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61 星君登场

0061 星君登场

随着那高亢的声音,十几个身影出现在了祠堂的门口,当先的是一个面目轻浮的男子,他脸色苍白,脚步虚浮无力,一看就是酒色过度,身上穿着一套带有奇特纹饰的长袍,上面绣着一轮红日照射在山峰之上,光芒耀眼,做工极其精巧,就好像是大宗派的传承法袍。

男子身后一张大红披风,头戴高冠,故意将自己打扮的威风凛凛,看上去倒也有些气势,然而却掩不住他双眼无神,体质虚空,怎么看都是个毫无能力的纨绔子弟,只听他阴柔的声音响起:“妹妹啊,你可回来啦,爹爹去世的时候没有见到你,那眼神可遗憾得很呐,正好你来到了祠堂,就好好拜祭他老人家一下吧,恩,最好多跪几个时辰,以表孝心。”

谢玄眉头一皱,这人声音就阴测测的,让人好不舒服,就好像听到了一条蛇在爬行,而他话语中的内容,更是离谱到家了,竟让让星瑶跪几个时辰?说出这样的话来挤兑星瑶,看来这人对星瑶又很深的怨怼啊。

星瑶淡淡一笑,仿佛没有挺清楚这男子说的话,转头向谢玄介绍说:“这就是我的干哥哥了,也是现在丹霞派的掌门人,名叫星君,他身后的那些人都是我们丹霞派的长老,待会儿我给你一一介绍吧。”

不用人介绍,谢玄也猜到了,穿着这样的服装,而且毫无顾忌、颐指气使的语气,不是丹霞派的掌门还会有谁,看他这样嚣张跋扈的样子,想来派淮南五虎在路上截杀星瑶的,也就绝对是他了。

看到星瑶似乎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而是自顾自地和谢玄说话,这让星君表情立刻一沉,看着谢玄的眼神里,也有了几分阴狠。沉默了一会儿,星君忽然翘起嘴角,呵呵笑道:“这位年轻的公子是谁啊,星瑶妹妹,你还没给我们介绍一下呢,难不成是你的新相好吗,那你可得让我们好好亲近亲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够让我眼高于顶的妹妹看上呢。”

说着,走上前几步,朝着谢玄伸出双臂,似乎是要和他拥抱一下。

谢玄冷冷一笑,这星君明显是暗藏真气于双臂,想要给他来一个下马威,这星君年龄在二十二三岁,修为也达到了六品武士的境界,在同龄人里也不算差了,但是他脚步虚浮,一看就是靠丹药之类硬生生提升的修为,谢玄对这一类人最为不屑,明明一点能力都没有,偏偏还颇为自负,这种纨绔子弟最令人讨厌了。

心中这样想着,谢玄也不躲闪,反而顺势就迎了上去,按住星君的双臂,淡淡地说道:“星君兄弟,你太客气了,在下谢玄只是和星瑶小姐萍水相逢,不过路上我恰巧遇到星瑶小姐被歹人所追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本是吾辈应当做的,谁料星瑶小姐非得要邀请我回来做客,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说话间,谢玄面色如常,仿佛真的是在闲话家常,星君本来是想要给谢玄一个下马威的,双臂真气灌注,用力向上抬,想要掀谢玄一个跟头,然而无论他怎么用力,谢玄的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不知情的人看了,还以为两人真的是好兄弟呢。

星君终于使出了最大的力气,脸色涨红,然而却发觉手臂上的力气越来越重,谢玄仿佛完全不知情,口中还在说些什么,但是按着星君双臂的手,忽然一紧,然后无匹巨力压了下来。星君不由自主地俯下身去,脸上冷汗津津而下,骨头似乎都在发出“咯咯”的呻吟,最难过的是他不能表露出来,否则他这个新任掌门人的脸面就要扫地了。

