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62 开棺验尸

0062 开棺验尸

谢玄这一觉睡醒,发现已经是日上三竿,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把整个人连带床铺都晒得暖烘烘的。

他伸了个懒腰,起身活动了一下,只觉得浑身酸痛,这也很正常,经历了十几天的奔波之苦,忽然得到了休息,全身的疲惫和不适全都涌了上来,这种肌肉酸痛和疲惫至少要两三天才能消退下去。

走出了门外,发现客房周围幽静得很,看来丹霞派很少有客人来这里暂住,所以所有的客房都是一片安静。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谢玄舒服地感受着阳光的沐浴,随便选了一条路闲逛着。

一路随便看着,发现这丹霞派倒是个环境优雅的好地方,草木清华,景色极幽,几条小径既不显得荒凉,又没有丝毫人工开采的痕迹,当真是个修身养性、洗脱尘俗的好地方。

正一脸陶醉地走着,忽然身旁传来一个恭敬的声音:“谢玄公子,您已经醒啦,快随我来,我给您弄一份午饭,您先填饱肚子。”

抬头一看,原来是昨天领路的丹霞派弟子鱼君,听他这么一说,谢玄也觉得自己的肚子咕咕直叫,这些天来没有吃上一顿饱饭,昨晚又没有吃东西就直接睡下了,一直到现在,今天的早饭也错过了,自己已经是饿的不行了。

“好啊,那就谢谢你啦,鱼君。”含笑点了点头,谢玄随着鱼君向饭堂走去,一边走一边问:“鱼君,你这么这么闲,平时没有什么事情做吗,还是说特地在这里等我的?”

鱼君回头笑道:“我平时是有很多事情的,比如丹霞厅和饭堂都是我来打扫,但是因为谢公子你来了,所以掌门就特地派我来接待您,这些事情就先不用我做了,我方才也是正要去客房叫您呢。”

“原来如此,作为一个杂役弟子,很辛苦吧。”谢玄随口问道。

鱼君脸上现出一抹尴尬,然后自嘲地笑笑:“没办法啊,我就是这个命啊,我的天赋不好,灵脉潜质不过是第九品,精神力也并不出色,根本无法成为一个炼丹师,在丹霞派里,我还能干些什么呢?”

虽然这么说,但是鱼君眼神深处还是出现了一抹不甘,昨晚听过谢玄的那番话之后,他心中涌起了一丝很奇怪的念头,他开始反思自己的生活,开始觉得不甘心,说到底,哪里有人天生就甘愿做奴仆的,那个男儿心中没有一个争锋天下的梦想!

只是,有梦想是一回事,实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以鱼君的各方面潜质,都注定了在丹霞派中碌碌无为,一辈子呆在洒扫弟子的位置上,也许运气好,老了的时候,能够混上一个高点儿的职位;现实与梦想两种矛盾之极的想法在他心中冲突激荡着,让他昨晚一晚上没有入睡。

谢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鱼君,其实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不是你的先天因素,无论是灵脉,还是精神力,如果是一个天赋绝佳的人,修炼的时候自然事半功倍,精进神速,然而这样的人未必就能够取得多大的成就。真正的大神通者,其实多半都是天资平平,他们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但是从不放弃,一步一个脚印,直到凌驾于芸芸众生之上,不骄傲,也不自卑,这才是真男儿,真性情!”

鱼君停下脚步,霍然回头:“谢公子,您,您说的可是真的?”

谢玄淡然一笑,说道:“我为什么要骗你,你叫我谢公子,以为我身份尊贵,其实呢,我告诉你吧,我的灵脉资质也不过是九品,堪堪能够修炼而已,你凭什么认为我就比你高贵了?”

鱼君惊讶地看着他,嗫嚅道:“我,我看到你和星瑶小姐在一起,她说你是她的恩人,那么武学修为一定是很厉害的了。”

谢玄哈哈一笑,道:“真正的高手,只要具备一个条件就足够,那就是,从不放弃,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困境,都绝对不要自卑,更不要自暴自弃,你要相信,你是一条龙,即使现在在别人眼里只是一条鼻涕虫,但是一旦风云际会,龙游九天,这些人根本就不放在你的眼里啦!”

谢玄这一番话,说得鱼君心中激荡,不可自已,好半晌,他终于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谢公子,你为什么要和我一个普通的洒扫弟子说这些?”

“那是因为,在你的眼睛里,我看到了熟悉的光芒,珍惜它吧,不要放弃,更不要磨灭了它。”谢玄哈哈大笑,也不管鱼君在那里愣神,前方饭堂已经在望,他径自大步走了过去。

“咦,好少的人啊。”谢玄奇怪地看着饭堂里面,此时明明是正午时分,正是吃饭的时候,可是饭堂里面只有两个做饭的杂役弟子,吃饭的弟子倒是一个都没有看见。

“你是谁啊,来饭堂是要吃饭?”一个年老体弱、厨师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对谢玄问道。

谢玄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是你家小姐的客人,来吃顿饭,总不会不行吧。”

那老者恍然大悟状,指着谢玄道:“哦,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和星瑶小姐一起回来的那个什么谢……谢什么的公子对吧,鱼君和我说过了,你要过来吃饭的,咦,鱼君人呢?”

