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4章 西藏密宗

第四章 西藏密宗

万里高空之上.大日高悬.

而蓦然一声嘹亮至极的鹰鸣之声.就在这般九天罡风之中突兀响起.

“感应中小狐狸的位置.应该就是在这一块了.”

金光停住.露出一位身穿道袍.满目阴沉的年轻道人.盘坐在金鹰那宽大背上的身形.此刻霍然站了起來.

神目如电.泛着玄光.望着万里之下地面上那隐约的城市建筑.

自从三日前收到小狐狸苏媚通过被祭炼的画卷传递出的消息.易清便是立即骑乘着金鹰依着这画卷中透露出的气机牵引一路赶了过來.

随着赶往.易清的心中亦是不由的泛起一种惊讶.

这一次.小狐狸倒是跑的够远.

以金鹰的速度.在易清毫不间歇的情况之下.居然是直接飞驰了将近三日.

直到这一刻.易清对于小狐狸的感应.才猛然强烈起來.知道苏媚就在这一片区域附近.

而易清在心中略略计算了一下这三日掠过的距离.竟是超过了万万里之遥.

“世界屋脊吗.”

双目微眯.站在金鹰背上.易清目光远视.遥望那横亘在眼前似乎万古不动的庞大雪峰.眸中顿时也荡起一丝丝的惊诧.

不愧为世界上第一高峰.恍若那未曾倒塌的上古不周山一般.撑天之柱.通天之峰.

旋即易清脸上却又是蓦然的浮现出一抹疑惑之色.

不知小狐狸为何好好的中原之地不待.反而跑到这万里异域來.

更是沦落到处境不妙.到了要通过画卷传音让自己來救的地步.

想不出个所以然出來.易清轻轻摇头.无所谓的放弃追究下去.

不过一张面色之上.却是再次快速度浮现出一抹深深的阴沉之色.眼眸之中.有着一抹凌厉之色猛然蹿出.

一种恍若是來骨子深处的煞气.悄然的就从易清那略显瘦削的身形之中渗透出來.

虽然小狐狸是妖.可是并不为恶.心智不过人类那些十六七岁的小女孩.随着相处.易清很是自然的便将其当成了自己的一个小妹妹看待.

若是小狐狸真受到了欺负.易清不介意狠狠的去找回场子.

吟.

感受到易清心念.座下的金鹰蓦然扬颈发出一声嘹亮鹰鸣.巨大的金翅陡然一展.凌厉割开九天罡风.猛地就向着下方地面之上落去.

“这是......拉萨..”

金鹰在一处无人的地方被易清瞬间收入袖里乾坤当中.易清走入这座风格迥异的城市.突兀的就是一怔.

看着周身穿着打扮明显不同的藏人.旋即便是醒悟过來.自己此刻所处.竟然已是被世人称之为“日光之城”的拉萨.

易清的双目之中.打量着这明显不同于中原大地风格的异域城市.不由的也是泛起丝丝的好奇之色.

脚下却是不曾耽搁半分.此时易清的整个人在这喧嚣拥挤的人潮之中.恍若是成了一条灵活的游鱼一般.

快速穿梭.偏偏周围的人却是丝毫不觉的易清身形诡异.

“如果所料不差.向小狐狸出手的应该是密宗的高手了.”

循着袖中小狐狸留下的那画卷中愈加显得强烈的牵引感觉.易清施展步伐.快速穿梭在这座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拉萨古城之中.

而易清的眼眸之中.更是浮现出道道精芒.显现出一种大智慧、大知觉.若有所思.

密宗.即是所谓的黄教.又称为真言宗、金刚顶宗、毗卢遮那宗、秘密乘、金刚乘.

此宗以密法奥秘.不经灌顶.又不经传授不得任意传习及显示别人.因此称为密宗.是佛门十大宗之一.

小狐狸传音中说是和尚向她出的手.而整个西藏地区.也就只有密宗的喇嘛了.

“这个方向.是布达拉宫...”