“好了,星君兄弟看来对我也是一见如故啊,但是我长途跋涉,身子疲惫,想要早点睡下呢,咱们还是明天再畅谈吧。”谢玄呵呵一笑,星君的表情他都看在眼里,心中大乐,手上忽然一松劲,星君正努力抗衡,吃奶的劲儿都使上了,这时谢玄的力道忽然消失,星君全身力气都用在了空出,大吼一声,双臂猛地甩了起来,直抡了好几圈,这才消去无处发泄的劲道。

星君脸上涨红,心中大怒,然而却无法表现出来,只得咬着切齿地冷笑道:“谢玄兄弟,既然累了,就早些休息去吧,我给你安排房间,一定会让你满意。”

虽然心中恨极了谢玄,然而星君表面上没有丝毫表现,回过头去和身后的一个年轻弟子交代了几句,看来是要带谢玄去住宿的客房。然后那个弟子点了点头,就向着谢玄走了过来,恭敬地说“谢公子,请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客房休息。”

谢玄微微犹豫,回头望了星瑶一眼。

星瑶点了点头,“谢玄大哥,你先去休息吧,我刚回来,有好多话要和哥哥还有各位长老们说呢,这是我们丹霞派内部的事情,你就不用管我了,自己好好休息就行了。”

谢玄这才点了点头,随着那位侍者走出了丹霞派祠堂,侍者当先引路,走了好一阵,眼前出现了一排清净的房舍,他向前一指,对谢玄说道:“谢公子,前面就是客房了,现在客房中都是空着的,您随意挑选一个就好了,如果想要吃点夜宵的话,我去厨房给您弄一些过来。”

谢玄摇了摇头:“不必麻烦了,我直接睡下就好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眼前这个丹霞派弟子,看样子不过十七岁左右,一脸稚嫩,这时听到谢玄问他,立刻诚惶诚恐地说道:“小人名叫鱼君,不过是丹霞派的一名杂役弟子,不劳谢玄公子记挂姓名。”

“什么小人大人的,都是一样的人,和我不用这么客气,你带我一路走来,还要为我弄夜宵,我当然要说声谢谢,问清楚你的名字啊。”谢玄笑了笑。

“谢公子真是与众不同,弟子深感荣幸。”鱼君直起身来,憨厚地笑道。

“这就对了。”谢玄在他身上一扶,“男人的腰,撑天的树,可以断,可以折,不可以弯的太过分。”

说完,谢玄呵呵一笑,转身随便选定了一间房舍,走了进去,也不去仔细观看这客房的陈设格局,也不掌灯,直接就往**一躺,舒服地呻吟了一声。这十几天来,没有一日睡上过好觉,终于有了一张绵软的床铺,什么都不去管了,直接就进入了梦乡。

而客房外面,鱼君怔怔地站着,仿佛陷入了沉思,树叶飘落在他肩上,蝉儿停在他的头上,都没有任何察觉。好半晌,鱼君忽然抬起头来,一直暗淡的眼眸中亮了起来,腰部渐渐挺直,喃喃道:“男人的腰,撑天的树,绝对不可以弯的太过分……”

谢玄不知道,他无形之中,又改变了一个小人物的命运。

…………

另一边,丹霞派的丹霞厅内。

丹霞厅是丹霞派的门派议事大厅,此时大厅之中,坐满了身影,丹霞派的各个长老、供奉都悉数到齐,而坐在主位的,就是刚刚和谢玄见过面的星君了。坐在星君身旁上首的,正是星瑶。

“星瑶,我知道你对爹爹的去世很悲痛,爹他生前最疼爱的人就是你了,然而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将近半个月了,事情再明白不过了,你一回来就要问父亲死的时候的具体细节,这我不反对,我可以慢慢说给你听,然而你非要召集所有的长老,这就有点兴师动众了吧。”

星君接下了身后的大红披风,咳嗽了一声,话语中对星瑶的举动有些不满。

整个大厅中的长老们,目光也都集中在了星瑶的身上,他们眼中也有少许的不满,毕竟连夜把他们召集起来,如果只是要询问前掌门死去的情况,而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他们也确实无法接受。

“各位叔叔伯伯,你们都是我的前辈,星瑶刚一回来,就要把你们召集起来,确实有些不妥。”星瑶沉默的一瞬,缓缓开口,“然而对于父亲的死亡,我心中颇有疑虑,虽然当时我不在场,但是我相信父亲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去世的,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所有的人都是一惊,然后整个大厅都喧哗起来,阴谋!

