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240章 郡都之战,唱响空城奇谈!

第二百四十章郡都之战,唱响空城奇谈!(求荷包,求花花,求月票)

“民心不稳,郡都大乱。请郡主做主,指示微臣该如何做?”

天色渐渐明亮,紫瑶打量了四周,城门前,各个民房外,都站着焦虑的人,热闹的郡都,此刻已变成了一片死寂。四周都弥漫着无形的硝烟,仿若有战争既要降临一般。累

几经沉思了下,紫瑶便把他们计划中的事情,全盘道了出来。

而在场的将领,各个一脸认真,细细地听着他们所说的计谋。

紫瑶敛起了眼帘,笑了笑询问:“你们听懂了吗?”

“微臣听懂了,这就去办!”将军会意地点了点头,便对着那些士兵,威喝了一声:“众将听令,按郡主所说的,开始对整条街,加以改装!”

“末将遵命!”众人齐喝。

不久后,他们迅速行动。吩咐城民,不可乱出,在对街道改整了一番。

早晨,就在这种忙碌中度过。他们环视了下四周。街上清冷一片。了无人丁。四周空虚落寞感一片。仿若很久没人居住一般。

郡都的城将办事效率之高,短短的时间,竟布置的如此完美。听说有解决的办法,郡都的城民也极度配合。这样一来天衣无缝。

这时,他们上了望敌楼。从上居高临下,俯首着地上的任何一幕。城台之高,更能看清远方的一切。甚至可以隐约看见驻扎在前面的军营。这就是所谓的高瞻远瞩!毕竟站得高,看得远!闷

城台正中的石阶上摆放着一架木琴。旁边点燃起一个香薰,袅袅生烟,更有闲逸的气氛。

另一边显摆一章品茶桌,本是沉重紧迫的望敌楼上。便变成了闲聊畅谈的温雅之地。

此刻此刻,即将到了午时,紧张的时刻,既要来临,然,他们却一脸淡定,仿若没有什么大事一般。

落可南双眸微敛,伸手搭在了额前,专注地看着远处的一幕。

从远观,远处的人,似黑色小虫一般的乱动,这里没有望远镜,看不清他们正在做什么,但能确定一点,他们既要来临了。

“啧啧,好壮观啊!“落可南边看边赞,本是放于额间的手,倏地一松,改为环抱于胸。嘴角微勾:“我看到十万只蚂蚁跑了过来。”

“哦,是吗?”紫瑶斜眼看了眼落可南,轻触了下琴弦。若无其事道:“就让他们跑过来喽!”

云冷月看向了旁边穿着百姓装扮的将领,启言:“来人,打开城门!”声线不温不火,但却平静。

那人抱拳接令:“是,末将遵命!”

见此,突然间忘了说什么似的,紫瑶便开口:“等等!”

“郡主还有什么事吩咐?”乃将领疑惑道。

紫瑶稍显沉思,不紧不慢地吩咐:“千万别慌张,认真扫地,可别偷懒!”

“末将知道了!”话落,那将领便转身走了下去,他有点诧异,为何在他们的面容上看不到任何一丝紧张,反观太过平静。

不久之后,偌大的城门便敞开了,按计划中进行,二十几名百姓装扮的士兵,正在城里城外,低头扫路。如过正常的日子一般。

“瑶儿,我们好久没合奏一曲了!”云冷月挑唇一笑。

紫瑶挑了挑眉,抬眸看向了他。“如此情景,我们就来缓和一下气氛!”

闻言,云冷月轻轻颌首,拿起了携带于身的琉璃月,倚在了城台上。薄唇微动,轻奏着。

紫瑶垂眸,嘴角洋溢着一丝笑意,轻触着琴弦,跟上了他的步伐。

落可南和落薰研坐于椅上,边品茶,边听音。焚香袅袅,轻轻缕烟。扑鼻而来,清香迷人。

十万大军蜂拥而至,策马奔腾。速度快如风,闪入电。正要向南郡都进攻。

倏地,前边探敌的将领快马来报。

“殿下,云祁郡都不知为何打开城门?令人不解!”

“真是天祝我也!然不成他们想要让城?”另一个战将问道。

南轩寒略微沉思了下,有点不解,毕竟云祁不可能拱手想让,便开口:“随本王去看个究竟!”