“在身后呢,一会就来了,麻烦您先给我盛一碗饭吧,我都饿死了。”谢玄往身后一指,然后捂着肚子装可怜。

“呵呵,别叫我‘您’,折煞了老头子我啦,公子你真是和别人不一样,对我们这种下等弟子也都如此客气。”老者呵呵笑了起来,给谢玄盛了一碗饭,然后又回里面端出了几盘菜肴来,放在谢玄身边。

谢玄也不客气,丝毫不顾风度地大嚼起来,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转瞬间就把一碗饭吃光了,老者又笑眯眯地给他盛了一碗,“小伙子,别着急,慢慢吃啊,别噎着。”

“习惯了。”谢玄一边大嚼,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我一直都是这么吃,不然会耽搁修炼的时间的。”

这个习惯,还是谢玄前世的时候养成的,那个时候萧情刚刚离去,他满脑子都是复仇,修炼成为了他唯一的生活内容,其修炼的艰苦程度,甚至可以说是自虐了,至于吃饭睡觉什么的,都被他压缩到了极点,有的时候更是一边修炼一边吃东西,两三口就吃完了。

因为这个习惯,谢玄重生之后,没少被萧碧云埋怨,在萧碧云面前,他都是故意拖慢吃饭的速度,这次离开谢家,无所顾忌,所以又故态复萌了。

几口又吃完一碗,谢玄忽地想起一事,抬起头来问:“老伯,这大中午的,饭堂里怎么都没有什么人啊,他们中午都不吃饭的么?”

老者擦着桌子,回答道:“公子还不知道啊,今天发生大事了,星瑶小姐昨晚和星君掌门吵起来啦,所以今天要开棺验尸,还立下了什么军令状,甘愿受罚,哎,我老了,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了,好好的为什么要开棺验尸……”

正自唠叨着,老者抬起头,惊讶地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谢玄已经离去了,

…………

丹霞山,后山。

丹霞山的前面就是著名的丹霞绝壁了,高达万仞,光滑如镜,没有任何可攀爬之处,然而经过丹霞派数代弟子的开发,开辟出了一条雄伟的石阶,可以直通山顶,也就是谢玄和星瑶昨天晚上走上山的那条石阶。

而后山则是完全无人开发,保持着原始的模样,和山脚下没有任何道路相连。丹霞派历代祖师、长老们的遗体,就存放在后山的一个山坳里。

此时,原本少有人迹的后山之中,无数人头攒动,几乎所有的丹霞派弟子都来到了后山,观看丹霞派立派以来从没有发生过的大事——开棺验尸!

山坳之中,几名长老守住了路口,里面是其他的长老,掌门人星君,还有此次的主角星瑶。

丹霞派的埋葬方法和其他地方不同,是在山壁上打通一个洞,将棺材直接放入洞中,然后用药泥封住入口,可以保证千年不腐;此时星瑶带着几名弟子,正一点点地把药泥刨了出来,已经见到了里面的黑色檀木棺材。

“星瑶,你一定要这么做吗,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何必非要闹得这么僵呢?”一名长老在她耳边好心提醒。

星瑶苦笑道:“黎叔,您别劝啦,我已经立下了军令状,药泥都刨出来了,还有回旋的余地吗?”那名叫黎叔的长老,听到星瑶这么说,也不禁叹了一口气。

在众人答应开棺验尸之前,星瑶就立下了军令状,如果查不出来上代掌门星峰的尸体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么星瑶就要为星峰殉葬!

毕竟,开棺验尸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事情,这关系到尸体主人的尊严,在整个中土大陆上,都是非常犯忌讳的事情。而在丹霞派,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这尸体入棺之后,药泥封住,药性渗人棺材内,可以保证尸体不腐烂,然而如果中途开过棺材,就会失去这个效用,之后无论如何弥补,都无法再让尸体保持不腐了。也就是说,如果开棺验尸之后,星瑶没有查到一点问题,她就成了丹霞派的罪人!

所以,她才要发下那么毒的誓约,如果没有发现问题,就要入棺陪葬,那种结局,想想都渗人啊。

药泥飞快地被挖出,里面的棺材已经全部显露出来。

几个弟子将棺材小心翼翼地抬了出来,然后放在了地上,不愧是丹霞派的存尸秘法,星峰的尸体埋葬了十几天了,但是棺材里没有散发出任何腐臭的味道,甚至于,还有一股清香,随着山风缓缓散发开来。

一切准备就绪,弟子们将目光都集中在星瑶的身上,而众长老有的目光复杂地看着星瑶,有的低头叹气,无论结果如何,对于丹霞派来说,都不会是好消息:如果尸体真的有问题,那么丹霞派就出了内鬼,只怕一场风波不可避免;如果证明没有任何问题,那么星瑶就要依照约定,自杀殉葬。

星君一身大红披风,懒洋洋地靠在山壁上,嘴角带着冷笑,似乎完全不关心场中的结果,又或者是,他心中已经有了结果?

不管怎样,星君身为丹霞派掌门,对自己父亲的尸体一点都不关心,还是招来了一些长老不满的目光。

“开棺!”终于,星瑶的声音在整个山坳中回荡开来,有一种冷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