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64 回光返照丹

0064 回光返照丹

“也只有那个东西,才能够让星峰掌门的遗体变成如今这种状况了。”

谢玄这么想着,脸色露出胸有成竹的自信笑容,站起身来。

“谢玄大哥,怎么样,有什么结果了吗?”星瑶想要探头过去,仔细查看一下星峰被解剖的尸体,但是只看了一眼,那五脏六腑横陈的样子,红褐色的粘稠**四处铺陈开来,星瑶就忍不住干呕了两声,面色苍白,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

“想到了一些东西,不过还没有确定,还需要一些证据。”谢玄伸了个懒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这一番解剖的举动,在别人看来谢玄面带微笑,轻松的不得了,事实上他也是累坏了,把一个人的五脏六腑都拿出来,没有人会觉得好受的,也只有毒王那个变态,才能够把解剖尸体当做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情吧。

谢玄有一次见到毒王一边解剖尸体,一边吃饭,真怀疑那家伙怎么还会有食欲。

“需要什么证据,接下来要做什么?告诉我,我来帮你吧。”星瑶觉得自己一点忙都没有帮上,而且还有可能连累上谢玄,心里过意不去。

“证据嘛……”谢玄抓了抓脑袋,“我们现在所需要做的,就一个字——等。”

“等?光等就可以了?”星瑶不可置信地问。

“是啊,现在所需要的就是时间了,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谢玄理所当然地说。

“好吧。”星瑶也不知道谢玄在卖什么关子,不过看到谢玄一脸悠闲自得的样子,心里就莫名地充满了信心,随即挨着谢玄坐下来,默默地等待着。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很快,正午的烈日渐渐倾斜到了西边,光芒减退,变成了柔和的金黄色。夕阳的光芒照射在这个山坳中,将一切都镀上了一层金色的纱衣,在光辉笼罩下,每个人脸上都仿佛变得庄严肃穆起来。

夕阳照射在星峰的遗体上,散落的各个器官都反射着金黄的光芒,本来恶心而恐怖的场景,忽然充满了一种宁静与祥和的味道。

“喂,我说,这场闹剧该结束了吧,请问二位都检查出了什么东西,能够证明我父亲是被人谋害的吗?”

星君那嚣张而讨厌的声音在谢玄和星瑶二人身后响起。

“怎么,星君师哥你等不及了吗,还是说,你心虚了?”星瑶转过身来,毫不退让地和身披红袍的星君对视着。

“哈!我心虚,真是笑话,我有什么可心虚的,明明是你装神弄鬼而已!”星君大笑起来,然后笑声忽停,阴测测地说道:“星瑶师妹,该心虚的是你吧,夕阳眼看就要落山了,如果今晚之前你无法给我一个交代,依照之前你立下的军令状,嘿嘿!”

“这个就不劳师兄你操心了,今晚之前我一定会找出证据,证明父亲的死绝非寻常,而是有人故意谋害!”星瑶冷冷地说道。

“好啊,那我就在这里等着,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我要提醒你的是,时间可不多了啊。”星君阴阳怪气地说道。

星瑶气鼓鼓地看了星君一眼,然后回头坐下,她看似胸有成竹,实际上也在心中打鼓,从星峰的身体上没有检验出任何毒素的痕迹,更非外伤所致,无论心中如何怀疑,却无法找到任何有力的佐证,此时,也只等期待谢玄了。

“谢玄大哥,你真的有把握吗?”星瑶小声地问道。

“不知道啊,我说过要等等才知道,当然,也有可能什么结果都等不到,那样的话就只能怨我们自己倒霉啦!”谢玄呵呵笑道。

“什么,你一点把握都没有,竟然还笑得出来?”星瑶不可置信地看着谢玄,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为什么能够一直如此悠闲,一副仿佛胜券在握的样子?