“呵呵,星瑶侄女知否有些悲伤过度了呢,什么阴谋啊,掌门是大家看着去世的,总不会我们都参与了什么阴谋吧,星瑶侄女你说话可要有证据啊。”一位长老站起身来,面目祥和地笑着,然而话语的内容就有些绵里藏针,暗含指责了。

众长老纷纷点头,这也正是他们心中所想,星瑶或许有些小题大做了。

“众位长老,我星瑶绝非胡乱生事之人,你们也是看着我长大的,我的心性如何你们都应该了解,我说出这样的话来,总归是有些凭据的。”星瑶站起身来,环视一圈,大声道:“你们想,我父亲他精于炼丹,自身修为也在七品武师级别,对自己的身体能一点都不了解吗?就算他真的病重,咱们丹霞派以丹药立派,父亲他自身也珍藏了一些丹药吧,难道一点无法缓解病情?他老人家病倒的时候就给我飞鸽传书,然后我马不停蹄地飞奔了回来,没想到一回来就得知父亲在十余天前就去世了,这怎么可能啊!”

这话一出,众人也是沉默下去,星瑶所说的事情,确实属实,也是经不起推敲的地方,有人也曾经疑惑过,只不过实在是找不出疑点来。

“马不停蹄?嘿嘿,师妹你说得好听啊,可是我看到的是,你和那位名叫谢玄的小子,卿卿我我,共骑了一匹马回来,师妹你在父亲他重病的时候还有心情去勾搭男人,我真是佩服得紧了。”星君忽然冷冷一笑,抓住这一点冷嘲热讽地说道。

星瑶立刻就柳眉倒竖,大叫道:“星君!好啊,你连一声妹妹都不叫了,直接叫我师妹,是在提醒我星瑶不是爹爹的亲生骨肉吗?好,那我也就直接叫你的名字好了,你说起谢玄的事情,我倒是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要说出来,让大伙听一听。”

“大家听好,我这次能平安回来,多亏了谢玄大哥,要不然只怕我已经葬身在回丹霞派的路上了!”

众人一阵骚乱,几个资格老的长老出言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星瑶你不要激动,详细地给我们说说,我们都是看着你长大的,老掌门最疼的就是你了,虽然你不是他的亲生骨肉,但是我们一直都是把你当做大小姐来看待了,星君他也是情急之下才会那么说,你别在意。”

星瑶缓了一口气,正色道:“是这么回事,我当时在应天书院得到父亲重病的消息,就连夜赶了回来,谁知道路上遇到了淮南五虎的截杀,他们追了我三天三夜,之后的一夜里忽然下起了大雨……”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谢玄所看到的那些了,星瑶一一道来,把淮南五虎说的坏话着重强调了几遍,之后怎么样生命危急,谢玄又如何出来救了他,两人结伴回到丹霞峰,都详细地说了出来,只不过略去了她和谢玄之间的种种暧昧。

这些话说完,整个大厅都陷入了沉默。

“星瑶师妹,你说这些没有证据的话,到底有何居心?”星君冷冷一笑,似乎对星瑶的话颇为不屑。

好半晌,一个长老站起身来,面色严肃:“星瑶,你说的这些,你可敢保证全都是真的吗?”

“绝无半点虚假,如有欺骗各位长老,天打五雷轰!”星瑶斩钉截铁地说道。

“好,既然如此,你到底在怀疑些什么东西,又打算如何如查呢?”又有一名长老问。

星瑶深吸了一口气,声震全场:“我要开棺验尸!”

冷冽而坚定的话语回荡在大厅当中,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