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63 解剖

0063 解剖

“吱呀——”

几名丹霞派的弟子,用铁钎插入棺材的缝隙中,用力一翘,本来钉死的钉子,一根根弹飞了出去,棺材盖也发出一声渗人的响声,然后落在了一旁的地上,上代掌门人星峰的棺材,终于打开了!

在场所有人都伸长脖子向里面看去,只见檀木棺材的整个盖子都已经被移开,星峰的遗体已经全部暴露在众人视线内。不愧是用丹霞派秘法保存的遗体,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腐烂,甚至脸色比临死的时候还要好看,更像一个活人!

棺材里面,星峰仰头而卧,头下面是一个华贵的玉枕,光看外表就是价值连城的陪葬品,而棺材内壁用黄绸包裹,极尽华贵,星峰身上穿的衣服和星君所穿的一模一样,正是历代掌门人的服饰。

在药泥的作用下,星峰的遗体栩栩如生,仿佛未曾死去一般,星瑶呆呆地看着,泪水不可抑制地流了下来,她扑到星峰的身边,凄声叫道:“爹,女儿不孝,现在才来看您啊。”

“喂,你别装了,要不是你开棺验尸,爹爹他会一直这么完好无损地保存下去,而别你这么一搞,他老人家的遗体恐怕过一阵子就会腐烂成恶心的肉泥了,你还来装模作样,再说了,这是我爹,不是你爹,一个养女,不必这么卖力地哭吧。”一旁,星君看到星瑶大哭不止,忍不住站出来冷嘲热讽。

星瑶抹了抹眼泪,回头瞪着星君:“不错,你说的对,他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但是他疼我爱我,把我当亲生女儿一般来看待,我怎么能不感恩图报呢?你说我开棺验尸是害了父亲,但是,如果不这样做,岂不是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吗,那样的话,才是愧对父亲在天之灵,比起这个,身体反而是身外之物,并没有那么重要!”

“随你怎么说吧,反正你先验就是,你可是立下了军令状,如果什么问题都没有,那么你就要陪父亲他下黄泉喽,哎,本来呢,我是想网开一面,看在咱们多年兄妹的情分上,给你一条出路的。但是你一意孤行,竟然要冒犯父亲他的遗体,我什么都能容忍,这件事情可不行,恐怕就连咱们丹霞派众位弟子,也不能容忍吧?”星君看着星瑶,一脸冷笑,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次看到星瑶的时候,眼中总是有怨毒之色闪过。

星瑶沉默的半晌,点头道:“可以,我星瑶说得出做得到,既然立下了军令状,就不会反悔,不过我在检验的过程中,你最好离得远一点,说句实话,哥哥,如果父亲真的是被人谋害的,你的嫌疑可不小呢。”

这一刻,星瑶终于和星君撕开了面皮。

“你!好啊,我拭目以待,看你会找出什么证据!”星君狠狠一拂袖,转身走出了山坳,来个眼不见为净。

目送星君的身影走出了山坳,星瑶深呼吸了几次,定下了心神,然后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这个棺材中。

从外表看上去,星峰的遗体没有任何不妥,甚至比活人还要健康——当然,这只是表面上,事实是星峰被永远地定格在了回光返照的一刻。星瑶伸出青葱似的玉手,在星峰的遗体上一点一点地检查着。

骨头没有任何问题,肌肉稍微萎缩,那是卧床不起的后遗症,甚至经脉都是大致通畅的。人死之后,经脉都会萎缩直至消失,但是星峰在丹霞派秘制药泥的作用下,只是萎缩了一点,真气输送进去的时候,甚至还能够通行。

“这样看来,不是外伤了?”星瑶皱了皱眉,不过立刻就松开了,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如果真是受了致命的外伤而死,但是不可能没有人发现的,既然星峰被人当做病死下葬,所有的长老们都没有异议,说明这一点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虽然如此,星瑶还是认定星峰死于非命!

