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97 制服马钰

0097 制服马钰

一听到怜心已经投入了王青的门下,马钰顿时脸色十分难看,那王青在洛丹派中的地位也不低,而且有个怪癖,就是平日里极为讨厌男子,一见到男子就要出手教训一顿,甚至击杀的时候也是有的,所以青青小筑已经被列为男子的禁地了。再加上谢玄的冷嘲热讽,马钰那里能够忍受,立刻怒道:“谢玄,你不用对我冷嘲热讽,我也不吃这一套,今日不将你双腿打折,经脉废掉,日后我的威严何在!”

说着,这名看似和善的老者,直接就猛然一拳击出,直奔谢玄面门而去。他身后的矮胖弟子立刻惊喜万分,怜心投入到了别家长老门下,谢玄也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挡灾了,这下子还不被马钰长老打得半死不活,到时候就听凭自己摆布了。

心中念头一转,瞬间就想出了几个折磨人的法子,一时间不由得嘿嘿浪笑了起来。

马钰这一拳,招式上倒是不甚高明,只是仗着自己七品武师的修为,一动起手来便是真气外放,一双肉掌比钢刀还要厉害几分,没有任何花哨地朝着谢玄攻了过去,谢玄面色也是一肃,面对七品武师他也无法托大,急忙真气鼓荡,仗着自己崩云掌暗劲威势无匹,双掌一封,一记普普通通的如封似闭封了上去。

马钰的威猛一拳,罡气四溢,威猛无匹,拳头还未及身,剧烈而狂猛的罡风已经扑到了谢玄的眼前,让他睁不开眼睛,甚至面部微微有些刺痛,无论谢玄真气如何雄厚,两人之间毕竟隔着一道品级沟壑,多少人一生都越不过去,在气势上自然要弱了几分,甚至于劲风逼来,让他连口都开不了。

“碰!”两人瞬间对撞了一记,发出一声闷响,饶是谢玄使出了崩云掌的暗劲,连续三重劲道连绵不绝地扑打在了马钰的掌上,无奈修为还是相差太远,居然被这一圈震得气血翻涌,直往后退了几步,狂暴的劲气罡风迸射开来,由于谢玄退却,气机流转之下,所有的劲气都朝着他的方向涌了过去。

谢玄还未回过气来,这下可不敢硬拼,急忙使出了一个铁板桥,让过这一股劲风,然而他动作还是迟了一分,胸口被罡气刮到,嗤地一声将衣衫割出来一道口子。

马钰冷笑一声,喝道:“你若是乖乖地任命,由我毒打一番,或许我一念之仁就就放过你了,不过你既然胆敢反抗,就休怪我下狠手了!”

他双掌一震,真气涌动,沿着肌肉骨骼经脉渐渐游遍全身,然后在他身体外面,形成了一圈罡气,谢玄微微惊讶,这马钰能够将真气外放,形成先天罡气,已经超越的寻常七品武师的境界,若是他在有生之年,能够修炼到全身三亿六十万个隐秘的细微窍穴,那么倒还真有几分进阶到八品武御的可能性。

不过这等修为,在谢玄眼中也不过是一般罢了,若是谢玄使出鱼龙变秘法,上一招的对拼,他有绝对的把握能赢过对手,只不过那矮胖弟子极为惹人厌恶,在一旁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谢玄若要使出秘法,先是要消除这个眼中钉,以免此时传播出去,坏了谢玄的计划。

心念电转,谢玄定下了计划,脚步一动,立刻使出刚刚有所小成的洛水步,他身材颀长,脚步灵动,当真是长袖飘飘,洒脱之极,马钰真气鼓荡,几乎相当于身体周围围绕着十几把利刃,只要碰到谢玄一次,就能将谢玄震得全身骨骼尽碎,没有一年半载别想起来,甚至于武道前途也将完全葬送!

