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40 赏你们个全尸

0040 赏你们个全尸

“碰!”陈传不愧是六品武士,慌乱之中竟然能够举起手来抵挡了一下子,然后发出了一声令人心悸的恐怖撞击声,两个人同时飞了出去。

“哈哈,小兔崽子,不知道你是了什么诡计,竟然脱出了我的绳索,但是你昏了头啦,不赶快逃跑,反而主动攻击陈管事,你是嫌死得不够快吧!”一旁的谢平谢安两兄弟,看到谢玄脱困而出,都是有些怔怔,不过接下来谢玄竟然主动攻击陈传,顿时让他们大乐起来。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让他们再也笑不出来了。

“噔噔噔”,陈传连续后退了好几步,终于稳住身形,刚要说话,“噗”地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谢玄这一招碎石掌何等凶猛,而且他体内的真气水准虽然是四品武士的等级,但是其雄浑程度丝毫不亚于六品武士!

再看谢玄,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头,仿佛杂耍般地落在了地面上,然后对着自己的手掌吹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对萧碧云笑道:“娘,您那没事吧?”

谢平谢安兄弟,还有几个陈传的狗腿子,包括陈传本人,甚至还有萧碧云,同时陷入了呆滞。

谢玄,一个有名的废柴,前些日子才升入了三品武徒,而陈传在六品武士的阶段已经停留了好久,两人功力差别十分明显,可是……可是眼前这是什么情况啊?三品武徒把六品武士打得吐血,然后自己什么事儿都没有?

他们还没人知道谢玄升入的四品武士,然而就算加上这个原因,也无法冲淡他们的震惊。

“喂,我说,谢平谢安,上次在演武堂里面没有看到你们,我还以为你们消失了,没想到在这里见面了啊。”谢玄转向了谢平谢安的方向,脸上充满了灿烂之极的笑容。

“谢玄表弟,哈哈,这件事情跟我们无关啊,都是陈传逼的,有什么事你找他算账,我们就先走了哈。”谢平一眼就看出来形势不太对劲,连忙对谢安使了一个眼色,干笑了两声,转头就打算开溜。

“别急着走啊,我们可还没好好叙叙旧呢!”谢玄蓦地捡起地上的绳索,伸手一抖,就变成了一道四米多长的绳鞭,然后向着两兄弟逃走的方向一挥……

“啪啪!”绳索仿佛长了眼睛一样,准确地打在谢平和谢安的腿弯上,他们脚下一软,立刻栽倒在地。

“还有你,陈荣,你也别跑啊,你父亲还在这里呢,你也太不孝了吧。”谢玄手中绳索再一抖,已经跑出好几步的陈荣也跪倒在地。

谢玄好整以暇地解开脚上的绳索,环视全场:“这就对了嘛,咱们谁都别走,一起来好好叙叙旧,好好算——算——总——账!”

笑容忽地敛去,眼神中煞气浓郁,杀机笼罩整个庭院。

“咳咳,没想到,你谢玄竟然如此深藏不露,我看走眼了……咳咳,想必,你早就修炼了萧家的功法了吧,只是一直隐忍至今,我陈传佩服,咳咳,佩服。”陈传一边咳嗽,一边苦笑,这回他是彻底的栽了,恐怕能否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都是个问题。

听到陈传的话,谢玄也只有苦笑了,他将什么都归结到萧家功法上面,这真是个天大的误会了。

心有所感,回过头去,萧碧云疑惑的眼神也映入眼帘,谢玄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自己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回去也应该好好跟母亲交代一下了,当然要另找个理由,自己重生这件事是不能说的,就算说出来萧碧云也不会相信啊。

“母亲,您先回去吧,喝杯热茶压压惊,这里的事情我来解决就好,我的事情回去再跟您交代。”谢玄目光一闪,对着萧碧云说道。

“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不过你可不要做得太过分了。”萧碧云微微一笑,她大概也猜出来谢玄要做什么,不过并没有阻止。今日若不是谢玄发生了如此惊人的变化,他们母子还不一定会落得什么下场呢!她虽然是女流之辈,可也是个七品武师,学武之人,讲究的就是个有恩必还有仇必报,你都差点被人弄死了,还想要宽恕他人,那不叫慈悲,那叫愚蠢!

