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5章 青蛇绝蛊

第五章 青蛇绝蛊

是吗?倒是想见识一下,这灵蛊究竟有多少厉害!

听到钟灿华这最后一句话,易清轻声一笑,嘴角却是忍不住勾起了一道微冷的弧度。

此时想要知道的几乎都已经听出来了,再听下去恐怕也没有多大收获。悄悄散去印诀,下一刻便是清晰的感应到,那打入钟灿华体内的千里传音符,已经是瞬间湮没,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钟天师,你的后裔居心不良,今后可别怪贫道无慈善之心啊。”

喃喃一声,易清却是目光微抬,似乎是要横渡虚空,看穿那消逝百年不见踪迹的上古天庭一般。也许连这钟家后裔都不知道,那钟馗死去之后,并未转世投胎,而是直接被天庭敕封为神,居于九重天阙之上。

当然,以如今易清的修为实力,根本是连跟钟馗对话的资格权利都没有。易清此时做法,不过是心念一动,随意起兴罢了。其实说来,倒是显得无聊之极。

一夜无话。

在修炼当中,一宿时光悄然而逝。等到易清闻到门外唤声,再次睁开双眸之时,天际已是大白。

“倒是要上演一场好戏。”眸中湛湛精芒,在眼睛开阖之际,顿时就直掠而出。而易清眼眸微动,下一刻才又是恢复了平平无奇之状。只令人觉得,那目光深处,又是深邃了几分。唇角微扬,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忽然是挂在了脸上。

早餐做的精美至极,想来是考虑到了易清道士的身份,都是一些清淡的吃食。淡雅之中,倒真有几分真味。

“易先生,不知昨晚可是休息好了?”

眼见易清早餐即将食尽,钟灿华也是适时出现在了易清的面前。脸上温和之中带着一种隐隐的恭敬,能让人感受到他的那份尊崇,却又不失了身为钟家家主的身份。这份尺度,却是把握得极好。

若是昨晚没有探听到这钟灿华的用心,易清也许还真的会被此人这番作态感动一番。但是既然洞悉了其目的,易清自然不再有什么感觉。

“也罢,你带我去钟岳那里吧。”

搁下碗筷,望着恭恭敬敬站在自己面前的钟灿华,易清若有深意地轻声一笑,缓缓说道。眼眸深处,虽说有着冷意翻动,但隐隐也有着一丝的期待之色。对于蛊类手段,也就是上一次遥遥与那泰国自称森默大师的家伙斗法过一次。

结果那森默大师,被易清一不小心就用茅山傀儡术给玩死了。

这次既然遇上,易清也暂时懒得理会这钟灿华的鬼蜮心思,先试试这下蛊的手段再说。至于其他,总有算账的时候!

“易先生,岳儿的性命,就全然拜托给先生了。”

闻言钟灿华连忙在前面领路,未过多久,便是来到了一处略显古旧的院落之内。这院落所处的位置极为的僻静,与整个钟府的格调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只是却异常干净,显然时常有人打扫。

院落之内,只有一处房屋,正门横梁之上,悬挂着一张古旧的牌匾。“祖祠”两字清晰可见,透过敞开的木门,隐约可见里面的布置。两边悬挂着不少的字画,正中间却是端正地摆放着不少的牌位。

竟然是钟家的祖祠!易清不由多打量了几眼,旋即才将目光落在这钟岳的身上。

细细观察着钟岳,易清的眼眸之中,也是忽然一顿。

不过一日的光景,这钟岳的脸色,又是差下去了好多。一丝丝的痛苦之色,从目光之中流露出来。只是脸上的表情,似乎是被强行定住了一般。因此即使异常的痛苦,脸上却是冰冷木讷一片,表现不出来。

而此时早已到了开春时节,钟岳的身上,却仍旧套上了厚厚的棉衣。即便如此,站在钟岳面前,易清仍是感受到了一股重重的寒气。灵眼之下,钟岳的肤色之上,竟显得湛青一片。

似乎是刺青一般,皮肤的有些部位,此时诡异的显现出一丝丝青色的鳞纹。

那是.......蛇纹!

认出这鳞纹的形状,易清的目光,顿时忍不住一凝。眉头不知不觉中就已经是暗暗皱紧,而原本心中还有的其它心思,此刻也是无暇多顾,早已收敛下去。

这种症状......