虽然如此,但是谢玄使出洛水步,身影纷飞,在马钰的压迫进攻之下还显得游刃有余,就像怒海中的一叶扁舟,看似随时都有覆灭的危险,然而就是随波逐流,随着波浪起伏自身也不住运动着,每一次的巨浪打来,都能先一步避开,当真是矫若惊龙,飘若惊鸿。

那矮胖弟子看得呆住,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谢玄一个青衣弟子,级别才是最低的丁级,然而竟然能够使出如此高明微妙的洛水步,就算整个洛丹派算起来,也没有几个人能够使出这样的程度啊。

不过让他心中平衡的是,谢玄在马钰的狂猛攻击下,移动范围越来越小,身形也越来越滞涩,只要一个不留神,就是命丧当场的结局!这样一个天才虽然令他嫉妒万分,但是一想到谢玄马上就要被打成残废,任由自己嘲讽,心里就安慰了起来。

只不过他没有注意到,谢玄脚步移动虽然渐渐慢了下来,但是正悄悄地朝着他朝着他的方向移动而去,危险来临,他却仍然不自知,一心沉浸在呆会儿将谢玄弄得骨断筋折的时候,该说些什么样的话来嘲讽,方能够出尽心头的这一股恶气。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感到眼前一阵劲风扑面,他大惊失色,向前方看去,只见谢玄不知何时已经移动到了他的身边,马钰紧追在谢玄身后,大骂道:“谢玄小儿,你只知道逃跑吗,就算你跑得了一时,你忤逆长老这个罪名也是定下了,到时候领受的责罚,可是要严重得多!”

谢玄微微冷笑,这种鬼话也就是骗骗无知的少年罢了,真要等到燕不归长老前来调停,到时候谁占理还不一定呢,如果束手就擒,只怕性命都难以保全!

再说了,谢玄从来就没有要逃跑的意思,他从一开始,所要达成的目的,就是打败马钰!

而第一步,就是解决那个矮胖的白衣弟子,免得接下来的事情泄露出去,而马钰长老,他自有手段收服。

脚步一转,猛然抓到了一个机会,转到了那矮胖男子的身后,将马钰的攻击隔断在两人之间,那弟子惨呼一声,大叫道:“马钰长老,你可千万留神,别打到我身上,殃及无辜啊!”

晚了,马钰已经被谢玄一系列做法挑动了真火,双眼通红,心中只有一个意念,就是将谢玄毙于掌下!

哪管那弟子惨呼不绝,伸手一拨,本能地想要挪开阻碍他杀死谢玄的障碍物,却忘了这个可恶的物体根本就是他的师侄,只见马钰快速地冲了过来,肩膀在那人身上一撞,威猛无俦的罡气就立刻将他撞飞了出去。马钰的真气外放何其刚猛,只听得那弟子全身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光听声音就可以想象出来他身体里面的惨状,全身骨骼能有三五块完好无损就不错了,如果没有及时的治疗,那绝对是不活的了。

马钰亲手将那弟子撞成重伤,也不由得呆了一呆,随后大怒道:“谢玄小儿,这一切是否都是你一手策划的?”

谢玄也停下脚步,气息如常,笑了笑道:“马长老这就是冤枉我啦,明明是您自己将那位师兄撞得飞了出去,啧啧,听声音那个惨呐,恐怕身上已经没有好地方了吧?马长老,你自己造的孽,可不要往我身上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一个小人物,实在是承受不起。”

马钰被谢玄气得几欲吐血,放声长啸,“谢玄小儿,不要得意,我那师侄就是你的榜样,我保证待会儿你一定会比他还要凄惨十倍!”

谢玄撇了撇嘴道:“不用说什么大话,这句话应该我来说才是,现在机会正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实力!”

“鱼龙变!”

谢玄猛然大喝,眼中闪过一抹精芒,体内真气如同长江大河般奔腾,丝毫不顾经脉的承受能力,不停地激荡着、冲突着,依照着奇特的线路运行着,而真气每经过一个窍穴,那个窍穴就开始震动起来,窍穴内部微薄的真气也随之开始震荡。

“吼——”谢玄痛苦地大叫起来,经脉和窍穴同时被真气冲突着,那是一种痛苦到了极致的感受,然而收获也是巨大的,由于真气的震动,谢玄全身窍穴进一步扩大,雄浑的真气就从窍穴中猛然冲出体外。

鱼龙变秘法,第一重,鱼跃龙门!