不久,他们便到了离郡都城门不远的地方。

还真如他所说的。大开城门,只不过城内为何空虚一片。而城门里面那些人居然见他们来此,居然还在悠哉的扫地。然不成他们的军对以来,埋伏在里面?南轩寒疑惑地打量着前面。

“殿下,只不过一片空城而已,就让末将派兵拿下!”其中的一个将领自告奋勇道。

闻言,南轩寒伸手示意他退下,“且住,不可贸然行动,小心有诈!”

突然间,一阵音飘然而来。

他们便循声望去,城台上,两个男子正在惬意的奏乐,耳旁的两位正在悠闲的品尝。

大军将至,为何他们各个这么淡定?毫无半丝紧张。无受半丝感染!这更加令他好奇……以至于犹豫着,进步进入。

“殿下,为何不行动,城内空虚一片,清冷万分,然不成他们没有兵队?故意的弄个样子而已?”某将不解地问道。

见此,南轩寒指了指城台上的人,“他们看起来各个高深莫测,明知本王来了,还这么平静淡定,里面肯定是陷阱!若如本王带带兵进入,岂不是正中了他们的计。”

他们站于不远处,迟迟没有离开。也没有行动。

落可南纳闷地哈了口气,惬意地伸了伸懒腰,站起身来。对着下面的兵马,大声道:“我说二皇子,你站在那边这么久,要不要进来喝杯茶啊?”

听闻,城下的一干人等,不是眼角抽抽,就是嘴角抽抽,有的人更是错愕。打仗哪有空喝茶!!!

“你是何人?”南轩寒冷喝了一声,气场十足。

落可南双手环抱于胸,挑了挑眉道:“本太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落可南是也!”气势也毫不输他。

“落可南?不是风平国的太子吗?他怎么会在这里?”有人不解问。

蓦地,南轩寒敛眸看向了他,淡道:“此人不是一般的人物,思维灵敏过人,破案无数。不容小看!”

“如果茶不合口的话,弹琴也是可以,不如进来斟酌一番,如何?”紫瑶刻意地笑道。

“你又是?”南轩寒再问。

“无名人士,若子是也!”她说得平静,却给一种风轻云淡的感觉。

从她的谈吐言语,她的平静,还有她那气质,周身散发的特别气息。如天上的谪仙一般。

从下仰视着他们,平静悠然的面容,无半丝波澜。肯定做了准备,云祁和风平本就是联盟,然不成风平也有派兵支

援?

紫瑶纵了纵肩,问道:“考虑地如何?不进来吗?”

落可南端杯低吟,叹了一声:“啧,你们不进来真是没意思了!”

“该死。都是高人……本王竟然失策了。”南轩寒低骂了一声,他们如此诱惑他,还不是引他入内。他还不至于这么

蠢,上当!而且他也不会那十万大军开玩笑,到时全军覆没,他如何向父皇交代?他继而转首看向了他们。冷道:

“不必了,茶本王喝不起,琴也弹不起!”

他掉转了马头,对着一干将领,喝言:“众将听令,全数撤退!”

“是。”他们齐喝了一声,便掉头回走。

十万大军便如数撤了回去。蜂拥而来,蜂拥而去。而城边那几个扫地的将领,纷纷缓了好几口气,甚至有人瘫坐了下来。

见此,落可南大笑了几声。“蚂蚁如数回老窝了!”

“确实很像蚂蚁!”落薰研纳闷地叹了口气。

弥漫着的硝烟,便被他们闲逸打散,大军将至,不伤一兵一卒,便叫他们全数撤退,此举战役,不费吹飞之力。没有武力强对,却以智对,以少胜多,赢得漂亮,赢得精彩!

云冷月从上仰视着那些将领。淡道:“来人,关城门!”

接到指示后,本是敞开的大门,便被重重地关了起来。

“喝个茶,弹个琴,跟他聊聊天,就这样破敌了,皇帝老子和那些老顽童听了肯定会大吃一惊的!”落可南耸了耸肩笑道。

紫瑶斜睨了眼他。淡言:“还好此人生性多疑,不然我们还真没把握!”

“也对!”云冷月轻轻颌首,幽深的潭眸看向了她,想了想,夭唇轻佻:“现在你可是一品郡主,地位之高,不知父皇要如何在荣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