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86 混入洛丹派

0086 混入洛丹派

第二天一早上,第一缕阳光照射下来的时候,李园在**翻了个身,坐了起来,揉了揉酸胀的双眼和太阳穴。

这一晚上,果然就像他预料的那样,一直都没有睡着,好不容易有了点困意,迷迷糊糊地做了个短梦,没想到却是个噩梦,梦到谢玄控制他身体里的“蛊虫”破体而出,而李园那可是凄惨无比,整个身体都被蛊虫吞掉了,血肉模糊,李园一个激灵就惊醒了过来,没想到天色已经有点亮了,于是更是睡不着了

正自揉着太阳穴,李园忽然心有所感,转过头去,在他的床榻边上,谢玄的身影正立在那里。

李园苦笑道:“谢公子,你起得真早啊。”

谢玄耸了耸肩:“是李园长老你叫我一大早就来找你的啊,我是遵守约定了,反正我睡得很好,一个时辰之前就醒了,倒是李长老你自己,好像很疲惫的样子啊,昨晚没有睡好?”

李园此时已经大概摸透了谢玄的脾性,只要原则问题上不触怒他,就没有什么问题,甚至还很和善,心中少了几分恐惧,李园举动也自如了许多。他翻了个白眼道:“谢公子你明知故问,我身体里有一只活着的毒虫寄居,时时刻刻都觉得毛乎悚然,提心吊胆,怎么可能睡得好呢。”

“原来如此,李园长老你的心理素质实在是太差啦。”谢玄忍着笑,差点脱口而出,告诉李园他身上根本没有任何蛊虫,不知道那个时候李园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当然,谢玄也只是想想而已,好不容易忽悠住了这个李园,成为了他混进洛丹派的唯一机会,谢玄可不会主动放弃。

“对了,李园长老,你可不要再总是叫我谢公子了,为了避免穿帮,之后你我就叔侄相称,我叫你叔叔,你叫我小玄子,如何。”

李园赔笑道:“只要谢公子你不介意,我当然是全力配合的了。”

谢玄点了点头,道“那就好,叔叔,反正你也睡不着了,不如现在和我去后山逛一圈,此时正是朝阳初生,我们去看看丹霞峰著名的‘丹霞绝壁’如何?”

“这个……就依谢公子,哦不,就依小玄你的意思吧。”李园尴尬地笑了笑。

两人走出客房,向着后山的方向走去,两人对丹霞派的路途都不熟悉,要说起别的目标,还真是未必找得到,不过丹霞绝壁这样大的目标,即使离得再远,也是一眼就能够找到的。

两人发动轻功,身形快速地和空气摩擦,不一会儿就到达了之后山的绝壁所在地,此时太阳已经出现了一小半,正挂在东方天际,片片云霞之上。

天边的金边迅速扩大,一轮金黄色的太阳缓缓升了起来。辉映着朝霞,光芒四射,令人不敢张开眼睛直视。过了一会儿,红日冉冉上升,光照云海,五彩纷披,灿若锦绣。

日轮升起,金光万道,一时间,天地间充满了温暖的气息,而站在两人的角度,则更是觉得光芒耀眼,明艳不可逼视,只见东方一轮红日初生,照射在光滑如镜的绝壁之上,在石壁的反射之下,放佛有另一轮红日在石壁中出现,两团金芒交相辉映,更衬托得天边的云霞灿烂多彩,让人目眩神迷,不可自已。

这等奇观,就连见多识广的谢玄也被震撼地说不出话来。

良久,日头渐渐升高,照射的角度改变,石壁上反射的光芒渐渐低落下去,李园从失神的状态中回复过来,叹气道:“我来过丹霞派三次,却从来没有观看过这丹霞绝壁的胜景,如今观之,果真是震撼人心,恢弘大气,也不枉此生啦。”

谢玄摸了摸鼻子,笑道:“不过是看了一次美景,就不枉此生了吗,李……叔叔你真是容易满足,我倒是觉得,如果有一天修为突破人体极限,能够飞天遁地,这等美景岂不是随意就能够看到,即使是某些人类足迹无法达到的地域,也可以轻松往返,那样的生活,才是不虚此生呢。”

“小玄。”李园也改了称谓,“你有如此气魄,我是佩服的,但是那也太不切实际了,别说那种飞天遁地的神仙境界,就说传说中的先天秘境,虽然是真实存在的,可是放眼中土大陆亿万万里,又有几人能够到达那个境界,至于之后的路途更是艰难,据说先天秘境也要分好几个等级,大陆上数千年以来,也没有谁能真正突破最后的桎梏,长生不死,即使再盛极一时的高手,也最后也逐渐销声匿迹,想来也是不在人间了,我辈普通人,还是安分点的好。”

“安分点吗?”谢玄呵呵一笑,“偏偏我就不是安分守己的人,虽然现在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然而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每一个宗师级的高手,也都是从一个普通人逐渐修炼上去了,这个过程虽然艰难无比,甚至随时有丧命的危险,但是只要你有一颗坚毅的心,谁也不敢说你的成就到底有多高;如果事先就告诉自己没有希望,不去努力,那么才是真正晋升到超级高手的可能性。”