婆婆妈妈,总想着留人性命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是活不长的。

“吱呀——”庭院的大门关上,谢玄背靠大门,懒洋洋地开口:“本来是想把你们一个个都剁碎了喂狗的,不过我母亲叫我别太过分,所以嘛,我就……”

“多谢谢玄表弟,多谢,谢谢您大慈大悲。”谢平谢安一起跪下磕头,生死当前,倒是当真卖力,磕得鲜血淋漓。

“我还没说完呢。”谢玄脸上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我就不把你们碎尸万段了,好心赏你们个……全尸!”

“扑通”一声,在场的所有人都无力地坐倒在地。

“谢玄,你也别太猖狂了,我们这么多人,你一时半会也杀不光,等谢承武,不,等老爷子知道了消息,我定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陈传一直坐在地上调息,此时终于将内伤压下,站起来疯狂地吼叫,披头散发,状如厉鬼。

“呵呵,找你这个逻辑,我更要赶快杀光你们了,否则被老爷子知道确实不好处理。”谢玄丝毫没有受到言语干扰,反倒是吹了一下口哨,上前一步,双掌提起,对着离他最近的谢安谢平两兄弟一人一掌。对付他们连碎石掌都不用,直接最普通的劲气催发,两个人惨叫一声,同时七窍流血,死在当场。

接下来就是地狱一般的场面,谢玄一步一掌,脚下血流成河,走到陈传面前,身后已经带出了十余个血脚印。

“陈传,你可以安心的死了!”谢玄一字字道,然后双手交叠,运气碎石掌向着陈传击去。

眼看就要把陈传击杀当场,谢玄忽地感到脚下一空,整个人都向下落去,“呯”地一声摔在了地上,抬头望去,发现自己掉在了一个深坑里面。

“哈哈,谢玄你个小王八蛋,终究是被老子算计了吧,老子现在就去找老爷子,你们母子最好快点逃,不然明天就会被整个谢家追杀啊,哈哈哈。”

陈传的狂笑声从陷阱上面传来。

谢玄心中懊恼,陈传他刚才表现的极为不堪,步步后退,实际上是悄然退到陷阱所在的地方,他竟然没有看出来,若是放跑了他,让他请出老爷子,只怕形势当真不妙啊。

来不及多想,谢玄深吸一口气,猛地向上一跳,然后在坑壁上一借力,再次一跳,终于跳上了这个深坑。

然而已经不见了陈传的踪影。

谢玄一颗心沉了下去,此时去追也来不及了,步法轻功一直都不是谢玄所擅长的,就算前世他也只是以剑法通玄闻名于世,同级别里面他的速度从来都是最差的,后来他孤坐唯一峰,更是没有修炼过任何步法轻功。

“这一世,一定要弄一本高级的轻功!”谢玄暗暗发誓。

正自懊恼着,忽然从门外传来脚步声。

难道是陈传那家伙犯傻了,想回来找自己拼命?虽然知道这不太可能,谢玄还是迅速走出了庭院,向外看去。

月华如水,一个人影正从夜色中走出来,月光照在他的脸上,形成了一个冷酷的轮廓,谢玄不禁惊呼了一声:是谢剑!

谢剑缓缓走近,谢玄终于看清了,他手中像拖死狗一般拖着一具死尸,借着月光仔细看去,这具死尸身披蓝色长袍,披头散发,正是刚刚逃走的陈传!

“谢剑,这是怎么回事?”谢玄皱眉。

“师傅,是这样的,”谢玄启齿一笑,冷酷的脸庞也有了些暖意,“我刚才睡不着起来练剑,发现陈大管事披头散发一路疾奔,遇到我还向我求救,我听说是师傅你在身后追他,就一剑把他结果了!”

谢玄相当无语地看了看谢剑手中的陈传,这人怎么都没有想到谢剑竟然是自己的徒弟吧,不得不说,他死得也真够冤枉的了。

或许,这就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