星峰的身体一直健康精神,自身还是丹霞派的掌门,要知道丹霞派以丹药立派,掌门都是一个合格的炼丹师,精通各种药性,平日里以草药强健身体,固本培元,身体比常人还要健康得多;而星峰还是一名七品武师修为的高手,这种高手放在整个中土自然不算什么,但是要说对于自己身体、经脉的掌握,已经足够了,如果身体有病变,怎么不第一时间服用丹药来医治?

丹霞派历代所传,能够易筋伐髓,修复损伤的丹药,虽然不多,但是还是有几颗珍藏的。

再加上他半路被淮南五虎袭击,生怕她活着回到丹霞派,这一切的悬疑加起来,都让她深信一件事情,那就是,养父星峰的死,绝对有问题!

外表和经脉没有问题,不代表体内也没有问题。

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这一步,已经箭在弦上了,星瑶眼中闪过坚定的神色,伸手从身边一个弟子手里接过一柄锋利的小刀,拿在手里,玉手还在微微颤抖,她的声音也是抖得厉害:“父亲,您原谅我吧,我也是逼不得已,我想您的在天之灵,也一定会支持我这么做的。”

声音止住,手也开始握紧,因为用力而指节发白。

而星瑶下一个动作,在场中因为了一阵惊呼,只见她玉手高高扬起,然后向着星峰的遗体上用力刺去!

开棺验尸,既然外表和经脉都没有问题,那就有一个办法了——解剖。

手握利刃,星瑶几乎闭上了眼睛,虽然早就决定要要这么干,但是事到临头,身为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她心中还是充满了畏惧。

“啪!”利刃没有刺下去,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谢玄的手臂,已经闭上眼睛的星瑶,遭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心中的恐惧立刻就爆发了,她仰起头,一声凄厉的叫喊声直上云霄:“啊——”

“喂喂,是我啦,你瞎叫唤什么。”谢玄揉着耳朵,一副受不了的样子。

“谢,谢玄大哥……”星瑶眨了眨眼睛,仿佛还没有回过神来,她不明白谢玄这么会到了她眼前,而且会阻止她的解剖。

“我说,这种事情还是交给男人来做吧,你一边呆着去。”谢玄随手从星瑶手中接过了小刀,眯起眼睛,打量着星峰的遗体,似乎在考虑从哪里下刀。

“谢大哥,你别玩了!”星瑶终于醒悟过来,急忙把小刀夺了回来,“这是我们丹霞派内部的事情,你别插手,也没资格插手。”

“没资格插手吗?”谢玄无奈地耸了耸肩,“可是,我已经牵扯进来了,不信你问那边那个老头子。”

星瑶顺着谢玄的目光看去,那里是丹霞派的一名长老,星瑶肃然道:“黎叔,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会放这个人进来?”

那个黎叔叹了口气,解释说:“星瑶,不是我们放他进来,而是少掌门做主要放他进来的,不过这位少侠也付出了代价,他……他居然发下了和你一样的誓言。”说着,黎叔又看了谢玄一眼,仿佛还不相信,这个少年为什么不顾生死,一定要卷入这个事情当中来。

“一样的誓言?黎叔,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明白,”星瑶回头看着谢玄,不可置信地说:“谢大哥,你不会是,不会是也……”

“没错,就是那样,我立下了军令状,如果你失败了,那么我就要和你一起被装到棺材里,为你那位养父殉葬了。”谢玄摸了摸鼻子,忽然笑了起来。

“你居然还笑的出来,我真是服了你了。”星瑶叹了口气,看着谢玄的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泪花,“谢大哥,你这是何必呢,我也没有十分的把握,你为了我,万一丢掉了自己的性命,那可是一点都不值得啊。”

“谁说不值得,我偏偏觉得值得,你个傻丫头,都已经拿自己的命来做赌注了,难道我还能坐视不管吗?”谢玄爱怜地看了星瑶一眼,心中却又一些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他敢于立下誓言的原因,并不是他真的为了星瑶不顾自己的性命,如果最后无法证明星峰的死有问题,那么谢玄也绝对不会束手待毙。

他已经仔细观察过了,整个丹霞派,七品武师级别的武修,一共就三名,八品武御一名都没有,虽然是以丹药立派,但是这样的实力也是在太过弱小了,就连谢家都比之强上一些,谢玄甚至怀疑谢家老爷子谢震威是一名八品武御!