星瑶当然不可能知道,谢玄早就做好了实在不行就跑路的想法,如果她知道了,恐怕哭都哭不出来了。

随着时间推移,斜阳渐渐沉没,,暮霭沉沉,黑暗悄然攀爬而上,人世间的最后一缕阳光也逐渐被吞噬殆尽。

夜幕终于降临。

“星瑶,时间到了,快点给我们大家一个交代吧,众位长老可都等着呢,如果你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那后果可是不太美妙哦。”星君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掩饰不住的得意,在山坳中回荡。

星瑶看了看谢玄,死死咬着下唇,谢玄不发话,她也只有沉默。

“咳咳!”黎叔忽然咳嗽了两声,沉声说道:“星瑶,你如果查出来了什么,就说给大家听听,如果没有发现问题,那就赶快向少掌门磕头认错,念在你年轻气盛,又是为了给老掌门讨公道,或许……”

“黎长老!”星君忽然打断了他的话,“星瑶无凭无据,一意孤行地要开棺验尸,冒犯我父亲的遗体,更重要的是药泥失效,父亲的遗体再也不能保持不腐,这等罪大恶极的举动,说什么都不可以原谅的,她自己也发下了毒誓,里下了军令状,如今,是该她兑现的时候了。”

“少掌门,你们毕竟曾经是兄妹,就算没有血脉关系,但是情分总是摆在那里的,你为什么非要苦苦相逼啊。”黎叔忍不住老泪纵横。

“苦苦相逼?兄妹?嘿嘿,其实我一直在怀疑,到底谁才是爹他亲生的,从小到大,什么东西都先给星瑶,她闯了祸从来都不骂她,而我呢,又一次偷吃了一颗丹药,差点把我打死!”星君冷笑连连,“如今她又犯下大错,你们一个个还来袒护她,没门!”

其他几位长老,也都是默不作声,星瑶犯下了如此大错,确实无法饶恕,但是他们也是看着星瑶长大的,心中也都有些不忍。

“时间快到了吧,就要见分晓喽!”就在此时,谢玄长身而起,哈哈大笑。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谢玄,自方才开始,他一直沉默不语,大家几乎都把他忽略了。只见谢玄走到了星峰的遗体边上,蹲下来仔细查看着,好一会儿,他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站了起来,朗声道:“事情已经明朗了,星峰掌门他,确实是被人谋害的!”

声震全程,惊呼连连。

“你说什么?”“真的吗,证据确凿吗?”“不可能,当时我是一直守在星峰掌门身边的!”“年轻人,说话要负责人啊。”

“统统住嘴!”星君一声大喝,全场安静下来,他紧走几步,来到了谢玄面前,面露阴狠,“小子,你凭什么这么说,给我拿出证据来,如若不然,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面对星君的威胁,谢玄无所谓地摊了摊手道:“要证据吗,这就是证据。”伸手一指,指向了地上星峰的腑脏器官。

“这,这又能说明什么,除了证明你对我父亲的遗体大不敬之外,我可没看出来什么问题。”星峰撇嘴说道。

“你们仔细看看,这些器官,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是不是?表面上看是这样,但是,没有问题恰恰是最大的问题!”谢玄提高了声音,“正常人的腑脏,拿出来暴露在空气中,颜色会迅速改变,然而星峰掌门的五脏六腑,在阳光下晒了大半天了,一点颜色都没有改变,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切!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我们丹霞派的药泥能够保证人体不腐,估计是药力渗透身体里了吧。”星峰一脸不屑的神色。

“是丹霞派的药泥吗?”谢玄笑了笑,“可是我听说,贵派的药泥暴露在空气中就会失效,尸体也会因为抗药性而无法再次保存,星瑶就是因为开棺验尸会损害老掌门的遗体这个原因,才会立下军令状的吧。”

“不错,是这样啊,药泥的效力不可能持续多久,可是这些内脏到现在还新鲜如同活人,这确实不可思议啊。”长老们开始窃窃私语。

“胡说八道,你说有问题,那你说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啊,难道这个问题,就能够说明父亲是被人暗害的?”星君穷追猛打。

“不错,一开始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内脏不会变色,这个星峰掌门的死有什么关联呢。”谢玄点了点头,然后话锋一转:“可是,后来我忽然想起一种神奇的丹药,如果按照那种丹药的效果的话,一切的事情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什……什么丹药,你胡说什么,哪里有这么神奇的丹药。”不知为什么,星君脸色忽然变了。

那黎叔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不知道谢玄少侠说的是什么丹药,我们丹霞派以丹药立派,对于丹药还算精通,可是老朽却想不出什么丹药有让内脏不腐的效果。”

“小子也知道,各位丹霞派长老对于丹药一道浸**已久,我在各位面前谈丹药是班门弄斧啦,但是丹药的种类繁多,一时想不出来也是有的,而且这枚丹药用途实在不广,真正的效用也不是使人体不腐,而是另有其用,而这种丹药的名字就叫做——回光返照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