“这个……哎,看来我真是老了啊,你有这样坚韧的武道之心,将来的成就真的是不可限量,你的舞台,恐怕不止限于我这种层面吧,之前我竟然误以为你会对洛丹派不利,真是错怪你啦。”李园动容道。

谢玄笑道:“好了,既然美景已经欣赏过了,那就和星瑶掌门告辞,咱们‘叔侄’两个赶快回到洛丹峰上去吧,我可是还急着拜师学艺呢。”

李园点了点头,两人原路返回,再次来到了丹霞堂中,星瑶也早早地起来,在丹霞堂里面等待着诸位宾客,客套寒暄一番依次把众人送走,这也是她这个掌门必须做的事情。

谢玄随在李园身后,李园走上前去,和星瑶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就告辞离去,此时已经有别的宾客也来辞行了,谢玄不好和星瑶说明白,只是和她交换了一个眼神,千言万语,只是一个目光交换,两人相视一笑,放佛什么事情都不必说了,心中已经明了。

想了想,谢玄终于还是说了一句话:“星瑶掌门,我好不容易重逢了我的叔父李园,就要和他到洛丹峰上去了,这些如此多谢你们丹霞派的照顾,我托你办的那件事情,希望你能够用心帮我一次,日后必有重谢,告辞了。”

星瑶眼中隐隐有了一层雾气,她点了点头,语声幽幽:“放心吧,你托我的事情,我会当做自己的事情来办的,一定不会有丝毫马虎,我,我等着你回来。”

“我会回来的。”谢玄也重重地点了点头,话说到这里就可以了,再多说无益,反而会引人怀疑,给自己的洛丹峰之行增添变数。

告辞了星瑶,谢玄随李园一路走出了丹霞派,身后有弟子一路相送,待出了丹霞绝壁旁边的阶梯,就只剩下两人了,此去洛丹派前途未卜,谢玄也就没有带着青雪,昨天他也去看了青雪一次,那匹矫健的马儿被放养在丹霞派的后山一个山谷中,安全的很,而且地方也很大,青雪整天就知道欢快地奔跑,倒也不觉得委屈,所以谢玄就放心地把它留在了丹霞派。

在中土世界里,人人学武,健马的作用并不在于短途急速奔袭,只是在长途赶路的时候,能够节省人的体力,这才是最重要的。洛丹峰离丹霞派并不算远,以两人的修为,不用骑马,单是靠脚力就能够媲美奔马的速度了。

两人放开脚力,身形犹如风驰电掣般划过空气,这里是荒凉的山间,没有什么行人,也就没有任何顾忌,连峰叠嶂,绿树满目,空气清新的让谢玄全身的细胞都活跃起来,他不由得感慨,有灵脉和没有灵脉的地方,终究是两回事,此时离着洛丹峰上的灵脉还有极远的距离,然而谢玄已经能够明显感觉到周围的天地灵气开始充盈了起来,体内真气的运行速度、恢复速度,都快了几分。

如果是在洛丹峰之上,那么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恐怕会是普通地方的两倍多。

当然,这也不算什么,前世谢玄创立唯一魔道,一人一剑灭杀了整个天刑道宗,天刑山的那条灵脉也就被谢玄一人独占,他守着那条灵脉修炼了几十年,深知上好的天地灵脉对于修炼的作用,而那条天刑山的灵脉,灵气浓郁程度是普通地方的十倍!

只可惜,越是高等的天地灵脉,占据它的势力就越是庞大,弱小的势力也不可能守得住那种宝地,谢玄如果不投靠任何势力,那么在他突破到先天秘境之前,是很难享受到灵脉的修炼加成了。

“其实,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听说四大书院中各有一条灵脉,而应天书院正好就在大唐境内,我如果进入应天书院……”谢玄默默地思忖,衡量着进入应天书院的可能性,那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不过也不是没有机会。

进入应天书院的话,对于谢玄的修为速度,会有极大的提升,其他的方面也有许多好处,只不过这件事情还不急,眼下找寻父亲的下落才是重中之重,等洛丹峰的事情完结以后,再好好计划一番也不迟。

两人都是五六品武士的修为,最然放在中土大陆上不过是沧海一粟,根本就无法算作什么人物,但是真气雄厚程度在普通武修看来也是颇为不俗了,若是有那根骨较差的凡夫俗子看到了,也要叫一声“风驰电掣”,大为艳羡。

不过三两个时辰的功夫,两人已经行了好长一段距离,怕不是有几百里地,这个时候眼前景色忽然一变,本来是群峰竞秀,然而此刻眼前一座高峰横亘于前方,不用说,定然是此行的目标——洛丹峰了。

果然,那李园回过头来,对着谢玄笑道:“小玄儿,这就是咱们的目的地洛丹峰了,再有一刻钟的时间,就能够看到山门所在了,这洛丹派极为广大,占据了洛丹峰周围的四五座山峰,峰峰相连,倒是一幕奇景,也不必丹霞派的丹霞绝壁差得太多啦!”