隐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易清猛地就是在脑海中一阵搜索。总是感觉自己曾经在哪卷道经中看到过关于这种症状蛊类的记述。

可惜苦苦回忆半晌,易清才无奈的发现,自己此刻却想不起任何关于这类灵蛊的记述。想来当初看到的时候,也只是粗粗一扫而过,未加留意。

谈不及后悔之语,道门道经万卷,哪能都一一熟记于心,能够阅遍这万卷道经,都已是殊为难得,殊为不易。当初自己看时,有些道经也仅仅当做杂史一类观看罢了。毕竟并非卷卷都是直指大道的根本经典,也有些只是道门前辈的游记经历罢了。

易清当即收敛住心神,不再纠结于此。而盯着眼前这似乎这面无表情,只有眼珠子能够转动的钟岳,沉吟片刻,剑指一扬,已是在下一刻缓缓点向钟岳的眉心。

指尖之上,隐隐有赤焰跃动,透出一股不凡的灵动。

正是三阳真火。

三阳真火乃一切邪魅的克星,当初面对巫孟那诡异的巫术,都是轻而易举的破掉。想来面对这钟岳体内的灵蛊,也应该有着克制作用才对。心里这般思量着,剑指携着三阳真火也是逐渐的向着钟岳的眉心落去。

一旁的钟灿华静静立在不远处,目光紧紧盯着易清的施法。此时看到易清这般动作,目中忽的就是掠过一抹欣喜,脸上更是浮现出一丝期待之色。

想起祖上留下来的关于这种灵蛊的记述,钟灿华知晓,只要易清法术落下去,必定就会激起岳儿体内那灵蛊的激烈反击。到时候,这灵蛊就会脱离岳儿的体内,必然全力向着这易清反噬而去。

反噬!不错,这种灵蛊,最令人恐怖的就是这种反噬之力。但凡敢对被施蛊者施以援手,必定激起这灵蛊的绝命攻击。

易清此时却不知道这钟灿华的心思,剑指缓缓伸出,虽说仍旧是带着一丝试探之意,但是丝毫不敢有任何的轻视。全身的法力都已经暗暗运转起来,以防遇到不测情况,能够第一时间就挣脱开来。

就在易清那带着炎阳之力的剑指即将触及钟岳的眉心之时,一抹心悸,却是让易清的动作猛然一顿。

仿佛是万蛇齐嘶,又似乎上古凶蛇被激怒了一般,易清只觉着自己的灵魂都是微微的一颤。这突然响起的诡异蛇鸣,竟然能够攻击自己的灵魂本源!

来不及惊骇,下一刻易清的瞳孔已经是骤然紧缩了起来。

就仿佛是被自己的动作激怒,此时钟岳的脸上,在瞬间竟诡异的升腾起了一片青幽之色。冰冷的青光,迅速凝结成一片片细小的鳞纹,几乎布满整个面庞。这些鳞纹,都只有小拇指指甲大小,反射着青色的冷光,却是极为灵动。

而钟岳的双眼之中,更是幽光一片。眼瞳内,分明可以看见两条细小的青蛇恣意游动!

不过呼吸之间,这钟岳的整个头部,就恍若是已经幻化成了一个蛇头,透出一种冰冷凶邪的阴森气息。

咝!

钟岳眼瞳中的两条青蛇,此时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忽然停止了游动。盘旋着青色的蛇身,蛇首微抬,吐着细小的蛇信,在下一刻竟是齐齐盯向易清一声嘶吼。

紧接着蛇身猛然一弹,瞬间竟是从钟岳的眼瞳之中急掠而出。两道小指粗细的青蛇光影,栩栩如生,蛇口张得老大,带着一股凶邪之气,迅疾而悍然地向着眼前的易清蹿去。

“不好!”

虽然从未遇到过这种灵蛊,居然能够从宿主身上脱离攻击他人。但是这一刻易清的心底猛然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想也不想,指尖的三阳真火猛然间暴涨起来,瞬间化作一片脸盆大小的火焰光幕,挡在自己身前。

体内法力翻涌之间,所修炼出的三阳真火,在此刻也已经是被易清施展到了极致。一股至刚至纯的炎阳之力,带着对天下阴邪之物的天然克制气息,顿时弥漫而出。

只是当看到那在三阳真火构成的真火光幕中一闪而没的青蛇光影时,即使是易清,也是忍不住心底一沉。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忽然就觉得双目一凉。

一波波的剧痛之感,瞬间就是在神魂深处蔓延开来。心神内视,分明可以看见两道细小的青蛇光影,无声嘶鸣着,悍然从眼瞳中向着神魂攻击而去。无形的音波,仿佛是割锯一般,迅速地向着神魂之力缠绕而去。

若是此时外人仔细注意,便会发现易清的脸色,也隐隐浮现出一丝丝的幽靑之色。便连眼瞳之中,也有着模糊的青蛇光影。

症状,一如之前的钟岳一般!

“大意了!”

即使以易清磨炼道心的坚毅心性,在这种直接攻击磨灭神魂的诡异灵蛊手段之下,眉头也是猛然紧皱起来,只觉的在这瞬间竟是疼痛欲死。脸色幽青之中,迅速泛起一阵的苍白之色。

神魂本就是人体中最神秘的的存在,因此即使如迈入真修大门的易清,此刻竟也没有丝毫的办法,针对这种攻击做出反抗。只能被动地承受这那诡异蹿进体内的青蛇灵蛊的噬咬攻击。只是这般,却决然不是办法。

“世间怎么会有这种灵蛊,竟然还能够对宿主之外的人产生攻击!”

不过片刻之间,面目之上,似乎都已经有些僵硬。易清的心里,惊骇之中,也是带上了一抹慌意。若是在没有解救的手段,恐怕今天要折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