这一重秘法能够让施术者全身真气暴涨,几乎能有原来的两倍以上,真气涨满经脉,当经脉无法容纳的时候,将会顺着全身三百六十五个大窍穴冲出体外,形成真气外放的效果。

真气外放,七品武师!

一股极其恐怖的气势从谢玄身上冲天而起,以谢玄为中心,身体周围的一切物体,无论是青石地面,还是各种杂物,甚至还包括那位矮胖弟子,都被一股有如实质的狂猛的罡风碾压而过,脚下的青石板,竟然一瞬间就寸寸碎裂!

“你,你这是搞得什么鬼把戏,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气势?”马钰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指着谢玄的方向,眼中充满了骇然之色。

“鬼把戏?”谢玄嗤笑了一声,试着晃了晃脖子,适应着突如其来的强大实力,“是小把戏还是真正的实力,你试一试就知道了啊,呵呵。”

谢玄呵呵一笑,脚步在地上猛地用力一踏,本来就现出裂缝的青石地板,顿时发出一声炸响,碎成了无数块,在青石板的下面,坚硬的土地上,赫然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

借着这一踏的反作用里,谢玄身影猛然变得模糊,然后消失在马钰的视线里面,马钰瞳孔猝然缩小到极致,在他的左侧,谢玄的身影陡然出现,然后双掌交叠,在马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地印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崩云掌!

“嘭嘭嘭!”明劲、寸劲、暗劲,一共三重劲力接连不断地击打在了马钰的胸膛上,这就是崩云掌的恐怖之处了,就算硬撼对拼,三重劲力交叠,同级别的武修根本不可能与之抗衡,唯一的结局就是勉强抵抗住前两重劲道,然而在暗劲的侵蚀下,全身骨骼经脉都被生生爆散!

马钰此刻几乎就是如此,他此时已经来不及防守,脸上惊骇之色还未消退,谢玄的双掌就已经印在了他的身上,他只有勉力运起全身的真气,集中在胸膛之上,想要略微减弱一下冲击,然后再找机会避开,谁料他强忍着抗下了第一重劲道,后面紧跟着第二重寸劲,将他的护体真气硬生生破开,顺着经脉攻了进去,一直冲到了马钰丹田气海附近,才终于渐渐减弱、消失,此时马钰的任脉已经整个被摧毁得不成样子了。

还没完,紧接着就是第三重劲道,暗劲。这重劲道并不猛烈,然而却极为阴毒,几乎是在马钰毫无差距的情况下潜入了他的经脉,而且这重暗劲和谢玄体内真气遥相呼应,只要谢玄心念一动,这暗劲就会爆裂开来,那种威力,就算是八品武御也要吃个大亏。

当日谢玄和化身恐惧天魔的柳城对战,谢玄就是凭借一重暗劲,直接就将那柳城的天魔真身给硬生生震得全身骨骼碎裂,不甘心地死去,用来对付实力还低于当日柳城的马钰,实在没有任何悬念。

马钰毕竟是七品武师,一瞬间就察觉到了身体内谢玄的暗劲,不禁大惊失色,大声叫道:“这位师侄,请不要引发我体内的潜劲,有什么事情都好商量,好商量哈。”

谢玄忍不住笑了起来,讥讽道:“马长老何苦前倨后恭?”

马钰苦笑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若是我早就清楚了师侄你的真正实力,我根本就不会来找你的麻烦,以你这样的实力来说,就算是做洛丹派的长老都绰绰有余了,为何却在这小小的传法堂做一个仆役弟子,我真是打破头都想不明白啊。”

谢玄悠悠道:“我这么做,自然是有我的道理,在这洛丹派中,有我必须达成的目的,为了这个目的,我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可惜凭我自己的力量,终究是难以完成,不过若是马钰长老肯帮我的话,那就就有极大的成功几率了;当然,如果马钰长老拒绝了我,那么处于保密性的需要,我也只能忍痛杀掉马钰长老啦。”

马钰还是苦笑道:“我有别的的选择吗?”