又行了一阵,远远地就看到了一座恢弘大气的山门,和谢玄想象中的幽静景致不同,只见前方影影绰绰,也不知道安排了多少看守山门的弟子,看来这洛丹派放手严密,倒还真不是虚言。

谢玄暗自吸气,他本来是准备如果无法威胁到李园,计划失败的话,那就试着暗中闯一闯这洛丹派的山门,偷偷溜进去看看,没想到洛丹派竟然是如此的防守森严,以谢玄现在五品武士的修为,绝对是没有任何机会能够不被人查知地溜进去的,恐怕要九品武宗的修为层次,才能够畅通无阻。

那李园带着谢玄,来到了山门之前,一个青衣弟子立刻就走了上来,对着李园点了点头,神色严肃道:“见过李园长老,此次丹霞派之行可还顺利?”不等李园回答,青衣男子又道:“不知李长老身边的这位小兄弟是谁,可否给我介绍一下,如果符合同行山门的规矩倒还罢了,如果不符合,那么就要李长老你拿出个章程来。”

这守门的青衣弟子一脸冷冽,对李园这个长老竟然不假辞色,谢玄看得啧啧称奇,这洛丹派的规矩果然与众不同,一个守门弟子竟然比长老的地位还要高?

李园笑道:“燕青,你守门辛苦谨慎,这我都是知道的,不过我身边这个少年名叫李玄,是我老家的远房侄儿,此次来到洛丹峰这边,想要拜师学艺,本来是爬上丹霞峰想要拜到丹霞派门下的,没想到正好遇见我了,我见他资质不凡,而且是我的侄儿,就把他带了回来,看看能不能收到咱们洛丹派的门下。”

那一袭青衫的燕青冷哼道:“哼,咱们洛丹派的规矩你是知道的,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地拜在门下,如果他符合要求那么收他做弟子也无妨,如果不符合要求,那么李长老你可别想要使出什么不光彩的手段啊。”

“哪里哪里,怎么会呢,我李园可是咱们洛丹派的长老啊,绝对不会徇私枉法的,燕青,你看是不是让我们……”李园陪笑道。

“好,那就进去吧,不过我要做个记录,稍后会呈报上去,你别心存侥幸,这入门测试是一定要做的,上次那个刘安长老的侄女,不是照样被刷下去了吗,这就是洛丹派的规矩,规矩不可废,你要记住了。”燕青严肃地说道。

李园点了点头,也不再说些什么,拉着谢玄急急地走进了山门。

一连走过了四道关卡,都有洛丹派的弟子把守,不过后几道关卡的弟子对李园倒是颇为和善,和那燕青就有天壤之别了。走过这四道关卡,终于是看不到人了,谢玄抓住机会小声问道:“叔叔,那燕青是谁,为何会如此嚣张,连你这个长老都不放在眼里啊?”

李园苦笑道:“那燕青可不是我能够得罪的起的,那是咱们洛丹派首席长老燕不归燕长老的独子啊,那燕不归培育儿子的方法与众不同,平常从来不给儿子什么特殊的照顾,而且特地吩咐让燕青来看守山门,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

谢玄沉吟道:“这个燕不归长老倒是颇有见地,俗话说慈母多败儿,宠溺过分了,也就培养不出什么俊才来,燕不归反其道而行之,故意让燕青来看守大门,磨砺他的心志毅力,也是一种不错的做法。”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燕不归一向不喜欢这个儿子呢,听你这么一说,我真是茅塞顿开,不愧是谢公子啊……哦,我说漏嘴了。”李园急忙住嘴。

谢玄摇了摇头,说道:“叔叔,我都已经叫你叔叔了,你也千万不要叫错我的称呼,让人怀疑了就不妙了,你要知道,你我的命运可是连在一起的啊。”

李园不住点头。

山门过去之后,是一条宽广的大路,路面没怎么修缮,路旁的树木也是一派原始风貌,倒是别具一格,在走了一阵,前方出现了一道白玉阶梯,直通到山顶,只见阶梯通体由汉白玉造就,真是一派仙家气象,让谢玄也不住赞叹。

这一条汉白玉阶梯,千余阶,花费恐怕是一个天文数字了,只不过洛丹派有皇室背景,又是专门炼丹的门派,钱财对他们来说实在不算是什么问题。

“在这通天阶上,千万不可用轻功,这是我们洛丹派的规矩,礼不可废,记住了。”李园叮嘱了一句,两人中规中矩地走上了玉阶,到了山顶,眼前是一片高大恢弘的建筑,所有的一切都和丹霞派不同,其奢华大气,尽是丹霞派的十几倍了。

李园带着谢玄,走进了其中一个建筑,进了门,里面是一个小厅,厅里做了几个年长的老者,看那气派风度,也应该是洛丹派的长老之类的。有一名老者看见李园进来,招呼了一声,问道:“李园,你回来了,此次丹霞派之行,你把所见所闻做个文章,回头交给燕长老,记住要尽量详细一些,尤其是丹霞派现任掌门,脾性如何,要写清楚了。”

李园点头称是,谢玄没想到洛丹派规矩如此森严,一次普通的观礼,也要写成文章报告,交给长老们,不由得吐了吐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