盏茶的时间.易清只觉得袖中那张画卷陡然震颤起來.是因为与小狐狸气息相连.此刻感应到了小狐狸的气息.

而易清目光微抬.当瞥见不远处那宏伟的建筑宫殿群之时.眼眸之中.立即就浮现出一抹震动.

入目所见.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宫殿式建筑群.连绵成片.异常宏伟壮观.

宫殿建在群山之巅.恍若与天齐平一般.只觉得蓝天白云.触手可及.通体更是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一种肃穆、庄严的意味.恍若佛陀居所.

世界屋脊上的明珠.布达拉宫.

展开身形.不过片刻之间.易清的身影已是出现在这布达拉宫的山脚之下.

适才在远处只是隐隐的有着一抹震动.此刻布达拉宫近在眼前.易清瞬间只觉得心神巨颤.不能自已.

心神深处.一个个闪耀着金色光芒的斗大梵文佛经凭空出现.

而一句句若有若无的梵唱之声.更是仿佛从异时空陡然降临一般.诡异的在易清心神当中响起.经久不息.

那般感觉.便恍若佛陀在耳边讲述玄妙佛法.使人忍不住便要双膝跪下.匍匐在佛前细细聆听.

随着易清向着山巅之上布达拉宫走去.这些梵音愈是清晰响彻起來.到得后來.更是有着金刚铃、手鼓、经幢这般密教法器的玄音伴之响起.

“无量天尊.”

易清的面色当即就是一阵大变.下意识的鼓荡法力.舌抵上腭.猛然就是一声叱咤出口.

“好厉害高深的佛法.”

随着一声道音出口.易清心神深处的那阵阵梵唱佛音立即被驱散一空.易清的双目之中.瞬间恢复清明.却是忍不住的一阵惊骇心悸.

若非自己有着无上道心.在刚才猝不及防之下.便会被这凭空出现的佛音感化.

甚至真的会像此刻遍布台阶的那些牧民佛徒一样.匐匍在这无数台阶之上.三跪九叩的前行.

自己堂堂道门真修.若是跪于佛门之下.只怕道心立即就会崩溃.而道果销毁.道基消散.

易清面色阴沉.就在刚才瞬间.自己竟是经历了一次道劫.险些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好个布达拉宫.好个密宗.”

下一刻易清的眉目之中.陡然就变得凌厉起來.抬目望向眼前宏伟庄严的布达拉宫.阵阵玄光.猛地在眼眶当中流转.

此时易清也是看的明白.适才自己之所以会险些着道.全是因为眼前这布达拉宫的缘故.

这看似平平无奇的布达拉宫.竟是蕴藏着无上的佛法.蛊惑人心.感化前來之人信佛.

其威能.丝毫不差于那些护宗大阵.

“哼.我倒要看看.区区一座死物.能否感化得了贫道.”

一声冷哼.旋即便是在易清的口中冷然响起.

双目之中.玄光大炽.

“以三昧手为拳.舒火风轮.而以虚空.加地水轮上.其智慧手.申风火轮.入三昧掌中.亦以虚空加地水轮上.如在刀鞘.是不动尊印.如前.金刚慧印.是降三世印......”

此时布达拉宫之内一处经殿之内.有着数十喇嘛集体静坐.众多喇嘛上首.蒲团之上.亦是盘坐着一位面色慈悲的年长喇嘛.

无数精妙玄奥的经文佛法.从这喇嘛的口中娓娓道出.

下方那些喇嘛的面庞之上.都是一阵的安详.双目紧闭.如痴如醉.而透着了悟的淡淡一抹金色佛光.

突然.这喇嘛口中的佛音却是蓦然一停.

“活佛.缘何停住.”

立即就有盘坐在活佛旁边的喇嘛睁开眼眸.疑惑不解的问道.

“有道门高人來了.”

活佛那淡然的眼眸.此刻却是有着璀璨的金色佛光缓缓绽放而出.这几天真是家里有事,今天写到现在只能一章了,青丘也是深感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