还是有项目的,”陈太忠皱着眉头,轻声叹口气,“我也想搞城建,但是这不现实……李强还想借钱,把中心广场项目做完。”

“什么?”白凤鸣听得就是脸色一变,他沉默一阵之后,感触颇深地叹口气,“那这么说来,这个城建暂时是无法动的了。”

他很清楚陈区长的逻辑,阳州市的中心广场停工是人所共知,市里是烂摊子,北崇反倒开始搞城建,这种情况下,要是李书记没借钱也就算了,既然开口借钱,不答应的话,就太打市里的脸了——所以城建只能缓动。

“还是靠区里将来赚来的钱搞城建吧,”陈太忠摇摇头,又无奈地撇一撇嘴,“要不然难免又有人歪嘴,说我寅吃卯粮,透支北崇将来的利益搞建设。”

“谁这么无聊?”白凤鸣一听这话。脸就沉了下来。真要拿博睿的钱搞建设,还确实存在这个问题,毕竟这是借款不是拨款。将来是要还的,陈区长花钱花得爽了,留下一屁股债给继任者。难免要被人歪嘴。

但是白区长认为,这个事情也不能简单地这么看,只有城市建设好了,才能更好更快地发展,这里面产生的间接效益,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得清楚的——比如说,北崇若能把旧城墙建起来,配合上武水的旅游区,收益肯定会增加不少。

“总有人很无聊。”陈区长轻描淡写地说一句,他很怀疑这个谣言是黎珏散布的,现在整个北崇。跟他不对眼的也只有这个政协主席了。

谣言很可恶。不过这个谣言也提醒了他一点,来的时候。陈某人可是大言不惭地说过,他不一定要认前任的糊涂账,走的时候,也不会留下任何的亏空。

倒是今天白凤鸣说没有太合适的项目了,陈区长又想起刚才葛宝玲说的话,禁不住就问一句,“老白,我觉得,下一步该考虑重点发展商业和服务业了,你认为呢?”

“这个早晚是要搞的,北崇在制造业上空白太多,要一步一步地建设,这个期间要加强商业和服务业的建设,”白凤鸣点点头,认可区长的说法,“三省交界处的优势,能利用起来的话,潜力还是很大的。”

三省交界的优势,这是第二个人提了,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看来真要重视这一块了,不过想到葛宝玲要用的手段,他又禁不住暗暗地苦笑,想做点事,一定要用非常手段吗?

两人正在聊着,徐瑞麟也来了,他也盯上了区里省出来的这点钱,不过徐区长的想法是,区里跟信用社合作,搞个助农基金,帮助农民小额贷款——大学生返乡创业贷款的资金,也可以走这个渠道。

三人随意地聊了一阵,又有门铃响起,陈区长接起来一听,赶忙迎了出去,“李书记您怎么来了?这大雨天的。”

合着李强赶到了,他的奥迪车静静地停对面,李书记打着一把伞站在门口,他看一眼院子里的两个副区长,若有所思地发话,“我肯定要快点来,来得慢了就又没钱了。”

“李书记您这话说得……”陈太忠赶紧走上前,笑眯眯地接过雨伞,“市里的钱,您不能跟我这个小县区张嘴啊。”

“今天来,就是特意跟你说这个事儿的,”李强又淡淡地扫一眼那两位区长,不动声色地发话,“你的小日子过得太滋润了,一枝独放不是春啊。”

这一眼看过来,白凤鸣和徐瑞麟心里明白,只能站起身告辞,看他俩离开之后,李书记才笑着发问,“这俩也是来谈钱的吧?”

“哈,他俩跟我谈钱,这很正常啊,”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潜台词不言自明:李书记你来跟我谈钱,这就不太正常了。

“中心广场这个工程,马上就要动了,”李强只当没听出他的意思了,自顾自地发话,“两个字,缺钱,太忠你要帮忙。”

“我说了,可以介绍博睿的人给市里,”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他必须要把底线坚持住了,“只要有足够的诚意,想贷款还是很容易的。”

“今天我来找你,就是咨询一下,何为足够的诚意,”李强正襟危坐,顺便拿起桌上的烟点一根,“对付这些投资公司,你经验多。”

“这很简单啊,有抵押就好谈贷款,”陈太忠笑着回答。

我当然知道,有抵押才会有贷款,李强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以你看,用市财政担保怎么样?”

“这没有任何的意义,也体现不出诚意来,”陈太忠摇摇头,“阳州现在能拿出的硬通货,只有土地,用这个抵押还差不多。”

(停电,用ups提前发了,看在风笑这么敬业的份儿上,请大家用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