总之,三名七品武师根本无法让他畏惧,身上藏有迷魂粉的他,有信心随时都能逃出去,即使是到时候带着星瑶逃亡,也不是太难的事情。而且谢玄还有几种瞬间提高实力的秘法,就算真要正面对抗,也丝毫不惧!

所谓艺高人胆大,不外如是。

然而谢玄却忘记了,这些他自己知道,星瑶可不知道,在星瑶心里面,谢玄的身影一下子就高大起来,占据了她的整个芳心,也就是因为今日随口的一句话,之后的日子里,造成了无数的姻缘缠绕,理也理不清,这就非谢玄所能预料了

闲话少叙,且说星瑶默默地看着谢玄,眼中充满了感动与柔情,谢玄却丝毫没有察觉,而是来到了星峰的遗体面前,蹲下身子,手中利刃毫不犹豫地落下,如同庖丁解牛一般,星峰的尸体从中间开始,轻易地被割出一道恐怖的伤口来。

谢玄丝毫未停,小刀纵横切割,仿佛根本没有用力,但是转瞬之间,星峰的尸体就被切割开来,五脏六腑都呈现在众人面前。

“呕——”一些没见过世面,或者心理素质比较差的人,立刻就呕吐了出来,转过身去,再也不敢看了。

星瑶紧紧地咬着下唇,脸色苍白,显出一种病态的美来,她胸中一股恶心的感觉也在翻腾着,此时她才知道她有多么幼稚,竟然妄想凭一腔冲动就自己来进行这项工作,然而她光是站在一旁,就已经忍不住要呕吐了。

谢玄把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微微一笑,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当年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后来结仇无数,杀人如草,也就不怎么在意了,再后来他遇到了毒王,那个变态不光喜欢研究各种奇特的药剂,而且喜欢解剖各种生物,其中也包括,人!

毒王的这种行为,被大多数人视为疯狂而变态,所以前世毒王离群索居,几乎没有朋友,和谢玄成为朋友,也是一件很偶然的事情。当时毒王为有了一个能够理解他想法的知己而大为兴奋,总是不厌其烦地在谢玄面前一遍一遍地表演,所以谢玄对于怎么解剖尸体,倒也能算是半个专家。

解剖完毕,谢玄把星峰的五脏六腑都取了出来,一一呈放在一旁,这下子呕吐出来的人更多了,敢于直视的人只剩下两三个了,其中有那个“黎叔”,还有一名面如锅底的黑脸长老,而星瑶的坚强倒是出乎谢玄的意料之外,一开始明明都要忍耐不住了,没想到竟然渐渐地平静下来,脸色反而不那么苍白了。

“谢大哥,怎么样?”星瑶试着问了一句,不过一张口,血腥气一冲,她脸色立刻就又苍白了几分。

“不好说。”谢玄面色凝重,从五脏六腑的情况来看,这前任掌门星峰,身体根本没有任何病变,可是奇怪就在这里,找不到任何病变,也找不到致死的原因,似乎这个人就是好好的忽然就暴毙了,既不是外伤,也没有内伤,经脉也完好无损,这几乎是诡异了。

找不到星峰的死因,也就无法证明他是被人暗害的,那么按照之前的约定,他谢玄只能带着星瑶陪这个死鬼一起下黄泉了。当然,谢玄有信心带着星瑶杀出重围,但是结下了丹霞派这个仇敌,会给他寻找父亲的行动带来不少阻碍和变数。

“如果毒王在这里就好了啊。”谢玄揉着自己的额头,无奈地想着。他毕竟对这些东西不算太精通,如过是毒王在这里,绝对一眼就能看出来问题所在。

肌肉骨骼都完好无损,也不是内腑受伤,就连经脉也没有什么问题,那么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呢,有什么办法可以没有任何痕迹地杀死一位七品武师呢?

难道是……

谢玄忽然双眼一亮,惊叫道:“是了,一定是那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