谢玄十分干脆地回答:“没有!”

马钰喟然长叹道:“好吧,既然如此,你究竟有什么事情,就请明说吧,还有,先讲我体内的那股潜劲给取出来吧,不然你一个控制不住,我就呜呼哀哉了。”

谢玄摇头道:“现在取出来,我怎么能保证你是乖乖听话,帮助我完成目标,还是会转头就向诸位长老告密,置我于死地呢?”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呢。”马钰急的额头满是汗珠,只要多拖延一分,他就多一份危险,身体内的那股暗劲的威力,他这个当事人清楚得很。

谢玄伸手在马钰眼前一晃,指尖忽地暴涨了一截,一根根细小的气芒稳定地停留在谢玄的手指尖。

“师侄,你这是要干什么,我……”

“别说话,不然我分心之下,可不敢保证你体内那股暗劲的稳定性,到时候你命丧当场,我可不管。”谢玄瞪了他一眼,低声喝道。

马钰再也不敢说话了,嘴角抿得紧紧的。

深吸了一口气,谢玄再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指尖细针刺入马钰身上的某个穴位,即使是一位武道宗师在场,也不可能看出谢玄此举有何用处,他刺的那处穴道,对于人体应当是没有任何影响才是。

然而,人体经脉窍穴之博大精深,即使丝毫武学宗师也高明不到哪里去,无论修为有多么高深,都只是对于自己修炼的那几条经脉有所了解,对于人体三亿四千万细微经脉,没有人能够做到完全了解,甚至稍微了解一些就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这套针灸技巧,是谢玄从毒王那里学来的,也正是他之前制住李园的那套技巧,如果用气针连续刺入人体的几个无关紧要的穴位,就会让被刺的人身体出现一种极为古怪的变化,无论怎么高明的武修,只要没有踏入先天秘境,都无法探查出这种变化的根源!

“嗤嗤嗤!”谢玄连续刺了马钰身上的三百多个穴位,几乎没有半分停留,因为只要时间间隔稍微大了一些,进入马钰体内的真气就会逸散开来,从而前功尽弃,更重要的是,马钰体内还有一股暗劲需要谢玄费力控制,一个粗心大意,马钰就将身死当场,而谢玄也失去了这么一个大好机会。

也正是由于暗劲的存在,马钰才会这么乖乖地任他施为。

这是一个考验耐力,也考验耐心的东西,幸好,以谢玄如铁般的意志,虽然到最后真气几乎消耗殆尽,终于还是一丝不差地完成了。

擦了擦头顶的汗,谢玄挥了挥手,精神力控制之下,马钰体内的暗劲顿时就消失无踪。

马钰擦觉到了体内的变化,立刻喜上眉梢,眼珠一转,不自觉地飘向了门口的方向,他肯定是打不过谢玄的,然而如果一心逃跑,也未必没有机会。

谢玄淡淡地说道:“你不用起什么心思了,我方才所用的那套秘术,能够控制住你全身的经脉真气,只要我心念一动,你立刻就身死当场,甚至要你痛苦万分,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也不是什么难事。”

马钰的脸色一僵,不过眼中还是流露出几分不信之意。

“不信么,好吧,我示范给你看看。”谢玄呵呵一笑,暗暗掐了个印诀,马钰体内的真气立刻就不受控制地涌动起来,分出几股杂乱无章的真气,在经脉中四处乱冲。

马钰慌乱地大叫:“好啦好啦,我信了就是,小心别摧毁了我的经脉!”他能够修炼到七品武师,对于体内经脉还是有几分了解,如果任由真气散乱下去,说不定一个不好,体内的经脉就彻底被摧毁了,那时武道前途,一朝丧尽!